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五十一章 关键还是自身要硬



(多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很感动,很温暖,我会用心写好这本官神的,请放心。)
夏想也看出了胡增周对牛欣亮的不远不近的态度,能和胡增周拉近关系,引起了牛欣亮的反感也是没有想到的事情,即使以后牛欣亮有意无意在胡增周面前说他坏话也没办法,总不能为了照顾他的感受而放弃一个绝佳的获得胡增周好感的机会?
事分轻重,牛欣亮要不识趣,真要以后在胡增周面前搬弄是非,尽管头疼一些,夏想也不怕他能掀起什么风浪。
“他倒不足为虑,只是胡市长的态度模棱两可,李书记来之前,没有和宋秘书长沟通一下?”夏想其实对胡增周的表现并不意外,现在形势并不明朗,他就算是做给宋朝度看,也不会明确表态。现在主动权在他手中,拖上一拖对他有利。一要看李丁山到底有没有能力和手腕,二要看沈复明对李丁山的态度。如果沈复明对李丁山不闻不问,他再出手拉拢,更能让李丁山感激。要是沈复明对李丁山大加打压,他也许会作壁上观,看李丁山背后有没有人大力支持,也看看宋朝度还有多少影响力。当然出于对自身份量和前途的考虑,他恐怕也会在恰当的时候,小心地提点李丁山一下。
其实说起来就是简单的一句话,打铁还要靠自身硬。只要李丁山能力过人,手腕灵活,再有背后有人撑腰,胡增周放**段主动向他示好也不算什么。
夏想还是微微叹息一声,李丁山其实人是不错,缺点是一是遇事稍嫌急躁,两次生意的失败就证明了这一点,二是心软,关键时候不够果断。要不凭借他的关系网和人脉,现在应该已经可以升到报社的副总的位子了。
“你怎么看今天胡市长的态度?还有,那幅字应该是出自胡市长之手吧?行呀小夏,你刚才那一手挺高明,差点把我也给骗了。你不露痕迹地奉承了胡市长的字,想必他一定非常高兴,对你也有知音之感,说起来这个倒是今天最大的收获。”李丁山想起夏想当时的神态,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来时问了朝度胡增周是什么立场,朝度说静观其变。”
夏想将他心中所想一股脑儿地说给李丁山,现在不是藏着掖着的时候,李丁山不能总带着顾虑上任,他也顾不上李丁山会多想,劝道:“李书记不用过于担心胡市长的态度,他不会靠到另一边,因为他以前没有机会,现在形势大变,就更没有机会了。就算宋秘书长降了格,现在人人避之不及,但他年轻,还有时间,所以相对另一边的排挤,即使靠近宋秘书长会给胡市长带来不利的影响,但两害相权取其轻,胡市长除非不想进步去做中间派,想要进步的话,就必须站队。”见李丁山脸色舒展开来,夏想一副耍赖的样子又说道,“胡市长前来吃饭已经说明了立场,难道人家堂堂的市长还要向一个县委书记说说知心话?李书记,象我这样的小秘书要经常向领导表明坚定不移地跟着领导步伐的立场,人家可是大市长,说一些场面话,也是要保持市长的姿态。”
李丁山开心地笑了:“小滑头,跟我还耍心眼?夏想,我不是从基层做起的书记,你跟我在一起没那么多讲究,我们来坝县只有一个目的,雁过留影,人过留名,携手共进,做出一番成绩出来。”
李丁山一脸坚决,有一股破釜沉舟的气势。
贾合坐在一旁,只是喝茶不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丁山和夏想所说的话,在他听来犹如天方夜谭,他根本就听不明白两个人在讨论什么,一直听到最后他算是明白了一点,李丁山感觉到胡市长不太支持他,有些担心,夏想把事情看得十分透彻,反而劝说李丁山放宽心。
怎么感觉夏想比李书记还要成熟稳重,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方方面面都能想到,他比他还要小好几岁,怎么一谈论起官场上的事情,好象什么事情都明白似的,真是怪事!贾合不认识似的暗中打量夏想好几眼。
李丁山心情好了起来,夏想却有点小小的担忧,李丁山一点也不强势,他跟着这样一个优柔寡断的县委书记,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转念一想,李丁山要是过于强势的话,他在他身边恐怕也没有出头之日。只是如此一来,他必须事事考虑得比李丁山还要周全,还要长远,确保在他羽翼未丰之前,让李丁山走得更稳妥一些。
夏想心中有一个疑问始终挥之不去,依照李丁山的性格和能力,确实更适应在报社发展,为什么宋朝度非要让他从政,难道其中还有更深的考虑?或者是,李丁山还有不为人所知的背景让宋朝度看重?
第二天一上班,李丁山正式到章程市委组织部报道,随后又和沈复明、胡增周见面,走过了正常的程序,市委决定,由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淑英陪同李丁山前往坝县上任。
章程市委和市政府不分家,在一家大院办公。机关大院有些古老,墙面都有些剥落,不过里面的树木倒是茂盛,郁郁葱葱生长得非常茁壮,都非常粗大,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夏想和贾合就在一棵粗大的槐树下说话。
“小贾,你也该找个媳妇了吧?要不让李书记帮你在燕市找一个,然后带过来。要不在坝县一呆三四年都有可能,你还能等得及?”夏想挑轻松的话题对贾合说。
贾合不好意思地笑了:“不急,不急,着什么急?我现在什么都没有,谁愿意跟我?还是等我攒点钱,起码有了娶媳妇的资本再考虑终身大事。”
“要两手准备,一边谈着恋爱,一边攒着钱,要不等你钱够了,好女人都嫁人了……”
“别光说我,得说说你,夏想,你和肖佳之间是不是有点事?”一提别人,贾合就少了腼腆多了兴奋,脸上也露出八卦的神情。
肖佳?想起一夜温情,想起肖佳的温存和温香软玉,夏想心中蓦然升腾起一团火焰,差点让他在贾合面前露怯,幸好关键时刻又恢复了正常:“肖佳很漂亮,和我年纪也差不多,要是有机会,也是挺不错的朋友,可惜的是,我和她接触时间太短了,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这话是说给贾合听的,无意中从嘴中说出,却让夏想也吃了一惊,他和肖佳之间,到底有没有感情?究竟有没有结果?两个人在一起能走多远?
恐怕他和肖佳心中都*潢色小说没有底。
不可否认,他对肖佳有一些好感,要说也有一些喜欢,恐怕还是一种对美女的发自天然的喜欢,而和真正的两情相悦相去甚远。最主要的是,夏想始终觉得他对肖佳并不了解,在她泼辣、大胆的性格之下,或许还隐藏着某些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就算给他时间,夏想也没有信心认为他能真正走进肖佳的心里。而肖佳之所以给他,恐怕还是因为他在百姓河边上救过她,又毫不犹豫地借钱给她,在公章的事情上替她隐藏,再加她被文扬逼迫过紧,她的内心深处迫切需要一个可以依赖可以信任的人。
夏想不过是在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出现的那个合适的人罢了,他可从来不认为他有魅力让女人花痴到不顾一切。
**  

Snap Time:2017-06-26 01:34:39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