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三十章 酒后吐真言(凌晨有加更)



(下周继续冲新书榜,零点过后加更一章,含泪请大家到时票票支持,票票多的话,拼了不吃不喝也多码字出来,周一周二都要三更回报。)
夏想清楚地记得,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后世,燕市的房地产开始迅猛发展起来,差不多共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城中村的改造引发了大规模的建房热,一个个新的小区在城中村拨地而起,房价也由两千元左右一路高升到后世的四五千元,始终高出居民收入的十几倍以上。第二阶段是燕市提出了整个城市向东南发展的战略,结果以成达才为首的房地产大军全力进军位于燕市的东南开发区,大量兴建新兴小区,结果直到十几年之后,东南的发展还是不尽人意,偌大的开发区街道无比宽阔整洁,道路两旁的花草树木也欣欣向荣,但除了几所高校和几家不成气候的工厂之外,整个开发区常住人口不足十万,一眼望去,地广人稀,呈现出国内城市少有的清静、悠闲的舒适景象,成了恋爱、休闲和新手练车的最佳去处。
许多当时吹嘘的无比美好的新兴小区,闲置率都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安静是安静了,但住在这里,买个菜吃个饭上个商场也要开上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生活不是一味地追求境界追求虚幻,而是实实在在的衣食住行的琐碎小事,任谁也受不了在享受寂静之外,有一种被城市的繁华所抛弃的孤独感。
最后导致开发区的房产公司纷纷倒闭,甚至还引发了无数起物业纠纷,还有房证无法办理的诸多问题。最后压倒整个开发区房地产商的一根稻草却是,新一届省委省政府经过研究论证,燕市因为地势的原因,向东南倾斜的发展策略不符合科学规律和时代发展观,燕市应该向西北发展。结果政策同出,立刻淘汰了一批旧的房地产商,又新兴起一批新的房地产商,开始了全新的进军西北的征途。
由此引来了燕市房产开始**的第三阶段。
第三阶段的最终后果如何,夏想不得而知,因为在他还没有看到第三阶段的成就之前,就已经重生到了现在。所以他一听到李丁山提到燕市今后的发展方向,又提及陈风,就不由留心起来,高海已经向陈风靠拢,难道以后陈风倒台之时,也连累了高海的政治前途?所以他才在后世一直没有在省市的领导名单上,见过高海?
“楚总,你的楚风楼现在生意还好?”夏想灵机一动,借机问楚子高。
楚子高声音有点沙哑,听起来和曾志伟说话风格有点接近:“客流太少,交通不便,又不好停车,现在只是勉强维持罢了。我今天就是向高秘书长讨个口风,看今明两年之内朋友大街有没有可能改造,要是到2000年还没有动静的话,我的楚风楼只好关门大吉了。”
楚子高一脸愁容,夸张的表情多少有几分表演的成份在内,但夏想也能猜测到他现在确实心中没底。楚风楼所处的朋友大街北段现在西有百姓河,东有垃圾站,南面虽然离繁华的新兴路不远,不过北面却是丁子路,不通车就引不来车流,许多汽车都沿朋友大街北行到新兴路口,就右行或者左转,极少有直行到楚风楼面前,再加上后面的垃圾站臭气冲天,有客人光临才叫怪事。
也不知道当时楚子高是怎么就看中了这块地方,选择在这里建起了楚风楼。如今一年多过去了,周围环境没有丁点要改善的迹象,他也是渐渐失去了耐心。
夏想看了高海一眼,他和李丁山不知道正在谈论什么,两个人一脸严肃,脸上都有深思之色,应该是一些比较内幕的话题。
他猜测楚子高是想从高海口中打探一点关于市政府今明两年的工作重点中,有没有改造朋友北大街的计划。不过看样子,高海还没有向他透露丝毫有用的信息。
夏想和楚子高轻轻碰了一下杯,尽管他不太喜欢茅台浓郁的香气,总让他上头,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一饮而尽。
“楚风楼后面的垃圾站应该很快整体搬迁,否则不符合整个城市的发展规划。垃圾站搬迁一旦立项成功,楚总有什么想法?”夏想抛出一个诱饵。
楚子高犹豫一下,还是说道:“最主要的还是市里的政策支持,能将北面的丁子路口打通,必然可以引来车流和人流,北大街这一段的商业价值就会升值,就可以盘活这一段的所有饭店和商店……”能说出这番话,应该也是得自于高海透露的风声,这也是市里对北大街路段改造的基本思路。
后世,朋友北大街也确实是一直拖到2000年,打通了北面的丁子路口才让救活了包括楚风楼在内的几家饭店,同时形成了一道长约五百米的美食街,但因为街道不宽,拓展困难,一到就餐时间,道路两侧就停满了车辆,反而又影响了通行。直到夏想重生前,这一段的交通状况一直没有改善,因为各个饭店门口的停车位的占用问题,经常会有一些不大不小的纠纷。
在夏想看来,将北大街的丁子路口打通本身就是一个败笔。后来燕市大量兴建市内高架桥,作为可以缓解城市南北交通压力的南北畅通工程,北大街这一段所起的作用实在有限,但在强制拆迁之时,引发的对抗和因拆迁而产生的损失,就让当时的市政府大为头疼。记忆中,好象北大街的改造工程是陈风最后的政绩,通路之时,就是陈风倒台之日。
难道北大街这一段仅仅五百米的路段,是导致高成松和陈风之间矛盾完全暴发的最后一根稻草?
