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十八章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热泪求票)



“什么事?”听到电话里传来肖佳好听的声音,夏想感到有些意外。
“没事就不能找你……”肖佳的话听起来象是撒娇,好象意识到了自己的语气问题,她又咳嗽一下,“你什么时候回来?”
“没什么事,我今天就不回公司了。”
肖佳的声音有些失落:“也是,你昨天喝多了,好好休息一下吧,挂了!”
莫明其妙的电话,夏想摇摇头,索性不再去想。
回去之后,夏想好好睡了一大觉。第二天一到公司,就被肖佳叫到里间,她咬着嘴唇,眼睛好象要滴出水来,说不出来的妩媚和风情。
夏想吓了一跳:“怎么了肖佳,你感冒了又?”
肖佳气极:“你才有病!什么眼神,没看出来我风情万种,用我纯情的目光,来融化你冰冷的心灵。”
夏想伸手一摸肖佳额头:“没发烧,是不是吃什么不消化的东西了?怎么这么吓人!”
肖佳怒极反笑:“好了,怕了你了,不来了。我就明说了,你是不是不打算和我一起编书?”
夏想嘻嘻一笑,也不再和肖佳胡闹:“我最近有点事情,没时间。”
肖佳神色一黯:“算了,不勉强你。有钱不赚是你的错,反正以后别怪我就行。那我求你一件事,成不?”
肖佳今天特意精心打扮了一下,米黄色的连衣裙,正好盖住膝盖,细腰之上一条紫色的丝带一系,既好看又不失动感,脚上一双绿色凉鞋,十个脚指甲抹得又红又艳,衬托得美足更加洁白动人。更妙的是,脚踝之上系一条红绳,红绳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银铃,格外令人赏心悦目。
青春洋溢的脸上薄薄施了一层粉,挺翘的小鼻子骄傲而自信,紧抿的小嘴微微上扬,五官精致得如同画中人。尤其是她长长的睫毛,闪动之间就如洋娃娃一样可爱,动人心弦又令人浮想联翩。差不多认识肖佳有多半年了,夏想还是为她的漂亮暗暗叫了一声好,有些女人真是天生丽质,肖佳只需要当前一站,不用做出任何动作,只要眼睛眨上几眨,就会令无数人为之痴迷。
再看她**的脖颈和中等规模的**,夏想感慨,唯一可惜的是,肖佳一举一动之间,过于媚人了一些,不管和谁说话,总让人感觉她在故意引诱对方一样。这样一个绝世红颜,还好一毕业就来了公司,还好公司比较小,人际关系简单一些,要是放到外面,不定会惹出什么乱子。
“有事尽管说,我尽力而为。”夏想按捺住心中胡思乱想的念头,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找你借一点钱。”肖佳眼睛亮亮的,**也挺得高高的,不知道兴奋什么。
“要多少?”夏想目光在某个高耸的部位停留了三秒钟,就又移开了目光。他知道他现在惹不起任何事,包括情事。
“有一千借一千,有一万借一万,你有多少?”肖佳吃吃地笑,一点也不客气。
夏想想了一想,他不是一个爱花钱的人,不过收入不高,也攒不下多少钱。幸好毕业时手中有父亲给他的一万元还没有动,本来是想给曹局长送礼用的,结果曹局长说什么也没有收下,他就存了下来。
1998时大学生毕业要将人事关系留在燕市,还必须走分配的手续,夏想没有找到接受单位,正好远在单城市的父亲有一个同事叫曹永旺,是燕省城建局局长曹永国的弟弟,父亲就托了曹永旺的关系,找到了曹永国。曹永国身为省局局长,厅级干部,或许是因为亲弟弟的原因,没有丝毫架子,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不久曹永国就亲自到省三建跑了一趟,将夏想的人事关系安排在了三建,虽然不久之后,夏想就从三建调到了公司,但夏想对*潢色小说曹永国一直心存感激,毕竟没有曹永国的出手相助,他不可能将人事关系和户口都留在燕市,在他毕业之前,听人说要留在省城,光一个户口就要花三万元。曹永国可是出手之间,就帮他解决了户口和工作。
后世的他远离官场,一直觉得身份和曹永国悬殊太大,除了一开始去到他家中送过一些水果和烟酒之外,以后就断了联系。
