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后记之官运


    后记之官运(新书预告)

    关得向前一步,目光落在书皮之上。是一本已经泛黄的线装书,不是印刷的字体,是用毛笔写的行书,苍劲有力地写着两个大字——官运。

    只有书名,没有作者署名,也没有多余的解释说明。

    古风捧书在手,一时唏嘘。再环顾四周,房间只有十几平米大小,别说藏人了,连一只小鸟小兽都藏不住。就是说,古风此行是不可能再到见容老爷子的人了,好在并非全无收获,还有一本书可得。

    房间内既空无一人,也没有任何可以看出有人生活的迹象,空空荡荡,显然已经很久没人住了,除了干净整洁的地面和一尘不染的桌子显示有人定期打扫之外,此处,已经人去房空。

    “走,下山去。”

    古风当前一步迈出房间,心中说出来是沉重还是轻松。说实话,他既然明白可能见不到容老爷子,又怕见到容老爷子的墓碑。现在好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权当还留下一个永久的念想吧。

    “容老爷子……”关得小心地问了一句。

    “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就当他躲着不见吧。”古风也是自己安慰自己,“也许他就在山林深处,看着我们,笑而不语。”

    关得听了,忙回头望去,身边苍茫一片,林密树高,除了漫山的绿色,就是无尽的植被,别说一个人藏身其中了,就是十几个人躲在密林深处,也看不见人影。

    下到半山腰的时候,又路过了平丘潭。

    相传,当年大禹治水路过平丘山,一时口渴,见平丘山有一处山泉,就饮了山泉水。山泉水清洌可口,大禹一时不解渴,就拿手中的乾坤铲一铲,山泉就汹涌而出,汇聚成瀑布,年深日久,就在半山腰处冲积成一片水潭,名叫平丘潭。

    古风走得累了,坐在潭边的一块石头上:“歇歇再走,走累了。孔县的任务完成了,也不用急着下山了。真正的风景在路上,不在终点。”

    关得点头:“我到处转转。”表面上不说,其实他心中也是微有失望,他比古风还更想见到容老爷子,一个传奇人物的一个世纪的人生,该是多少宝贵的巨大财富。如果让容老爷子为他指点几句,说不定他的人生就是豁然开朗。想想看,当年一个能在建国初期就能看透错综复杂的国内局势的高人,在局势已经明朗化的今天,如果指点他几句,他的人生之路该有多么顺畅并且一帆风顺。

    古风自然不知道关得的心思,他一是走累了,二是想翻翻手中的《官运》。

    书的内文也是由毛笔书写,一笔一划,全是蝇头小楷,工工整整,没有一个涂改的痕迹,一下让古风想起了古时的状元试卷,也是不见一处错字和涂抹。

    开篇第一句话就是——官运之道,三分运气,五分背景,七分运作——古风顿觉眼前一亮,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对官运的另一种意义上的阐述,官运,原来只是三分运气,却要七分运作,有道理,有新意。

  *潢色小说  古风又急忙翻看了第二页,想看到书中对官运更深一层的探讨,不料让他失望的是,第二页的内容没有再承接对官运之道的解释,而是有了故事情节。

    “最早孔县不叫孔县,而叫平丘县。清朝年间为避孔丘讳,改名为孔县……”洋洋洒洒几千字下来,记载的全是孔县的历史和现状,相当于是一部孔县县志。古风摇摇头,好好的一本书,名字也不错,还以为是讲官运之道或是一个精彩的故事,怎么成了县志?

    又翻了几页,县志内容终究完结了,书的文风一转,蓦然变成了叙事:“出京城以来,已经三十余载,流落民间,餐风露宿,四海为家,倒也别有情趣。回首想想,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所求者不过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但天地之心是什么?生民之命又是什么?而圣人绝学既然已绝,何必再继?为万世开太平就更可笑了,一个朝代的传承不过两三百年,人生更是不过短短百岁,管好自己的一生就不错了,却要想着万世,不过是痴心妄想的杞人忧天罢了。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我在流落民间二十多年后,终于在孔县落脚,终于歇心,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寄托我的理想和壮志的人。”

    “我终于明白了,人生不满百,不用常怀千岁忧,千岁太久,不如只看朝夕。从现在起,我要把我一生的所学全部教授到一人身上。他和我当年一样,心怀忧国志,却苦无报国门,现今时代大变,神坛不见,只要抓住机遇,一个无根无底的平头小子,也可以秉承官运之道,畅游官海之舟。官运之道,从今日开始……”

    一个人,他是谁?古风完全被故事吸引了,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地确认,官运一书的作者正是容老爷子,就是说,官运在手,容老爷子一生的传奇故事和精彩人生将会展现在世人面前。

    古风几乎要欣喜若狂了。

    又往后看了几页,他的脸色为之一变,再看了一会儿,他更是忍不住惊呼一声:“怎么可能?容老爷子不会骗人,但为什么他说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不对,哪里不对!”

