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

作者:浮沉  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  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第四十九章大战将至(14-11-05)      第四十八章祭奠(14-11-05)      第四十七章琴倾天下(14-11-05)     

第四十四章杀了他


    七夜在外面,燕长歌怎么进来了呢?看来他的势力,远比她想象的要厉害的多。     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唐夏漫不经心的放在手中的酒杯,看着燕长歌,挑起绝冠天下的丹凤眼,凉凉的说道:“怎么?燕太子是来看戏的吗?”

    见燕长歌走进来,骆川以保护者的姿态,站在了唐夏右边。手中握着的长剑发出阵阵龙吟,很显然杀意大动。

    一明一暗的灯光,洒在燕长歌脸上,阴沉难辨。

    男人身高七尺,身着沉稳却不是华丽的紫色华服,脚蹬紫金靴,除去一条白玉腰带,再无任何装饰物。抬眸见尽显王者的霸气,让人不寒而栗。

    随着他的进来,空气中多出一道无形的压力,几乎让人窒息。

    他那么淡,那么淡的扫了唐夏一眼。那一眼冰冷蚀骨,那一眼阴沉嗜血。

    没有骆川的命令,四个黑衣人,自然是不敢停止。

    身无寸缕的女子,脸煞白煞白的,遍布死灰,看到燕长歌的那瞬间,她的眼中燃起犹如晨曦一般的亮光,她扯开嗓子,沙哑出声:“皇兄,救我,救我,他们都是魔鬼,救我。”

    女子的哀嚎,好似一把锋利的剑,没入燕长歌心中。

    看着那幅**的画面,男子眼中掠过惊天动地的杀气。

    皇室公主虽多,但只有燕含玉,是他一母同胞的胞妹。

    “嗖…”男子衣袖一挥,一道闪亮的银色划开空气,直直的朝压在燕含玉身上的黑衣人射去。

    骆川眸光一沉,从怀里掏出一把飞刀扔了过去。

    “砰…”细小的银针和锐利的匕首剧烈的碰撞在一起,擦出闪亮的火花。令人震惊的是,锋芒闪动的匕首居然被那枚小小的银针给撞了个粉碎。

    “咚”压在燕含玉身上的黑衣人瞬间倒地。

    见此,其他几个黑衣人均是面皮一紧。心道:“好厉害啊!”

    连骆川也小小的震惊了一把。

    “燕太子果然厉害,无忧佩服,佩服。”额间的朱砂异常妖冶,唐夏皮笑肉不笑的站了起来,朝燕长歌虚虚的做了个一揖,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燕长歌固然厉害,可她也用不着怕他,如若不然她这么多年的隐忍岂不是白费了。

    “撕拉…”又是一道银光闪过,金色的帘幔瞬间落下,分毫不差的落在燕含玉身上,盖住了那具惹人遐想的躯体。

    “说,究竟为什么?”宛若寒潭的眼浮着巨大的阴霾,燕长歌绷着一张脸,一步一步的朝唐夏走了过去。

    骆川眉峰一扫,提剑而上要拦下燕长歌,被唐夏用眼神制止了。

    你不是他的对手,淡淡的看了骆川一眼,唐夏低低的一笑:“怎么?生气了?我只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难道只许官府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你说什么?”燕长歌目不转睛的看着唐夏,一字一顿的说道。殷红的唇角布满森冷的寒气。

    “想知道什么,就问你的宝贝妹妹。”唐夏眼光一转,看向躺在地上的燕含玉。燕长歌顺着她的视线一同望了过去。

    “呜呜,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皇兄他是个魔鬼,你杀了他,杀了他给我报仇。”燕含玉断断续续的哭着,凄厉如鬼的吼道:“我只不过给他下了合欢,并没有找人上了他,皇兄替我杀了他,杀了他……”

    燕含玉看着唐夏的眼中几乎滴出血来,曾经她是那样那样的深深爱着这个男人,只是一切都毁了,当爱散去后,剩下的就只是刻骨铭心的恨了。

    听着燕含玉的话,唐夏扯开顽劣不羁的皮面,低低的笑了笑,两手一摊,看着燕长歌说道:“看吧,我都说了,你还不相信。”

    “含玉”眼中的怒气缓缓的沉淀下来,燕长歌看着燕含玉的眼中有太多太多的无奈。他对她说过多少次,他不是她能惹得人,可她就是不听。身为一个公主,居然胆敢做出这种事,如果传出去皇族的声誉,还有她的名节就全完了。

    “水无忧”离唐夏咫尺之遥,燕长歌挑起冷漠的眉眼,深深的看着唐夏,语气低沉的说道:“大华是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可扪心自问,你这些年又做了多少伤害大华的事,一切就到此为止吧!你走吧!现在就走,离开皇宫,离开大华。”因为这是我,最后,最后一次放过你了。再见时,我们必然是敌人!

    翻飞的衣角带出凌厉的风,燕长歌衣袖一挥,指着门口,轮廓深邃的脸上布满决绝。

    “什么?”燕含玉难以置信的惊呼出声:“皇兄,你居然要放他走,你忘了,你答应过母妃的,会好好照顾我,可是你现在居然要放他走!”

    燕含玉哽咽的喊道,眼泪一行一行的落下来,什么也顾不得了,蒙着那块明黄色的锦缎,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随手抓了一个花瓶就朝唐夏冲了过去。

    “含玉”燕长歌一把拉住了她,将她紧紧抱着怀里“我是答应过母妃要好好照顾你,可是没让你做那种事!”

    紧紧的抱着燕含玉,燕长歌的手颤颤的抖着,这是他的妹妹,他如何不痛。可是,可是他要如何举起剑朝他刺下。这些年,他看着他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爬起来,一次次死里逃生,他的自责没有人懂,如果当初不是他带兵进入水月,他也许永远是那个单纯霸道的孩子。就让他最后心软这么一次吧!

    燕长歌我是不会感谢你的!

    “既然燕太子要放我们走,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扭头看了骆川一眼,唐夏转身就走。今晚她就只是想教训一下燕含玉,并没有想真正的跟大华决裂,现在他肯放他们走,她可是求之不得呢!

    “水无忧,从踏进这里的那刻,你就休想走出去!”唐夏刚转身,大殿的门被缓缓的合上了,燕莫寒带着一行人犹如高高在上的神一样站在那里。

    “父皇”燕长歌猛然转身,那瞬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时间,他好像坠入无边的深渊中,全身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皇儿,你太让父皇失望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燕莫寒随手抽了一把长剑,朝燕长歌扔了过去。指着唐夏语气逼人的说道“去杀了他”

    ω?ω*ω.|d!μ*0*0.(\(

    

Snap Time:2017-12-12 10:40:55  ExecTime: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