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七十二章 冲突和隐患



(兄弟们周末快乐,票票就砸过来吧……)
李丁山是没有从基层干起的从政*潢色小说经历,但他也是从小记者再到国家级报社的中层干部,接触的人形形色色,比起刘河乃至刘世轩都强了太多,下至村民,上至省委书记甚至国家领导人,他都打过交道,心软也是只对他熟悉的人宽容,手腕不够硬也是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现在见夏想受屈,他的威势就不可遏制地发作出来。
牛红妹还没有弄清眼前的形势,在她看来,只要跟紧了刘家这棵参天大树,在坝县的地面上,谁也动不了她一根毫毛,她听到刘河叫李丁山为李书记,以为是哪个乡的党委书记,又见李丁山盛气凌人,就无比气势地指着李丁山说道:“你是哪个乡的书记,怎么和刘河说话?你到底知不知道他是谁,知不知道我是谁?”
杨贝实在不愿意看到她母亲气盛的样子,但她又非常惧怕母亲,不敢多说,只好轻轻拉了拉牛红妹的衣袖:“妈,别闹了,多丢人……”
“丢人?你还知道丢人?人家都追到坝县了,你不是说和他断了来往了吗,怎么他还能找到你?”牛红妹得理不饶人,冲着杨贝又是一顿咆哮。
“够了!”李丁山非常厌恶地挥了挥手,问牛红妹,“你是文化局的局长?”
“没错,我就是……他是刘县长的儿子,你惹得起吗?”牛红妹想以居高临下的口气和李丁山说话,却发现她比李丁山矮了太多,而且自始至终被他不怒自威的气势压着,心里就十分不快。
“伯母,别说了!”刘河唯恐牛红妹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他也不敢当面和李丁山闹得太僵,急忙出来打圆场,“李书记,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牛红妹,文化局的副局长。牛局长,这位是县委的李书记。”
刘河以官职相称,让牛红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听到最后说是县委的李书记,她再没脑子也明白县委只能有一位李书记,也就是说眼前的人是堂堂的县委书记,可不是什么乡党委书记。当面冲撞了县委书记?牛红妹一瞬间脑子有点迟钝,随后又快速运转起来,刚才他说夏想是他的秘书,这么说,夏想当上了县委书记的秘书,成为县委书记的跟前红人?
牛红妹表情僵了一僵,转眼又鲜活起来,堆起了满脸笑容:“李书记,原来您就是新上任的李书记?您说这事闹得,我真是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她背后有刘世轩的支持是不假,但人在官场谁不知道书记的重要性,人事大权在握,真要想摘了她一个小的文化局的副局长的官帽,刘世轩想拦也不拦不住。
李丁山没理牛红妹,扔下一句:“文化局的干部不是都挺有文化的吗?”就来到夏想身边,伸手去扶夏想,“要不要紧,小夏?你放心,上次我说过,来日方长,今天我还是这句话。”
县委书记亲自去扶一个秘书?任谁都能看出来夏想在李丁山心目中的地位,刘河知道一点内情,还没有多大惊讶,牛红妹却是张大了嘴巴,脸色涨得通红,好象吃了什么不消化的东西噎着了一样,喉咙中发出呼呼的声音,却说不出来一句话。也不知道是因为李丁山的讽刺,还是因为夏想能够劳动县委书记大驾亲自伸手相扶而震惊!
刘河再次听到李丁山强烈的暗示和不满,心中不以为然地想,你李丁山就是天,就是龙,来到坝县这一亩三分地,也翻不了天也伸不开腿,只能憋屈地老实呆着,否则到时收不了场,别说想捞上政绩走人,能不能干满一届还要两说。
牛红妹知道她说错了话,给新任县委书记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心中急得上火,又见刘河在一旁虽然表面上恭敬,不过眼神中飘来飘去,显然是在和李丁山置气。她知道刘河可以仗着刘世轩不把县委书记放在眼里,但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文化局副局长,很容易就被当成棋子给牺牲掉,眼见刘河不出面替她说句好话,又想起刚才对夏想嚣张的态度,她心里更是如同被一只猫抓来抓去,难受得要死。
夏想是李书记的秘书,看样子李书记对他又无比器重,要是他时不时在李书记旁边说她的坏话,她的副局长别说想提正,想都不用想一定干不长了。县委书记是动不了常务副县长,要想动她一个副科级干部,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
当着刘河的面,她抹不下面子去求夏想,急忙转身对杨贝说道:“贝贝,夏想是你同学,同学来了怎么不招呼一声?大老远来到坝县,怎么着也是客人不是,有时间请夏想到家中坐坐,认认门……”
“伯母,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再重新撮合他们?见过势利的人,没见过你这样翻脸就不认人的。”刘河态度傲慢地看了牛红妹一眼,又冲杨贝说道,“贝贝,跟我走!”
乡村饭店就是一间简陋的平房,房前的院子也不大,有几棵高大的杨树枝繁叶茂,风一吹树叶哗哗作响,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地上,到处是斑驳的影子。
夏想站在李丁山和贾合中间,目光淡淡而清澈地看着杨贝,看着那个他昔日深爱的女子。她踌躇不前,犹豫不决地看看刘河,又看看牛红妹,唯独没有看他一眼,他的心渐渐沉到了谷底。
杨贝真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子?如果有其他的原因导致她毅然分手,夏想不会怪她,也不会埋怨她,或许还是彻底原谅她,同时也会结开心结。但如果是因为她贪恋刘河的权势,他也不会怪罪她,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幸福的方式,只不过他会将她从心底完全抹去,不留一点痕迹。
贾合见夏想不动声色,以为他怕了刘河,向前一步,大声说道:“不许走,把事情说清楚,别想不明不白地随便打人!”
刘河冷冷一笑,冲外面喊了一声:“都进来一下,给贾大哥瞧瞧阵势。”话刚说完,从外面忽啦啦进来四个壮汉,个个身强体壮,依次站在刘河身后。
李丁山终于再难保持儒雅风度,气得脸色阴沉如水:“刘河,你还想对我们动粗?我告诉你,只要你敢动我们一下,后果非常严重!”
夏想见此情形,向前一步,和贾合一左一右将李丁山挡在身后,刘河真敢不顾一切对县委书记动粗?除非他得了失心疯或者不想活了!
牛红妹吓得脸色惨白,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刘河和县委书记摆开要大打出手的场面,他是不是疯了?真要是打了县委书记,坝县非得来一场地震不可!不但刘世轩会受到牵连,公安局长直接就会被就地免职,还有她这个小小的文化局的副局长,肯定会被殃及池鱼。
杨贝紧咬嘴唇,双眼含泪,眼见就要哭出声来,却还是不说出夏想想听的一句话。
**  

Snap Time:2017-03-30 03:10:38  ExecTime: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