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第2206章 最大的赢家


    西省的前景,已经日渐明朗化了。

    雷治学离开在即,夏想全面掌权,在外人看来,明显是为接任省委书记做准备。省委不少人在猜测,夏省长担任省长还没有多久,不对,不是没多久,而是还没有通过人大任命,就*潢色小说是说,夏想现在还是代省长。

    一个代省长在没有正式通过任命之前,又接任了省委书记,在国内是绝无仅有的先例,怎么可能?

    但如果不是夏想接任省委书记,雷治学走后,又将会是谁担任省委书记?

    在众人的不解和猜测中,十八大的脚步走近了。

    但在十八大召开前夕,西省召开了一次意义重大的常委会,就西省各地市政治委书记不再兼任公安局长的议题,进行讨论。

    夏想支持,雷治学不反对,最后省委常委会通过了表决。由此,西省成为继岭南之后第二个全省各地市政法委书记不再兼任公安局长的省份。

    而且西省各地市政法委书记的调整速度之快,令人惊讶,短短几天之内就调整一遍,完成了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大动作。

    西省的调整刚过,金秋十月的京城,十八大会议正式召开了。

    夏想和雷治学,以及其他当选的四十余人的十八大代表一起启程前往京城,参加注定要载入史册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十八大会议的召开。标志国内的政治格局进入了全新时期,也预示着未来的十年将是一个崭新的时代,中国大踏步迈进了又一个历史时期。

    不出所料。关远曲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当选为政治局常委的还有吴才洋、代复盛、古秋实等人,一共七人!

    消息一经公布,就震惊了国外媒体。恢复七人常委是一次重大的政治事件。预示着国内的政治格局,有可能向着更有利的方向转变。

    宋朝度、邱仁礼、梅升平和雷治学,如外界猜测的一样,成功当选为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鉴于上述四人所在的省委没有政治局委员兼任书记的先例。可以预见的是,几人必将离任。

    十八大之后的政治格局,家族势力强势崛起,保守一系大幅失利,平民一系继续守城,既没有削弱太多,也没有向前迈进多少。团系也斩获丰盛,家族势力和团系成为最大的赢家。

    另一个隐性的赢家是夏想!

    七人常委中,至少有四人和他关系不错,吴才洋自不用说。从他仅次于关远曲的排名就可以得出结论,必将在明年三月的两会之上当选为人大委员会。关远曲和他之间,也私交不浅,不提他曾经身为关远曲学生的经历,就是关远曲传统家族势力的出身,也会和他有天然的接近之意。

    代复盛是团系干将,如果说以前他和夏想关系并不密切,而夏想对他了解也不多的话。欧洲之行为他和夏想之间建立了牢不可破的桥梁,从此。代复盛和夏想之间的友谊一直持续了许多年。

    关远曲为人沉稳,代复盛为人温和。吴才洋为人持重,以他三人为首的新一届中央集体,必将可以引领中国以更自信更稳健的步伐大步前进,而和三人关系都不错的夏想,在十八大之后,迎来了他人生之中快速成长的黄金时代!

    至于古秋实和夏想的关系,更不用说了,古秋实和夏想之间,私交甚厚,可以用知己形容。官场之上无知己,但古秋实和夏想之间,又确实是惺惺相惜的知己之交。

    而且古秋实和夏想之间的友谊,一直流传后世,成为官场之中真诚之交的典范。而古秋实对夏想的扶植一直尽心尽力,直到夏想上位之后,他才洒脱退下,而且一退到底,毫不留恋权力。

    古秋实的一任,也是建国以后国内政治最清明经济最稳定的时期,为夏想的执政奠定了良好的开端。

    夏想一生之中要感激的人有很多,古秋实是让他感觉在心理上最亲近一人,不仅仅是古秋实和他年龄最为接近,又是前后交班,还在于古秋实和他之间长达一生的友谊。

    十八大后,部分省份的一把手进行了调整,当然,涉及到调整的省份,就是省委书记当选为政治局委员的几个省份。

    西省也正好在调整的省份之内。

    在调整之前,夏想奉命进京,受到了关远曲和代复盛的接见。

    以夏想省长的身份,一进京就能受到一号和排名第三实际二号的同时接见,在国内是绝无仅有的第一人。

    关远曲和代复盛是就西省省委书记人选,征求夏想的意见。

    一般同级党委的常委人选,中央会征求省委的意见。但省委书记的人选,总书记要征求省长的意见,夏想这个省长当得确实非同一般。

    在和关远曲见面时,夏想简单提了一提公益医院的事情。到目前为止,在他的推动下,全国各地已经兴建了十几家公益医院,希望中央能公开支持公益医院事业。

    在和代复盛见面时,夏想提到了教育产业化的问题,他和代复盛的关系已经超越了上级和下级的关系,所以他才会当面向代复盛提到教育问题。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制度的方向不对,教育出来的学生就会方向不对。

