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二十九章 与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初次会面



李丁山看着夏想下楼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
夏想稳重老成,虽然年轻,但做事沉稳,一心为他运作,又不失恭谨和谨慎,让他实在挑不出毛病。要说非要挑剔一点放大他的缺点的话,让李丁山唯一感到不足的是,夏想的处事和应变能力,过于老成持重,简直就如一个在官场沉浮多年的老人,哪里象一名20多岁正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不过这个缺点也可以当成优点来看,真正投身到官场之中,反而更有优势。李丁山甚至有些庆幸有夏想跟在他的身边,不但及时发现了李开林隐瞒调走的真相,让得以他从公司的泥淖之中及时抽身,还能说出远离省城到偏僻穷县任职的想法,以躲避高成松的锋芒,这么成熟而具有政治智慧的策略怎么可能出自一个仅仅23岁的年轻人之口?
就连宋朝度听了这个想法,也是大加赞赏,认为此法可行,现在是非常时刻,合理的退让是政治上成熟的表现。宋朝度甚至也动了要见一见夏想的念头,李丁山急忙推诿过去,他唯恐宋朝度一见之下,就会向他开口提出让夏想过去帮他,以眼下的局势,李丁山可不想让夏想离开他的身边——贾合当当司机还可以,却没有半点政治头脑,不堪大用,文扬又不可信,他只身一人下去,身边没有得利的助手,就太凄凉了。真要找一个可当大用又值得信任之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丁山决定短时间内不让宋朝度和夏想见面,要将夏想牢牢掌握在他的手中,为他所用。不过让他见见高海还是可以的,他以后不能常来省城,到时省城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夏想直接和高海会面。
夏想并没有立刻将批文交给文扬,反正晾他一晾也没什么。他回到座*潢色小说位上,出神地望向窗外,几天功夫,窗外的葡萄已经由米粒大小成长为枸杞大小,一粒粒挂满枝头,甚是喜人。
葡萄……是杨贝最爱吃的水果,同时她也长着一双象葡萄一样的眼睛,眨动之间,滴溜溜转个不停,一笑起来双眼就弯成月牙,再加上圆圆的脸蛋无比可爱喜人,长得酷似韩国影星张娜拉,一上大学就吸引了夏想的目光。经过一番追逐,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众多的追求者中**颖而出,成功抱得美人归。
现在再想起杨贝,夏想还是心中隐隐作痛,因为分手之时,杨贝信誓旦旦地告诉他她要等他三年,夏想也发誓奋斗三年,打下一片江山之后,再将她从坝县接回,然后在燕市成家立业。可惜昨日誓言犹在耳边,佳人已经投入他人怀抱,只留下一句轻飘飘的再见。
第一场恋爱夏想几乎投入了全部的感情,曾经以为可以天长地久,谁料想只不过分开半年,曾经的爱情就敌不过180天的光阴和500多公里的距离,尽管他多了12年的经历,不过他还是不愿意面对和杨贝的分手。
更没有料到的是,他将要随同李丁山一起前往坝县,前往杨贝的家乡坝县。经历一个12年的轮回,再次重生之后,经过一番努力改变了命运,难道还要不可避免地和杨贝见面?
