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二十一章 曹殊黧的别样心思



和一个人接近,融入他的家庭是最好的方法。
吃饭的时候,夏想坐在曹殊黧和王之芬的中间,正和曹殊君正对面。曹殊君只顾低头吃饭,偶而看夏想一眼,也是眼神之中写满疑问。一直到吃完饭,除了曹永国让夏想不要客气之外,其他人都不没有说话,可见曹永国治家甚严,恪守“食不言”的古训。
饭后,夏想想要帮忙收拾碗筷,被曹永国制止,他挥手说道:“让你伯母和黧儿忙活就行了,男人不用动手做这些事情。”
夏想记得曹永国好象也是建筑学院毕业,不想还是一个骨子非常传统的人,遵循“君子远庖厨”的信条。
饭后,夏想陪曹永国聊了一会儿天,就提出告辞,却被曹殊黧拦住,她笑**地向前挽住曹永国的胳膊,说道:“爸,我的假期作业是设计一份超市的图纸,正好夏想来了,我想让他下午陪我去一趟工地,实地学习一下。”
曹永国架不住曹殊黧的粘缠,就看着夏想说道:“这个问题你应该问夏想,要看他有没有时间?”
曹殊君一听这话,顿时一脸好奇地看了夏想几眼,惊讶地说道:“你挺行,有戏。以前那些追我姐的男生,要么过不了我姐这关,要么过不了我爸这关。你是头一个连过两关的人,看不出来你还有点本事。不过也别太得意了,要想当上我的姐夫,最后还得过我一关!”
曹殊黧满脸通红,抬脚就踢曹殊君:“你滚远一点,小心我收拾你。”
夏想很坦诚地笑:“正好我认识一个朋友正在建一家超市,可以一起去看看。对你的作业我没有保证,但对你的人身安全,我会负责到底。”
这话,也是说给曹永国听的。
曹永国拿过电话,边拨号边说:“黧儿你记得别欺负夏想,夏想,你也别太让着她了,别让她乱跑,这丫头,野着呢……我让司机送你们去。”
曹永国安排司机跟着,一是方便他们出行,二是也多少有监视的意思,毕竟宝贝女儿跟着他,不放心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夏想还是心中暗暗激动,今天不但和曹永国相谈甚欢,还破例被他留在家中吃饭,虽然也有曹殊君不和谐的插曲,但一家四口人,至少有三个人对他印象良好,尤其是曹殊黧借故和他一起出来,不管这个活泼的小女孩是什么心思,单是这份信任,就让他心中欣喜不已。
可以说,他已经成功地打开了曹永国家中的大门。
夏想和曹殊黧走后,曹殊君不屑地说道:“爸,你怎么让我姐跟他出去了?那个穷小子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我姐和他在一起,多丢份。”
曹永国没好气地训道:“胡说什么?你姐和夏想正常来往,你不要胡乱编排。一边去……”
曹殊君不怕曹永国,无谓地笑笑:“反正我还指望我姐嫁给高官,或是豪门,这样等老爸退了下来,我也好有个厉害的姐夫照应。”
王于芬笑骂:“瞧你那点出息?怎么不想想靠自己的本事?”
曹殊君转身回了房间:“靠自己多累人呀?有个好爸爸少奋斗20年,再有好姐夫又少奋斗20年,这一辈就轻松地幸福了。”
曹永国和王于芬相视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王于芬一边将沙发收拾整洁,一边抬头看了曹永国一眼:“没看出来,夏想这孩子还真不错,我看黧儿也挺愿意和他在一起。”
“年轻人在一起有什么,就是好奇和好感罢了。夏想人是不错,不过就是没有出身,他对黧儿没有想法也就算了,真要有想法,就得让他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可能的。”
“我说老曹,你怎么这么势利?”王于芬心思简单一些,认为只要女儿喜欢就可以,她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情投意合最重要,其他的都可以以后再说,“当年你也不是一个穷小子,我当时看上你,还不看你顺眼懂事?黧儿的事儿,你别勉强,让她自己选择。”
“不行!”曹永国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以前受了许多苦,就不能再让孩子们受累。黧儿的婚姻她不能自己做主,必须由我来替她选一个各方面都配得上她的人!”
