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四十章 和曹局长的关系再近一步



夏想并没注意到曹殊黧的异常,下楼和曹永国打招呼。曹永国脸色不太好,眉宇间隐隐有一丝忧虑。夏想一愣,莫非是高成松开始动曹永国了?
夏想确实猜对了。曹永国今天一上班,就听到了要调他到测绘局当局长的传言。虽然早先在卢部长那里已经听到了一点风声,但还仅限于少数的高层知道,现在在单位里已经有人公开议论,可见是有人故意放出的消息,无风不起浪,既然有人放出消息,一般来说,调动的事情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尽管早已知道了调往测绘局的事情不可逆转,卢部长也亲口说了他也无能为力,曹永国也就绝了心思,毕竟以他*潢色小说的能量,还左右不了省里常委会的决定,何况常委会的常委,肯为他说话的也没有几个。而且更让人气馁的是,据说让他挪动位置,是给高成松的人让路。
高成松在燕省一言九鼎,没有人敢反抗他的旨意,要是顺从的让路还好,要是表现出不耐和反对,他一怒之下,就有可能直接将他调到建委去管后勤。
测绘局?曹永国无奈苦笑,说起来和城建局是平级,但城建局下辖全省100多家大小建筑企业,实权在握,测绘局只有一个省局,下面没有腿,各地市也没有对应的机构,他几乎就是一个光杆局长。
原本在高成松未来之前,卢部长也做通了其他几名常委的工作,准备要提他当建委主任,可是现在,却被发落到了测绘局,曹永国失落的心情可想而知。
去测绘局又不比城建局,曹永国决定不带任何人上任,只身前往。不过他用惯李洁夫了,就含蓄地征求了一下他的意见,李洁夫倒是痛快地一口答应了,愿意跟他带测绘局。曹永国对李洁夫的念旧感到安慰,决定一到测绘局就帮他解决住房问题。他听说测绘局别的没有,倒是有不少闲置的住房。不出意外的话,他就要在测绘局养老了,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利用手中权力弄几套房子到手,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一回家见到夏想,曹永国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想起了夏想背后的李丁山,李丁山背后的宋朝度,不知怎么,他脑中闪过一个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按说以他现在的年龄和阅历,还有为官多年的经验,早就过了冲动和冒险的阶段,为什么还会有不合常规的念头?
曹永国转身进了书房,说了一句:“夏想你进来一下。”
曹永国的书房藏书不多,多是建筑、规划类的图书,布置也很简单,一张宽大的书桌,一把沙发椅,一排真皮沙发。他坐在沙发椅上,点燃一只烟,将烟盒向前一扔:“抽烟自己拿。”
夏想摆手,他烟瘾不大,可抽可不抽时就不抽。曹永国叫他进书房是头一次,而且是一脸严肃摆出一副长谈的样子,虽然一直期待这么一天,不过他还是有些紧张,静默地等曹永国开口。
“夏想你走的路子是对的,比我当初的选择强,直接跟李丁山下到基层,从基层一步步做起,基础好,眼界高,慢慢培养大局观,总有一天也会有主政一方的机遇来临。不象我,一直在行业内,视野太受局限了,平常接触的也多是行业内的领导,想要进步也不容易……”
曹永国说的是实话,早年卢部长也曾经想帮他调到地方上当一任市长,哪怕是偏僻的穷市小市,努力了几次,还是没有成功,症结在于他没有在地方上主政的经验,当然也与在省里没有强有力的支持有关系,卢部长力挺曹永国,奈何孤掌难鸣,最终只好作罢。
上一次夜谈,曹永国假装无意中提到宋朝度,卢部长也没多问,只是简单说了一些宋朝度的情况。宋朝度也是燕省人,30岁之前一直在燕市审计部门当科长,他的意外转折就在30岁时,直接由科长升到了燕市郊县的县委书记,不但两升两级,而且还直接外放为县委书记,跨度之大,力度之猛,让所有人的瞠目结舌!
此后宋朝度一路官运亨通,从县委书记当到市长,又由市长到市委书记,最后到了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
卢部长也听到了消息,说是宋朝度将要失势,丢了常委的头衔,改任省委农工部长。他也是隐约听说宋朝度在京城有人,至于是谁,却并不清楚,不是宋朝度隐藏得太深,就是他背后的人身份太过神秘,总之只有传闻,再有他也和宋朝度关系一般,没有深交,对宋朝度的事情所知不多也实属正常。
事后曹永国也推测宋朝度既然京城有人,为什么还保不住常委头衔?思来想去,他估计要么是宋朝度的背景不如高成松强硬,要么就是宋朝度以退为进,另有打算。
曹永国所说的有关宋朝度的情况,许多是夏想以前所不知道的。夏想不敢肯定宋朝度退下来的真正内幕,只是在后世听民间传言是被高成松排挤所致,或许事情真相远比外界流传的更曲折更让人无法猜测。
曹永国抽完一只烟,起身打开窗户,凝视窗外。窗外有几棵大树郁郁葱葱,正好遮挡住远处的风景,不过也换来一片难得的清静和幽雅。此时暮色四合,轻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别有一番情调。
“李丁山和宋朝度之间的关系……怎么样?”曹永国的脸色淹没在窗外的夜色之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夏想微微一怔,说道:“我一直没有见过宋朝度,不过经常接到他打给李丁山的电话。他和李丁山还有高海都是同学,但李丁山和高海在一起吃饭时,从来没有提过宋朝度……”
夏想的言外之意曹永国自然明白,不过他仍是不太肯定地问了一句:“高海?市政府秘书长高海?”
得到夏想肯定的回答之后,曹永国更加肯定了他的判断,宋朝度对李丁山比较欣赏,对高海则保持一定的距离。要说宋朝度失势之后,想要培植势力,高海远比李丁山有优势,为什么他偏偏要选择没有从政经验的李丁山,难道仅仅是因为李丁山有在国家级报社工作的经历?
会不会是李丁山还有不为人所知的背景?
不知不觉,曹永国就有意无意地认为,他已经有了可以和李丁山认识进而和宋朝度接触的桥梁,而这个关键的桥梁,就是眼前坐着的夏想。而仅仅在不久之前,夏想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大学生,还带着青涩和腼腆,甚至还有点自卑,比起现在的他可谓有天渊之别。现在的夏想不但成熟稳重,而且思路清晰,为人处事非常沉稳,不但搭上了李丁山这条线,受到了李丁山的器重,而且听他的口气,还和高海有过来往。
曹永国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夏想所做的一切,尤其是昨天晚上曹殊黧回家之后,告诉他夏想从楚子高手中赚到的设计费用是三万元时,他更是震惊莫名。夏想虽然是建筑学院的学生,但他毕业后并没有从事建筑行业,一个酒楼老板怎么会出到三万元的高价,请一个既非专家又非专业的人来设计休闲广场的效果图?而且听曹殊黧话里话外的意思,楚子高明显有讨好夏想的意思。
夏想凭什么?
(大家的支持我会铭记在心,再次深表感谢。〕
**  

Snap Time:2017-03-25 23:36:13  ExecTime: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