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

作者:浮沉  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  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第四十九章大战将至(14-11-05)      第四十八章祭奠(14-11-05)      第四十七章琴倾天下(14-11-05)     

第四十三章睚眦必报


    夜色弥漫。

    今晚的夜,格外的漫长,格外的漆黑。

    夹杂着花香的风,一丝丝的划过,吹乱了男子的发。

    他久久的站在那里,宛若石雕一样,一动不动。

    看着眼前那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他笑了,那笑妖冶万分,那笑悲凉彻骨。

    “砰”的一声,一个白的的瓷瓶,从他手中滑落。带出一道绝美的弧度后,摔在地上,碎成一片一片的。有通体晶莹透亮的药丸,滚滚而落。

    空气中突然多出一抹清淡的暗香来,那香若隐若现,沁人心脾。

    低头看了一眼散落的药丸,男子勾起邪魅如斯的桃花眼,淡淡的笑了笑,眼底溢出一圈一圈的嘲讽。

    是他来晚了吧!

    而这一晚,究竟会错过多少东西呢?

    世人皆说合欢无解,而他偏偏是那个能解了合欢的人。

    之前他一直喜欢以此为荣,可是现在这却成了天大的讽刺。

    “水无忧,如果不曾遇见你该多好。”喃喃出声,男子绝美的脸庞,划过一颗晶莹的液体。

    淡淡的笑着,却有冰冷的液体划过嘴角,苦涩,难言的苦涩。

    艳丽的华服在风中翻飞,男子低低的垂着头,不似以往的放荡不羁,也不似以往的妖娆多情,褪去层层伪装的外衣,绝美如斯的男子,变得落寞,变得沧桑。

    星辰斗转,时间更迭,转眼,远处的天边露出一丝白线。

    夜即将过去。

    可那些留在心里的伤,和那些难以更改的事,却画上了永恒的记号。

    燕无欢久久的站着,始终不曾离去,他在等,等一个他早已知晓的结果。

    唐夏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她抬头看了看,早已空无一人的房间,没有扭捏,没有羞怯,大大方方的穿上放置床边的衣服,推门走了出去。

    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淡雅的荷花香,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淡的笑了,那笑从未有过的平静。

    “铮铮…”一袭白衫的男子,安坐于落英缤纷的桃花下,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动着琴弦。琴声淡雅绝尘,一如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

    循声望去,唐夏竟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愣。

    她想她是被美色给迷住了吧!

    男子面如寒玉,眼若浮云,清贵绝尘,周身流动着一股遗世而独立的气息。桃花那么热闹,那么艳丽的花,落在他身上却变得那般的寂寥。

    “起来了”见唐夏走来,流玥噙着淡淡的笑,泰若自然的站了起来。

    唐夏轻轻的点了点头,两个人并没有因为昨晚的事,变得热络起来。

    “如此去用膳吧!”两个人都表现的格外冷静,就好像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流玥淡若云烟的笑着,牵起唐夏的手就走。被唐夏狠狠的甩开了。

    眼神是锐利的,表情是冷漠的,唐夏目不转睛的看着流玥,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管你接近我,有何居心,有何目的,都到今天为止。从今天起你我互不相欠,以后,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猩红的朱砂闪烁着妖冶的色彩,唐夏深深的看了流玥一眼转身就走。

    这个男人,她不想去了解,也不想去探究,只想他从她的世界里永远的消失。

    有些事,她不说,不代表她不知道。

    没有挽留,没有惊讶,流玥就那样看着唐夏,一步一步的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似乎他早已料到唐夏此时的反应。

    “主人,要不要留下小姐。”唐夏刚转身,昨晚的那两个女子便出现在流玥身旁。

    “送她离开”流玥轻轻的摇了摇头,嘴角划过一丝浅浅的笑。宛若屹立在雪山之巅的雪莲那般孤傲绝尘。

    水无忧,我们的宿命早已纠结在一起,你的世界又怎么可能没有我……

    出来园子,唐夏才发现送她离开的马车早已准备好了。

    她缓缓的勾起唇角,转过身去,最后看了一眼那座宛若人间仙境的园子,毫不留恋的上了马车。

    流玥,我们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就这么再见吧!

