《杀神》全文阅读

作者:逆苍天  杀神最新章节  杀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杀神最新章节第一千六百零八章永恒不朽(全书终)(15-11-05)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无尽悲凉(14-04-02)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血脉融合(14-04-02)     

第二十五章 鬼影



石岩提着匕首,先在两棵大树上刻画出粗陋的蝴蝶图案,旋即快速攀爬上其中一株大树,用匕首将树上手臂粗细的树枝砍断,分成五截,快速削尖,胡乱在尖端涂抹上“七蛇涎”。
这一连串事情,他花费了两分钟时间。
两分钟后,图牧和金摩这两名狼牙佣兵团的人,如期而至。
图牧、金摩两人根本没有将他和两个女人放在眼里,在林间穿梭的时候,还满脸**笑的谈着话,商议着一会儿该如何亵玩迪雅兰。
“咻!咻!”
削尖的树枝,穿过一片片叶子,仿佛顽强的日光一般,投射向图牧、金摩。
图牧满不在乎,手中战斧随意一挥,将两截树枝击落,哈哈笑道:“这伙人真是寒酸,竟然用树枝来招呼我们,也太不给我们面子了。”
“可怜的家伙。”金摩也是摇头讥笑。
“咻咻咻!”
又是三根树枝顽强的射过来。
图牧有些不耐烦,手臂长的战斧划出一个半圆的弧线,银光灿灿中,三根树枝再次落地。
石岩从树叶丛中,缓缓现身,冷眼望着两人,道:“两位,你们是一个个上,还是一起过来?”
图牧眯着眼睛,仰头打量了石岩一眼,摇了摇头,不感兴趣道:“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可能才进入先天之境,口气倒不小,可惜力量有限,我没什么兴趣。”
话罢,图牧再没看石岩一眼,掉头就走,声音远远传来:“金摩,交给你了,快点处理了,好早点追上来,一会儿你要是来迟了,老子就干那娘们第二次了,哈哈哈!”
金摩冷哼一声,手中巨大的狼牙棒猛地往地上一杵,那狼牙棒深深地插在泥土中,“小子下来吧,我不用兵器,你也别让我爬树追你了,我赶时间,你快一点吧。”
“嗯,我也赶时间。”石岩眼神中满是淡漠生死的平静,一跃从古树上飞落,手中匕首猛地射出,没入了那狼牙棒旁边的泥土中。
“嘭!”石岩在金摩身前十米站定,伸出空着的两手晃了晃,道:“我也不用兵器。”
“嘿,小子胆不小。”金摩咧嘴,满脸的疙瘩堆积在一起,双眸凶光暴射,猛地冲向了石岩。
金摩两手突然膨胀,一根根青筋在拳头上蠕动着,待到他握拳挥击之后,空气中传来“呼呼”的破空声,只见虚空中突然多出一个个拳印,拳印在金摩行进中不断增强。
五步后,金摩手臂挥舞的前方,已经有数十个拳印在虚空显现了。
“凡级武技,乱星拳!”
石岩眼睛微微眯起,猛地凝炼精元,将所有杂乱念头抛离体外,眼中只有漫天拳印,心中只存杀死金摩的唯一念头!
“轰!”
脑海中轰然一震,醍醐灌顶一般,将他带入某种奇妙的境界。
眼睛、耳朵和身体的触感,一下子敏感了数倍,周遭的一切景物,突然变得清晰万分,他盯着金摩,可以清晰的感应出精元在他手臂中流动的速度和频率。
漫天拳印,顷刻间荡然无存,一切虚幻被涤荡一空,在他眼中,只剩金摩挥舞着的两拳,就连那拳头滚动的轨迹都一目了然。
深吸一口气,石岩突然暴喝一声,两条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紧干瘪,缕缕雾茫茫的白烟缠绕在他手臂上。
与此同时,从脖颈开始,他皮肤开始石化,变成灰褐色的岩石状,坚硬若铁。
蓬蓬乌光,也随之从身体表面冒逸出来,将他瘦削的身体笼罩。
金摩的铁拳,携带着足以裂石+激情小说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的澎湃力量,猛地轰击向石岩胸前。
乌光盾一阵扭曲,在金摩的铁拳之下,化为点点乌光,轰然爆碎。金摩拳头穿过乌光盾,威力稍减,重重地轰在石岩胸口。
“嘭!”
“咔!”
重击声,和骨节碎断声几乎同时响起。
金摩的脸色,在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拳头上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意识到那骨节碎断的声音,并不是来自于石岩的胸口,而是他的拳头!
龇牙咧嘴的晃荡着疼痛欲裂的手臂,金摩一脸惊骇的看着磐石般冷酷的石岩,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叫道:“石家的‘石化武魂’!你是商盟石家的人?”
“真聪明。”石岩咧嘴一笑,笑容说不出的冰寒冷酷。
金摩暗叫不妙,急忙想要闪避,却发现他和石岩靠的太近,已经来不及了。