夏想对陈风的是是非非不想做出评价,但陈风能干实干,*潢色小说虽然风格多少有些粗暴,但也确实为老百姓做了许多实事,如果可能,他还是愿意让陈风多为燕市做一些贡献。
“拓展丁子路,将北大街与北面的北二环打通虽然可行,不过需要花费的代价太大,也耗时太久。市里估计一时难以下定决心,真要等到市里决心动手的时候,至少也要到2000年时,因为现在市里的主要精力放在城中村的改造上,一时还顾不上北大街这一段短短五百米的路段。真要等上两年,楚总还有没有这个耐心?”
楚子高也不简单,在后世他就是硬生生又坚持了两年,2000年时北大街路段拓展成功,他的楚风楼也一举成为燕市颇有影响的酒楼之一,最后还开了几家分店,也算小赚了一笔。
楚子高苦着脸,眼神飘忽飞向高海,无奈地说道:“我们做小本生意的,哪里有这么多的资金和这么长的耐心,就怕是想坚持到底,也赔不起。”
夏想暗笑,楚子高牵上高海这条线,指望高海给他提前透露一些市里的政策还行,要他去影响市长做出提前改造的决定,是痴人说梦。这无关高海的影响力,即便是陈风也不会轻易改变多方论证的决定,说起来政府是一个大管家,要从方方面面综合考虑,哪里急迫哪里利益攸关,才是重点关照的对象。
“我学的是建筑,平常就爱琢磨事,有一个很不成熟的想法,可以说给楚总听听,反正是酒桌上的话,说得不对的话,就当是酒话醉话……”夏想先定了一个调子,他不想让李丁山和高海认为他为人狂妄,不过既要低调又要显露出胸中丘壑还真不好拿捏,“其实整个北大街路段的关键就是一处垃圾站,只要垃圾站搬走,就可以盘活整条北大街。打通丁子路口虽然对缓解燕市的南北交通有莫大的好处,但从长远来看,又并无必要,因为以燕市现在的城市格局,将来必然要发展高架桥……”
一句话未说完,高海就脸色一变,中止了和李丁山的谈话,饶有兴趣地看向夏想:“想法很新奇,小夏,接着说。”
夏想也没想到高海耳朵这么灵,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过是随便说说,怎么敢入高秘书长之耳?高秘书长就不要欺负我了,我就是想和楚总随便聊聊,万一他听了高兴,给我一个打折卡,我就心满意足了,可不敢在你面前乱说。”
高海摸了摸肚子:“难道丁山长得儒雅,你就觉得他有才?我长得肥头大耳,就是碌碌无为之人,小夏,不要以貌取人,我可是虚心聆听你的高见。”
夏想对高海的观感好了许多,略带谦虚地一笑,又向李丁山点点头,见他一脸赞许,就开口说道:“只要市里下定决心让垃圾站搬走,再将北大街变成步行街,然后楚总可以联合几家酒楼的老板,共同出资几十万,在垃圾站空出来的地方建造一个小型的休闲广场,再将百姓河沿岸的空地种上花草树木,摆放一些长椅,资金宽裕的话,再建起两三个小亭,有了舒适的环境,自然会吸引周围居住的市民前来散步、休闲,人流一多,用不了多久就会转化为客流。”
夏想可以肯定的是,垃圾站的搬迁现在应该已经提上了日程,最迟到明年初就会搬到二环以外。其实这一段的症结就是垃圾站,但因为受时代和环境的局限,就算是高屋建瓴的市长也不可能有修建步行街的超前意识,燕市整体上还是落后沿海发达城市十余年。
**  

Snap Time:2017-08-18 18:57:47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