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三十二章 关系进一步融洽



(第二更送到,继续拜求推荐票,继续冲榜,晚上还有更新!)
电话响了三声,里面传来了曹永国淡淡的声音:“哪位?”
听到是夏想之后*潢色小说,曹永国的声音没有什么变化,简单地说出几句客套话,夏想问:“殊黧在不?”
微一迟疑,曹永国却微微有一丝不快:“找她有什么事?”
夏想察觉到了曹永国的提防,心中闪过一丝不满,对于曹殊黧,他还真没有非分之想,不过想了一想,也觉得出于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护,曹永国的表现也在情理之中。
他就将楚子高委托他设计休闲广场的事情简单一说,也提出要让曹殊黧和他一起设计。
曹永国听了之后就让他直接来家里再谈。
曹殊黧在一旁满地打转,大为不满地对曹永国说道:“爸,你太霸道了,明明是打给我的电话,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曹永国一脸严肃:“我替你把关!”
“把什么关?夏想你又不是不认识,大家都这么熟了,你还问东问西的,我是你女儿,不是你养的小狗狗,什么都得听你的。”曹殊黧干脆坐到沙发上,伸手拿出一个苹果,**似地啃了起来。
“什么很熟了,我现在反而越来越看不透夏想了,觉得他比我想象中成熟多了。”曹永国若有所思地说道,“不管他是夏想,还是谁,只要是男孩子找你,就得先过我这一关,你是我的女儿,我就得把你看得严严的……”
曹永国象一个护犊的老黄牛一样,不肯退让半步。
曹殊黧小声地嘟嚷:“我真要怎么样,你看得住吗?懒得理你。”
曹永国没听清她说些什么,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黧儿,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你和夏想关系很熟了,怎么说?”
曹殊黧双颊飞红,将啃了半个的苹果一扔,转身进屋:“我见过那么多同学的爸爸,爸,你是最事多的一个……这苹果不削皮,真难吃。”
曹永国看着半个苹果,半晌没反应过来:“黧儿以前不是最爱吃不削皮的苹果吗,刚才说的是什么气话?”
给夏想开门的是曹殊君,他一见夏想就冷嘲热讽:“最近电话不断,上门也挺勤,说说看,和我姐进展到什么地步了?我可实话告诉你,想要娶到我姐,我爸妈是什么态度我不管,你得有本事让我少奋斗20年,要不,我得千方百计把你的好事给破坏了,信不?”
夏想直视眼前的年少轻狂的脸,想起自己十七八岁时,也是一副天老大自己老二的拽样,不觉得曹殊君可气,反而忍不住笑了出来:“好,说定了,真要是我能让你少奋斗20年,你可要不顾一切排除万难,推开我前面所有的挡路的人,把你姐送到我的身边。”
曹殊君哈哈大笑:“好大的口气,吹牛不用上税,小心别闪了你的**。你现在是什么级别?副科还是副处?要是你现在就是副处级实权干部,我立马把我姐乖乖地送到你怀中……”
曹殊黧在后面狠狠地踢了曹殊君一腿:“让你胡闹,一边去,想卖我?你还没有资格!就算我嫁个有权有势的老公,也不会管你一丁点,成天就想着怎么着才能少奋斗20年,都象你一样,人类就不发展了。”
曹殊君虽然不情愿,还是被曹殊黧拖进了房间,然后将他关了里面,警告他不许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先和曹殊黧说了设计休闲广场的事情,她惊喜地跳了起来:“真的?你别骗我夏想,要是真能让我设计一个休闲广场,我一定要设计一个燕市最漂亮最浪漫最有情调的广场,白天鲜花烂漫,晚间美轮美奂……”
“先别想当然,肯定会预算限制,不能任由你自由发挥。”夏想打断曹殊黧不切实际的想法,提醒她一些注意事项,“要在尽可能省钱的同时,发挥出你想象的空间,设计出小而精的休闲广场,才是资方最想好的效果。”
曹殊黧穿了一件一体式的睡衣,两个细肩带呆在肩膀之上,露出大片**的**,胸前的突出随着她的说话还轻轻跳动,显然没戴胸衣。睡衣下摆刚刚到盖住**,露出了她白嫩圆滑的膝盖。夏想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的膝盖能长得这么好看,圆圆的,肉肉的,让人忍不想捏上一把。
曹殊黧很没形象地坐在夏想对面,翘起腿,两腿叠加时带起裙摆,差点露出**,让他心跳加快,赶紧移开眼睛。开玩笑,曹永国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可不敢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让局长对他心生提防。
好在曹永国很赞同夏想所说的话,没有注意到他的宝贝女儿的随意和夏想的偷窥,而是皱着眉头说道:“这是件好事,让黧儿好好实践一下,体验一下学以致用,实践出真知!不过我可有言在先,夏想,不管那个楚子高和你是什么关系,你和黧儿帮他忙可以,最好不要收钱,更不要在他面前提我的名字。”
曹殊黧噘着嘴:“你女儿要凭真本事,哪里会事事都依靠你局长大人?我要向夏想学习,你看他全凭自己,在燕市无亲无故,一个人闯荡,多有气概。”
夏想感觉坐在一起说话的氛围又比上次随意自在了许多,知道融入曹家的努力又进了一步,他主动拿过一个苹果,运刀如飞地削皮,说道:“殊黧你别夸我,要不是曹伯伯帮我留在燕市,我估计现在回到了老家,正在建筑工地上当一名技术员。其实我心里一直非常感激曹伯伯,身为堂堂的局长,没有一点架子全心帮我,身居高位,平视天下,这才是让我最敬佩的虚怀若谷的胸怀。”
夏想麻利地将一个苹果削好,切成三片,分给曹永国和曹殊黧一人一片,他自己留下中间带核的部分。
曹永国脸上的笑意掩饰不住,显然十分受用夏想的奉承,顺手接过苹果就说:“说这些就见外了。”
曹殊黧白了夏想一眼,嗔怪说道:“马屁精!”
