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四十七章 乱了章程的章程市(求票!)



章程市位于燕省的最北部,是个老城,交通不发达,经济不发达,再加上纬度较高,冬季漫长,农作物出产不多,经济一直在全省倒数第一。胡增周担任市长以来,一直想励精图治,争取在任内有所作为,只是许多事情不是只有决心和毅力就能办到的,革命年代的人定胜天也只是一句口号而已,在一个既没有工业基础,农业又不发达的城市,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位于章程市北部的天然草原和牧场,用来发展旅游业是最佳的选择。
然而可惜的是,章程市没有四通八达的交通,除了和京城之间有一条高速公路连接之外,普通公路全被各种运输煤炭的卡车占领,堵车堵上几个小时是家常便饭,甚至还有一堵就堵个三五天,绵延上百公里全是卡车的壮观景象也是常见的事情。
铁路也很落后,和京城之间每天只有一趟客车,而且慢得出奇,离京城不到200公里的路程,火车要走上四五个小时。虽然也有高速,但因为要穿山越岭,转弯之处过多导致车速不能过快,比起平原地方的高速120公里的限速,短短200公里的路段,70公里的限速就高达100多公里,在别处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在这里,至少要四个小时。
没有通天之路,什么雄心壮志都是空想,多少远大理想都会被现实的无奈打击得七零八落,所以就任章程市市长三年以来,胡增周的心情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想离开这里,就算不离开,递进到市委书记的位置,然后再坚持几年,上升一格,彻底离开章程市这个不出政绩的荒凉之地。
本来满怀希望,只等沈复明上升到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之后,他顺理成章接任书记一职,也算对自己几年来在章程市所付出辛苦和心血的回报。只是没想到,在他和沈复明力争之后,终于替宋朝度拿下了坝县县委书记一职,也得到了宋朝度的夸奖,心中的喜悦还没有消退,却听到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从京城空降了一个省委秘书长!
沈复明的位子被人顶替了,又没听到他调任别处的消息,既然沈复明不动,他接任书记的事情也成了泡影,胡增周大为恼火,苦心盼了几年,要不是等着接任这个书记职务,他何苦还非要呆着穷山恶水的章程市?
胡增周的恼火反应在具体的事情上,就表现为身边的工作人员挨训的次数增多,甚至堂堂的市政府秘书长有一次也因为一件小事,被他训得灰头土脸,很没有面子。好在有一定级别的人都知道胡市长发火的原因,也没人怪他。而没资格知道他发火原因的人,连对他不满的胆量和想法都没有。
比起胡增周的克制的怒火,沈复明的发作就是肆无忌惮的雷霆之怒!只要谁找他汇报工作,只要被他挑到一点错,立马就会被赶出门,回去认识到错误再重新回来。有一个不长眼的区委刘副书记,仗着以前和沈复*潢色小说明有点关系,曾经喝过几次酒,也送过几次礼,来找沈复明汇报工作时,被沈复明找茬骂了几句,他觉得莫名其妙,一时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开口就说:“不对呀,沈书记,上面的汇报材料我是按着您的指示整理的,怎么会说数据不合理呢?”
沈复明本来一脸不快,被他一说,怒极反笑:“这么说,是我记不清楚自己说过的话?或者说,我的指示精神和党的方针政策有了冲突的地方?”
刘副书记一听坏了,怎么这么傻,哪里能当面指出领导的不对?领导对是领导的,领导不对是下属的,出了任何问题任何失误都是因为下属执行不利,工作不认真造成的,怎么会是领导的指示精神出了差错?他当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检讨:“对不起,沈书记,是我工作失误,是我没有记清领导的指示精神,是我工作不细致,态度不认真,执行不到位……”
“你既然知道错了还敢狡辩,还想试图逃避责任?刘副书记,你的原则和党性去了哪里?你的操守和品行又出了什么问题?你们河东区的党群建设在你的领导下,宣传工作和干部考核工作都圆满完成了目标?具体是如何实施如何推行的,要有详细的事例说明,不是你这样空洞的泛泛之谈!”沈复明拍案而起,将材料一下子摔到刘副书记面前,“好好反省一下,再做得不到位的话,我会向常委会提议调整你的工作。”
听到沈复明直接称呼他的职务“刘副书记”时,他就感到不妙,平常沈书记一向是和蔼可亲地称他为小刘,或者稍微严肃一点的场合就叫刘书记,这一次非常直接地叫他“刘副书记”,显然沈书记对他的不满达到了顶点,等到最后听到说要调整他的工作,差点吓得他站立不稳瘫软在地上,沈书记在章程市是说一不二的,他说的调整工作恐怕是让他到政协、人大去养老。
“沈书记,我,我,我错了……”在沈复明的积威之下,他连话都说不完整,只能不停地点头哈腰,脸上的笑比哭还要难看。
“出去!”沈复明看也不看他一眼,大声喝道。
党政两套班子的一把手都脾气大得吓人,所有的人都小心翼翼,唯恐撞到枪口上,被一枪打中的感觉可不好受,没人愿意自讨苦吃。幸好市委书记也好,市长也好,都发了一天火就又恢复了正常,不过没人敢掉以轻心,谁也不知道在平静之下,掩藏着怎样的风暴。
要说对宋朝度一点意见也没有,胡增周也清楚他做不到如此大度,尽管他也知道其实要埋怨,也埋怨不到宋朝度,毕竟他也是自身难保。但胡增周却有隐隐的猜测,认为宋朝度不可能事先没有听到一点钱锦松要空降的风声,他之所以秘而不宣,就是为了让他完成承诺,让李丁山得以顺利上任坝县县委书记。
不过等他非常憋闷地发了一通火之后,又听说了沈复明的失态,心理就平衡了许多。比起他没有接任市委书记的损失,沈复明没有如愿得到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一职,才是巨大的失落和打击,他甚至可以想象出沈复明脸色铁青、怒不可遏如同一头咆哮的狮子的样子,不由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
世界上化解痛苦的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看到自己的对手受到比自己更大的伤害,失去比自己更多的利益。想起这些年来一直被沈复明的强硬和霸道压得抬不起头来,胡增周对没能接任市委书记一事带来的不快情绪就减轻了许多,与此同时,却又多了一些幸灾乐祸的**。
啧啧,省委常委的头衔没有到手,多好的机会,多么关键的一步,就这么白白丢掉了,沈复明呀沈复明,你还能得意多久?还愿意安心在章程市当你的土皇帝么?算一算,你今天也有55岁了,看来你想在在离休之后享受到正省级待遇的愿望要落空了……胡增周下意识地摸了摸头上还算浓密的头发,想到他今年刚刚50岁,与沈复明相比有着不小的年龄优势,心里就更多了一份愉悦和信心。
**  

Snap Time:2017-11-24 19:21:02  ExecTime: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