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五十八章 好一记耳光(求推求收)



PS:求推荐求收藏了,兄弟姐妹们,有事没事记得留个言,因为本周还有几十个精华,主要是想给大家加点分,好涨涨积分,增加推荐票。
贾合听从李丁山的安排,到了司机班去报道,夏想就一个人硬着头皮准备上楼去找张淑英。说实话,他不怕笑面虎一类的人,也不怕板着脸色高高在上的人,就是有点头疼不按常理出牌不说,还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的女人。女人在闹事的时候有性别优势,打不得骂不得,再万一不讲理的话,可就更让人挠头了。
夏想刚走两步,就听见后面传来嚷嚷的声音:“就是他,就是那个小子,你们两个人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身后不远处,光头领着两个警察,正追了上来。
还敢在县委大院抓人,胆子不小。夏想一抬头,猛然发现不知何时前面出现了绿裙子,正一脸得意洋洋地伸开双手拦住他的去路,因为过于用力伸展,好象在做扩胸运动一般,将胸前两个跳跃的小白兔挺得鼓起老高,如同要伸开怀抱将夏想抱在怀中,给人非常暧昧的联想。
后有追兵,前有拦路,夏想无奈地摇摇头,刚来坝县,怎么就遇到野蛮女孩绿裙子和地头蛇光头?他不慌不忙地站住,冲绿裙子笑了笑:“你这个姿势很不雅观,别人会以为你想非礼我。”
绿裙子俏脸一红,“呸”了一口:“臭流氓,还说你没有肮脏的想法,刚才的话已经充分暴露了你的色狼本质。”
夏想还是不以为然地说:“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却做出要投怀送抱的动作,你说谁更**?”
绿裙子如同呛了一口水一样,脸憋得通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突然“哇”的一声哭出声来:“臭流氓,死坏蛋,我要打死你!”上前抬腿就要踢夏想。
肖佳可以踢他,曹殊黧可以踢他,但眼前的绿裙子蛮不讲理,又胡搅蛮缠,夏想对她一点怜香惜玉的感觉都没有,要不是看她是个女人,早就打了过去。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可以把蛮横变成可爱,大部分是弄巧成拙让人觉得无赖,他一闪身向后一退,轻易地躲了绿裙子的一踢,却感觉两个胳膊在背后被人给架住了。
“嘿,小子,还想跑?再跑个试试?先把他关到派出所里,等我这边忙完了,再过去好好会会他。胆子挺肥,敢惹我的张妹妹,等下有你的好果子吃。”光头刘河颐指气使地对架住夏想的两个警察说道。
绿裙子咬着牙,瞪着怨恨的眼睛:“先等一下,让我打他一个耳光再说!敢对我出言不逊,也不问问我是谁?整个坝县都没有人敢惹我,一个外地人还嚣张得不行,不知天高地厚。”
夏想被两个警察架得死死的,想要躲也动不了:“你的手要是落下来,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在县委大院被人当众打耳光,他代表的是李丁山,传了出去,他丢人事小,李丁山面上无光,肯定会大发雷霆,迁怒于绿裙子身后之人。夏想倒不是怕李丁山和坝县的本土势力冲突,他就任县委书记,想要大刀阔斧地干出一番成绩,势必要和根深蒂固的本地势力产生矛盾,只是现在时机不对,有时候争斗并不一定非要有刀光剑影,背后看不见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厮杀的战场。
话一出口夏想就后悔了,绿裙子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目空一切的人都是吃软不吃硬的驴脾气,果然,话音刚落,绿裙子抡圆了胳膊就朝夏想的脸上打去:“打死你活该,叫你口出狂言!”
“住手!”突然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一个人影跳出来伸手去挡绿裙子的手,不料脚没站稳,没有挡住,却一把推在夏想身上,力气之大,让夏想和身边的两名警察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一步之差,正好让绿裙子的手落了空。
夏想侥幸躲了过去,但绿裙子的手没有停住,正好打在来人的脑袋之上……“啪”的一声,结结实实打个正着。
绿裙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旁边的刘河看清了来人是谁,吓得一缩脖子,嚣张气焰一收,腆着脸叫了一声:“杜部长!”
挨了绿裙子一巴掌的正是宣传部长杜双林。
杜双林正在远处和李丁山说话,无意看到夏想被两个警察架住,顿时吓了一跳,开什么玩笑,县委书记第一天上任,秘书就被警察抓了,公安局长王冠清还想不想干了?他想也没想,急忙跑过来解围,突然横生变故,有人要打夏想,更是让他心惊肉跳,在县委大院打书记秘书,这不是当众打李书记耳光是什么?他虽然是宣传部长,安全方面不归他管,但他是坝县人,算是本土势力,历来坝县的县委书记和本土势力都是冲突不断,他一向是居中调和的态度。真要是书记秘书被本地人打了,这个据说有点来头的县委书记大怒之下,趁机拿下几个本地官员也有了充足的理由。
待杜双林看清正要打人的人是谁时,更是气得火冒三丈,当时顾不上许多*潢色小说,就冲了过来,情急之下也不顾身份,出手阻拦。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意外失手,头上却被打了个正着!
绿裙子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意外,打的又是杜双林,心里也有些害怕:“杜,杜部长,不好意思,怎么是你?我不是故意打你的头的,真的,我是想打这个臭流氓的。”
杜双林本来还强压怒火,因为他注意到李丁山、张淑英以及县委其他常委一行,刚才没有注意到发生的一切,现在却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都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他也不想非要和张信颖现在说个清楚,毕竟还事关夏想,就想先息事宁人,事后再算帐不迟,不料一听她开口就说夏想是臭流氓,再也忍不住心中火气,**口而出:“张信颖,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你不好好在宣传部上班,跑大院里做什么?谁允许你擅离岗位的?”
县委宣传部也在县委大院里面办公,不过在县委大楼的后面。
张信颖?夏想心中冷笑,原来眼前这位就是张部长口中的才女张信颖,她的宝贝侄女,燕大中文系的高材生!也不知道是如何娇惯成这么一副千金小姐的脾气!
两个警察见势头不对,已经悄悄地松开了夏想的胳膊。夏想回过头看了看两个人,见他们都是30不到的年纪,长得也比较普通,就问:“你们身为警察,不问青红皂白就抓人,还架着我故意让人打我,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份?”
“刘总说你是坏人,你就是坏人了。刘总的话,我们不敢不听。”左边的警察态度有点松动,但还是有恃无恐地说道。
“刘总?就是他?”夏想一指刘河,“他又是谁?”
“他你都不知道,还敢在坝县耍横?”这个警察显然眼力不够,还没有看清眼前形势,“他是我们副县长的公子,向来在坝县说一不二……”
夏想摆摆手,不想听他继续吹嘘下去,因为他已经看到,李丁山一行人已经走了过来……
**  

Snap Time:2017-09-26 19:05:02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