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十三章 李丁山的担心



夏想心中冷笑,文扬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李丁山还没有松口,他就有了周密的安排,想要提前将他踢出局。文扬却不知道,现在的夏想已经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夏想,要不是多了12年的经历,他还真会被文扬一脸关切的微笑所欺骗,说不定还会感激涕零,立马拿上表格去佳家超市报道。
见文扬眼神中闪过的精明和得意,夏想长出一口气,咽下心中的厌恶,将表格接在手中,简单看了几眼,笑道:“谢谢文总,文总真是一个好人。我这就去填好表格,争取尽快去佳家超市报道。”
文扬亲切地拍了拍夏想肩膀,说道:“这就对了,年轻人,目光放长远一些,外面的天地还是非常广阔的。别谢我,大家好歹同事一场,举手之劳而已。还有,要尽快,听说他们用人很急,最好明天一早就过去,提我的名字,安排一个好位置没有问题。”
简直是迫不及待要将他赶出公司,夏想强压心中怒火,一扬手中表格,突然问道:“这事要不要提前和李总说一下?”
文扬一愣,脸色僵在当场,心中骂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他身为公司副总,哪里有自己挖自己墙脚的道理,告诉李丁山?不是打他耳光吗?脸色变了一变,又一脸神秘地说道:“事不宜迟,夏想,听我说的没错,先去报了名,将事情定下来再告诉李总也不迟,到时候李总还能拦住你不成?你看公司现在这种状况,我都没有信心,你还天天坐在这里做什么?年轻人谁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我也是看你诚实可靠,才愿意帮你一帮。要是你觉得我多此一举的话,就当我没说过这话。”
夏想一脸愧疚,低下头,用脚尖在地上划了两个圈,才说:“对不起文总,我不懂事,你别怪我。我一定保密,马上去填表,明天就去报道。”
文扬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对,注意保密,这个工作很抢手的,据说月薪1500元。”
1998年时,燕市的平均月薪不过三五百元,1500元绝对是高薪。
夏想一脸诚恳地说道:“多谢文总,我会记住你的帮助的,有空一定请你吃饭。”
等夏想一离开办公室,文扬脸上的微笑立刻消失不见,脸上闪过洋洋得意的神色。一个笨孩子,给他挖一个坑,还当成多大的好处拼了命地向下跳,真要是摔死了,可别怪别人,要怪就怪自己太傻太笨。
不过一想到肖佳的事情,文扬的好心情顿时跑得一干二净。肖佳就象热腾腾新鲜出炉的包子,白白净净,脆生生,又好看又好吃,可惜的是,现在能看不能吃,稍微凑得近一些,就会烫到嘴。文扬左思右想一番,觉得不能这么便宜了肖佳,她在燕市无亲无故,就算他用强,事后扔上几万元,还堵不上她的嘴?
文扬阴沉的脸色露出一丝狞笑。
夏想回到座位上,将表格叠好,贴身放好,见文扬又敲开肖佳的房门,随后肖佳跟随文扬进了他的办公室,刚关上门不久,就听到里面传来两个人激烈地争吵声。
不会是肖佳私刻公章的事情被文扬发现了吧?
