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后记之新的故事


        后记之新的故事(新书序幕)

    车停孔县,古风和关得下车,站在孔县的街头,将贯穿孔县县城东西的平丘街尽收眼底。

    正是秋季,孔县的街头行人匆匆,各自有事,没人留意远道而来的外来客古风和关得。又或许是古风和关得的穿着太普通了,更有可能是他们的汽车并不出众,所以二人站在路边,没人会多看一眼。

    就正合了古风悄悄地来去之意。

    路旁高大的梧桐树树叶已经泛黄,风一吹,飘落几片树叶,摇晃间正好落到了古风的脚下。古风伸手捡起一片落叶,对着阳光看了一会儿树叶的脉络,感慨说道:“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是叱咤风云一生,还是流落民间默默无闻一生,都在自己的选择。我只是始终想不明白是,老人家为了避开十年浩劫而流落民间,但在后来政治清明了,为什么不重新出山?别人或许还不好说,在夏总书记在位的时候,他也应该看出夏总书记的为人的包容和宽厚……”

    “还有,他为什么不回京看望一下他昔日的故交?能逃过十年浩劫而活到现在,多不容易。以老人家的眼光和对局势的判断,他不出山,难道还是在逃避什么?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情景该是多么感人,可惜呀……”

    关得只是沉默,没有说话,他理解不了老一辈人的情怀,也无法达到古风忧国忧民的情怀的高度,他想了一会儿,忽然说出了或许古风不愿面对却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不是老人家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一开始也不愿意去面对这个事实,但一来老人家就算在世,也是百岁高龄了,二是老人家从八十年代向后三十年间,有足够多的机会重返京城,但他没有,就如泥牛入海一样,再无音讯。要不是不想违背***意愿和了了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的心愿,我对孔县之行其实是不抱任何希望的。”

    “我不是很明白,古总,古老按照年龄推算,应该和老人家不是同代人,她对老人家为什么这么有感情?”

    “我也不清楚,奶奶和老人家确实不是同代人,而且奶奶根本就没有见过老人家,但她不肯说出原因,只是一再要求我找到老人家,她在知道老人家的确切下落,就算老人家不在人世了,也要将骨灰带回京城,否则,她死不瞑目!”

    背后肯定隐藏着一个久远的并且爱恨情仇的故事,关得不敢再问了,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走,去民政部门看看。老人家在世的话是百岁高龄了,百岁老人,就孔县20多万人口的比例来说,肯定不多见,民政部门肯定有登记。”

    不过让古风失望的是,民政部门登记的几名百岁老人中,除了四五名老太太之外,只有一位男人瑞,他叫翟宝家,是土生土长的孔县人,从小到大再到百岁,从未离开过孔县一步。显然,翟宝家不是古风要找的人,更显然,从民政部门查到老人家下落的方法……此路不通。

    古风和关得先在孔县住了下来,住在了政府招待所飞马宾馆。飞马宾馆的设施还算不错,虽然比不起单城的奢华,但也算整洁干净。

    商议了半天,关得自告奋勇要出去施展他的妙计,古风听了,笑了笑没有反对,等于是默认了。关得就收拾一下,一个人出去了。

    关得一走,古风就拨通了京城的电话。

    “奶奶,我在孔县了,不过,没找到老人家……”

    “你是不是就到民政部门查了一下?”***声音从几百公里之外的京城传来,亲切如在耳边,虽然因岁月的流失声音苍老而悠远,但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出她当年的动人悦耳的嗓音,宛如环佩叮咚。

    仿佛呼啸之间岁月在眼前一晃而过,曾经的下马河畔,曾经的京城华盖,曾经的天南地北的一往情深,都一一在脑中浮现。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多少往事,多少云烟,多少人和事,虽然已经远去,却永远不会在历史的长河中消散。

    “县城南边有一座平丘山,你去山上看看。要看仔细了,一草一木,一个草屋一个山洞,都要亲自看了,只要看到有遗弃在外面的人骨,就收了埋了。然后……你就回京吧。”

    ***声音透露出沧桑和疲惫,古风一生之中最敬重奶奶,不由担心:“奶奶,您……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心里惊涛拍岸。风儿,你肯定心里有疑问,奶奶和老人家又不认识,为什么非要让你大老远地跑上一趟?实话告诉你,奶奶也是抱了百分之一的希望,万一老人家在世,他指点你一两句的话,你就会受益匪浅,对你接下来要走的道路,会有莫大的帮助。”

    “可是奶奶……”古风从小就养成了谦下平和的性格,但对***话还是不敢相信,“老人家就算在世,也是百岁高龄了,以他的年纪和眼界,怎么还能对现在的国内局势有大局观上的准确判断?”

