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

作者:浮沉  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  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第四十九章大战将至(14-11-05)      第四十八章祭奠(14-11-05)      第四十七章琴倾天下(14-11-05)     

第三十九章索情


    看着指着自己的那双手,在看看落在自己身上的那些视线,唐夏嘴角,眼角一起抽了抽,一张风华绝代的小脸,扭曲的不成样子了。她努力,努力再努力,压下心中的狂笑,然后很无辜的抬起头,单纯无害的说道:“指着我做什么?”

    跟在她身旁的燕无欢,看着她这副摸样,单手揉了揉太阳穴,微微挑了挑眉头,心道:“你这个小东西,还真是腹黑。”明知故问这出演的不错,火上浇油浇的恰到好处,佩服佩服。

    果然,听唐夏那么一问,在场所有人的脸更黑了。特别是那些官家小姐,一个个涨着脸,看着唐夏的目光几乎喷出火来。

    “怎么?怎么是你?”微冷的风打在脸上,凉凉的,神思渐渐变得清明,看着万众瞩目的唐夏,燕长歌怔怔地,说出的话,断断续续,不成句子。被酒熏得微红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怎么?怎么会是他呢?又为什么偏偏是他?

    眼神一点一点暗淡下去,燕长歌再不看唐夏一眼。留下傻呆呆的众人,转身就走。藏青色的背影带着满满的落寞,黑发翻飞,那个背影竟让人觉得有些心疼。

    “来人啊!太子喝醉了,点护送他回去。”看着燕长歌的眼中寒芒涌动,燕莫寒低沉的说道,落在唐夏身上的余光那般那般阴沉,那般那般晦暗。

    立刻有几个太监,大步上前,跟着燕长歌身后。

    迎上燕莫寒那愤恨交加的眼神,唐夏特无辜的耸了耸肩,这关她什么事?她只是恰巧出现在这里而已,又没做什么坏事,虽然想是那么想了,但也还没来得及做呢?不过这下燕长歌可是惨了。原本关于那些传闻,大家或许还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可这回好了,眼见为实,他们就是不想相信也没辙了。燕长歌的男色嗜好可是彻底坐实了,想要推翻可就难了。

    “水太子怎么出现在这里,朕记得朕可是没有邀请水太子啊!”摆明了是要找茬,燕莫寒安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唐夏,眉峰上扬,语气逼人的说道。

    “哦,是这样的。”唐夏也不惊慌,保持着一贯没大没小的作风,随便找了个地坐下,小口的饮了一杯酒,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听燕无欢说这里很热闹,有很多美人,我就来看看,怎么?皇上这是不欢迎无忧吗?”邪气的眉眼中笑意盈盈,却丝毫未达眼底,唐夏说的云淡风轻,却字字珠玑。一方面把燕无欢扯了进来,另一方面直接暗暗讽刺了燕莫寒。

    燕莫寒视线一转,落在燕无欢身上,眼神冰冷无情,无声的质问着,无声的谴责着燕无欢。

    燕无欢撇嘴一笑,漫不经心的看向别处,牵起的嘴角落寞暗殇。同是儿子,为什么他们的差别总是如此之大呢?

    各位大臣,低低的垂着头,一脸的伤痛。满腹的希望,犹如泡沫那样破灭了,他们怎么能不伤心呢?都怪那个妖孽太子,如果,不是他,太子指着的就可能是他们的女儿。想到这,立刻有数以万计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唐夏身上,那目光灼热的几乎可以将人烧成灰。

    “怎么会不欢迎呢?”燕莫寒阴沉的脸上堆着满满虚伪的笑,语出惊人的说道:“水太子也到了适婚的年纪,你父母曾是朕的挚交,既然他们都不在了,朕就替他们做主了,把朕的九公主许配给你了。”

    挚交?这两个字还真是刺耳,唐夏扬起朱砂溢彩的小脸,低低一笑,刚想回绝,站在她身边的燕无欢,不着痕迹的扯了扯她的衣袖。挤眉弄眼的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千万不要开口。

    唐夏自然知道燕无欢什么意思,她嘴角上扬,拱手说道:“谢皇上赐婚,九公主可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实不相瞒无忧早有此心,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如此甚好”大掌一挥,燕莫寒将视线落在站在角落的安然,接着说道:“安氏之女,纯淑贤良,秀美得体,特封为太子妃,七日之后完婚。”

    巨大的惊喜,犹如一颗炸弹落下来,一时间,安然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呆呆的站在原地,那么轻,那么轻的笑着。

    “然儿,还愣着干什么,谢恩啊!”安将军推了推她,她才回过神来,叩拜谢恩。

    “谢皇上恩典,安然一定竭尽所能辅佐太子。”女子的笑安静恬淡,落在众人眼中,却是那样的刺眼。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她们呢?

