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二十五章 满意的结果和意外威胁



(请大家继续支持何常在,位置十分危险,需要票票的火力支援!)
曹殊黧话一出口,让夏想暗暗称奇,这小丫头好生厉害,年纪不大,心思转得挺快。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毕竟她是在高官之家长大,见多了人情来往,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总能看到事情的关键之处。
李红江工作能力是有的,除了喜欢过于热衷升官之外,也没有太多的毛病。痴迷于升官的人都心思重,凡事喜欢多想,所以他一听曹殊黧随口一问,又惊又喜,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摆出一副向领导汇报工作的姿态,随即一想又醒悟过来,讪讪地又坐了回去,搓搓手说道:“出了一点小小的质量问题,我勒令他们停工整顿。百年大计,质量第一,不能有丝毫的马虎。不过估计现在他们已经发现了原因,我马上就让他们开工,加快施工进度。”
曹殊黧笑了一笑,又问夏想:“工地开工后,我们要不要再上去看一看?”
夏想摇头:“就不麻烦李经理了,我们一会儿就回去。对了李红理,殊黧只是随口一问,你别放在心上,不用急着开工,工期重要,但质量才是重中之重。”
“对,对。”李红江满脸开花,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小夏果然是高材生,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
曹殊黧抬手看看表,又看了看外面:“夏想,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要不爸爸会不高兴的。他这个人,事无巨细都爱操心,什么事都记得清清楚楚,又死板,说让我五点回家,要是晚了一分钟,他就会批评我不守时。”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李红江好象得了什么暗示一样,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我马上亲自去监督他们开工,不能耽误了工期。”
冯旭光和夏想送到门口,见李红江着火一样一路小跑跑向工地,二人相视一笑。
夏想示意冯旭光走开几步,离办公室一段距离之后,他看到工地之上的人员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就来到一处阴凉地,蹲了下来,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纸,交给冯旭光:“冯总一定认为我以前说的帮你解决眼前困难的方法,就是拿曹局长的面子压李红江开工?”
冯旭光没想到夏想直接说了出来,不由一愣:“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你帮了我,百分之十的股份我一定会转让给你。我说话算话。”
“好,爽快。”夏想看得出来冯旭光神色之间有一丝不快,他能理解冯旭光对他的轻视,也没打算绕弯子,冯旭光是个可交的朋友,以后也许借助他的地方有很多,交友贵在知心,尤其是现在他还没有发展壮大之时,他轻轻点了点冯旭光手中的纸,“刚才的事情,算是额外的赠送,我说的价值百分之十股份的办法,就在这张纸上。”
冯旭光将信将疑地仔细看了起来,只看了几眼,脸上就堆满了凝重,慢慢地又舒展开来,看到最后忽然一拍**,喜笑颜开地说道:“我说第一次见到老弟,就觉得你自信满满,不象吃软饭的人。说实话,刚才的事我确实有点看不起老弟你,现在才知道原来这才是你的手笔……这事,我看有八成的把握。”
他一把抱住夏想的肩膀,亲热地说道:“怎么样老弟,来我这里当一个副总?听说你是学建筑的,怎么还这么有经济头脑,不简单,年纪轻轻,比我眼光还毒还准。”
夏想被冯旭光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也为他的直爽感到高兴,心知这个朋友他算是交上了,说道:“冯总……”
“还叫什么冯总,不嫌弃我的话,叫我一声老哥,我就托大叫你老弟!”冯旭光将手中的纸又看了一遍,如获至宝,“高,实在是高,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好办法?值,百分之十的股份真值。再有刚才的事情,老哥我也不能亏待你,说实话兄弟,公司我占百分之七十二的股分,我给你百分之十二,怎么样?”
夏想摇头,一脸淡然:“我说了,刚才的事情不算我的功劳,你非要感谢的话,就记到曹局长的头上,记得他的好。我只要百分之十就可以了!”
见夏想一脸坚决,冯旭光知道他心意已定,就使劲点点头说:“这个情我记下了!”
夏想给冯旭光所出的主意放到几年后也不新鲜,几年后超市迅猛发展,掌握了终端市场,就等于掌握了厂家的命脉,所有超市的货物都是厂家先铺货过来,然后超市再收取占地费,再加上合理的利润,牢牢控制了主动权。但是在刚刚起步时,许多超市还没有这种意识,所以在招商的时候就硬气不起来。
夏想就是让冯旭光将超市之中最好的几个大区的位置,比如说生鲜区、水果区、蔬菜区等等,标价出售一年的使用权,先到者先得。在一家超市中,位置的好坏直接决定销量的多少,决定厂家的出货量和利润。提前预售价格低一些,但只有一年的使用权,而且可以提前回笼资金,所以也不失为一个双赢的办法。
作为日后燕市最大的超市连锁的老总,夏想相信冯旭光有这个超前的眼光,他不过是因为见识局限的原因,没有想到而已。果然一经点透,冯旭光就明白了其中的诀窍,具体如何操作如何和商家谈判,以冯旭光的能力自然不在话下,就不是夏想所用操心的事情。
告别冯旭光,夏想谢绝了李红江的热情挽留,在李红江一脸失望中和曹殊黧一起坐上了奥迪车。曹殊黧一上车就偷偷地对夏想说:“怎么样,我今天的表现还算出彩吧?”
夏想由衷地夸道:“非常出人意料,比我想象中好了太多。对了,你刚才为什么问李红江工地上的事情?”
夏想自然不会认为,曹殊黧只是随口一问,肯定是看出了什么。
曹殊黧一只手支在车门上,托住头,歪到一边看着夏想:“我就是觉得天气这么好,为什么非要停工?因为好奇所以就问了一问,没想到那个李经理还挺负责,真能听得进去意见,从善如流,真不错。”
夏想仔细地打量曹殊黧,想从她脸上发现她是不是在故意假装,看了几眼,也不知道她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子红了,扭*潢色小说过脸去不敢直视他。夏想只好摇头,真是一个聪明的小丫头,明明在故意帮他,还装成不知道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夏想心中深处被轻轻地触动了一下。
车到山中路和朋友街的交叉口,夏想让李洁夫停车,他要从这里回公司。不忘冲李洁夫说了几句客套话,刚一下车,发现曹殊黧也跟了出来。
她伸出小手,递过圆珠笔:“呼机号写给我,我过几天有事要请你帮忙。”
夏想瞥了一眼她另一只手上的笔记本:“不是有笔记本吗,为什么要写手上?”
曹殊黧抬脚踢了他一下:“让你写你就写!”
曹殊黧的小手潮潮的,抓在手中柔软滑腻,夏想在她手心划来划去,写了半天才写好,将笔还给她问道:“有什么好事找我,能不能提前透露一点,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不说,就让你猜。”曹殊黧声音忽然低了下来,两只脚在地上局促不安地原地划圈,“要不,要不晚上也到我家吃饭,我还有问题想请教你。”
夏想可不敢再上门,曹永国让他陪着曹殊黧已经是很大的信任,他不能得寸进尺,晚上再去曹家的话,就是不识趣就会惹人嫌了,毕竟和曹家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平等交往的程度。
婉拒了曹殊黧的要求,正要挥手说再见,曹殊黧突然俯身过来,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只要我打你传呼,限你三分钟之内回话,否则的话,我就告诉我爸爸,你偷看我裙子里面!”
直到奥迪车走远,夏想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一脸苦笑。曹殊黧还真是古怪精灵的小丫头,原来她什么都清楚什么都明白,以后再和她来往可要小心,千万不能小瞧了她,不定什么时候被她算计了都不知道。
**  

Snap Time:2017-12-17 17:51:53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