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

作者:浮沉  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  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第四十九章大战将至(14-11-05)      第四十八章祭奠(14-11-05)      第四十七章琴倾天下(14-11-05)     

第四十八章祭奠


    “你是何人?”气沉丹田,压下心头所有的不适,燕莫寒缓缓抬起不怒自威的眉眼,凉凉的扫视着流玥,眼底溢出犹如浪潮一样的震惊。最新章节,最更新尽在是他老了,还是耳朵聋了,竟不知道天底下还有这样厉害的人物,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你不配知道”淡漠的声音听不出一点波澜,流玥看都没看燕莫寒一眼,足尖轻点,划出一道绚丽的白线,犹如一阵风似的来到唐夏面前。

    看着那张惨白若雪的脸,他的眼底掠过深深浅浅的疼惜。

    “无忧…”飘忽若云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自责,流玥衣袖轻挥,在骆川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时,唐夏已经稳稳的落入他的臂弯。

    “你是谁,点放开她。”见唐夏被人夺走,骆川冷着一张脸,提着剑就朝流玥刺了过去。

    流玥抱着唐夏,身形一转,宛若写意的水墨画一样,动作说不出的恣意。

    “你是她的人,我不伤你。”淡淡的扫了骆川一眼,宛若身处无人之境一样,流玥抱着唐夏就走。

    那么深,那么深的看了流玥一眼,幽深似泉的眼底闪过浓浓的无奈,骆川握着剑的手最终垂了下来。现在的这种情况,他救不了她,如此就让他带她走吧!看着他的眼睛,他知道,他断然不会伤害她的。

    “想要带走他,也得问问朕是否同意。”深邃幽深的眼底划过滔天的怒气,燕莫寒大手一挥,语气阴寒的说道:“来人啊!给朕放箭。”这天底下,从来没有人敢漠视他,如果有人这样做了,那么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

    随着燕莫寒一声令下,数以万计的箭头,驭风而来,卷起漫天杀气。

    “铮…”琴声越发飘渺,流玥随意的拨弄了一下琴弦,空中起闪过一道道锐利的白光,那光宛若刀刃一般,锐利无比。

    “咔咔咔…”白光所至,所有的箭头皆寸寸断裂。弓箭手均嚎啕一声,倒在地上。

    燕莫寒大惊,步履蹒跚,忍不住朝后退去。

    李乐赶紧上前搀扶着他。

    “铮铮…”扭过头去,淡淡的看了骆川一眼,似乎在传达着某种信息,流玥单手拨动了最后的那根琴弦。

    “轰隆…”一道白影闪过,偌大的宫殿,顷刻间化作一摊废墟,掩埋之人不计其数。就连燕莫寒也没有幸免于难,因为那一切发生的太了。

    骨节纤长的手,柔柔的划过唐夏的脸,流玥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驭雕而起,只留下一抹姿态绝尘的背影。

    你究竟是谁呢?肩上背着晕过去的七夜,骆川久久的望着流玥离开的方向,刚毅俊朗的脸上划过暮霭一般的疑惑。如果不是刚刚他读懂了,他投来的那记眼神,他与七夜也绝对不会逃出来。

    转身淡淡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废墟,骆川带着七夜速离开。七夜的伤再不及时治疗的话,就会流血而死。

    “,救驾……”随着一声惊呼,本就不平静的皇宫越发混乱起来。随处可见,步伐急促的人。

    轻纱摇曳,暗香扑鼻,淡雅的屋内,熏香缭绕,宛若仙境一般。

    修长的发丝,柔顺的垂于脸颊两侧,女子眉目绝尘,好似俯视众生的仙子一般,即使昏睡着周身也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脸是白的,唇也是白的,除去额间的那点朱砂,闪烁着妖冶的光芒,女子好像是雪做的那般,白的不染纤尘,与墨色的发丝形成强烈的对比,一眼望去有种妖娆的美。

    手轻轻划过女子的脸,流玥淡淡叹了口气,转过身去,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对着自己的手腕就要划下去。

    “玥,你真的要这样做吗?”就在那时,一袭水蓝色的女子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

    女子眉如细柳,眼若星子,周身散发的气质与流玥如出一辙。宛若一朵在水中摇曳的荷花那般,不染尘埃。美,美的让万物失色。

    她看了一眼床上的唐夏,轻移莲步朝流玥走了过去。

    她说:“难道你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难道你真的爱上她了吗?”

    流玥默不作声,缓缓的抬起头,淡淡看了她一眼“蓝,我的事轮不到你插手,记住你的身份,守好你的本分。”

    女子猛的一怔,紧咬着唇,一脸受伤的表情,朝后退去。

    玥,为什么爱上你,会这么痛苦呢?我才是那个要陪伴你一生的人,不是吗?

    流玥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眼神是那样的冰冷。

    女子蠕了蠕了唇,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如来时那般,不声不响的退了出去。

    转身,看了她的背影一眼,流玥淡漠如水的眼中划过细碎的阴霾。

    一切就结束了……

    “哧…”刀锋闪过,一条猩红的线如水一般溢出。

    流玥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将受伤的手腕缓缓的凑到唐夏嘴角,单手掰开她的嘴,带着温度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流入她口中。

    流玥的脸逐渐惨白下去,惊奇的是唐夏锁骨处的伤口,竟缓缓的止住了血,并且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愈合。

