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十一章 公司的人际关系



李丁山没来,说来也怪,其他人好象商量好一样,都到齐了。文扬来得比夏想和肖佳还早,见夏想和肖佳一起进来,脸色一变,随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一转身进了办公室,关紧门,不再露面。要是以前,肖佳就会推开文扬的门,进去后也将门关得死死的,不到下班不会现身。
今天肖佳犹豫一下,一个人跑到里间办公。
久未露面的滕强一进门就东张西望一番,然后来到夏想面前,指了指里间的门,小声问道:“怎么了?肖美女和油条文生气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夏想,肖佳的皮肤哪叫一个水灵,就算她不是原装了,你也可以乘机泡泡她,得手再甩了也行,反正可以沾点光。”
油条文是文扬的外号,是滕强起的,因为有一次文扬买了一斤油条拎到了公司,不一会儿就就着白水吃得干干净净,把滕强惊得目瞪口呆,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油条文。
滕强梳着分头,打着摩丝,油光锃亮,好象涂了一层鞋油一样。最令人作呕的是,他脸上还抹了不知道什么品牌的化妆品,有一股怪怪的香味,是真正的油头粉面的代表人物。
夏想非常厌恶滕强,倒不是因为他整天晃荡,不务正业,而是因为他手脚不干净。正是因为他从中捣鬼,李丁山的第一笔生意才输得如此之惨,让人始料不及。但李丁山这人念旧,又因为滕*潢色小说强和他有着七拐八拐的亲戚关系,一直没有痛下决心将他赶走。
滕强也知道他在公司不受人欢迎,文扬从来都不理他,贾合一见他就对他冷嘲热讽,时不时还敲打几句,肖佳更是冷若冰霜,连个正眼都不给。比来比去,就夏想老实可欺,滕强只要一来公司,就会拿夏想取笑几句。
夏想正低头看书,等滕强说完,猛然抬起头来,冷冷地说道:“说完了?”
滕强吓了一跳,下意识向后一退。
“说完了就请你离开,我还要工作,没空说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要是你觉得无所事事地话,可以到仓库中数数玻璃瓶!”
仓库中存着几万个玻璃瓶,是第一笔生意50万元巨款买来的教训。本来公司是要为一家制药厂提供医用玻璃瓶,滕强也信誓旦旦地保证打通了药厂的上下环节,还签定了收购意向书。因为他本身就是药厂的人,李丁山也就相信了他,联合一家乡镇企业生产了大量了玻璃瓶,结果最后药厂没有收购一只玻璃瓶,这笔生意让李丁山元气大伤,也让他对滕强恨之入骨。
只是当滕强在他面前哭诉几次,又让老家的亲人打了几个求情电话,李丁山居然能够容忍滕强继续留下来,明明许多人都清楚,滕强从中赚了一笔,吃了回扣,也正是因为滕强的办事不利,才导致最后药厂拒收,这样的人还能留在公司,多少也让夏想觉得李丁山过于优柔寡断,不够果断坚决。
一提玻璃瓶,滕强就象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跳老高,难以置信地看着夏想,色厉内茬地叫道:“反了你了夏想,敢跟我叫板,看我不收拾你?”
夏想端坐不动:“你怎么收拾我?打架还是骂人?”
不知何故,夏想动也没动,却从他身上流露出一股逼人的气势,镇定、从容不迫,是一种丝毫不将他放在眼中的居高临下的感觉,让滕强心中一惊,顿时气焰减了大半,嘟囔说道:“不和你小毛孩子一般见识,丢份。”心中却想,装什么装,一个大学生天天坐在这里无所事事,也不是混得跟狗屁一样。
滕强摔门而出。
夏想笑了一笑,继续低头看书,其实一点也看不进去,心中始终惦记李丁山之事。不管李丁山有着这样或那样的缺点,他也一定要扶李丁山上位,毕竟李丁山的资历和人脉不可小瞧,还有他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比起他这个一穷二白的光杆大学生来说,可以说是强上百倍。
门一响,贾合回来了。
贾合是退伍军人,经人介绍为李丁山开车,在李丁山身边已经五六年,深得他的信任。夏想和贾合关系还算不错,也知道贾合是李丁山必用之人,正好他和贾合之间也没有什么冲突,加强一下关系还是有必要的。
“回来了贾合,路上还顺利吧?”夏想笑呵呵地问道。
“还好,还好。对了,李总在不?”贾合生得十分粗壮,一看就是属于孔武有力的类型。
“李总不在,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去打他手机。”贾合点点头,转身上了楼。
李丁山随身带着一部手机,一般人不知道号码,夏想也只是知道他的呼机号码。根据他的猜测,李丁山的手机号只告诉最亲近的人,以便于最近之人可以随时联系他。
看来他在李丁山的心目之中,还没有到可以知道他的手机号码的地步。夏想不无自嘲地想,或许现在所有人的都不如他关心李丁山的前途,而他在李丁山的眼中,估计还没有和文扬关系亲近。说起来世事也是可笑,李丁山深信的滕强害他第一笔生意失败,他最得力的助手文扬,却又暗中背着他赚了一大笔钱。
李丁山婚姻失败,事业受挫,说起来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真要进入官场,他能够从容应对官场的波澜,一步步走向高位么?
