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五章 事不宜迟



看着一直紧皱眉头不发一言的李丁山,夏想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赌对了。依他对李丁山的了解,虽然李丁山为人自负,要面子,但有时又有识人之明,还能听进不同的意见,要不他也不会在国家级报社中混到中层的位置,外放到燕省任记者站站长一职。
一省的记者站站长,工资和待遇比报社内的主任还要高上许多,而且权力也大,在驻站的当地可以说是非常吃香,不但市里的机关部门都敬上三分,连省里的头头脑脑也不得不高看一眼。毕竟李丁山所在的报社是名正言顺的国家级大报,虽然不比新华社这样的强力机构有监督地方政府的权力,但哪一家国家级报社没有通天的手段?再者舆论的力量也是非常强大的,李丁山人脉又广,在京城和省城都有不少媒体内的同行,可以说在圈子内也是一个颇有影响的人物。
可惜的是,身为文人的李丁山,在经营企业方面并没有过人的才能,所以尽管有本事要来100万的起始资金,却没有本领将公司做大做好,市场不同于官场,是两种思路和模式,李丁山败走麦城也情有可原。
宋朝度之所以不遗余力地想让李丁山从政,并且许诺他一个县委书记的位置,一是因为他和李丁山是同班同学,二来也是看重了李丁山在媒体圈子中的影响力。夏想清楚,宋朝度应该已经知道了他将要丢掉常委的职务,想要在失势之前给李丁山安排一个好位置,也是另有想法,是想万一他*潢色小说下台之后,再也没有了重新复出的机会,只要李丁山在台上,总是会对他照顾一二。
李丁山是一个念旧之人,虽然有时不免有些书生意气,但总体来说,还算一个合格的朋友。不过夏想却是知道,宋朝度一提出让李丁山放弃手中的公司,由他出面运作,调他到省城的郊县任县委书记,李丁山却一口回绝,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李丁山的回答是,从哪里摔倒要从哪里爬起,他不能让别人看不起他,不能让报社的人指着他的后背骂他没种,骂他不是个男人,失败了就跑,没有担待。
以前的夏想尽管沉默少言,不过却和贾合很对脾气,两个人经常在一起喝酒,久而久之,就从贾合口中知道了不少关于李丁山的事情。
正是因为李丁山死要面子,不愿意在同学面前低头认输,更不愿意让别人认为他巴结位高权重的宋朝度,所以他一直和宋朝度来往不多,反而和在燕市市委市政府的几个同学经常见面。除了是不想让宋朝度觉得他有求于他之外,恐怕内心深处,李丁山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宋朝度,所以不久前宋朝度刚一开口说提出让要到郊县任县委书记,他就毫不犹豫地回绝,仿佛受了多大的羞辱一样。
李丁山作为国家级报社驻省的记者站站长,人事关系也在燕省,他本人也是正处级干部,与宋朝度的副省级差了不少,更何况宋朝度是省委常委,一挂上常委头衔,就是省委领导,李丁山不服归不服,也知道宋朝度是所有同学中最得志的一个。但宋朝度一直对他客客气气,不仅是因为上学时两个人关系不错,也是因为李丁山背后的媒体力量。
李丁山一直以为宋朝度想要说动他,让他入仕是一个秘密,他从未在公司说过,不想听到从夏想嘴中含蓄说出换一个思路,顿时让他大吃一惊,心想难道夏想也知道了宋朝度暗中操作的事情?不可能呀,夏想老实沉闷不说,还十分胆小,今日怎么变了一个人一样,先是分析了液晶大屏幕的市场前景,说得头头是道,又点出李开林将要调走,最后居然还要劝他及时收手,放弃公司……
李丁山猛然抬起头来,两眼热烈,直视夏想,问道:“夏想,你认识宋朝度?”话一出口李丁山就有些后悔,夏想只不过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在燕市无亲无故,怎么会认识堂堂的省委秘书长?