夏想就笑,趁着其乐融融的气氛,将他将要跟随李丁山前往坝县一事说出,曹永国听了,脸色凝重起来,拿过一张纸巾擦了擦手,说道:“这是一着险棋呀……”
曹殊黧张大了嘴巴,半块苹果还在嘴中:“夏想,你跑那么远去做什么?坝县可是穷山恶水的地方,能有什么前途?爸,你把夏想调到城建局,别让他到县里去了。”
曹永国眼睛一瞪:“少插嘴,我和夏想说正事,你别捣乱。”
曹殊黧不服气:“官僚。”然后又冲夏想嚷了一句,“夏想,我讨厌你。”
夏想冲曹殊黧摆摆手,示意她安静,然后才将他的分析说给曹永国听。李丁山的雄心壮志受挫,宋朝度失势,再加上他的努力促进,才有了这样的一种局面。要不按照正常的历史进程,李丁山最后以惨败收场,白白浪费了两年多之后燕省官场动荡带来的巨大机遇,到时一大批官员落马,正是平步青云的好机会,李丁山从县委书记一步到副厅不在话下,甚至直接提到正厅也有可能。
当然不可能说出他的真实想法,他尽量用一种比较含蓄的方式说道:“确实比较行险,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宋秘书长失去常委的位子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上位,李丁山此时公司陷入困境,也想换个环境,正好时机成熟,拼上一拼也是值得的。就算宋秘书长沉寂三四年之久,毕竟他还年轻,好象今年才43岁。而且李丁山在京城媒体圈内,也有不错的人脉,一些复杂的事情,也能应付得来。”
说到这里夏想也是心中一动,43岁的省委常委,宋朝度也不简单,上面肯定有人。
“话虽如此,不过官场之上,还是要讲究利益集团。宋朝度和李丁山加在一起,还是势单力薄。虽然上面有人,只要不是在关键位置,只能让人忌讳几分,但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毕竟一省大员,除非动了他的根本,否则无人能够撼动他的地位。”
曹永国的神情有些黯然,他提出势单力薄,多少也有感同身受的感叹在内。
夏想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就算是省委书记,也不能一手遮天不是?何况流水的官场,也没有一个人总在高位的道理?”
“说得轻松!”曹永国拿出资深官场人的口气,“你还小,不懂得其中的厉害关系。高成松的后台很硬,他年纪也不算太大,今年应该是52岁,干上一届省委书记,很有可能还要高走。而且他在燕省又不是没有人为他摇旗呐喊,就连叶省长也对他无可奈何,不得不事事忍让,其他常委连质疑他的声音都不敢发出,他不是一手遮天又是什么?”
夏想自然不是自不量力到认为他现在可以暗中和高成松对抗,不过是想通过曹永国,慢慢接触到更高的层次。曹永国背后的人处境应该比宋朝度好一些,否则也不会保住曹永国一个局长的位子不动,虽然是调到了测绘局,至少比到建委当一个管后勤的副主任强了许多。
夏想就挠头笑了一笑:“要是曹伯伯什么时候也当上常委就好了,就算不当常委,到外地当个市长也挺好,要不就是到交通厅当厅长也不错。”
PS:好朋友虫豸的新书《逆臣》正在冲击新书月票榜,现在排名第三,请手中有月票的兄弟支持他一下,何常在在此拜谢了。
[bookid=1467e=《逆臣》]
**  

Snap Time:2017-04-30 03:21:31  ExecTime:0.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