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七十一章 每个人都有底线



刘河站起来,一只手扶着腰,脸色阴沉眼神不善地盯着夏想:“夏想,你和我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没想到,没想到杨贝以前的男朋友竟然是你……这么说来,你和我之间是永远没有可能成为好朋友了?”
杨贝看看她妈妈,又看看夏想,突然眼泪涌了出来:“夏想,你这又是何必?何必非要来坝县找我?”
夏想心潮翻滚,强压下冲动的心思,理也没理刘河,说道:“你错了,杨贝,我来坝县不是专门找你,我是来工作的。”
“工作?真是笑话,在燕市混不下去了,居然会跑到坝县来工作!坝县虽然穷,也不缺你这样的没用的人,来坝县工作?你说说你在哪个局上班,我找你们局长去,让他开除你。”杨贝母亲气势汹汹地说道。
“伯母,您刚才好象说您是文化局的局长,应该管不到别的局吧?”夏想突然一脸微笑,彬彬有礼地问道。
杨贝母亲先是一愣,随即又道:“我是管不着,可是刘河的爸爸管得着,他的爸爸是县长。”
“好象是副县长吧?我听说县长姓石,不姓刘!”夏想看了刘河一眼,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脸上还有恨恨的神色,心中知道和他之间已经是水火不相容了,更何况,他居然会是杨贝的男朋友,让他心中说不出来是悲凉还是厌恶。他又看了杨贝一眼,见她双眼含泪,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楚楚可怜,心中想起以前对她的柔情,以及她对他的温存,现在心中却始终提不起丝毫心疼和怜悯,只留下冷漠和漠视!
“副县长怎么了?副县长照样可以让县长也让着三分,还有县委书记也不敢拿刘县长怎么样!你是外地人怎么知道坝县真正的当家人是谁,告诉你,是刘县长,刘县长在坝县才是说一不二的土皇帝!”
“今天我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话了,看来,我这个县委书记只是徒有虚名了!”李丁山从屋里出来,一脸不快,意味深长地看着刘河说道。
刘河今天从县城接上杨贝和她的母亲朱红妹,来贾寨乡办点事情,随便带她们两个人来尝尝鲜,吃吃乡下的炖锅菜。他轻车熟路,直接将车停在了饭店门口,也就没有看到李丁山他们停在远处路边的车。刘河知道村中谁家藏着山鸡和野兔,谁家有上好的口蘑和蕨菜,就让杨贝和朱红妹先到饭店等他,他去农户家打个秋风。
自从上次他出面邀请夏想吃饭未果之后,他也心中颇不以为然,丝毫没有把夏想放在眼里,就连李丁山也不被他当成威胁。刘世轩虽然叮嘱他,最近行事要小心一些,多少要给李丁山一些面子,毕竟表面上他是县委书记,是名正言顺的一把手。但非常熟悉爸爸口气的刘河怎么会听不出来刘世轩语气中的轻视,也是,接连两三任县委书记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他刘世轩一直稳坐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不动,没升到县长是因为他是本地人,原则上不能担任当地的党政一把手,但副县长的位子丝毫不影响他作为坝县本地派领军人物,一直屹立不倒的事实!
他是副县长不假,但不管是县委还是县政府,都有听从他的人,更不用提这么多年来安插到各级乡镇以及县局的人,都陆续当上了副手和一把手,可以说,整个坝县都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别说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就是市委书记亲自下来,也不可能立即改变坝县的现状。就算将他免职,他相信自己多年来精心培育的手下在关键时刻,肯定会和他站在一起,如此庞大的一股力量,不需要摆到明面上来震慑李丁山,只需要在关键时刻让他感受一下不大小的阻力,就会让他知难而退。
坝县是他刘世轩的坝县,别人来了只要不危及他的利益,大家就相安无事,想呆上几年然后升官走的,他可以表面上配合一下。想要做出一点政绩工程的,只要对他有利,他也可以帮上一帮。但他的底线是,不可触及到他的核心问题,就是刘河。
刘世轩只有刘河一个儿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刘河,曾经有一个到外县去当县长的机会他都没有动心,就是因为他已经不想再在仕途上有所发展,只想趁他在位的时候,为刘河铺好路,让他赚够钱。刘世轩很清楚坝县的优势,穷是穷,但也有宝藏,口蘑和蕨菜就可以卖大钱,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只是打一个时间差,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性赚钱,所以他不让刘河一次挖到太大量,容易引起有心人的猜疑,每周一次,每次只要一百斤,细水长流*潢色小说,在他看来只要他在位一天,就可以保证刘河的无本生意继续一天。
除了无本经营口蘑和蕨菜之外,刘河还在县城开着饭店和歌厅,几年来,赚的钱少说也有上百万。刘世轩打算等他退休之后,就全家搬到章程市享福,反正赚的钱也足够花了,再做一些正当生意,安度晚年。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刘河毕竟年轻,哪里耐得住眼睁睁看着扔着遍地的钱不捡?他背着刘世轩每次都要让人挖到两三百斤才罢休,又没有听刘世轩的劝告,不但一分钱不给村民,连分上几盒烟也懒得分上一分,他觉得这些村民都没有脑子,只要一听是县长让他们挖口蘑和蕨菜,肯定没命地卖力,只要他许上几句空口承诺就可以了。
人天生就会追求利益,不管是高高在上的权贵,还是在刘河眼中没有脑子的村民,只不过追求的手段和过程不一样而已,刘河不知不觉中已经给自己埋下了隐患。
“李书记……”当着未来丈母娘和女朋友的面,刘河本来想显得硬气一点,但县委书记四个字好象有魔力一样,自然而然就带着压迫人的威严,他再觉得自己了不起,觉得自己有个只手遮天的爸爸,毕竟坝县名义上的一把手是李丁山,如果真要常务副县长和县委书记狭路相逢,就算他再根深蒂固,县委书记的权威发作起来,也足够让他举步维艰,从里到外难受,所以刘河还是谨记刘世轩的再三叮嘱,在双方没有露出底牌之前,必须对李丁山恭恭敬敬。
“您怎么在这里?幸会,幸会!”
李丁山护短,夏想又是他最器重的人,见夏想坐在地上,心中就火就再也压制不住:“幸会?幸会就是你动手打我的秘书的借口?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二次对夏想动手了,刘河,你是不是真觉得我这个县委书记好说话,不记仇?”
**  

Snap Time:2017-01-21 08:06:44  ExecTime: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