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六十一章 坝县的三个派系(拜求推荐票)



嘲笑声象一把尖刀直刺入张淑英的心脏,她现在才明白刚才夏想的手段,先将刘河摘了出去,省得刘家父子反弹,等于将她和张信颖彻底孤立起来,接下来以高姿态向杜双林示好才是他的真正目的,以道歉之名将张信颖的丑事公之于众,然后让张信颖自暴其丑,既让张信颖名声扫地,又扫了她的面子,真是一石二鸟的好计。
再想到刚才在李丁山的逼迫之下,接连跳出来帮她说话的三个人,才明白李丁山和夏想刚才一明一暗,杀招不断,李丁山引出的三个帮他说话的人,看似是她棋高一筹,却在最后被夏想轻轻一拨,成功地利用杜双林被打一事,不但挽回了局面,还连带不轻不重地给了刚才三个人难堪。
张淑英又羞又怒,扬手打了张信颖一个耳光:“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上,立刻回家给我反省去!”
“姑姑……”张信*潢色小说颖万万没想到张淑英会当众打她耳光,在她看来,没有子女的姑姑一向疼爱她如亲生女儿,骂她一句就不舍得,更别说动她一根手指。不想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狠狠打在她的脸上,她只觉得羞辱、难堪、无地自容,捂着脸放声大哭。
“还不快滚!”张淑英余怒未消。
县委会议如期举行,会上张淑英代表市委组织部宣部了李丁山的任命,李丁山正式接任坝县县委书记一职,按照惯例,她少不了再高调地来一番讲话,只是刚刚发生了张信颖的事情,她心情全无,只是简单说了几句,就将话筒交给了李丁山。
李丁山也没有多说,只是照例说了一番套话,他感谢市委市政府的信任,一定不会辜负市委市政府的重托,等等,会议很快结束,张淑英心中有事,谢绝了李丁山的挽留,说是要返回章程市。不过大家都知道,她肯定是要私下里看望张信颖,众人的目光各有不同,有的事不关已,有的幸灾乐祸,也有的忧心忡忡。
耐人寻味的是,平常关系一般的吴英杰和杜双林现在却凑在一起,不时说笑几句。再看坐在正中的一脸淡定的李丁山,大家再想到刚才在外面他和夏想天衣无缝的配合,不管是不是愿意承认,大家都心里清楚,坝县将会迎来一个全新的局面,一些力量将会重新组合,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各个力量的碰撞而产生巨大的冲突。
还有一点,所有人都记住了夏想的名字,一个年轻得不象话的县委书记秘书,尽管他现在还没有任何级别,但在所有县委常委的眼中,夏想是一个让人绝对不容忽视的存在。
几天后,李丁山已经完全适应了县委书记的身份,夏想也作为他的贴身秘书,为他整理文件、安排日程,等等,也理顺了手中的工作。贾合平常就在司机班上班,作为县委书记的专职司机,开坝县一号车的他受到司机班全体司机的尊敬,只要一上班,就有人殷勤的倒水递烟,让他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除非李丁山出行,县委其他领导都不敢劳动贾合,而李丁山刚刚上任事务繁忙,整天忙着熟悉县委的一大摊子事儿,又要接见许多汇报工作的县局头头,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功夫出去,贾合倒成了三个人中最悠闲的一个。
不过他的好日子没过几天,就被夏想指使到离县城20公里外的贾寨乡调研,实地查看当地的庄稼种植情况。贾合本来就是在农村长大,对于农民种庄稼的事情还算熟悉,很快就弄清了情况,回来给夏想一说,果然和夏想猜测得相差不多。
夏想心中就有了主意,决定等时机成熟时,再向李丁山汇报。
吴英杰和杜双林的靠拢在意料之内,在交谈中吴英杰有意无意地交了底,原来他是胡增周的人。在得到了李丁山的信任之后,吴英杰将坝县的情况简单罗列了一下:十一名常委一共分三派,以常务副县长刘世轩为首的本地派,包括组织部长黄鹏飞和副县长兼公安局长王冠清,虽然王冠清不是常委成员,但他担任公安局长多年,几乎所有派出所所长都是他一手提拨的。刘世轩、黄鹏飞和王冠清都和张淑英来往密切。虽然说是本地派,但并非他们都是坝县人,而是指他们在坝县扎根多年,有这样那样的盘根错节的关系。
如果说本地派都是本地人,那么中间就是一个混合派系,既有本地人,又有外地人,以副书记郑谦为首,包括政法委书记王全有、武装部长郭亮和宣传部长杜双林,中间派严格来说并不是抱团,只不过他们既不帮本地派,又不得罪外来派,只顾自己埋头发展,和外来派最大的区别在于低调,并不培植自己的势力。
最后的一派就是外来派了,包括县委办主任吴英杰、副县长赵建苏和纪委书记杨帆。外来派都是外地人在坝县工作,来自外县或者由章程市直接下派,共同特点是进取心强,既想做出实事,又想造福一方,将政绩和升职挂钩。外来派因为要实现抱负,必须要用可用的人,就不可避免地与本地派产生矛盾。
李丁山知道吴英杰也算交待了一些实情,上述情况三天前在他和夏想深谈时,已经基本上得出这些结论,而且将常委中的一些人加以分类,和吴英杰所说的相差无几,只不过没有吴英杰亲身体会得出的结论真实可信。
但正是因为猜测也能推断出八九不离十的结果,而且在谈话的过程中,夏想思路清晰,条理清楚,将所有常委的名字和长相记得丝毫不差,还能根据他们的说话语气和这些天前来汇报工作的次数,做出了一个简单的推论,并且还详细和他分析了谁该拉拢,谁该冷落,谁该保持距离,谁必须打压,让李丁山不得不感叹,夏想简直就是天生是做官的材料,就象他在对付张淑英和张信颖时,既懂得造势又知道借势,而且事先还将刘河摘出,正是各个击破之计,真是老辣过人的手段。
李丁山越想越觉得他很幸运,有夏想在身边帮他,比起只会施展一些粗劣手段的文扬不知强了多少倍。想到文扬,他又想起和夏想交谈时,说到文扬居然拉来了风险资金,他也颇感惊讶,不过惊讶过后也并没有多想,毕竟他已经决定从政,公司以后是好是坏与他都再也没有关系,他也不会非要恶意地想让公司衰败下去才好。
李丁山本质来讲还算是个大度的人,尽管有时稍稍有些不够强硬。
**  

Snap Time:2017-07-28 00:47:02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