不过他一直关注着曹永国的仕途,高成松上台不久,曹永国就从城建局被调到省测绘局当局长。城建局虽然上面还有建委主管,但对全省近百家建筑公司也有领导权,而省测绘局是无腿的单位,各地市没有下属机构,权力大大地缩水。看似平调,其实是被贬到了不重要的部门。
最终曹永国在测绘局局长的位子上离休,没有在仕途上更进一步。
一下子想到后世的事情,夏想就有些出神,肖佳伸出纤纤素手,轻轻揪住他的耳朵,揉了几下,笑道:“乖,揪揪耳朵,不掉魂。”
夏想啼笑皆非,伸手推开肖佳:“我不是小孩,用不着你哄。我只有一万元,都借你。”
肖佳高兴地跳了起来,伸手从桌子上拿过一张纸,刷刷上写了几笔,交给了夏想:“给你欠条,可要收好了,丢失不补,一旦丢了,后果自负,别怪我欠帐不还。”
夏想一看欠条,原来她早就事先写好并且签好了名字,就等他说出数目,填写金额就成。敢情肖佳早就算好了他一定会借她钱,不管多少肯定会有。
收好欠条,夏想说道:“你等着,我给你取钱去。”
取出钱,又回到公司交给肖佳,拒绝了肖侍要请他吃饭的建议。夏想见文扬不在,贾合又陪李丁山一起去了京城,公司里原来就他和肖佳两个人。肖佳一个人在里间呆了一会儿,然后出来后向夏想说道:“代我向李总请两天假,我回老家一趟。你也别在公司呆着了,反正也没什么事。”
肖佳一走,夏想就给曹永国打了一个电话,问了好,就说要前去看望他。曹永国也不打官腔,说他这几天要下去视察,让他周六再给他打电话,到时可以直接到家中找他。
三天后,李丁山还没有从京城回来,打来一个电话,说是可能要到下周一回来。这几天一直是夏想一个人在公司,滕强自从上一次被他呛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文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也没有露面。
周六上午,夏想给曹永国打了电话,没想到曹永国还记得他打电话的事情,说他在家中休息,让夏想直接到家中找他。夏想放下电话,立刻到外面买了一些时令水果,他记得曹永国最爱喝剑南春,就又买了一瓶剑南春,骑上自行车前往建委宿舍。
曹永国级别不低,不过一直在建设部门任职,房子也是建委分的,没有住在位于青水街的著名省委小区,而是住在海鲜街上。
建委宿舍房子盖得不错,毕竟是给自己盖楼,用的都是真材实料。从外面看就象普通的住宅楼,但只要进到里面才会发现,原来里面别有洞天,都是跃层。建委宿舍占地不大,一共也就30亩的样子,小区只有五六栋楼,都是标准的一梯两户的户型,不过每户面积都有200多平米。
房子是不错,不过居住环境却有点差。海鲜街以卖海鲜出名,两侧摆满了各种卖海鲜水产的摊子,叫卖声还价声乱成一团。夏想不无恶趣味地想,估计住在建委宿舍的领导们都喜欢吃海鲜,吵是吵了点,但买海鲜太方便了,一时兴趣所致,几分钟就能买到想吃的水产品。
曹永国住在三楼,是最好的楼层。有句顺口溜不是说:“一楼二楼,老弱病残。三楼四楼,有职有权。五楼六楼,傻冒青年……”
开门的是曹永国的女儿曹殊黧。
曹殊黧比夏想小几岁,现在大一,正好和夏想一所大学,算是校友。上一世夏想来曹永国家中几次,只见了过曹殊黧一次,却没有见过曹永国的儿子曹殊君。曹殊君是曹殊黧的弟弟,在夏想的印象,他考上了军械学院。
曹殊黧个子挺高,夏想一米七五的个头,不比她高出多少。因为夏天在家的缘故,曹殊黧只穿了件贴身背心,胸前两个突起十分明显,显然没有穿**。**只穿了一条居家短裤,露出健康青春的**,白里透红,闪耀着青春特有的光泽。
她的头发短得象男生,细长脸,是一种精练清丽的漂亮。
曹殊黧还记得夏想,因为她一进建筑学院,就听说过夏想的事迹。因为学建筑的夏想写的一手好文章,担任过学校的文学社社长,也算当年名动校园的人物。所以夏想只来过一次,她就记住了他的名字。
“夏想来了……”曹殊黧象个得了红萝卜的小白兔,一下子跳到屋里,大**门,“快进来,外面热。”
一转身,可以看到短裤被浑圆的**部撑得紧绷绷的呼之欲出,跳跃之间,**的美腿匀称有力,让人呼吸为之一窒。
**  

Snap Time:2017-02-19 19:59:00  ExecTime:0.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