    射月弓之所以让人闻之生寒,是因为它留下的伤口,无论用什么药,用多少种药都是无法愈合的。最终只能流血而亡。

    这一景象,不得不称为奇迹。

    唐夏醒来后,已是三天后的事了。

    睁开第一眼,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她微微皱了皱眉头。

    流玥又是流玥,他还真是阴魂不散。

    “醒了,就喝点粥吧!”唐夏刚刚才念叨道流玥,流玥便出现在她面前,那速度绝对比曹操还要。

    唐夏淡淡望去,没有说话。

    流玥搅动了几下手里的粥,很霸道的一勺,又一勺的送到唐夏嘴边。

    起初唐夏只是看着,不说话,也不开口。

    而流玥固执的把勺放在她嘴边,不拿走,也不说话,就只是跟她耗着。

    最终唐夏狠狠的白了流玥一眼,张嘴,吞下那勺白粥。几天没吃任何东西,有一勺子粥在她面前晃来不晃去的,她能忍得住才怪。

    不得不说,不管她做什么,流玥总能制住她,感情他天生就是她的克星。

    “七夜,怎么样了?”填饱肚子后,唐夏赶忙出声问道。

    流玥明显不悦了一下,摇了摇头“没事”

    唐夏又问“骆川呢?”

    流玥的脸又冷了一分,再度摇头“没事?”

    那燕无欢呢?唐夏想问,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她淡淡的垂下眼睑,脸上爬上淡淡的忧伤。虽然说她对姓燕的都没有好感,可燕无欢到底是为她而死的。是个人都会伤心的。

    “他们统统都没事”流玥放下手中的碗勺,抬起头,直视着唐夏的眼睛,凉凉的说:“你心中有没有你自己,又有没有我呢?”

    唐夏一怔,有些别扭的说道:“我心中凭什么有你呢?”

    流玥的脸顿时就沉了下去。

    一场如烟花般绚丽的相遇,究竟谁失了心呢?

    “你是琴帝,谁能伤害的了你!”唐夏扁了扁嘴,起身就要下床。

    “啊…”一阵眩晕袭上脑袋,她刚站起来,就直直的朝前倒去。

    流玥长臂一挥,将她稳稳的抱入怀中。

    那瞬间,从来不知道脸红为何物的唐夏,竟红了脸。

    “吱呀”门开了,一袭水蓝色长裙的女子,怔怔的站在门口。

    “玥”女子隐下眼中的泪光,声音有些颤抖的轻喊出声。

    唐夏伸手推开流玥,朝门口望去。

    绝美的女子映入她眼中,她在她的眼中,看到了爱,看到了伤心。

    一时间,她的心竟有些微微的疼。她还回去的青鸾,竟然出现在她头上。

    “你怎么来了?”流玥自然也看到了她头上的青鸾,他面无表情的说,弧度优雅的嘴角却弥散着淡淡的怒气。蓝,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听说水姑娘醒了,我来看看。”女子淡淡牵动唇角,好似风中的百合,优雅中透着一股子淡漠。她这话说的虽客气,但却别有意味。

    “我还有事,先告辞了。”唐夏莞尔一笑,再不看任何人一眼,转身就走。她这人什么都没有,但最起码的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流玥深深的看了唐夏一眼,并没有挽留。

    蓝衣女子抬头看向流玥。

    四目相对,一室的沉默。

    流玥开口想说些什么,但迎上那双楚楚可怜的眸子,最终叹了一口气,抬步走了出去。

    “小姐”唐夏刚走出去,便有人追了上来。她扭头一看,是上次侍候她沐浴的女子。

    “这是主人要我交给小姐的”她伸手将唐夏还回去的那支短笛,放进唐夏手中“主人说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唐夏看了一眼,没有伸手去接。

    女子又说:“主人说你以后一定会用到的”

    唐夏勾唇一笑,最终接了过来,就当做留个纪念也好。

    三日,短短三日,大华却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改变。

    三皇子薨,燕皇伤,所有的政事全权交到太子燕长歌身上。

    这一年,对大华来说,或许注定是多事之秋,这些事还没有平复,大华又爆发大规模的瘟疫,扩散之,死伤之大,令人胆寒。

    听闻这些事后,唐夏淡淡一笑,什么都没有说,拎了一瓶上好的花雕就出去了。

    皇族到底是皇族,就是陵墓也修得金碧辉煌,大气磅礴。

    巨大的冰棺中,金冠束发,一袭明黄色蟠龙锦纹华服的男子,一脸的恬静,安详的就想睡着了那般。让人不忍打扰!

    唐夏盘腿坐在那个巨大的冰棺前,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杯子里的酒,视线落在那张宛若桃花一般妖娆的脸上,眼底划过莫测难言的情绪。

    “燕无欢,你就在这里装死吧!”

    “我是不会记得你的。”

    “你说你爱我,可我觉得你恨我。不然你绝不会以这种方式,让我对你愧疚一辈子。”

    几杯下肚,唐夏似乎有些醉了“你看见没?这是你最爱喝的酒,可我就是不给你喝,你又能拿我怎么办呢?”

    低低一笑,唐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有什么模糊了她的视线。

    “咣当…”猛的摔下手中的酒杯,唐夏走到冰棺前,狠狠的踢了几脚,扯开嗓子低吼道:“燕无欢你死了,也别想安宁,你看着吧!我会杀了你的父皇,毁了你的兄弟,灭了你的国,有本事你就跳出来阻止我啊!哈哈……”

    唐夏大笑着离开,转身的那瞬间,她狠狠的甩了甩头,将那些阻挡她视线的东西给甩掉。

    离开之后,唐夏直接去了西月瑾的寝宫。说什么瘟疫,她才不相信呢!这不过是西月瑾给她发出的信号罢了!

    “你来了”一如之前那样,西月瑾似乎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唐夏还没推门,门就已经开了!

    ω?ω*ω.|d!μ*0*0.(\(

    

Snap Time:2017-10-19 22:39:16  ExecTime:0.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