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一章 大梦初醒



六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明明早上还晴空万里,一过中午,天边就传来隐隐的雷声。不多时,乌云就密布了整个天空,压得四处黑压压的一片,眼见就要下起雨来。
下午两三点的样子,正是闷热不安的时候,阴云翻滚,雷声阵阵,突然,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天空,仿佛一下击中窗户,紧接着,沉闷而压抑的雷声由远及近响个不停,似乎震得房子都有些颤抖。
“啊……”
一声惊叫,夏想从恶梦中惊醒,满头大汗,一脸惊恐。他做了一个无比真实而清晰的恶梦,梦见他12年后因为投资股票失败,开办的公司倒闭,他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最后天天酗酒如命,最后死于非命。
一桩桩,一件件,所有的事情都无比清晰,让人不得不疑心所有一切究竟是一场梦,还是真实地发生过?
夏想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强压心中的恐惧不安,哆嗦着摸出一只烟点上,使劲吸了一口,瞥了一眼办公桌上的台历,上面的日期是:1998年6月15日,星期一。
他明明记得刚才还是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他一个人去酒吧里喝酒,也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酒,只记得头大如斗,头昏脑胀,好象还遇到了前女友卫辛,然后他独自离开,摇摇晃晃地走到外面,越走越觉得天旋地转,后来就一头栽到在地上……
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死了?
然后醒来,时光倒流,竟然回到了12年前,是老天爷给他开了一个玩笑,还是大发善心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12年时间不长不短,却正是他人生之中最最重要的黄金12年,现在这么宝贵的机会放在他的面前,他又该走出怎么样的一种不同的生活?
夏想头疼欲裂,站起身,望向窗外。窗外的葡萄架上,结满了米粒大小的葡萄。再远处的墙壁之上,几株丝瓜爬满了围墙。透过围墙的一侧,可以看到院外停了一辆千里马汽车。
不是2003年韩国现代出的低端千里马汽车,而是1998年时,日本尼桑公司出品的千里马,是面向欧美市场的一款中高档汽车,真皮座椅,自动档,电动车窗,自动雨刷,这在当时已经是非常豪华的配置了。
夏想忽然想起,这不是李丁山的车吗?再一看车牌号果然是F打头,正是李丁山从宝市开到省城燕市来的走私车,牌照手续都是假的。这车市场价值30多万,不过李丁山弄到手时,好象只花了8万多。
1998年?李丁山?夏想终于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现在是他走出大学的第二年,他23岁,正在李丁山的公司工作。
李丁山本是国家级某报驻燕省的记者站站长,1996年借国家各大报刊开办第三产业的东风,由报社出资100万元,在燕市注册了以国家级报社为名义的科技信息文化发展中心!100万元,在90年代可算一笔巨款,也证明了李丁山在报社之中,确实有人鼎力支持。
不过李丁山的踌躇满志没有持续多久,一年之后,第一笔生意亏损50万元,第二年,另一笔50万的投入血本无归。第一笔生意是如何赔钱的,夏想不太清楚,因为他还没有来到公司。*潢色小说第二笔生意他却是全程参预,知道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失误,至于第二次的失败他除了替李丁山惋惜命运不济之外,连一句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因为这件事情,确实是郁闷得让人无话可说,除了埋怨运气不好之外,真是憋屈得够呛。
现在的公司已经是人心惶惶,本来公司就不大,一共十几个人,第二笔生意现在看不到一点希望,正濒临泡汤的边缘,所以辞职的辞职,调走的调走,转眼间公司只剩下了5个人。
文扬,副总,36岁,本是团省委的科级干事,在李丁山创办公司初期就第一时间加入,是李丁山最忠实的追随者,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
贾合,27岁,秘书兼司机,跟随李丁山5年之久,也是他最得力的手下之一。贾合除了有时充当司机之处,平常时候就是李丁山的私人秘书,负责照顾他的起居和生活,因为李丁山已经离婚,6岁的儿子和前妻住在一起,他本人就住在公司。
肖佳,23岁,和夏想一样,是去年毕业的女大学生,长相甜美,经文扬介绍来到了公司,和文扬关系密切,二人眉来眼去,似乎有些暧昧。不过夏想只是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
滕强,26岁,本来是燕市医药的技术人员,因为李丁山公司的第一笔生意是和燕市医药合作,他好象和李丁山有些七拐八拐的亲戚关系,就自告奋勇从燕市医药调入了公司,结果生意黄了之后,他就一直在公司晃荡,基本上等于是被弃置一边,不再受到重用,却一直没有离开公司,也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最后一个人,就是夏想了。他大学毕业后,先是分配到了一家建筑公司作技术员,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李丁山。李丁山因为正在筹划的第二笔生意涉及到基建部分,就一见如故地和夏想畅谈起来,架不住李丁山描绘的美好前景的**,夏想从公司辞职出来,调到了李丁山的公司。而且说起来李丁山的公司还算事业编制,比起企业编制,最起码在名声上好听许多。
可惜的是,事业编制是不假,却只是顶着个虚名,一切还要靠公司自收自支,报社根本不会再下拨一分钱,所以其实还是企业。
现在公司前景无望,他一直没有离开,不是不想离开,而是一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一旦找到,他肯定也不会再在公司呆上一天,毕竟现在每天说是上班,其实就是大家无所事事聚在一起,等着最后的裁决。
说白了最后也没有什么裁决,顶多就是李丁山公开承认失败,宣布公司破产,大家各谋生路了事。不过李丁山为人要强,死要面子,硬撑着就是不开这个口,实际上他从心理上还没有接受失败的事实,就象他多年以来一直将他离婚的事情瞒得死死的,除了贾合之外,根本没人知道。
夏想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有一次和贾合喝酒,二人都喝醉了,贾合酒后吐真言,一不小心说漏了。
今天是6月15日,对了,他记得清清楚楚,就在今天,他接到一家公司的聘用通知,然后向李丁山提出了辞职,虽然李丁山脸色有些难堪,声称公司还有回转的余地,但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放他离去。
就从今天开始,他离开之后,就开始了独自奋斗的过程,和李丁山的联系越来越少,只是隐隐听说他最后又回到了报社,当了一个普通编辑,到他重生之前,李丁山已经52岁,不出意外的话,不出几年,就会以一名编辑的身份退体,或许还会有一个编审的职称,反正不再有任何复起的机会。一生也就是平平淡淡,没有任何波澜壮阔可言。
重生的喜悦很快又被现实淹没了,夏想沉闷地坐回到座位上,今天文扬和肖佳一早就双双出去,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滕强干脆就没有来上班,贾合请假回老家探亲去了,现在就只有他和李丁山在公司。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李丁山现在正在楼上睡觉。
难道重生之后,一点机遇和选择也没有?他还要和以前一样,离开公司,再去闯荡一番,最终人生平平……
“叮铃铃……”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惊醒了夏想的深思,他一愣,下意识地想到,难道是他应聘的公司来电话通知他去上班?真要是如此的话,他难道还要和上次一样,等一下就向李丁山提出辞职,然后一步踏出这栋承载着无数人失败梦想的小楼?
PS:新书上传,敬请收藏,渴望推荐,谢谢。
**  

Snap Time:2017-12-14 04:54:14  ExecTime: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