凭借手中的表格,还有知道文扬背地里编书一事,让文扬瞒下肖佳私刻公章的事情问题不大,不过真要是这样的话,他手中就没有筹码了。夏想正要起身去看个究竟,贾合从楼上蹬蹬下来,大喊一声:“吵什么吵?要吵去外面吵,不要在这里影响别人。”
贾合一嗓子就让里面偃旗息鼓,片刻之后,文扬一脸铁青从里面出来,气呼呼地摔门而去。肖佳却面不改色从里面走出来,见贾合也在,就没有过来,而是悄悄向夏想笑了一笑,还偷偷做了一个“OK”的姿势。
贾合发现了什么,看了看夏想又看看肖佳,打了个哈哈:“是不是嫌我当电灯泡了?夏想,小心点,肖佳厉害得很,是个不吃亏的主儿。”
肖佳俏脸一冷:“不兴当面说人坏话。”
很快到了下班时候,贾合又给李丁山打了个电话,然后下楼告诉夏想,李丁山在楚风楼等他们。
楚风楼位于朋友大街北段,位于燕市政府2000年以后规划的美食街的中心地带,不过现在这个地段还比较冷清,还没有形成气候,也只有两三家酒店,夏想和贾合赶到的时候正是晚上七点钟,按说正是用餐的黄金时段,不过楚风楼的门口门可罗雀,只停有两三辆车,穿着高高的开叉旗袍的迎宾小姐有气无力地站在门口,抬头看天数星星。
李丁山在二楼雅间,夏想和贾合赶到时,里面只有李丁山一个人正在抽烟。他一脸憔悴,头发乱一团,神情之间全是疲惫,夏想看了却是心中一动,想必昨天他去见高海,不是什么好事。既然是不好的事情,估计是地皮出了问题。
果然一见夏想的面,李丁山开口就问:“李开林要调走的事情,有几分可信?”
李丁山急了,事情没有出现意外的转机,还是按照既定的轨道前进。在夏想的记忆中,李开林调走之后不出半月,地皮的批文就拿到了手。只可惜,李丁山再也没有了资金来源。
“八分!”其实李开林调走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现在分行应该已经开出了调令,只等时机成熟时宣布。李丁山对其中的规章制度不会不知道,只是他关心则乱,想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夏想却想要给李丁山抽出这一根稻草,好让他尽快彻底死心。
“地皮的审批没有通过,高海说要重新提交申请,就算他从中**,尽快提交市长审查,也要一个月之后才有结果。要是李开林在这之前调走,还是要尽早再寻找投资为好。夏想,你还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
夏想看了贾合一眼,贾合正在拿着茶壶给李丁山倒水,眼神中掩饰不住惊讶之色,显然没有想到李丁山会郑重其事征求夏想的意见。在贾合看来,李丁山找夏想来吃饭,不过是想多一个人作陪,却没有想到李丁山是有要事和夏想商量。
“李总,恕我直言,液晶大屏幕项目现在是难关重重,就算能够上马,找到资金,我觉得前景也不太看好,以后说不定还会陷入更大的困境,不如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夏想也不客气,直接说出心中所想,不想给李丁山留一丝希望,因为他明白,李丁山的希望越大,最后就会失望越大。
快刀斩乱麻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智慧。
李丁山仿佛一下子衰老了许多,缩在椅子中,摆摆手说道:“收手?怎么收,怎么放?我现在是无路可退。”
“这里没有外人,我就大胆说一句……”夏想目不转睛地看着贾合,微微一笑,“上次我听贾合说过*潢色小说,李总人脉很广,有个同学还是省里的高官……也许从政是不错的选择,以李总的关系和人脉,一旦进入官场,不出几年,就会是一市之长。”
李丁山的许多事情都是贾合透露的。贾合其实也希望李丁山能够从政,毕竟在政府机关,就算收入低一些,至少他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县委书记身边的红人,就算只是一个司机,也有许多人巴结。贾合家在农村,对权力更加热衷更加向往。不过他境界不到,看不透许多事情,也没有先见之明,对李丁山只是一味地盲从,不会想方设法去影响李丁山的想法。
被夏想眼神暗示,暗示的意思贾合明白,今天机会难得,他也就硬着头皮顺着夏想的话说道:“就是,我也觉得李总有这么好的关系不好好利用,还真是可惜了。我一个战友在老家给一个乡长开车,每个月工资才150元,就牛气得不得了,好象他是多大的官儿一样,每次我回去都要在我面前吹牛……”
李丁山摆摆手,打断贾合的话:“贾合你不要说,听夏想说。朝度跟我说过这件事,由他出面运作,让我去郊县当县委书记。因为我的人事关系一直在团省委,级别和资历都够,他运作起来也不费事,去从政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再说就算当一届县委书记,也有可能几年后就被闲置到一边,弄到一个无关紧要的部门去养老。”
夏想知道李丁山担心的是什么。
**  

Snap Time:2017-02-26 22:39:28  ExecTime: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