一瞬间,夏想忽然对他的决定产生一丝丝地动摇。
不过他无路可退,只有借助李丁山与宋朝度的关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就算李丁山只能带他一程,扶他到科级水平,只要他能够搭上了宋朝度这条线,凭借他事先知道燕省十几年来人事起伏的官场风云,不信不能闯着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上一世正是因为李丁山的原因,夏想一直关注着他的几个同学在官场上的沉浮,再有燕省几年后的官场大地震,一大批省级高官落马,以前许多不被看好的人粉墨登场,跃居高位,其中不乏李丁山的同学或是关系网中的人物。
可惜的是,李丁山是身在宝山之中,不知身边财宝无数,却偏要死死抓住这样一个半死不活的公司,还做着富翁的美梦。按照他的设想,液晶大屏幕项目建成之后,不出三五年就能运作上市,到时他身价千万甚至上亿都有可能。在这种春秋大梦的强烈吸引之下,一个县委书记的职务显然不能引起李丁山足够的重视。
夏想却是知道,如果李丁山充分利用好他的关系网,两年之后,宋朝度重新得势之后,成为燕省炙手可热的政坛新星,李丁山水涨船高,调回燕市或是省委,至少一个副厅是跑不了的。再过两年,宋朝度调任西平省任一省之长,不管是不是带走李丁山,至少在离开燕省之前,将李丁山扶正,安排一个市长不算一件难事。
李丁山真要当了市长,就凭他在京城媒体内的关系网,还有他另外的关系网,就算没有宋朝度照应,依然可以稳健地上升,最后至少也能做到副省级甚至省级高干。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李丁山听从宋朝度的安排,去郊县上任县委书记,将手下的公司还给报社。不过照眼下情景来看,除非李开林调走,地皮彻底批不下来,李丁山走投无路之时,才会痛下决心。
要是他真有能力暗中使坏,夏想倒不怕做这个坏人,将液晶大屏幕项目搞黄,可惜的是,他现在一没钱二没影响,渺小如一滴水滴,激不起半点波浪。
该怎么办才好?夏想轻轻敲击额头,想得头疼。
“夏想,李总去了宝市,晚上回来,说是和李行长一起吃饭。对了,李总特意交待要你留下。”贾合从楼上下来,边说边一脸狐疑地打量夏想,心想李总一向很少主动让夏想陪他应酬,因为以前有过两次不愉快地经历之后,李总就不再让夏想作陪,因为他性子拘谨,和人一起吃饭或是交往总是放不开。
尤其是夏想和李开林还有过冲突,李开林可是公司的财神,得罪不得,怎么李总还专门交待留夏想一起去,真是怪事。
夏想将贾合的疑问看在眼底,也不说破,只是笑着点点头:“好,没问题。”
贾合眼中闪过一些惊讶,似乎想了一想,最后却又摇头一笑,说道:“晚上我们一起去。”
贾合转身回到他的房间之中,再也没有出来,估计是补觉去了。夏想心中琢磨如何应对晚上的见面,却见文扬从办公室出来,来到里间,敲了敲肖佳的门。
肖佳开门,见是文扬,脸上挂着浅浅的笑,问道:“什么事,文总?”眼神上下飘忽,在文扬和夏想之间飞来飞去。夏想假装不见,心道肖佳还真会装,看她双眼放光的样子,看来是天性如此,又或者是她就是喜欢飞眼看人,落在男人眼中,就认为她喜欢和人眉来眼去。
是不是他以前也被习惯性思维左右,因为不喜欢文扬的阴贽,所以对和文扬来往过密的肖佳也轻看了三分?想起昨天晚上和肖佳共处一室,同床而睡,夏想目光落到肖佳曼妙的身上,忽然体内迸发一股燥热。
年轻的身体还是容易冲动,夏想想到12年后的他,虽然一样喜欢美女,但至少不会动不动就有身体反应,说来还是荷尔蒙害人不轻。
文扬看不出肖佳的表情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就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找你有事,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好!”肖佳满口答应,和文扬一前一后进了他的办公室,临关门时,还有意看了夏想一眼,在他脸上停留了几秒钟。大大的眼睛忽闪几下,不知道在暗示什么。
**  

Snap Time:2017-10-19 00:55:25  ExecTime:0.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