话虽说这么说,不过曹永国内心深处的想法却没有说出来,他之所以答应曹殊黧和夏想一起出去,自然有他更深一层的考虑,不过时机还太成熟,不足为外人道。
曹永国的车是一辆奥迪,司机李洁夫年约35岁,话不多,接了夏想和曹殊黧,问了地点,就只顾安静地开车。曹殊黧和夏想并排坐在后座,她穿了一条米黄色的半长裙,上身是收腰小衣,显得又青春又**。因为说上工地,脚上是一双白色旅游鞋,长长的袜子紧紧裹在圆润的小腿上,让夏想有些收不回眼睛。
如果说肖佳的美是如花的话,曹殊黧的漂*潢色小说亮就是似玉,如玉的纯洁,如玉的清澈。她的眼睛如清泉,青春的容颜清丽**俗,再加上短短的头精炼秀丽,恰如一朵迎风怒放的山茶花。
曹殊黧拿着一只笔,在一个笔记本上又写又画,忽然抬起头问夏想:“夏想,你的女朋友漂不漂亮?”
夏想没想到曹殊黧沉默半天,一开口就问了一个难题,就说:“前女友还算漂亮,下一任女友还不知道。”
“怎么分手了?”曹殊黧咬住笔头,她的两颗门牙比其他牙齿稍大一些,显得既突出重点,又整齐划一,别有韵味。
“毕业时没分到一起,天各一方,距离产生了感情危机,自然而然就分手了。”夏想不想多谈杨贝的事情,他曾经以为杨贝会等他三年,不想只过了半年她就提出了分手。
“分了也好……”曹殊黧直视夏想的两眼,眼神中有一些跳动的神采,“是她没有远见,是她没有福气,别丧气夏想,你一定能找一个比她强上百倍的女朋友,比她漂亮比她温柔比她可爱……”
见夏想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曹殊黧小心翼翼地问道:“是不是还挺伤心的?”
夏想见她一副好奇加猎奇的表情,笑了:“小孩子家家,不该问的别乱问。再说事情都过去了,男子汉,拿得起放得下,谁还总想着过去的事不放?”
“谁小了?我都20岁了,早就是成年人了,你不过比我大了三岁,还在我面前装大人?不告诉我就算了,我也能自己谈恋爱,自己去感受,不稀罕你。”曹殊黧语气半是气愤,半是撒娇。
李洁夫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夏想从曹殊黧手中抢过笔记本,看了一眼,问道:“殊黧,你学的是什么专业?”
“呀……”曹殊黧受惊一样惊叫起来,一把从夏想手中飞快抢回笔记本,“你怎么乱翻女孩子的东西?真没有礼貌。”
曹殊黧的惊叫惹得李洁夫一点刹车,汽车猛地一顿,又随即平顺地行进,显然他也意识到了只是男生女生之间的夸张地惊呼,并非是有什么紧急情况,不由自嘲地摇了摇头。
夏想伸手拍了拍李洁夫的肩膀:“不好意思,李大哥,让你分心了。”
李洁夫从后视镜中对夏想笑了一笑:“没关系,是我太紧张了,没反应过来。”心里却想这个年轻人是谁呀,说话彬彬有礼,难怪会讨曹殊黧喜欢。
夏想刚才是无意识地动作,没有想到曹殊黧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也根本没有看清本子上写些什么,不过看曹殊黧一脸绯红,心里猜测可能是她的日记本,写着一些私密的事情,也就歉意地笑了笑:“说实话,一个字都没有看清,你大可以放心了。”
“放心什么?哼,反正上面也没有什么**,更没有写你……”曹殊黧不打自招,脸庞更红了,索性扭过脸去看向窗外,又怕夏想多想,就又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也没写你什么了,就是从你身上找到一些优点,我先记录下来,以后找男朋友也好以你当个准绳,争取找一个比你强一百倍的男朋友。”
“我的优点是零,乘以一百还是零,你找一个没有优点的男朋友还是很容易的……”夏想故意笑话曹殊黧。
曹殊黧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不用非要用贬低自己的方式,来咒我找不到幸福吧?太坏了你。”
不多时来到佳家超市的工地上,夏想让李洁夫把车停在工地外面,因为为了安全起见,工地一般不让外单位车辆入内。李洁夫摆摆手说不用,然后用手一指副驾驶前面的几张通行证,其中一张是燕省城建局的通行证,又指了指工地上竖立的施工进度公告栏,笑道:“是二建施工的,局里的下属单位。”
夏想哑然失笑,怎么忘了这一茬,这可是省城建局局长的车,全省建筑公司谁不买帐?
PS:多谢兄弟们的支持,非常感谢。现在每天两更,每更3000字,比起其他的2K党就算三更了。老何现在每天都在努力码字,争取多存一些稿,会不定时加更的,请朋友们放心,继续票票支持。
**  

Snap Time:2017-02-26 22:39:15  ExecTime: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