    马蹄飞奔,溅起阵阵浮灰。

    下车的时候,唐夏把流玥送给她的短笛,发簪,统统留在了车上。

    这也许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结局。

    “无忧,有些人要用心看,而非眼睛。”唐夏刚踏进皇宫,燕无欢就迎了上来,说了一句这样高深莫测的话。

    一夜未眠,燕无欢那张比女人还妖娆的脸上浮着浅浅的疲惫,别有味道,看上去有一种颓废的美。

    唐夏忽然就笑了。

    “燕无欢,那我又该怎么看你呢?”唐夏的话刚到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燕无欢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无忧,不要爱上他,不然你会死!”转身过去,燕无欢低低的呢喃道。一张绝美如画的脸,布满从未有过的伤痛。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有些话不能说,即使说了,也不见得会相信。

    “什么?”唐夏没有听清楚,询问出声,可惜的是,燕无欢已经走远了。

    切!没事乱发什么抽呢!凉凉的白了燕无欢的背影一眼,唐夏大步离开,昨晚她就那样离开,七夜他们一定吓坏了。

    “无忧”唐夏一跨进大殿的门,一双手紧紧的把她拥在怀中。

    她抬头望去,想推开七夜,突然有些不忍心。才短短的一夜,七夜似乎苍老了很多。

    “你没事吧!”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七夜大退一步,赶忙放开唐夏,有些促狭的说道。

    唐夏缓缓一笑,重重的拍了拍七夜的肩膀:“没事”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骆川来了,并且带着修罗殿数以万计的绝顶杀手。”努力隐下盘绕在心头不肯散去的疑问,七夜故作轻松的说道。

    “是吗?”骆川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今晚就让他陪我去做一件事吧!”睚眦必报是她的本性,从来没有人在算计过她之后,还好好的活着,任何人也不能例外。周身弥散着巨大的阴霾,唐夏冷冷笑道。

    “你是说?”不愧是跟随唐夏已久的七夜,唐夏只轻描淡写的随便说了一句,七夜便已经猜到什么事了。

    “恩”唐夏笑着点了点头,昨晚的合欢她可没忘记是谁下的。

    昨晚的事,他们都没提。

    末了,唐夏忽然说了句:“七夜,昨晚的事,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

    是夜。

    “咣当…”一声,燕含玉扭曲着一张如花似玉的脸,狠狠的将桌上的青花瓷瓶给摔了下去。昨晚她等了一夜,都没等到他。想想她就来气,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做了那件事,也不知道给那个贱人做了嫁衣。她怎么能不恨,怎么能不气。煮熟的鸭子飞了,搁谁身上也受不了。

    “公主,公主息怒啊!”虽然不知道九公主是怎么了,小云还是战战兢兢的劝道。

    “你给我滚出去”狠狠的白了小云一眼,燕含玉扯开嗓子大声喊道。

    “是,是…”见九公主正在气头上,小云也没敢多留,赶忙退了出去,临走上还不忘把门给拉上。

    “九公主,是不是在等我呢?”就在小云离开的那瞬间,一抹顽劣不羁的声音邪邪的响起。

    “无忧”燕含玉一听顿时兴奋起来,她急急忙忙的扭过身去,只见一袭红衣似火的唐夏出现在阑珊的灯光下。

    “你怎么才来,人家都等你一个晚上了。”燕含玉大步走了过去,揽着唐夏的手臂,娇滴滴的说道,跟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唐夏扬起薄凉的唇,轻笑出声,顺势将燕含玉拉入怀中。

    “良辰美景,美人在怀,怎么能没有酒呢?”轻轻的捏了捏燕含玉的脸,唐夏一个转身将燕含玉拉到了桌案前,变戏法似地拿出两杯酒,摇晃了一下,递到燕含玉面前。

    “九公主请吧!”

    “恩,我喝,我喝。”被唐夏迷得晕晕乎乎的,燕含玉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哼!”见燕含玉喝下了那杯酒,唐夏一把推开了她,她重重的摔在地上。

    “无忧,你干什么?弄疼我了。”燕含玉皱着眉头,娇声喊道,她撑着身体想要爬起来,却发现浑身软弱无力。

    唐夏看着她那个样子冷笑出声。

    ω?ω*ω.|d!μ*0*0.(\(

    

Snap Time:2017-12-12 10:27:18  ExecTime: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