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五十二章 张部长的热情别有用意



李丁山从市委办公楼下来,事情和夏想预想得差不多,沈复明和胡增周都是公事公办的样子,表面上客客气气,套话都说了不少,市委也派出一个组织部副部长陪同李丁山上任,算是表面文章做足。官场上的事情就是如此,官面文章谁也不会让别人挑理,但真要动到真格的时候,才能看出远近亲疏。
坝县离章程市120多公里,没有高速,而且还是山路,稍事休息片刻就在张部长的陪同下,动身启程。张淑英张部长今年36岁,穿一身得体的职业套装,显得端庄大方,五官还算端正,只是人长得有些高大,尤其是骨架很大,握手的时候,夏想感觉到她的手不比他的手小多少,而且还硬硬的有些硌人。
尽管张淑英风韵犹在,身材**,但男人一样的宽大骨骼让人望而生畏,也让她失去了不少女性的柔美。女人不一定非要长得小巧玲珑才好,但一定不能长得人高马大,任何一个男人都对抱着一副宽广的躯体入睡没有丝毫兴趣。
张部长倒没有一般组织干部惜字如金的习惯,一路上滔*潢色小说滔不绝地说着话,不时地介绍沿途风光,还饶有兴趣地问起夏想的年龄以及婚姻状况,甚至还开玩笑地说要给他介绍女朋友。夏想忙不迭客套几句,应付过去。张部长以为夏想还是毛头小男生,用手背掩住嘴,吃吃地笑:“小夏太腼腆了,你这样子怎么能追到女孩子?坝县虽然偏远,也不富裕,不过那个地方倒是奇怪得很,偏偏就出美女……”
坝县出美女夏想早就领教过了,因为杨贝就是坝县人。一想到杨贝,他就心中百感交集,本来以为人生从此不再重逢,没想到偏偏又不远千里来到坝县工作,难道今生还能见到杨贝?
张部长以手掩嘴的笑让夏想一阵发冷,急忙别过头去,看向窗外。
出了章程市不久,外面的景色就由大片的农田变为连绵的群山。山随路转,山路弯弯,只见群山环绕之间,不时会有一两个村庄掩映其中。正是夏季树木丰盛的时候,偶而有一两条小河随着山路蜿蜒,也颇有青山绿水的优美,与传闻中的穷山恶水并不相符,出乎夏想的意外。
车行一个小时之后,地势陡然升高,群山消失不见,入目之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坝县因为地处坝上草原而得名,所辖区域一半山区一半草原,而草原地带称之为坝上,县城古宁堡就位于草原和山区的交汇之处。
此时正是水草最丰茂的时候,蓝天白云、绿草如茵、树木森然,果然是难得一见的美景。阵阵清凉的山风吹来,车内甚至不用开空调,感觉遍体生爽,气温宜人,不过20度左右。大自然的凉爽比起空调的冰凉强了百倍,夏想心情顿时舒畅起来,光是眼前的景色和宜人的气候,坝县给他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
张部长好象看出了夏想一脸陶醉的神色,也不知是故意打击他们,还是另有所指:“坝县也就是这个时候最美,也最令人留恋,一过秋季,就是长达五个月的冬季,到时一片枯草,山上也光秃秃的,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最冷的时候气温有零下30多度,冻得人都不想出门,整个县城大街上都找不到几个人。”
李丁山听出了弦外之音:“张部长对坝县这么了解,难道是坝县人?”
“就是……”张部长拉长了声调,“一直在坝县呆到18岁,后来考上大学才离开了坝县。我还算幸运的,分配到了章程市,我有个侄女也是大学毕业,结果就分到了坝县县委宣传部……对了小夏,我侄女叫张信颖,人长得可漂亮了,今年23岁,还没有对象,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夏想忙摆摆手:“张部长可别再拿我开玩笑了,我是老实孩子,见了女孩子就脸红。”既然张淑英喜欢说笑,他也就顺水推舟装个羞涩也没有什么。张淑英身为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话挺多,不太象一般的组织部的干部喜欢保持沉默以增加神秘感,但夏想看得出来她也不是一个简单角色,说的不少,但没有一句涉及到干部任命和组织问题,看似和他开玩笑说是介绍女朋友,其实是含蓄地告诉李丁山,她有一个侄女在县委宣传部工作。
李丁山笑笑没有说话,不过还是轻微地点了一下头,意思是他知道了。
张淑英满意地笑了,却扭头对夏想说道:“小夏你别跑,我一定要介绍你和信颖认识一下。”
夏想不免头大,不是因为如何推**张信颖,而是觉得张淑英有些过头了。组织部的官员见官大一级没错,但李丁山好歹也是县委书记,一县的一把手,又是省里直接下来的,而且他到坝县上任是走的胡增周的路子,恐怕在章程市委里面,无人不知,她还要真真假假以给他介绍女朋友为名,非要让李丁山也见一见张信颖,难道还想让李书记亲口给她一个承诺提拨张信颖不成?
就算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王肖敏亲自下来,想要李丁山照顾他在坝县的朋友,也不会表现得这么热烈这么肆无忌惮吧?
莫非是?夏想猛然一惊,张淑英是沈复明的人?她的举动看似热络,打着自己的主意,实际上还是在试探李丁山的态度?
见李丁山有些为难的样子,夏想不再犹豫,赶紧应承了下来:“既然张部长这么看得起我,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丑话可说到前头,万一你们家侄女看不上我,可得含蓄地说出来,别太伤我的自尊了,要不以后就不敢再找女朋友了。”
张淑英假装不快地说道:“这是什么话,小夏,你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帅小伙,我敢保证信颖一定喜欢。我还倒怕你看不上我们家侄女,你这大城市来的小伙子,眼光太高了,是不是,李书记?”
李丁山何尝不知道张淑英话中的暗示?
他初到坝县,对县里的情况全然不知,几个副书记和几个副县长,以及县长石堡垒,包括剩下的几个常委,到底都和市里哪一个头头有关系,谁和谁不和,谁又和谁联手,他一概不知,怎么可能轻易许诺?更不可能一上任就去见一个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侄女,传了出去就是一个笑话。
再说,张信颖有张淑英这个组织部副部长的姑姑,如果在宣传部还得不到重用,本事就说明了许多问题。有时许多看似不起眼的人就会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关系,牵一发而动全身,李丁山不是没有政治智慧的人,他一听夏想主动揽过事情,也就顺水推舟说道:“张部长,年轻人的事情,还是要靠他们自己解决。再说关于小夏的私人问题,我一向是持不管不问的态度,让他自己去拿主意。对了张部长,今天到了坝县天色就不早了,晚上我安排一下,明天再回市里吧?”
**  

Snap Time:2017-07-28 00:45:56  ExecTime: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