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二十三章 一抱的风情和一瞥的走光



PS:多谢各位朋友的大力支持,虽然还没有上榜,不过为了感谢大家的热情,何常在说到做到,先加更回报大家。下去码字了,凌晨前还有一更!
超市不象其他楼房,一般也就是两三层,基本上是框架结构,施工起来也不复杂,主要是造价高,全靠水泥和钢筋浇筑。佳家超市一共三层,现在二层已经封顶,正在架设三层的骨架,因为李红江下令停工,所以工人们三三俩俩地聚在一起,坐在阴凉地聊天。
曹殊黧想要到二层实地观察,还想爬脚手架上去,被夏想坚决制止:“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穿的是裙子,能站在脚手架上吗?”
曹殊黧没想明白:“为什么不能?”
“脚手架不比楼梯,下面可以看透上面,穿裙子站在上面……”夏想不好意思说得太直白,要不听起来就象调戏曹殊黧一样。
也不知道曹殊黧明白没有,反正她俏脸微微一红,左右看了几眼,小声说道:“工人都不在这边,我先上楼,你在楼下帮我把风……”
防小人不防君子,说来还把他当成君子了?夏想不知道是该庆幸曹殊黧对他的信任,还是该尴尬曹殊黧对他也是身为男人的忽视?总之不被一位美女有防范意识,也不算一件坏事是不是?夏想就转头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工人们都离得远远的,没有人近前来阻止他们,或许在他们看来,只要能进得了工地大门,就不定是哪里来的领导,都可以管得住他们,所以也没人前来主动找骂。
“好了,我都上来了,你别装模作样地东张西望了,快*潢色小说上来吧!”曹殊黧在楼顶上冲夏想得意地挥着小手,一只手还紧紧按住裙子,好象唯恐怕走了光一样。
要看刚才早看了,现在才假装紧紧抓住裙子不放,小丫头也有些意思,夏想暗笑,三下两下就从简易楼梯上到了二楼楼顶,对曹殊黧说道:“非要跑到楼上来,你也不怕晒黑?”
虽然是下午两三点的光景,但六月的阳光热力非凡,直刺人眼。楼顶之上又无处遮挡,两个人都站在阳光之下,片刻就感觉酷热难耐。
夏想离曹殊黧不过咫尺,迎着阳光,正好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脸上、脖颈之上细细的绒毛,更显得她的皮肤吹弹可破,白嫩过人。一股淡淡的香气伴随着热气从她身上传来,犹如深谷幽兰的清香,更让人觉得眼前的女子清丽如山茶,美丽如月光。
夏想一时看得有些愣神,没注意到脚下突出的钢筋,绊了一下,身子一歪,直直朝前冲去,双手一伸,想要扶住什么,却一把将曹殊黧抱在怀中,收势不住,又带动她向前走了两步,眼见两个人就要一起摔倒,幸好旁边正好有一个钢筋柱,他伸手抓住,才止住了前冲的力量。
不过另一手却绕到曹殊黧背后,紧紧抱住她,将她死死地揽在他的怀中。
曹殊黧先是轻轻地“呀”了一声,随后一脸慌张,不过不象夏想一样去抓住旁边的东西,而是双手用力地搂住夏想,将整个身子都紧密无间地贴在夏想怀中,仿佛只要抱紧了他就不会有事一样。因为过于用力的缘故,她胸前的两个活泼的小白兔被挤压变形,彻底融化在夏想的胸前,几乎瘫软成了一团面团。
夏想暗叫一声好险,定了定神,感到胸前弹性惊人,又见曹殊黧如同受到惊吓的婴儿,双手从他腰间环绕,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勒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夏天的衣物薄,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怀中的身子从上到下都散发着火辣辣的热力,穿透两层衣衫,直透到夏想的身上,感觉好象两个人**相对一样。
曹殊黧紧闭眼睛,长长的睫毛还不停地抖动,也不知是因为惊慌还是激动。两个人很暧昧地抱在一起,曹殊黧正好和夏想的鼻子一样高,他一低头,从她的脖颈后面一眼就看到了腰间,后背一片光洁细腻,就如一片洁白的沙滩,光滑喜人,让人流连忘返。
男人的**被挑动多半是因为视觉和触觉,看和摸最容易情动,现在的夏想,不但看到,还有美女在怀,同时鼻子之中又有曹殊黧的体香袭来,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如果没有正常的生理反应反而就不是正常情况了,他猛然感觉从小腹之中传来一阵躁动,紧接着就有了反应。
