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四十六章 局面突然复杂起来



肖佳的心思夏想能够理解,他也不*潢色小说认为她主动献身是为了以后好要胁他,只是做就做了,再后悔也没有什么用,更何况说起来许多富翁也好成功人士也罢,在一开始的资本积累阶段,都多多少少有一些摆不上明面的东西。原始资本说白了都有见不得阳光的地方,在逐渐走向法制健全的过程中,总有或多或少的阵痛不可避免。
他只是希望肖佳能听他的话,被他掌握在手中,总比她放任**,一步步为了赚钱而滑向犯罪的深渊强了许多。夏想有信心引导肖佳走向正途,最终成为一位成功的女商人。
中午的时候,夏想接到了李丁山的电话,让他尽快到公司与他汇合,他只好放弃了和肖佳缠绵的机会,动身启程。捱不住肖佳的恳求,他拿了五万元钱,剩下的钱都算入股,任由肖佳自由发挥去做生意,赔赚他都认了。
回到公司才发现,楼上李丁山的卧室已经清空,东西也全部搬走,楼下贾合的卧室也清理一空,夏想暗叫惭愧,李丁山搬家他没有赶上,少了一个表现的机会。
“李总,搬东西怎么不叫我一声,我好帮忙收拾一下。”夏想和贾合打了个招呼,就冲李丁山说道。
李丁山脸色不太好,冲夏想点点头:“没什么东西,也不费事,就没叫你……夏想,出了点事情,我们需要即刻启程赶往坝县。”
“现在?”夏想吓了一跳,“什么事这么急?”
李丁山一挥手,仿佛下定了莫大的决心一样:“走,路上说。”
三人下楼,李丁山在前,夏想在后,贾合落后一个身体。以前贾合有意无意不会落在夏想身后,今天这一个微小的细节表明,贾合的心理已经起了微妙的变化,知道他在李丁山的心目中,已经排到了夏想的后面。
到了楼下李丁山和文扬握了握手,没有多说,就转身离开了公司,也代表了公司从此完全**离了李丁山的视线。
贾合开着李丁山的千里马——走私过来的套牌车——驶出小区之后,一路向北开上进京的高速。上了高速公路,李丁山才打破车内沉默的气氛,说道:“一周后就会宣布宋朝度新的任命,调任省委农工部部长,他的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的位子由钱锦松接任。”
钱锦松?夏想一愣,没明白过来怎么突然之间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化!
比原有的历史进程快了将近一个月,夏想微一沉思,心道或许也是因为他小小的蝴蝶翅膀带来的影响,他说服了李丁山出任县委书记,宋朝度也提前一个月转任省委农工部长,而凭空杀出的钱锦松又是谁?他完全没有印象。
“本来原先定下的是由章程市委书记沈复明接任宋朝度的职务,再由章程市市长胡增周递进为市委书记,结果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京城突然空降过来一个钱锦松直接接任省委秘书长一职,沈复明的晋级愿望落了空,肯定心中有气,还有胡增周也只能原地踏步,形势对我们大大的不利。”
形势大变,出人意料的风云变幻,难道是宋朝度背后的人出手了?不太象。夏想转念想通了李丁山的担心:“沈复明是高成松的人?”既然沈复明是高成松的人,显而易见,胡增周就是宋朝度的人。
李丁山眼中闪过一丝赞许,对夏想的心思剔透深感满意:“不错,按说朝度借机安排我下去当县委书记,虽然他丢了常委,但得了一个县委书记,又借机让胡增周补上了市委书记,也算稍有补偿,但钱锦松突然空降过来,多少有点诡异的感觉。先不提省里的问题,只是我们到了坝县,被沈复明压得死死的,日子不会好过。”
“胡增周身为市长,应该也有向上进步的要求,如果因为沈复明离开他可以上升一步,对宋秘书长会心存感激。但现在形势是他上升无望,而宋秘书长又不再是常委,他是不是还力挺我们也是未知,李总是不是担心万一受到沈复明和胡增周的双重排挤,坝县之行将会寸步难行?”夏想很快调整了思路,知道了李丁山心中更深一层的担忧。
李丁山简直要开口称赞夏想的思维敏捷,反应如此之快,看问题如此之准,几乎就是天生的官场中人,他眯起眼睛,直视坐在副驾驶座的夏想,问道:“你怎么想这件事情,说说你的看法?”
“我哪里有什么办法,李总,只能是静观其变。不过我相信凭借李总多年在省市官员中间游刃有余的处事能力,不管有没有胡增周的支持,也一定会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借力打力,借势上势,很快打开局面。”夏想随手免费奉送一记漂亮的马屁,同时也抬高了李丁山的智慧,不让他怀疑他聪明过头。任何时候都要显出领导的高明,身为属下,既要有自己的见解,又要不动声色地将最高决定权交到领导手上,才是从政之道。
李丁山笑骂:“跟我也耍滑头?少拍马屁!不过你说的借力打力、借势上势很有道理,我着急提前一日赶到章程市,就是想暗中会一会胡增周。”
“省里也不派人送一下李总?”
“我拒绝了,主动提出自己前往章程市报道,省里也就同意了,本来一个县委书记,他们哪里看在眼里?何况朝度马上要下,人走茶凉。”
“这辆汽车不能直接开到坝县吧?”身为秘书,夏想要替李丁山想到一切可能疏忽的地方。
李丁山笑了:“我就跟贾合打赌说,夏想一定会想到汽车的问题,贾合不服气,说你哪里会想这么多?怎么着小贾,服气不?”
贾合专注地开车,不敢回头,点头笑道:“还是李总眼光毒,夏想你也挺厉害,什么事都能想到。”
“我要是什么事都让李总提醒,我还有什么脸面当李总……不,李书记的秘书。”其实现在李丁山已经是县委书记了,虽然还没有正式上任,但是任命已下,夏想也就改了口。
“汽车我已经过户到了贾合名下,就开到坝县去,当作私人用车。有些事情用公车不方便,容易被人盯上。”李丁山想得也挺长远,微一停顿,又说,“按照规定县处级干部是没有资格配秘书的,到了坝县,你的关系先挂到县委办秘书科,平常就跟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车一过京城,天色就渐渐黑了下来。虽然窗外的景色模糊不清,依稀可见大片大片的原野,还有朦胧的远山,起起伏伏如同伺机觅食的野兽,黑暗而阴森,不过夏想依然可以感受到置身于空旷和荒凉之中的落寞,尽管隔着车窗,也能呼吸到车外原野上传来的清凉空气。他知道,即将前往的章程市也如眼前的夜色一样,前景不明,让人看不清方向。
车后的李丁山正闭目养神,或许已经睡着,夏想却没有一点睡意,他的思路就如一条灵活多变的鱼,在京城、省城和章程市的三大旋涡的交汇之处,正努力寻找一处最佳的平衡点……
**  

Snap Time:2017-11-24 19:20:10  ExecTime: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