    “风儿,从秦始皇到汉武帝,再从唐太宗到宋太祖,都被称为千古一帝,甚至到了满清时期,康熙也被人称为千古一帝,都是千古一帝就没有千古一帝了。你也不要以为古人就一定不如今人,古人的智慧有许多我们不了解不理解也超越不了的东西,从五四到文革,文化的断层让我们民族失去了太多宝贵的历史遗产……一个能提前看出十年浩劫的人,会看不出未来百年的走向?”

    古风沉默了,他对传统文化最为尊崇,古人的智慧一点儿也不输于今人,只不过在建国初期的造神运动为太多国人洗脑,再加上数典忘祖连传承了几千年的圣人都被推倒,十年文化浩劫是焚书坑儒所不及的荼毒,结果就导致国人迷失了方向,再后来高举发展经济的大旗,一切唯经济论就演化成了一切唯金钱论,结果经济是发展了,人民对国家也失去了信心,但凡有钱有权都选择移民国外,就是用脚对国家投下的不信任票。

    “我尽量找到老人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古风郑重地答复,对老人家更多的好奇和敬畏,心中无限悲凉,如果老人家生逢盛世,遇到一位可栽培造就之人,在老人家的指点下,一个没有背景的一介平民,说不定也能平步青云,更何况如他一样从小就可以调动庞大的社会资源的世家子。

    只可惜,他是无福享受老人家的指点了,他只希望老人家能长命百岁还在人世,哪怕只听老人家说上几句话,也是不虚此行。如果让老人家再点评几句当今大势,更是莫大的惊喜。

    “风儿,能不能见到老人家,就看你的机缘了。你不知道,京城之中有许多高参见到他,从辈份上讲,都要尊称他一句前辈。就连你爷爷……对老人家也是十分景仰,只是他一直没有机会见上老人家一面,让他一生都引以为憾。能见到老人家是福份,见不到老人家也没办法,是你和他没缘份。”

    连爷爷都因为没有见到老人家一面而引以为憾,古风心中大为震憾,他以为爷爷一生叱咤风云,从一介平民走到了最高人的位置,经历了多少浮沉和沧桑,一生应该了无遗憾了,没想到,以爷爷一生波澜壮阔的经历,什么样的人和事没有经历,却因没有和老人家见上一面而遗憾,这么说来,老人家的分量比他想象中还要惊人。

    不多时,关得回来了,一脸失望地摇了摇头。

    关得到孔县的街头找了几个路人,一人发了一百元,要求他们在走街串巷去打听一个来自外地在孔县落地生根的老人家。*潢色小说孔县是中部平原小县,外地人不多,应该很好打听。

    结果关得撒出去了上千元,找了十几个人走遍了县城,问了不下几百人,从30岁到80岁,都问了一遍,最后却是……一无所获,谁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就证明了一点——此路不通。

    难道说,老人家从来没有在孔县出现过?难道说,京城方面的消息有误?

    关得的疑问古风并没有正面解答,他在接到奶奶古玉的电话之后,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他只是对关得说道:“走,孔县之行的最后一站——平丘山。”

    平丘山距离县城不过一两公里,开车过去五分钟。车停在平丘山的山脚下,抬头仰望已经成为孔县标志性景观的平丘山的南大门,上面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天下奇山——平丘山。”

    关得笑道:“平丘山我虽然听说过,但也不至于称为天下奇山,如果这座海拔几百米的小山头也能称之为天下奇山,黄山和泰山又算什么?”

    “名气不大的山,未必就不是天下奇山。关得,你忘了古人说过,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关得也笑了:“难道说,山上还有一个陋室,里面真住着一个老神仙?不过也别说,记得前些年,平丘山的名气很大,是国家级旅游景区,一时之间成为不少人向往的胜地,连不少国家领导人都来过。不过现在似乎又沉寂了……”

    “事情总在兴衰的变化之中,平丘山的兴起因为一个人,衰败也是因为一个人……”

    “谁?难道是老人家?”

    “是呀,不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我相信还是一个很长很久远也很引人入胜的故事,走,边上山边说。”

    这一上山,就引出了一个全新的故事……

    ps:新书,9月15日正式上传,是一个全新的故事,不会是官神的后续,和后记有衔接的地方就是一山一人。

    !#

    

    

Snap Time:2017-03-30 01:07:56  ExecTime: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