抱得这么紧,离得这么近,一有反应就会被曹殊黧发现,夏想暗骂自己控制不住下半身,这是什么地方,不说下面还有百十名工人,就是不远处的办公室之内,也有曹局长的司机李洁夫随时睁大了眼睛,要将他的一举一动报告给曹局长。
他轻轻一推怀中的曹殊黧,却见小丫头动也不动,脖子之间泛起了一片羞红。夏想无奈,害羞也得分开,总这样抱着怎么成?他轻轻拍了拍曹殊黧的后背,小声说道:“现在是夏天,天气太热了,等冬天的时候两个人抱在一起取暖才叫浪漫,现在吗,就叫烧包……”
曹殊黧“噗哧”一声乐了,一把推开夏想,笑骂:“我没抱你,当时情况紧急,就是一根柱子我也要抱上,省得摔倒得多疼呀。你记清楚了,我刚才抱了一根柱子,听见没有?别乱说别乱想也别有别的想法,否则的话,哼哼,我要你好看。”
曹殊黧的威胁毫无威力,相反给人的感觉好象故意撒娇一样,夏想见她嘴硬,就打趣道:“好象刚才我才是被动的一方,要说乱说乱想,你应该是你才对。不承认你借助我的力量没有摔倒就算了,还污赖好人就不好了。”
曹殊黧美目圆睁:“明明是你刚才不小心绊了一下,要摔倒的时候,幸亏我挡了你一下,要不你现在肯定摔得满地打滚……救命之恩你不思回报,还敢颠倒黑白,早知道就不管你了,让你摔得鼻青脸肿才好玩!”
“那我站稳之后,半天了你还紧抱着我不放,是什么意思?”曹殊黧眉眼之间有说不出来的可爱,夏想情不自**想要逗她一逗。
“你还好意思说?你先抱的我,把我吓得魂都飞了,我借你的怀抱休息一下,有什么不可以?再说了,一个男人还这么小气,斤斤计较,真过份。”曹殊黧气鼓鼓的样子就象丢了玩具的小朋友。
夏想笑了:“好了好了,怕了你了,要是你觉得我的怀抱温暖厚实,可以依靠的话,随时欢迎你投怀送抱。”
“这还差不多……”曹殊黧自以为打败了夏想,脸上得意的笑容还没有消失,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对,惊叫一声,“好呀夏想,你敢说我坏话,敢污蔑我的清白?是你主动抱我的好不好,我什么时候对你投怀送抱了?你……”
两个人打闹几句,彼此之间的生疏感荡然无存,就连多了12年经历的夏想也不由暗中感叹,年轻真好,更不用说心思单纯的曹殊黧,不多时就被夏想逗得眉开眼笑,手中拿着笔记本,在楼顶上穿梭,微风吹拂,裙裾飘扬,就如一只飞来飞去的花蝴蝶。
大概画了一副简单的施工图,曹殊黧合上本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的工作做完了,现在下楼,阳光太大了,再多呆一会儿非晒黑了不可,就不好看了。”
夏想抢先一步下楼,然后站在楼梯一旁,防止工人意外出现,也是为了提防意外事故。曹殊黧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扶着楼梯,冲夏想喊:“喂喂,说你呢,别偷看,听到没有?”
夏想严肃地点点头:“你放心,我对**没兴趣!”
曹殊黧气极:“夏想,你别欺人太甚。你看清楚了,我身上哪一处部位没有**成熟,哪个地方长得不完美?**,亏你说得出口,我哪里长得象**了?”
夏想一时语塞,曹殊黧的话说得太有杀伤力了,他可不敢接招。
曹殊黧下了几步,没有听到夏想回答,就扭头去看,一不小心手上一滑,吓得她大叫一声,双手紧紧抓紧楼梯,不敢再动上一步。夏想一步向前,抬头问道:“有事没有,要不要我接你一下?”
入眼之处,先是一双**笔直的双腿,匀称对称,没有一丝瑕疵。小腿圆润,**肉感而且充满了健康的美感,**之上,是翘挺浑圆的**部,包裹在纯白的细棉**之中,夏想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曹殊黧的**之上,还绣着一个毛绒绒的卡通兔,卡通兔两个大耳朵支起,一左一右正好分布在两个**瓣之上。
终于还是**了,夏想心里突然浮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还好**是便宜了他的眼睛!他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移开眼睛,见曹殊黧已经一步步稳稳地下了楼梯,就伸出一只手去接她。
曹殊黧拍拍手,直接无视夏想的殷勤,眼睛转了几转,笑着说道:“我的工作做完了,走,该去见你的同学了。我倒要看看,是你的眼光好,还是他的眼光高。”
**  

Snap Time:2017-01-21 18:54:28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