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五十九章 乱中取利



刘河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
他见杜双林认识夏想,想到他爸早就对他说过,新上任的县委书记李丁山会带一个秘书和司机过来,这么说来,眼前这人不是秘书就是司机了。不管是谁,和县委书记的亲信发生直接冲突不是明智之举,他不免有些暗暗后悔一时冲动,见美色就滥发正义之感,又想他爸再三交待,新任县委书记上任之后,让他先收敛一点。刘世轩的意思刘河也明白,许多事情能暗地里进行就不要摆到明面上,能不产生冲突就避免矛盾,并不一定谁官大就一定谁说了算,躲在背后控制一切的感觉也很让人沉迷。
积威之下,张信颖还是有点怕杜双林,不过她一眼看到张淑英正朝这边走来,心中的一点惧意也消失不见,理直气壮地说道:“他能是谁?就是一个喜欢在大街上看美女的小流氓,我路过时他不怀好意地看了我几眼,让他道歉他还不肯……杜部长,我是过来看我姑姑的,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下来视察,我这个当侄女的过来看看她,不算什么过错吧?刚才我在单位没有见到你,现在见到了,向你请个假,这总行了吧?”
张信颖无所谓的态度彻底激怒了杜双林,本来中午在酒桌上已经和张淑英闹得非常不愉快,现在张信颖又抬出张淑英来压他,他哪里还咽得下这口气?正好又涉及到夏想在内,他冷冷地说道:“张信颖,你上班时间擅离岗位,情节非常严重,我现在命令你停职反省,回去写一份检查给我。”
张信颖见杜双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点也不给她留情面,又气又急,正好张淑英来到了近前,她十分气势地大声说道:“杜部长,我不服,不就是刚才我不小心打了你脑袋一下,你这是公报私仇,以权谋私!你早就看我不顺眼,故意给我冷板凳坐,正好我姑姑来了,咱们要好好讲讲理。”
夏想几乎要大笑出来,张信颖还真是一个活宝,仗着有张淑英撑腰也不能和顶头上司对着干,县官还不如现管,官场上讲究的是互相抬举,不是当面拆台。
果然杜双林脸色铁青,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道:“只要你在宣传部一天,就得听我的话。有本事的话,调到市里去!”
这话算是说得没有回旋余地了,也正好触到了张信颖的痛处,她一脸委屈的脸上前拉住张淑英的胳膊,不满地说道:“姑姑你听听这叫什么话?杜部长分明是故意打压我,还要偏袒那个小流氓,姑姑你一定要帮我主持公道,要不这宣传部没法呆了。”
李丁山笑吟吟地说:“小流氓?我倒要听听,我的秘书怎么就成了小流氓了?”
张淑英心中一紧,李丁山终于出手了!看来惹着了夏想,就动了他的软肋。
李丁山又看了两个警察一眼,面无表情地问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两个警察不认识李丁山,见县里的头头脑脑都围着李丁山,再傻也猜到了他是谁,不由都惊吓出了一身冷汗。公安局长见了县委书记还得小心翼翼的,他们不过是最底层的普通警察,平常想见副局长都难,想见县委书记更是别想。
“我叫陈海申,他叫刘迎军……”年纪稍大一些的警察局促不安地答道。
李丁山不再理他们,又问刘河:“你又是谁?是哪个部门的?”
刘河现在也猜到了眼前这位就是新上任的县委书记,心里也有些害怕,权力总是会无形中给人带来威压,尤其是李丁山虽然脸色平静,但淡淡的口气中总是流露出一股居高临下的质问,让他一向的自信再难保持,结结巴巴地答道:“我叫刘河,在水利局工作……”
“水利局的办公室好象没在县委大院吧?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不在单位上班,跑县委大院有何贵干?”李丁山打断他的话,毫不留情地问道。
刘河一时语塞,眼光躲闪,不敢看李丁山的眼睛。虽然他心里不服,不过想起刘世轩的交待,还是不敢流露出来。张淑英听出李丁山口气中的不善,急忙出来打圆场:“李书记有所不知,刘河的爸爸是刘世轩。”
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世轩?李丁山回头看了刘世轩一眼,见他昂着头,仿佛一切都跟他无关一样,也没有出来说话的意思。他心里明白了几分,强势的副县长,当地派的领头人物!
“误会,都是误会,对不起李书记,我和这位小兄弟……不,夏秘书刚才有点误会,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没事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私下里向夏秘书赔罪。夏秘书,你说呢?”刘河心中还是有些震惊,夏想看样子比他还年轻几岁,竟然是县委书记的秘书,他还以为是司机来着。不过他还算有点眼色,见形势不妙,真要当场惹急了县委书记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他一向认为他的老爸刘世轩在坝县的势力根深蒂固,无人可以动摇,但书记的面子不能不给,场面上总是退让三分。
刘河想息事宁人,夏想却不同意,事情闹到现在,正是可以乱中取利的时候,想要及时全身而退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他正要加上了一把火,好让该跳出来的人都现出原形,还没开口,就听到张信颖非常不满地说道:“不能就这么算了,姑姑,他是个小流氓,欺负了我,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就算他是李书记的什么秘书也不用怕他,姑姑你是市委的领导,替我说一句公道话!”
夏想忽然觉得张信颖无比可爱,本来张淑英就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没想到她的宝贝侄女更甚于她,简直就是无理取闹的极品。要是她象刘河一样及时退后一步,张淑英再在一旁帮衬几句话,李丁山也只好作罢,不可能再抓住不放,只是这样的话,就达不到夏想想要的效果了。
李丁山脸上还保持着三分笑意:“张信颖是吧?我是李丁山,说说看,我的秘书夏想怎么欺负你了,我替你主持公道。”
要是李丁山脸色阴沉,说话十分严厉还好一些,现在他脸上带着若无其事的笑,却又揪住事情不放,就让张淑英不得不高看李丁山一眼。一个人要是喜怒不形于色,让人琢磨不透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就很难让人发现他的弱点加以利用,她原以为李丁山没有在基层从政的经历,也许会很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没想到他倒是沉得住气,不由让她多了几分小心。
“信颖,在这么多领导面前,别瞎胡闹!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老实地跟在我身后,不许再说一句话,知道不?”张淑英知道张信颖口不择言,见李丁山颇有刨根问底的意思,也是担心到了最后反而落了她的不是。不知为什么,她总是觉得在一旁一直不叫冤不叫屈冷眼旁观的夏想,看似清澈无害的目光,总能给人看透内心的感觉。
“可是……”张信颖还想多说,却被张淑英拉了一把,张淑英用严厉的目光制止她再说下去。
“年轻人在外面遇到,起了冲突也在所难免,李书记,我看这事就算了吧,他们自己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是不是?下来我让刘河好好向夏秘书赔罪,好好摆上一席,给夏秘书接风压惊……听到没有,刘河?”   *潢色小说  常务副县长刘世轩一开口说话,就是息事宁人的态度。
PS:闲话两句,今年的天气真是让人无语,4月中旬了,气温才15度,坐在屋里码字,不一会儿就觉得手冷脚冷,很难捱。北方冷,南方旱,祝愿早日度过眼前这一段阴暗的日子,早日迎来春天。祝兄弟姐妹们心情愉快,请用票票给我一点温暖和动力,谢谢。
**  

Snap Time:2017-06-22 20:08:01  ExecTime: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