    等再看了十几页后,古风一起站起:“关得,立刻回京。”

    关得正沉迷在平丘潭的美景之中,寻思着要不要下水游泳,一见古风脸色不对,立刻问道:“怎么了?”

    “我有重大疑问,只有夏总书记才能为我解答,快,一刻不停,立刻回去。”

    汽车一路奔驶在单城前往燕市的高速公路上,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欧诺mpv了,欧诺经过从燕市到单城的颠簸,坏在了单城。古风又气又笑,本来对欧诺寄予厚望,期望作为自主品牌的国产汽车能一改低廉低端的形象,不想还是不争气,才开了几百公里就坏掉了。一怒之下古风打了电话给长安厂家,要求厂家直接出面从单城将坏车拉走,如果厂家不来,他会让十几头驴轮流拉车,也要长途跋涉上千公里好好为厂家做一次免费广告。

    恨铁不成钢的心理让古风十分恼火,当年一汽大众和上海大众打着拿市场换技术的口号合资了几十年,结果连一个变速箱的技术都没有学到,市场倒是替德国大众打下来了,挤压得国产汽车没有了生存空间,说白了,一汽大众和上海大众不过是充当了德国大众几十年的傀儡,被德国大众玩弄于股掌之间,摆布得团团转,还替德车大众扼杀国产品牌的崛起。

    甚至在一汽大众的一款汽车上采用了德国大众的变速箱后,德国大众还起诉了一汽大众侵权,确实是十足的笑话。

    想了半天汽车的问题,古风收回心思,一路上都沉浸在《官运》之中,应该说,官运记载了一个异常精彩并且令人热血沸腾的故事,故事就是从孔县开始,然后一路挺进,稳扎稳打,一路走来经历的官场沉浮和曲折离奇的斗争,比起夏想的经历还要神奇还要惊心动魄。

    古风看得入了迷,也不觉得从单城到京城有多远了,400多公里的路程,他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完全被故事吸引了。

    到了京城,正好看完了全书,书不长,有些事情记录得详细,有些是用春秋笔法一带而过,但大体上却是将事情的起因和结局说得清清楚楚,书中人物的形象也栩栩如生。

    容老爷子用第一人称记录的官运一书,主角并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年轻人,就和之前古风推测的一样,容老爷子流落民间,作为曾经开国元勋之一的幕僚,他的政治智慧不亚于建国以后的任何一位高参,甚至不夸张地说,容老爷子如果有机会,他会以一人之力力克四大家族的崛起!

    就连当年被称为官场智慧第一人的吴老爷子,在容老爷子面前也有所不及。之前,古风认为吴老爷子官场智慧第一,夏总书记政治手腕第一,但在看完官运之后,他仰天长叹,只可惜容老爷子生不逢时,否则,如果容老爷子留在京城的话,当年显赫一时的四大家族就有可能不复存在。

    但即使容老爷子没有在京,他流落民间几十年,却培育出了一名顶尖的政治人物,整本官运记载的故事,都是围绕此人而发生的一系列的历史。

    古风不是不相信容老爷子,但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相信。因为按照容老爷子的记载,在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国内的政局和曾经发生过的历史有许多地方不重合,而在重大历史事件上,并没有夏想的出现。从时间上推算,在夏想已经成为耀眼的后备力量时,就容老爷子书中的事件来看,似乎国内并没有夏想这个人。

    这正是让古风最大惑不解的地方,所以他才要急急回京,要当面向夏想请教个明白,到底容老爷子记载的历史和真实的历史,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偏差?

    急急来到夏想在京城的静安居,古风径直推门进去,一见夏想就说:“爷爷,你得看看这本《官运》。”

    ……

    

Snap Time:2017-08-20 19:32:26  ExecTime:0.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