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高手在异世》全文阅读

作者:莫默  唐门高手在异世最新章节  唐门高手在异世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唐门高手在异世最新章节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死无葬身之地(15-11-03)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你(14-08-06)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你们是最美的女人(14-08-06)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带上来


    “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么?”段无忧冷笑连连,倒也没有催促。

    战狂微微一笑,视线扫过,精准地定格在唐风身上,面色和蔼,柔声道:“唐风小友,别来无恙!”

    所有人都怔住了。

    战狂刚才说他有些话要跟一个人说,大家心理在猜那人可能是古幽月,也可能是厉轻扬,但绝对没有想到唐风。

    唐风现在手上的助力虽然不弱,可比起另外两家却依然有些不小的差距,单是灵阶上品的数量上就是个硬伤,可以说,这一场大战,唐风带人来是助拳的,能起到不小的作用,却不是决定性作用。

    可是现在,战狂谁也不找,偏偏盯上了唐风。

    再一思索,不少人心中微微明了,战狂等会说的事可能跟虚天殿有关,毕竟现在虚天殿归唐风掌管。而实力到了他这种层次,一门心思也只能打在虚天殿上了。

    战狂指名道姓点到了自己,唐风自然不能不答话,遥遥一抱拳:“战老家主也风采依旧!”

    “哈哈。”战狂大笑一声,“托福托福!”

    两人语气和善,倒象是多年不见的朋友在寒暄,哪有一丝即将开战的样子?

    大笑中,战狂开口道:“唐风小友,老夫有一事相求,不知小友可否答应?”

    唐风嘿嘿一笑,虽然知道他要说什么,可依然开口道:“讲!”

    语气相当不客气,倒象是上级对下级发号的命令,战家一群人当下脸色就不好看了。

    战狂却不着恼,依旧面含微笑:“老夫想请小友助我一臂之力,让老夫能抵达那虚天之巅,一解百年困惑!”

    唐风望着他,神色平淡:“战老家主以为这事我可能答应么?”

    现在两人是敌人,真要让战狂抵达虚天之巅,堪破了那一层,普天之下便再无敌手了。没有了段无忧能够制衡,他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战狂眉头一皱:“老夫认为,有可能。事在人为嘛。虽然之前战家与唐风小友闹出诸多不愉,但江湖中人,意恩仇,想来小友也不是什么气量狭小之辈,只要小友点个头,战家所有得罪过你的人,老夫都会给予严惩,并且日后战家将是你永远的朋友,最好的朋友!”

    围聚在此地的数千人马一听这话顿时骚动起来,他们大多数人不了解唐风,只在传闻中听过他的名号,而且还是个不好的名号。魔头啊,杀人如麻,恶贯满盈,这种人哪是什么好货?

    战狂现在开出的条件很诚恳,摆明了是要与唐风和解。如果唐风真愿意跟他和解了,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不止底下的人紧张,就连厉轻扬也悄悄地看向唐风,反倒是柳如烟嗤了一声,鄙夷的味道不言而喻。

    “严惩?”唐风的眼睛眯了起来,“如何严惩?”

    战狂道:“小友说如何惩罚解气,便如何惩罚!”

    唐风咧嘴一笑:“我要战坤死,我也要战无双死!”

    前者重创过灵怯颜,这个仇不可不报,后者打过自己女人的主意,并且多次与自己为难,这种人留着就是祸害。所以这两人是必须死的。

    “放肆!”唐风的话刚说完,战家那边便传来一声怒吼,正是战家现任家主战山岳的声音。

    战坤是他的胞弟,战无双是他的亲生儿子,唐风一口一个要他们死,战山岳哪里会答应?

    “闭嘴!”战狂轻轻地斥责一声,战山岳连忙低下了脑袋,不过望着唐风的眼眸却带着一种刻骨的仇恨和杀之后的深意。

    “这两个条件,怎样?”唐风饶有兴致地望着战狂。

    战狂苦笑一声:“小友倒是给老夫出了个难题啊。这还没答应老夫的要求呢,居然就要老夫杀死两个重要的子嗣,小友有些强人所难了。”

    就知道他不会答应!他要是答应了才是傻瓜,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事情唐风又不是干不出来。

    若他把这两人杀了,唐风再反悔,那战狂的脸面可就丢尽了。

    撇了撇嘴,唐风摆手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战狂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道:“这样吧,老夫有个提议,不知小友可否听听。”

    “有屁就放!”唐风实在是不想和他再废话下去了,讲再多都是要打的,还不如早点开战早点结束,然后回灵脉之地休养生息。

    战狂道:“我可以封住这两人的一身经脉,让小友看管着他们,只要小友能帮我抵达虚天之巅,满足了我的愿望,这两人的生死全在你一念之间!”