    “水太子也一同完婚吧!”末了,燕莫寒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唐夏可是被雷到了,她淡淡的勾起嘴角,笑了笑,其实她又怎会不知,燕莫寒对她起了杀心呢!所谓的赐婚,不过是一场鸿门夜宴罢了。如果她猜想的不错的话,洞房花烛之夜,就是她命丧黄泉之时。

    一场声势浩大的选妃秀,随着燕莫寒的这句话,宣告结束。临走时,他意味悠长的看了一眼唐夏,那一眼冷厉淡漠,那一眼杀气涌动。

    “什么?父皇真的把我许配给无忧了吗?”重重叠叠的深宫中,突然响起一抹万分惊喜的声音。

    鹅蛋脸,柳叶眉,一双水瞳流光溢彩,粉色的唇瓣,泛着诱人的光泽。巨大的铜镜面前,女子先是紧张兮兮的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又细细审视了一下自己的流仙裙。

    “小云,我的发髻还好吧!我的妆容还行吧!桃粉色的裙子,是不是太可爱了,不然我换一套天蓝色的吧!”精致的小脸上染上淡淡的红晕,九公主,燕含玉拽着身边的小宫女,忙不迭的问道。一贯的高贵,一贯的骄傲,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此时此刻,她就像个恋爱中的小女人,很不安,对自己没有一点信心。这就是女人的通病,一旦在爱情面前,所有的智商都会归零。

    “九公主,你很美,发髻,妆容,衣服都很好。”小云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看着这样的九公主很无语。这还是她所认识的九公主吗?

    “这样就好”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燕含玉浅浅一笑,转身就往外跑。

    “九公主,九公主,你去做什么呢?”小云在后面急的直跺脚,大步追了上去。

    可她还没追上,燕含玉突然一个急转弯,大步朝自己的寝宫跑去,也不知道拿了个什么东西,就兴匆匆的朝唐夏的寝宫奔去。

    竟然父皇已经同意她嫁给无忧了,那她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妥吧!暗暗一想,燕含玉红彤彤的小脸上忽然划过一抹疯狂的占有欲。

    “砰…”唐夏刚回来没多久,正在软榻上闭目养神呢,门被狠狠的推开了。

    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来人是谁?一具软香的身体就撞进她的怀抱。

    肌肤相触的那瞬间,她的手臂微微麻了一下。

    “九公主,你这是做什么呢?”唐夏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的推开了燕含玉。对于大华的人,她向来没什么好影响,更别提这个从小如牛皮糖一样缠着她的九公主了。那是厌烦到了顶点。只是一向隐忍不发而已。

    “无忧,我终于可以嫁给你了,难道你不高兴吗?”看似单纯无害的眼中,闪过一抹锐利的精光,燕含玉抬起含烟的眸子,楚楚可怜的看着唐夏。

    “高兴,怎么会不高兴呢?”高兴才有鬼呢!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唐夏笑的十分虚伪。

    燕含玉磨蹭着脑袋就要往唐夏怀里钻,小手十分灵巧的在唐夏后背游动。

    “九公主”不着痕迹的推开了燕含玉,唐夏轻轻的替她拢了拢散落下来的发丝,眉目含情的看着她,低低的说道:“听说婚前见面不吉利,天色也不早了,九公主先回去吧!让别人看见不好,想你了,我会去看你的。”

    被唐夏哄的一愣一愣的,燕含玉有些不甘的咬了咬唇瓣,细声细气的说道:“那好吧!我先回去了,一定要来找我哦,我等着你。”

    “恩,恩,恩,点回去吧!”唐夏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我等着你哦”一脸羞怯的说道,燕含玉提着裙摆,扭着柳腰,转身离开。每走几步,她就会回头看一眼唐夏,十分不舍。

    “真烦”燕含玉离开后,唐夏嘀咕了一声,张开双臂朝床上倒去。她有些后悔了,为了迷惑众人的视线,从不让七夜阻止那些个公主来她这里,从今天起,她得告诉七夜,以后不用这么做了,因为没有必要了。

    “嗯…..”刚躺倒床上,唐夏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适,身上好像有小虫子在撕咬那般,热热的,麻麻的,犹如发烧似的,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心头一紧,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挣扎着就要坐起来。可是刚起来,她就重重的摔了下去。

    “该死的……”脸上阴云密布,唐夏恶狠狠的骂道,扯开嗓门大喊:“七夜,七夜…”

    失去以往的轻狂不羁,唐夏的声音变得酥酥麻麻的,飘散在空中,特别的勾魂,特别的撩人。

    “无忧”一听唐夏的声音,七夜立刻飞奔来过了。看着唐夏那张红的不正常的小脸,七夜大步上前,欲看个明白,被唐夏大声呵止了。

    “不要过来”唐夏伸出手,阻止七夜的靠近,如果她猜得不错的话,一定是九公主对她用了魅药之类的东西。七夜再往前走,她可不敢保证,她不会扑上去,因为在面前,人通常都是没有理智的。

    “无忧”七夜也是明白人,看着唐夏那副样子,自然能想到什么。他站在那里没有靠近,看着唐夏的眼中充满担忧。

    “现在该怎么办?”努力压下心头的怒火,七夜低沉的说道。

    “去找花眠,点去找花眠过来,久了,我怕撑不住。”紧紧咬着唇,唐夏细若蚊音的喊道,大颗大颗的汗珠从她脸上滑落。细碎的呻~··yin声,抑制不住的从她喉间溢出。听着那恼人的声音,她努力的咬紧唇瓣,直到有妖冶的液体流出。

    “无忧,不然,不然……”

    七夜的话没有说明白,但唐夏却清楚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行,我们是家人。”唐夏的一句话,彻底扑灭了七夜心中的幻想,他没有说话,转身就走。

    “找谁也没用,合欢之毒无解,除非阴阳调和。”七夜刚转过身去,一抹淡淡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西月瑾宛若谪仙一般,出现在月下。

    ω?ω*ω.|d!μ*0*0.(\(

    

Snap Time:2017-10-19 00:56:28  ExecTime: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