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六十五章 实地考察



夏想只有沉默地点头,李丁山向他说出隐密的事情,证明他在他心目中已经是可以绝对信任的人,再加上他又可以帮他出谋划策,应该说,现在李丁山对他的信任和倚重已经超过了贾合。眼下得到了李丁山的绝对信任,也许是时候向他提出曹永国的事情了,夏想心中有了决定。
“李书记,我们来坝县也有一段时间了,一直还没有机会下去看看,正好今天有空,要不到乡里去转一转?”出动散散心也好,夏想见李丁山情绪有点低落,就提议说道。
“好!”李丁山不假思索地就同意了,“早就听说坝县的草原非常漂亮,既然我们要发展旅游业,自己不亲自看上一看,怎么能说服别人?走,叫上贾合,我们一起去。”纸上得来终觉浅,不实地考察一番,总有雾里看花的感觉。
贾合接到夏想的电话,听说李丁山要出门,当即兴冲冲地开出县委一号车,收拾得干干净净来到楼下等候。说起来他亲眼看到夏想迅速和李丁山接近,并且代替了他成为李丁山最信任的人,心里多少有些不平和不满,也感到有点失落。不过他和夏想住在一起,每天晚上夏想都会讲一些县委的事情给他听,一开始他还感点兴趣,后来听到了其中言语交锋和勾心斗角,渐渐就失去了兴趣,等夏想再讲这些事情时,他就岔开话题,说起其他有趣的事情。不是他不想和夏想讨论县委大院的是是非非以及如何发展坝县的经济,而是他根本就听不懂,也不知道那么高深的问题。
贾合的心也就慢慢平复下来,心中的埋怨一点点消失。如果他有夏想的头脑和眼光,李丁山一定也会重用他信任他,事事和他商量,可惜他没有,这事怪不得夏想,更不怪李书记,再说李书记还是在夏想的劝说下才改变了主意当上了县委书记,换了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而且他现在在司机班日子过得也很舒坦,比起以前在公司时不知好了多少倍,有一帮人天天巴结他,请他吃饭,把他当成中心,他也非常享受这种飘然的感觉。
县委一号车是一辆老款的丰田,车况还算不错,贾合十分灵活地操控着方向盘,一路向北进发。夏想坐在他的旁边,问他一些在司机班上班的情况,他沾沾自喜地将他所受到的优待说了出来,最后还感慨地说道:“等以后李书记当了市委书记、省委书记,我是不是大小也算个官了?”
日系车的显著特点是悬挂软,山路不太好走,坑坑洼洼,路面的不平被减震过滤之后,传递到车内,车厢摇晃之间,就如坐船一样。悬挂软的好处就是适合走不太好的路,车速不快的时候,确实比德系车较硬的悬挂感觉舒适。不过一旦到了高速上面,车速一快,悬挂软的车高速不稳容易侧翻的致命缺点就会暴露无遗。
车速不快,顶多六七十公里,不过这一段路况实在太差,车内晃动得厉害,李丁山冷不防说道:“小贾,开慢点,没有催你赶路,开那么快干什么?”
李丁山的口气有点生硬,贾合跟了他这么多年,知道他肯定是哪里不满,忙问:“李书记,我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对?你直接批评我,你也知道我脑子笨,有时候想不到,也猜不出来。”
李丁山叹了一口气,看了夏想一眼,心想什么贾合能和夏想一样,时刻都能把握好分寸就好了,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不是所有人都有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悟性。
“平常和别人吃吃喝喝也就算了,记住不许以我的名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更不能收别人的礼,替别人开口求我办事!”要是夏想,李丁山甚至不用点明,只需要暗示一下即可,但对于贾合,必须说得清清楚楚他才明白,才能记在心里。
“我知道了,李书记,我不会给你丢人的。”贾合一口答应,扭头看了夏想一眼。夏想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话不能说得太明,他相信贾合知道他们三个人是同舟共济的关系,任何一个环节出了疏漏,就有沉船的危险。
20公里的路程很快就到,来到了夏想让贾合来过几次的贾寨乡政府所在地贾寨村。说是乡政府所在地,其实就是一个大村,山路穿村而过,两侧全是低矮的农房,稍好一些的是红砖房,差一些的是蓝砖房,甚至还有土房,入目之处就是贫瘠和落后,街上有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人群,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一个干瘦的小女孩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夏想他们,眼神之中除了惊慌之外,空洞无物,还有一条黑毛狗,瘦得皮包骨头,夹着尾巴在一堆垃圾中找东西吃,还不时抬头看几眼,有气无力的样子。
再看远处,是起伏不高的小山,山间夹杂着碧绿如玉的草原,现在正是草木丰盛的时候,风一吹,草原如波浪一样起伏,是绿色的海洋,天然的宝藏,只是没有路,宝藏也只能藏在深山无人识。李丁山看到眼前的情形,更加坚定了要为老百姓们做点实事的决心,心里沉甸甸的,象是压了一块石头。
就算一切如夏想所说,可以借三山度假村开发的东风,只需要修20公里的山路,就可以打通一条通向京城的通天之路,但眼前的景色虽美,在路没有打通之前,如何能提前拉来投资开工建设?如何能说服投资人以后会有美好的前景?要是等三山度假村建成之后再找到投资,最少也要晚上半年之久。
李丁山的心情突然变得迫切起来。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夏想本来招呼小女孩一声,好问她几句话。不料他话一出口,小女孩就受惊一样转身跑了,还不时回头看上几眼,好象看传说中的大灰狼一样。
小姑娘一跑,就惊动了几个围在一起说话的大人,几个人围了过来,其中一个30多岁的黄牙男人咧开嘴笑了笑:“观光客?哪个大城市来的?这穷山沟有什么好看的,光长草不长庄稼。”
夏想见李丁山没有开口的意思,就问:“草长得这么高这么壮,可见土地肥沃,应该能长好庄稼才是。”
“呵呵……”
“哈哈……”
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黄牙说道:“一看就知道你是城里娃,能说出长草就长庄稼的话来,从书本上看来的吧?”黄牙的笑中还有那么一点不屑的味道,“草可比庄稼好活,好长,那玩意儿生命力惊人,不用伺候,自个就能长得高高的,冬天*潢色小说下雪一冻,地面上的枯黄死掉了,草根还活着,明年春风一吹,就又活了……”
小女孩不知何时又跑了回来,躲在大人背后稚气地念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黄牙训她:“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捣乱,小丫,去打醋去!”
“几位稀客来到我们这穷地方,有什么事?”旁边一个老农模样的人,一边磕着旱烟,一边拿眼睛瞄三个人。
**  

Snap Time:2017-06-24 10:05:22  ExecTime: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