    这个条件听起来很诚恳,如果唐风真的只想杀这两个人的话,搞不好就会动心了,封住他们的经脉,他们的生死还真的只能凭自己掌控。

    但是,这老货把当自己当傻瓜么?唐风心中冷笑。

    这个提议跟唐风刚才的如出一辙。唐风能过河拆桥,战狂就不能了么?到时候人家不让唐风杀,拳头没别人大,唐风又能如何?

    谈来谈去,谁也不信任谁,这话题看样子是没办法再谈下去了。

    “哎……”战狂幽幽叹息了一声,充满了惋惜之感,“唐风小友,老夫是真心想与你做个朋友。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老夫很失望。我并不想跟你走到对立面,因为老夫怎么说也是有事要求于你,互为敌人对老夫没半点好处。”战狂神色严肃,言辞诚恳。

    他能看得上唐风,只是因为虚天殿,在场这么多人,境界比唐风高,实力比唐风强的一抓一大把,也没见他看上别人,更没见他要与别人做朋友。所以纵然他说的再怎么诚恳,也是假的,是抱着一定目的的。

    “可小友如此咄咄逼人,实叫老夫无奈。老夫没办法说服你,想来别人恐怕会有办法。”战狂深深地凝视着唐风,“老夫让小友先见几个人!”

    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手,淡淡吩咐道:“带上来!”

    唐风的神色突然变了,心头一股悸动,大气都喘不上一口,不知道为何,总感觉慌乱无比,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这种感觉就象是司徒仇那一夜来传话时的感觉,可却比那天要浓厚无数倍。

    唐风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战家总宅那城墙上,手心都冒出了虚汗。

    懒姐察觉到唐风的变化,悄悄地走上前握住了他的手,柔声安慰道:“别紧张,没事的。”

    小雅等人也急忙聚了过来,担忧地看着唐风。

    唐风的嘴唇有些发白,他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战狂在半空中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微笑道:“虚天殿一别,老夫特意找人打探了一下小友的消息,倒是知道了不少趣事。传闻中小友重情重义,尤其是对待自己的女人,更是毫无保留,本来老夫不太相信,认为象小友这种人中之龙定不会为儿女情长所烦恼。但现在看起来,这些消息倒是真的。小友身边佳丽无数,却能和平相处,而且每个人都如此深爱着小友,小友御女之手段,齐人之福,让老夫佩服羡慕呀,只不过小友身边的女人好像不太齐全。”

    大多数人不明白战狂说这些干什么,他好歹也是百年前的老怪,口上说出这些话来,实在是有些不知廉耻的感觉。

    唯有唐风,一颗心渐渐沉入了谷底!

    古幽月却是眉头紧皱,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啊,战狂不可能找到她们的。”

    听弦歌而知雅意,古幽月从战狂刚才的那番话中推测出一个让她惊悚的消息,那就是对方好像抓到了唐风的女人作为筹码。但这种事怎么可能呢?

    段无忧也是疑惑不解,因为那种地方,即便是他也无法轻易发现。战狂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待在战家总宅,也不可能出去,没道理把那几个丫头掳来的。

    “唐风……”古幽月惴惴不安地看着唐风,心神不宁,如果莫流苏等人真被抓来了,她相信这一辈子都别想得到唐风的原谅,他对自己女人的看重,古幽月最清楚不过。为了一个周小蝶,他敢孤身闯入斩魂宗,甚至因为此事而引起了屠魔大会,被天下人追杀也在所不惜,那时候周小蝶还不过是他的徒弟呢。

    “不关你的事。”唐风深吸一口气,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是我大意了!我没想到战狂居然做到这种程度!”

    恰在此时,战家总宅的城墙上,出现了两道俏丽的身影。

    古幽月紧张地朝上方望去,等看清这两人的面孔之后,神色不禁疑惑起来,因为她发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两人,她们虽然也貌美如花,可绝不是莫流苏,也不是灵怯颜,更不是诗诗。她们就是两个不相干的人。

    可这两个女子刚在城墙上出现,唐风的身子便微微抖了一下。

    站在城墙上的两女眺望着下方,仿佛冥冥之中有些感应,一瞬间便看到了唐风的位置,随即,两女露出一抹笑容,笑容中有开心,也有深深的惭愧和内疚。

    开心的是久别重逢,惭愧内疚的是被人抓到这里,当成对付唐风的筹码!一瞬间,两女心如刀绞。

    “啊……”懒姐等人惊呼出声,古幽月不认识这两个出现的女子,不代表她们不认识。

    “何香凝,庄秀秀!”妃小雅喃喃低语,前者是她黛雪宫弟子,后者是灵脉之地庄家大小姐,彼此间早就打过交道了。

    (未完待续)

    

Snap Time:2017-01-24 12:57:42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