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

作者:浮沉  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  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第四十九章大战将至(14-11-05)      第四十八章祭奠(14-11-05)      第四十七章琴倾天下(14-11-05)     

第四十二章和鸣二


    “解毒?”唐夏微微皱起眉头,她的毒不是早解了,还解什么解。

    流玥抬起宛若浮云般的眉眼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言语,只是在她说话的空挡,把她穿好的衣服,给扒了下来。

    “你究竟想干什么?”看着自己刚穿好的衣服,被扒了下去,唐夏扯开嗓子冲着流玥大声喊道。本来她还以为他算得上一个正人君子,没有到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衣冠禽兽。说什么对她的身体没有兴趣,却一个劲的脱她的衣服。

    说话同时,唐夏冷着一张脸,抬腿便朝流玥踢去。她唐夏可从来都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想占她便宜,可以,那要看看他有没有那个实力。

    然而,腿抬起来的那瞬间,唐夏突然愣住了。

    怎么回事?原本退下的那股燥热,又如浪潮一样席卷而来,且比原来更猛烈了。

    “嗯…”魅惑人心的声音抑制不住的从喉间溢出,唐夏抬起的腿还没碰到流玥,就重重的落了下去。

    热,好热!

    绯红的颜色迅速爬上唐夏的脸,那双清冷孤傲的眼,染上猩红的色彩,变的魅惑人心。唐夏用力的甩了甩头,手不由自主的就拉下身上的衣衫。

    雪白的肌肤大片大片的裸露在外,白中透着淡淡的红,让人忍不住想摸一下。

    媚眼如丝,风情万种,这样的字眼,用在唐夏身上一点也不过分。

    一袭白衣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美的似真似幻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涟漪,平静的像是深冬凝结成冰的湖水。对于眼前的美景,丝毫不为之所动。

    “不是说解毒?”还愣着那里干嘛?过一会不用劳烦你了,我直接去见阎王得了。

    纤细的手握到鲜血直流,唐夏抱成团,努力压下不断从喉间溢出的声音,用尽全身的力气朝流玥断断续续的吼道。

    流玥看着她,也不说话,就只是淡淡的挑了挑眉头。

    昏黄的灯光落在他身上,给人营造出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此时此刻,唐夏都有种想要扑上去的冲动了。

    他妈的,真他妈的小气。视线模糊的看着那张足以迷倒所有女人的脸,唐夏狠狠的啐了一口,将那张红中带黑的脸别过去,不在看流玥。她自然知道流玥为什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只是事不关己的看着,可是求他的话,她怎么说出口。

    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看着那个倔强的要命的小女人,流玥淡淡的叹了口起,嘴角似有那么一丝的嘲弄,最终伸手把唐夏给扶了起来。

    他说:“遇上你是我的劫”

    唐夏裂开嘴笑了笑,那笑很贼,也很得瑟。

    她就知道,他不会见死不救,如若不然他也不会把她带回来了。

    伸手一件一件褪去唐夏的衣衫,直至剩下一件雪白的里衣,流玥并没有如唐夏所想的那般,朝她扑上去,而是缓缓的绕道她身后,双手成掌落在她背上,盘腿坐了下来。

    真是罪过,罪过,是她想的邪恶了。撇了撇嘴,唐夏很诚恳的检讨了一番,只是脸上的笑怎么看怎么贼。

    眸光似水的看着唐夏,流玥语气很轻很淡的说了一句话。

    那话有淡淡的悲凉,亦有浓浓的宠溺。

    他说:“在我面前你不用逞强,也不会伪装。”

    唐夏扯开嘴角,浅浅的一笑,心底的一根弦突然就断裂了。

    这些年有谁看的出她的伪装,又有谁知道她的逞强呢?七夜不能,夜风不能,星辰也不能。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曾真正了解过她。

    而流玥不过见过她两次,却从骨子里看穿了她。

    算不算知己呢?

    这样的知己,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将心头所有的思绪压下,唐夏缓缓的闭上了眼。一股温热的力量源源不断的从她背后传来,她知道是流玥在用内力给她逼毒。

    手与背紧紧的贴合在一起,有飘渺若云的烟徐徐上升,大颗大颗的汗珠不断从流玥脸上滑落,沾湿了他的发。墨色的发丝紧紧贴着脸颊,男子面如冠玉,唇色鲜红,有那么一丝妖娆的艳丽。

    时间缓缓从指缝中溜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走唐夏要睡着的时候,流玥猛的收回手,给唐夏盖上锦被,转身就走。

    月光透着窗户洒进来,朦朦胧胧的,很美。

    白衣胜雪,气质超然,男子的步子很,一眼望去竟有些摇晃不稳。

    等流玥离开后,唐夏缓缓睁开眼。

    她久久的望着流玥离开的方向,一言不发。

    她想这样的一个人,如此三番两次的救她,如此不留余力的对她好,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吱呀”闭上眼躺了一会,浑身黏答答的,唐夏实在睡不着,起身想去沐浴。她一把推开眼前的门,大步走了出去,等她出了那扇门才发现,外面一片清晰,并没有上次的浓雾。

    这里的格局,她大致是记得的,她摸索着朝上次的浴房走去。

    “主人,合欢之毒无解,您这样用内里引到自己身上,请让我们进去服侍您吧!”

    “是啊,主人就让我们进去吧!在这样下去,您这一身的功力就废了。”

    就走唐夏要走到浴房的时候,两抹带着浓郁祈求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她耳中。

    她心头一惊,抬眸望去,只见是上次服侍过她的那两个女子。

    “你们刚才说什么,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夏大步走去,眼神锐利的看着其中一个人,语气冰冷的问道。

    “小姐,合欢之毒根本无解,主人他是用内力将毒引到自己身上了。”看着唐夏,那名女子哽咽的哭了起来,苦苦哀求道:“小姐,求求您了,您劝劝主人吧!在这样下去,主人一身的功力都会废了的。”

    登时,一颗惊雷在唐夏心中炸开。

    她怔怔的朝后退了一小步,缓缓的抬起头,看向那扇紧闭着的房门。

    “流玥,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又凭什么这样对我呢?”西月瑾说合欢之毒无解,她以为他只是危言耸听,她以为他只是不够厉害。没想到,没想到合欢之毒竟然真的无解。

    “流玥,你为什么要为我做到这种地步呢?”无声的质问着,唐夏缓缓推开了那扇合着的门。

    刚踏进去,一股凉气扑面而来。

    唐夏抬头望去,只见屋内放着一只巨大的木桶,木桶上方有淡淡的雾气,周围布满晶莹透亮的水珠,流玥坐在那里面。

    借着夜明珠的光芒,唐夏看见了流玥那张绯红的脸。

    心头划过某种苦涩难言的东西,唐夏大步走了过去。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流玥,质问道:“谁准你这样做了,你究竟是谁?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

    “你出去,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泡在满是冰块的木桶中,流玥抬起猩红色的眼,淡淡的瞥了唐夏一眼,语气从未有过的冷漠。

    唐夏听出了他的声音在颤抖,脸凝结成冰,挥出一拳,重重的打在木桶上。

    “哗啦…”木制的桶,顷刻间四分五裂,水夹杂着冰块流了一地。

    白色的里衣,沾了水,牢牢的粘在身上,流玥很淡很淡的看了唐夏一眼,拖着软弱无力的身体,转身就走。

    一双纤细白皙的手,缓缓的爬上了他的背,从背后紧紧的抱着了他。

    ω?ω*ω.|d!μ*0*0.(\(

    

Snap Time:2017-10-19 22:27:01  ExecTime:0.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