石岩闪电般伸手,一把扣住了金摩脖颈,手臂上参杂了恐惧、疯狂、暴戾、绝望等等负面情绪的白雾,瞬间渗透进金摩的身体。
金摩仿佛坠入了无间地狱一般,满脸惊恐,浑身颤抖的尖叫道:“不!不!不要!”
像是什么都看不见了,金摩在那儿失声尖叫,两个铁拳没有目的的挥舞着,似乎在抵挡多么可怕的鬼怪靠近。
石岩早已松手,手臂上的白雾消失,神情恢复正常,心中默默计算着时间。
一,二,三,四,五……
心中数着,石岩不急不缓来到匕首没入的位置,将匕首从泥土中拔出来,又踮着脚尖轻巧地走到金摩身边。
等他数到十七的时候,金摩仿佛已适应了那种恐惧的场景,慢慢稳定了情绪,眼睛似乎也在逐渐的恢复清明,看样子就要苏醒过来了。
十七秒,足够了将一个人杀几十次了。
轻轻点了点头,石岩心中有数了,旋即突然闪电般上前,手臂中的匕首准确无比的划过金摩的脖颈。
鲜血喷射出来的时候,金摩双眸终于恢复清明,恨恨地瞪着石岩,不甘心的仰头倒下。
石岩蹲**,先用金摩身上的衣衫将匕首上的血迹擦干,然后在金摩的身上搜了搜,发现这家伙身上带着些食物,数百紫晶币,还有两根“火云妖蟒”的锋利獠牙。
不客气的将这些东西放入自己的背囊,石岩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金摩一身的精气已涌入了穴道,这才站起来,喃喃自语道:“先天二重天之境,在‘暴走’的负面力量下,也要迷失十七秒,这武技果然**,说不定聚集的负面力量越多,能够发挥出的威力也会越强……”
自言自语了一番,石岩收拾好情绪,屏息凝神,猛地朝着那图牧追击的方向奔去。
……
“臭娘们,还真**的够辣!哈哈,不过大爷我喜欢!”图牧大笑着,提着战斧和迪雅兰交锋。
穆语蝶眸中寒光闪烁,在一边抱着古琴,俏脸上阴晴不定,似乎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
图牧那一把沉重无比的战斧,在他手中仿佛羽扇一般,没有一点重量。
斧影闪烁间,迪雅兰短剑往往吃不消,只要和战斧一碰,迪雅兰娇躯便是轻轻一颤,很显然,那图牧精元绝对比她浑厚许多。
图牧战斧如轮子,挥舞间斧影滚滚,车轮一样把迪雅兰缠住,那锋利的斧头光芒熠熠间,迪雅兰长发纷飞,腰**间的短裙多出一道道口子,**乍泄。
“臭娘们,这下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别急,一会儿我会让你知道,大爷最厉害的地方还不是武技,哈哈哈!”图牧嘿嘿怪笑着,似乎不打算那么快收拾掉迪雅兰,故意用这种方式来戏耍她。
迪雅兰气的要吐血,却无力回话,艰难的抵御着。
“大姐,要帮忙么?”石岩懒散的戏谑声,忽然从林中传来。
下一刻,提着匕首的石岩,便显露出来,他视线在迪雅兰**乍泄的美好处瞄了一眼,啧啧称奇道:“光滑**,挺翘圆润,极好,极好啊。”
迪雅兰一脸惊喜,这时候也顾不到斗嘴了,后退一步,嚷嚷道:“你这混蛋,竟然还能活着。”
图牧脸色一变,神情突然凝重起来,他没有对迪雅兰乘胜追击,而是别头望向石岩,沉声:“金摩是不是死了?”
“你说呢?”石岩提着匕首,笑望着他,一步步走了过来。
行进中,石岩两条手臂再次干瘪下去,一丝丝混杂着种种负面力量的气息,从他手臂的毛孔中散溢出来,缭绕在他手臂上,挥之不去。
金摩一身的精气没有净化,但在石岩动用“暴走”的时候,金摩临死前的绝望和怨恨等情绪,却猛地从穴道中涌出来,在他身前凝炼成金摩的狰狞凶狠虚影,栩栩如生。
“金摩!”图牧一脸骇然,强壮的身躯忍不住一颤。
太诡异了!
在石岩身前,金摩的虚影形同厉鬼,张牙舞爪,轻如无物,一双幽暗怨恨的眸子中,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仿佛恨不得将世间所有人赶尽杀绝。
迪雅兰和穆语蝶也是一脸骇异,娇躯轻颤,忍不住尖叫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不但别人惊呆了,连石岩本人也是神情惊愕,愣愣地看着在身前浮现出来的虚影,不知道如何是好。
“金摩!金摩!你怎么啦?”在金摩虚影刻骨铭心的仇恨注视下,图牧后退了一步,惊道:“我们是伙伴啊,你的敌人在你的身后!”
图牧的一声惊呼,将石岩惊醒,心中一动,他脑海之中只存有击杀图牧一个念头,手臂上缠绕的种种负面力量猛地激射出去,像是一条惨白的怪蛇,诡异的向图牧缠去。
金摩的虚影,似乎被那些负面力量催动,也轻飘飘的飞逸过去,厉鬼一样狠狠地抓向图牧。
“杀!”石岩冷喝一声,突然冲出,迪雅兰一愣,也举剑斩向图牧。
……

Snap Time:2017-05-28 12:52:18  ExecTime:0.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