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后记之唐天云


    后记之唐天云

    “唐省长,电话。”

    秘书关得急急敲门进来,慌里慌张地向唐天云汇报。

    唐天云不慌不忙看了关得一眼,微露不满地说道:“关得,我说过多少次了,遇到事情要镇定,不要慌乱,你现在的样子,不太像话。”

    关得是唐天云的新任秘书,刚从河海大学调来,原先是历史教师,一次偶然的机会被唐天云看中并调到身边担任了秘书。唐天云的想法很长远,他看中了关得的稳重、老成的性格,认为关得的性格和他有几分相象。

    唐天云期望在得到一个得力的助手的同时,也有意将关得培养成后备力量。

    未必就是可以问鼎的后备力量,但至少也是可堪大用的后备力量,夏主席说过,他相信他的眼光,希望他能为他分忧。

    现在夏主席太忙了,分身乏术,他作为夏主席的首席智囊兼得力助手,必须为夏主席的大计做出力所能及的布局。

    本来按照原先的计划,唐天云不会外放到燕省担任省长,但突然燕省情况有变,在夏想的大力推动下,唐天云得以出京外放担任了燕省省长,替夏想处理燕省的突发危机。

    和上次的四牛奶粉事件类似,燕省的突发事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影响到了夏想的布局,必须由夏想最信任的人出面予以调停解决,彭云枫此时已经在中央办公厅打开了局面,他去显然不太合适,而陈天宇却在夏主席曾经的发迹之地西省担任省长,临时调往燕省,力有不逮,最后权衡之下,唐天云就成了当仁不让的人选。

    唐天云知道他在燕省的一任是权宜之计,可能一年最多两年就会回京,但不管时间长短,要干就要干出样子,不能辜负夏主席的信任,更不能空来一次,要为夏主席在燕省布好大局。

    燕省是夏主席的母亲省,是他最牵挂的省份,绝对不允许有一丝差错。

    尽管现在的夏想才是国家副主席,但接班人的位置已经稳固,在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五,却是实际上的第二号人物。

    唐天云一到燕省,就全力以赴完成收局工作,基本上一切还算顺利,以唐天云跟随夏想多年历练的能力,再加上他身为国内人人皆知的夏想第一秘的特殊身份,就让他一到燕省就打开了局面。

    夏想时代正在拉开序幕,在现在的情形之下,如果唐天云还不能借助夏想的威望将燕省的局势理顺,他就愧对夏想第一秘书的称呼。

    在局面大开之后,唐天云开始了第二步布局,调关得到身边就是他在燕省长远布局的第二步,但今天关得的表现,让他大失所望。

    唐天云很喜欢关得,这个年轻人有活力,有冲劲,又有难能可贵的坚韧不拔的品质,除了在待人接物的火候上有所欠缺之外,基本上事事让他满意。

    关得被唐天云上来就是不轻不重的一句敲打,他一下愣住,随后脸微微一红:“唐省长,我确实急躁了,接受您的批评。”

    关得态度很诚恳,唐天云的怒气就消减了三分,才想起问道:“是谁的电话?”

    “夏主席!”

    “夏主席?”唐天云一下站起,急忙伸手接起了电话,“夏主席来电,怎么不早说。”

    话一说完,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也是,刚刚批评了关得不够持重,自己听说是夏想亲自来电,不也是一时惊慌?人都是宽以待己严以律人……摆了摆手,他对关得说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关得悄然退下,唐天云稳定了一下心神,才微带恭谨并且亲切地说道:“老领导有什么指示精神?”

    夏想的话从几百公里之外的京城通过电线传来,如在耳边一样真切:“天云,近期国务院要召开一个经济转型省长会议,我提议你来参加一下,应该会有收获。”

    “是,我也很想从兄弟省份多取取经,多学一些经验。”唐天云答道,“同时也正好进京见见老领导,跟老领导当面汇报汇报工作。”

    “向我汇报工作是次要的,主要的是,你也该来京看望符政委了。”夏想轻描淡写地说道,“昨天我刚和符政委见了一面,谈了一些事情。”

    一句话击中了唐天云的心事,他的呼吸不由为之一滞,心脏陡然猛烈地跳动几下,随后又努力平息了内心的激动,他很高兴夏想能和他的岳父建立紧密握手的关系。

    不错,唐天云是军中两大符姓太子党之一符冠沙的女婿!