果然夏想摇摇头,说道:“我怎么可能认识宋秘书长,呵,和人家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是听李总说过宋秘书长,又听贾合说宋秘书长和李总关系要好,所以就留意了一点,正好刚才宋秘书长打来电话,让我转告你一声,让你抽时间给他回个电话。”
李丁山见夏想坐得直直的,眼神也不躲闪,毫不畏惧地迎着他的目光,心里莫名一怔,随即摇头一笑:“这样呀……小夏你刚才说的也有道理,我会考虑的。听说你一个人在燕市,下班后去哪里玩?”
夏想从李丁山的表情看不出来他是不是动了心,知道想要说服李丁山并不容易,不是几句话的事情,见他转移了话题,也就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是呀,一个人自由自在,下班后随便找个地方吃点饭,然后看看书什么的,也没有活动。”
“年轻人,要多参加一些交际活动,多认识一些朋友。我晚上和李行长一起吃饭,你要是没事的话,一起去吧!”
说实话,夏想并不想和李开林一起吃饭,因为有两次李丁山请李开林吃饭,他去作陪,结果李开林耍酒疯,非逼着夏想喝酒。当时夏想还是腼腆的大学生,酒量小,几杯酒下肚就翻江倒海,难受得不行。李开林却不依不饶,非逼着夏想再喝,还说不喝就是看不起他没文化,拿大学生架子,夏想当时也是年轻气盛,就是不喝,最后和李开林闹得不欢而散。
李开林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些看夏想不顺眼,处处和夏想为难。
还有一次李丁山请李开林唱歌,叫了三个小姐。夏想刚刚失恋,上大学时人又老实,没有经历过风月场合,局促不安地坐在那里,被小姐抱着胳膊,在小姐**的**的挤压下,满脸通红,手足无措,被李开林大笑一通,说他是个草包,连个女人都怕。夏想敢怒不敢言,只好压下心中不满,毕竟李开林是公司的财神爷,不忍让他,李丁山也不会答应。
好在李丁山为人护短,尽管他也不喜欢夏想的老实巴交,却也没有听从李开林的建议,将夏想开除。不过从这两件事情之后,夏想就尽力避免和李开林坐在一起,因为只要两人一见面,李开林就会双眼放光,阴阳怪气地说道:“哟,大学生,要不今天再给你叫两个小姐陪你?”
“好,我在楼下等着,李总走的时候,叫我一声就行。”夏想一口答应,他倒要看看,李开林故意瞒着李丁山,到底按的是什么心。
李丁山本来不过随口一问,也是因为他实在无人作陪,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问了一声,原本不指望夏想会同意见李开林,因为他虽然身为公司老总,不过心中也是清楚,现在的公司已经人心惶惶,手下人早就不将他这个老总当一回事,也不放在眼中。
不想夏想一口应下,而且神情自若,没有一丝逃避躲闪的意思,让李丁山暗暗不解,怎么突然之间,夏想好象成熟沉稳了许多?又想起刚才夏想的一番分析和对答,他心中蓦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说夏想以前一直隐藏不露?现在正是他最落魄的时候,夏想不但没有和别人一样另谋高就,还留下来为他排忧解难,看来是个可用之人。
回到楼下,夏想看看表,才下午四点,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他抬头看向窗外,不知何时雨停了,西天之上,漫天红霞,映得红通通一片,很是好看。夏想呆呆了看了半晌,心潮起伏,想起他竟然重生了一次,心中充满了激动和喜悦。
假如人生可以重来……以前没少做过这种不切实际的梦,也经常在酒后和朋友们大言不惭,说是可以重活的话,他要如何抓住机会,如何赚大钱如何成就一番事业,没想到真的重生到了12年前,一切那么真实又那么迷茫,走出眼前的一步,到底是对是错?
重生是重生了,虽然知道历史的大走向,但对于一个人的选择和人生的每一步的走向,没有人能把握得一丝不差,还是要试探着前进,在摸索中找到方向。夏想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正要坐回到座位,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夏想,你唉声叹气做什么?难道是被女朋友甩了?”
PS:推荐票是灵丹妙药,是奋发的动力,是暴发的兴奋剂,大家别吝啬手中的票票。
**  

Snap Time:2017-11-23 11:53:28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