    而学生事关国家的未来,如果一个国家的学生在学校只会追求分数,出了校门之后只知追求金钱,国家的前途就会堪忧。

    代复盛表示他会认真研究夏想的提议,并对在夏想主导下开展的公益养老和公益医院,表示了肯定,指出国家相关部门正在研究立法鼓励公益养老和公益医院的可行性,全国人大法工委正在各方论证,已经就立法的初期工作开始了第一阶段的探索。

    人大委员长是吴才洋,如果立法的话,夏想的意见会直接经吴才洋传到人大法工委。

    随后,夏想又和古秋实见了一面。

    古秋实入常,等于是完全浮出了水面,国外的各大媒体正在对他连篇累牍地报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一而足,让他应接不暇。

    好在古秋实习惯了外界对他的猜测,早就对各种流言蜚语不过于心了。作为上位者,如果没有胸襟的话,即使愚弄了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也欺骗不了国内的高层,又或者会被国外的新闻报道气得半死。

    “来了,夏想。”古秋实依然是淡淡的语气,和夏想轻轻一握手,“坐。”

    夏想未变,还是省长,古秋实却由副国级国家领导人升至国家领导人,身份已经和以前大不同,他在别人面前是否有所改变不得而知,但在夏想面前,依然是亲切如故。

    夏想在古秋实面前,也是淡然自若,不因古秋实身份的提高而多了拘谨之意。

    “古书记,我对西省省委班子的安排,有点想法。”夏想开门见山,并没有因古秋实地位的新高而说话有所顾忌。

    “哦……”古秋实饶有兴趣地看了夏想一眼,“有什么想法?”

    古秋实也知道夏想先前和关远曲、代复盛已经分别见过一面,没听说夏想也对二人提出想法,却只对他提了出来,可见夏想对他的信任还是最多。

    “就我个人不成熟的想法,西省的班子调整,还是要尽量顾全大局,少照顾个人情绪,而且我并不认为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夏想直接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

    古秋实凝视夏想片刻,意味深长地笑了:“有时候我觉得我也不够了解你……好,我尊重你的意见,也许你是对的。”

    夏想欣慰地笑了:“谢谢古书记。”

    “再说感谢的话,就见外了。”古秋实摆了摆手,“晚上我正好有空,一起吃顿便饭吧。”

    以现在古秋实的身份,每天的安排肯定非常紧凑,他能主动提出请夏想吃饭,是对夏想格外器重的表现,也是有重要事情想和夏想私下交谈。

    夏想微一思忖,点头同意了:“我先和委员长打个招呼,本来已经说好了晚上和他一起吃饭,就先推了他的饭局。”

    古秋实哈哈一笑:“好嘛,我的面子比委员长的面子还大。”

    一答一笑之间,古秋实和夏想又完成了一次默契的交流。

    和古秋实吃完晚饭,夏想住宿在了老古之家,和老古促膝谈心,畅谈未来。

    谈到即将回来的古玉,老古心情无比舒畅,古玉生了儿子,而且已经起名为古来,他老来得重孙,在有生之年见到了古家后继有人,拉着夏想的手,无限感慨地说道:“夏想,我现在死而无憾了。”

    夏想安慰老古:“您老身体健康得很,一定能活到古来长大的一天,再亲眼见到古来的孩子出世,该多好……”

    “好是好,谁不想长命百岁?”老古无限沧桑地说道,“我有预感,肯定活不到古来长大的一天了,只要能陪古来长到十岁,我就心满意足了。夏想,以后古玉、古来就交给你了,我不在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善待他们,让他们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过一生!”

    夏想紧紧握住老人家的手,听到老人如临终遗言一般的叮嘱,想起十几年来老古对他无微不至的爱护,热泪长流。(未完待续)

    

Snap Time:2017-09-23 08:27:15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