    换届之前,军中势力也是纷纷站队并且划分阵营,西南事变之后,和西南有牵连的军中高层都难逃被清洗的命运,而以符渊和符冠沙为首的军中太子党则迅速崛起,成为新一届中央军委的生力军。

    被称为两符的符渊和符冠沙,全部担任了军委副主席,执掌了军中大权。

    符渊和夏想的关系自不用说,而符冠沙和夏想一直没有交集。夏想想要一上台就掌握大权,就必须得到军方的全面支持,而只有老古的势力以及季家、郑家的支持还不够,就算再加上一个符渊,他也很难将派别林立的军方统一在他的旗帜之下。

    而夏想如果想做到他的倒序在军中令行禁止,想一改军方几十年的积弱之势,就必须在军中树立极高的威望,偏偏几十年来,几任最高领导人都无法在任期初期就一统军方。

    夏想想一统军方的最后一个障碍就是符冠沙!

    符冠沙是国防大学的政委,门生遍天下,是军中一等一的实权人物。再加上他身为红二代女婿的特殊身份,他在军中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唐天云身为符冠沙的女婿的事实,在唐天云成为夏想的秘书初期,夏想确实一直蒙在鼓里,尽管陈皓天早有暗示,就连古秋实也曾经含蓄地一提,但夏想一直没有真正弄清唐天云的真实身份,直到夏想的下马区全体大会之后,他和军方的关系日渐密切之时,他才终于摸到了唐天云身份的真实一角!

    好一个隐藏至深的唐天云。

    夏想感慨之余,也暗暗欣喜,唐天云早早跟在他的身边,是难得的好事,证明了符冠沙对他早有接触之意,唐天云就是最好的桥梁和纽带。

    夏想并不埋怨唐天云一直将身份隐藏至深,一是在唐天云刚刚担任他的秘书之时,唐天云还没有和符冠沙的女儿结婚,二是符冠沙的女儿没有随符冠沙之姓,而是随了母姓,再者符冠沙的女儿行事低调,一直在国外求学、工作,在国内几乎从来没有抛头露面,许多人甚至不知道符冠沙女儿的存在。

    正是因此,唐天云的身份才一直讳莫如深,让夏想也被蒙蔽了许久。但在得知唐天云真实身份的一刻,夏想反而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他知道,在他问鼎之前,他已经在军方获得了足够的支持。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以老古的势力,再加上季家和郑家的影响力,再有符渊和符冠沙的力挺,而另一系因羊城军区事件折损大将,实力大降,又有换届之后的失利,几乎溃不成军,再难形成气候。

    也正好,在夏想得知唐天云的真实身份时,正值唐天云大婚。夏想不但亲临了婚礼现场,还和符冠沙在婚礼上“偶遇”,二人相视一笑,握手之后,寒喧几句,二人一起望向了唐天云,然后夏想说了一句话。

    “天云是棵好苗子。”

    符冠沙微一点头:“承蒙夏书记的厚爱,天云才有了今天的成熟。我替他谢谢你了。”

    符冠沙替唐天云向夏想表示谢意,言外之意就是承了夏想的人情,也是认可了夏想对唐天云的提携,更是承认了他和唐天云之间的翁婿关系。

    当然,以上都不是最主要的部分,最主要的是,符冠沙紧紧握住夏想的手,语重心长地又说了一句:“夏书记,以后,天云就交给你了。”

    夏想顺势说道:“早在天云成为我的秘书的一刻,我就不当他是外人了。”

    符冠沙哈哈一笑:“夏书记是实在人,很高兴今天能和夏书记坐在一起。”

    “不止今天坐在一起,以后坐在一起的机会还有很多。”夏想就知道,符冠沙表明了立场。

    也就是在唐天云的大婚之日,夏想和符冠沙正式确认了握手的同盟关系,也奠定了夏想赢得了军方三分之二多数的决定性胜利!

    ……接完夏想的电话,唐天云虽然已经是省长之尊,但心情仍然久*潢色小说久难以平静。虽然此时他的岳父已然退下,但在军中的影响力还在,也正是在他的岳父和符渊的共同力举之下,许冠华才得以顺利进入中央军委并且担任了副主席。

    许冠华身为夏想最坚定的追随者的身份,他成功进入军委最高决策层,也让夏想由此成为第一位在尚未问鼎之前就近乎全面掌控了军方的唯一一人!

    唐天云推开办公室的窗户,望向院中郁郁葱葱的景色,遥想当年的夏想是怎样从省委之中一步步走向了全国,心中蓦然升腾起熊熊燃烧的激情之火,他决定要追随夏想的脚步,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有一点,他要将自己的另一个隐藏至深的秘密也告诉夏想……

    ps:还有几篇后记,会在今后不定时推出。

    !@#

    

Snap Time:2017-09-23 08:26:27  ExecTime:0.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