突然响起的呼机的“嘀嘀声”惊醒了夏想,他摇摇头驱赶走脑中的胡思乱想,发现是冯旭光呼他。
回过电话一问,不出所料,是关于文扬打电话的事情。冯旭光也没有多说,只是让他不要在意文扬的态度:“过了,他和我以前就是同事,今天的话他说得过了,别说咱们哥俩现在关系密切,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也不会因为他一句话就解雇我的员工,朋友相交也要有个界限……对了夏想,我给你买了个手机,你要没空的话,我派人给你送去。没手机太不方便了,别说什么客气话,生分了就显得疏远了……”
要是冯旭光大骂文扬一通,反而会让夏想看轻,结果冯旭光只是轻描淡写将这事揭了过去,既表示了立场,又送他一部手机来说明两个人之间关系的亲近,这种说话办事的水平和文扬相比,高下立判。
九八年时,一部手机少说也要三四千元,算是一份不轻的礼。不过夏想也没有多想,不说他给冯旭光的策划,就是凭曹殊黧狐假虎威让李红江立马开工一事,冯旭光要是没有有所表示,才显得他不会做人。
手机他就得了就行了,反正以后还有回报曹永国的时候。不管是后世,还是重生之后,夏想对曹永国都怀有深深的感激,正是因为曹永国的帮忙,他才得以留在省城燕市,而曹永国甚至没有收礼。
……基本上每个城市都会有一家国际大酒店,晚上和高海的会餐就定在国际大酒店十楼的静心阁雅间。夏想本来以为只有高海一人,不想高海还另外带了一名客人。
高海长得又矮又胖,和李丁山站在一起,足足矮了一头,或许是因为和李丁山太熟的缘故,他脸上的笑容倒也有几分真切,握住夏想的手说道:“夏想,不错的名字,听丁山说人也不错,好,年轻有为。”
因为是私人场合,贾合也入座作陪。高海的朋友一看就是南方人,个子倒是不低,就是脸型偏瘦,显得鼻子和眼睛都小,透露着一股子冷峻的精明。经介绍得知,他叫楚子高,是楚风楼的老板。
众人坐定之后,楚子高忙前忙后,又是发烟,又是小意殷勤地问每个人的喜好,夏想看了出来,原来楚子高是埋单的人,想想也对,李丁山好歹也是国家级报社驻燕省的记者站站长,高海是堂堂的市政府副秘书长,他两个人吃饭,总会有人主动前来埋单。
李丁山和高海说说笑笑,说一些以前的趣事,夏想等人只有听着,贾合自知身份,坐下之后就向楚子高抢过了水壶,负责给大家添水。楚子高也没勉强,还向贾合投去感激地一笑,然后就和夏想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
酒过三巡,气氛开始热烈起来,高海也不避讳楚子高在场,端起酒杯敬了李丁山一杯,说道:“关键时刻还是老同学的关系牢靠,这一次扶正,多亏了老同学指点,好听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尽在酒中。”说完,一饮而尽。
李丁山在市里面还有关系?印象中,好象市里和他关系最密切就是高海一人,否则也不会批个地皮也会拖上这么久?夏想有些疑惑地看了李丁山一眼。
李丁山也爽快地喝了一杯,摆摆手说道:“高海你跟我还客气什么,见外了不是?你是身在局中,反而不如我旁观者清。陈风上任以来,大刀阔斧地整理燕市的交通,现在打通了许多断头路,修路既然告一个段落,接下来要做什么自然不难猜测,是房产,这也顺应国家要大力发展房地产的大方向,所以……”
李丁山借上京城之际,在报社的高层的办公室中,看到一份关于今后宣传方向的高级别的内参,心中对国家政策自然有了底,再结合燕市的具体情况,还有宋朝度稍微透露一点省里的工作重点,他开口指点高海几句,高海顺势而上,写成一份材料交给了陈风,结果陈风大加赞赏,力挺高海扶正。
尽管从1990年起,海南省的第一波房地产热就已经过热,导致发烧成病,到1995年,海南原有的5000家房地产商,活下来的不过200家。钱断,人走,海南留下空置房455万平方米,半拉子工程1631万平方米,闲置土地23800公顷。小小海南不过六七百万人口,烂尾楼却占到全国的十分之一。到1998年时,工、农、中、建四家国有商业银行积压在海南的空置房、半拉子工程和闲置土地上的资金有430多亿元(加上社会资金积压总量达800多亿元〕,房地产信贷不良率高达80%以上,至少5家信用社因为高利息吸收存款而破产倒闭。
夏想还记得燕省第一房地产大亨成达才,这个本是燕省一家报社的记者辞职下海之后,创立了庞大的商业帝国的传奇人物,当年也因为投资失误,导致大笔资金被积压在海南,因为资金流的问题,差点引发连锁反应,让他的达才集团险些走到破产的边缘。
燕省是内陆省,经济比起沿海都省市有不小的差距,所以在1998年时,房地产热才开始兴起。实际上,从九十年代初,一直到后世的2010年,国内的房地产一直呈现一种不健康地蓬勃向上的发展态势,泡沫越吹越大,最终总有推倒多米诺骨牌的一天。
**  

Snap Time:2017-11-24 19:20:53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