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四十八章 眼光要放长远一些



PS:多谢大家的支持,铭记在心,另外……继续热泪求票求收藏。
到底要不要赴李丁山的宴?胡增周接到李丁山电话一个小时后,还没有拿定主意。
虽然他能当上章程市长,也是因为宋朝度对他比较欣赏,为他说了不少有力的肯定的话,但他和宋朝度的关系还算不上亲密,因为后来有几次他找宋朝度表示忠心,却被他委婉地回绝,让他很是郁闷了一段时间。现在宋朝度失势,他也抱着知恩图报的想法,在和沈复明的几次交锋之后,又在其他地方做了一些让步,才替他拿到了坝县县委书记的位子,也算是回报他的知遇之恩。但是现在,还有没有必要和李丁山走近,让省里的人误认为他还和宋朝度站在一起?
宋朝度好象才43岁?胡增周猛然打了个激灵,又突然想到沈复明本来是高成松的人,不也是没当上省委秘书长,而被京城来人替代了?看来,宋朝度的失势或许只是暂时的,他比自己还要年轻7岁……7年,顺利的话,到了50岁的时候,宋朝度说不定就是一省大员了。做人,目光还是要放长远一些好,就算省里把他当成宋朝度的人又怎么样?钱锦松的事情不也说明,高成松并不能在燕省一手遮天,京城空降钱锦松,看似是京里有意安排人进燕省来平衡局势,谁又敢说燕省中有人不是在和京城一呼一应,故意以退为进示人以弱?
想到得意处,胡增周几乎笑出声来,没想到自己的政治智慧经过这一次变故,一下子变得更善于从复杂的局势中发现蛛丝马迹,进步,巨大的进步。他亮出他特有的洪亮的嗓门,冲外面喊了一声:“小牛,进来一下。”
牛欣亮是胡增周的秘书,今年31岁,个子不高,人长得挺精神,他敲门进来,恭敬地问道:“胡市长,什么事?”
“给李丁山打电话,等他到了章程市后,直接去紫气阁安定苑。”
下午1点多从燕市上的高速,到下午3点就到了京城,然后一路飞驰不停,又开了3个多小时才赶到章程市。车驶入章程市时,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抬眼望去,大街上的汽车之少,比起后世的县城还有所不如,川流不息的人群都是自行车大军。
就算现在的燕市汽车容量也不大,比起十年后的汽车爆炸时代,每时每刻每条街道都是堵车的盛况,正值下班时间的章程市,交通状况出人意料的好,下了高速不到一刻钟就赶到了紫气阁。按照夏想推算,如果身旁人行道上的行人之中十分之一由自行车换成汽车的话,他们前进的速度至少要放慢一半。人人都想买汽车以便改善交通,却想不到汽车一多反而制约了交通,往往是开车回家却不如骑自行车回家快,耽误了时间不说,还浪费了金钱污染了空气,有时候社会进步和发展还真是一把双刃剑。
紫气阁位于章程市市郊,因为偏僻所以安静,类似于一栋庄院,从外面看上去如同民宅,大门紧闭,看不到里面的布置,听不见里面的声音。李丁山的车是外地牌照,所以在门口被人拦住,夏想急忙下车,说是胡市长的客人,对方才马上换了一副笑脸,挥挥手打开了大门。
里面的布置以紫色为主,是一处占地不下十亩的院子,院子东面有一排平房,是仿古设计,有门廊立柱,描红画彩,总体以紫色为主,怪不得叫紫气阁,又座落在东方,取紫气东来之意。
停好车,贾合还要跟来,李丁山沉吟一下,停下脚步说道:“你找服务员安排一个安静的地方,自己吃点东西。”
贾合一愣,然后看了夏想一眼,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夏想没说什么,贾合慢慢也要适应这种转弯,他身为秘书在一些场合可以出现,贾合身为司机则不能和市长同席,不合规矩。
夏想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李书记,我去合适吗?”
李丁山的步伐坚定,自从接到胡增周的秘书牛欣亮的电话之后,他的心情就好了许多。胡增周同意私下里和他见面,也是一种认可,表明了一种态度,让他安心不少。
“没关系,胡市长肯定也带秘书,在电话里我听牛秘书的意思,他也会陪胡市长一起过来。”
安定苑位于东排平房的中间,李丁山进去坐下之后,亲自给牛欣亮打了一个电话,通知一声他们已经到了。二人就先坐下,简单洗漱一下,去去一路的风尘之色,又喝了一会儿水,解解乏。
房间内布置得非常古朴典雅,清一色的仿古家具,古色古香,墙上还挂满了名人字画,虽然是赝品,但也可以看出颇有几份功力。再想到此地的幽静和偏远,夏想豁然开朗,此处即使不是胡增周的私人产业,也和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恐怕不管是紫气阁整体的布局,还是安定苑房间内的布置,都是胡增周风格的体现。
夏想暗笑,胡增周胡市长也是一位附庸风雅的妙人。
半个小时后,胡增周和牛欣亮如约而来。尽管胡增周刻意没有让牛欣亮提前打个电话,尽力表现出随和的一面,不过夏想却想得周到,一直留心细听外面的声音,听到大门一响,就提醒李丁山一声,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门口,站到台阶下面迎接胡市长。
胡增周倒没有拿架子,车一停稳就下了车,人未到,爽朗的笑声就扑面而来,他伸出右手,说话声音洪亮而热情:“李书记一路辛苦了,怎么样,感觉章程的气候还凉爽吧?章程市就有这一点好处,夏天气候宜人,比起燕市可是凉快多了。”
李丁山急忙握住胡增周的手:“给胡市长添麻烦了,我们冒然前来,没耽误胡市长的事情吧?”
胡增周摆摆手:“早就盼着你这员干将来了,鼎鼎大名的国家级报社的大记者,燕省记者站站长,我可是久闻大名,听宋秘书长说你要来坝县,我是举双手欢迎。”
李丁山一路上一直担心胡增周会对他不冷不热,没想到一见面就热情有加,好象故友重逢一样,多少让他有点吃惊,不过他也不是初入官场的愣头青,怎会被对方分不清真假的热情所迷惑?也就顺势说了几句谦虚、客套的话,二人又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夏想和牛欣亮,四人胡增周最先,夏想最后,进了包间。
坐下之后,胡增周也没多问,就自作主张点了菜,说是要一尽地主之谊,让李丁山尝尝章程市的地方特色。胡增周如此安排,既显示出他的强势,又给人一种热切和随和。李丁山自然没有异议,点头附和,又寒喧几句,上了菜之*潢色小说后,李丁山端起酒杯:“借花献佛,我敬胡市长一杯,我先干为敬,胡市长请随意。”
胡增周倒也干脆,一口喝干,夏想伸手想要倒酒,却被牛欣亮制止,他一只手轻轻压住夏想的酒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以居高临下的口气说道:“我来,你请坐。”
牛欣亮耐人寻味的态度让他心中一动。
**  

Snap Time:2017-06-24 23:44:33  ExecTime: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