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全文阅读

作者:何常在  官神最新章节  官神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官神最新章节后记之夏想和孔县(12-09-14)      后记之新的开始(12-09-13)      后记之官运(12-09-12)     

后记之夏想和孔县


    后记之夏想和孔县

    等古风拿了《官运》一书,找到京中硕果仅存的几位老人亲自过目,确认确实是容半山的笔迹之后,他心中的疑问不减反增,急不可耐地回到静安居,他心中已经明白,夏想其实早就知道了此书的作者确实是容半山无疑,却又故意让他找一些老爷子们确认,怕是别有用意。(圣堂)

    静安居和往常一样,灯光明亮,远远就看到一个人影在房间之内走动,正是夏想。古风加快了脚步,一下推开了房门,顿时惊呆了。

    “爷爷,您这是?”

    房间内有两人正在收拾东西——平常夏想爱肃静,静安居很少有外人打扰,就是秘书、护士和司机,也住在外院,现在秘书和司机却突然出现在内院,还收拾了几件随身衣物,古风明白了什么:“爷爷,您要出门?”

    “我要去一趟孔县。”夏想沧桑地说道,“不亲眼见一见平丘山,我死不瞑目。”

    古风大吃一惊:“爷爷,您吓着我了。”

    “古风,爷爷没吓你。”夏想慈祥地看了古风一眼,“爷爷一生没什么遗憾了,但容老爷子的事情,我必须亲自去一趟,能不能见到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亲自登上平丘山,缅怀也好,凭吊也好,就当成是今生最后一件必须亲自去办的大事。”

    古风无法理解夏想为什么非要亲临平丘山,或许和古代帝王要登泰山而封禅是一样的心思,但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放心让夏想一人前往。

    “我陪您一起去,爷爷。”

    “不了,我自己去就行。圣堂”夏想挥挥手,态度十分坚定,“我已经决定了,就我一个人去,你也不用劝了。还有,你负责为我准备几辆不引人注意的汽车就行,你上次开的好像是欧诺?”

    “欧诺……不太好吧,爷爷,我是为了避人耳目,但您下去是不是要声势浩大一些……”

    “你坐欧诺没事,我就坐不得?你不说欧诺坐着又舒服又宽敞?”夏想背着手说道,“我也悄悄地下去,你多准备几辆,我想想……要三辆就行了,我也和你一样,从单城换上汽车,从京城到单城,就坐高客过去。人老了,很久没有动动了,现在是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不过,在我出去之前,明天上午,你请京城几位老人家都过来一趟,就说我作东,要请几位老人家聊聊家常。”

    “好。”古风知道爷爷决定的事情,一般人都劝不动,就一口答应下来,正好京城太平久了,由爷爷牵头组织一场聚会,也是难得的好事,相信一帮老爷子们听了,会很高兴。

    次日上午,安静了十几年的静安居突然变得热闹起来,无数德高望重的老人家从京城各地赶来,汇聚一堂,在秋高气爽的时节,静安居迎来了久违的盛世盛景。

    夏想自退出之后,不但淡出了公众的视线,也和京中一帮老人来往不多,怕的是就经常聚在一起易惹是非,传了出去,也许会影响到现任执政者的思路。既然退下就要退得彻底,夏想就从来不搞什么聚会。

    今天是破天荒头一次,不知情者,还以为出了什么国家大事,要讨论什么国家大方向问题,其实不然,只是为了一个传说的老头子——容半山。

    与会各人之中,见过容半山者仅两三人而已,但听说过容半山事迹者,十有六七,敬仰容半山者,十有八九!容半山在众人心目中,就如神一样的存在。(《绿色小说网》)一个从来不曾担任过重要职务,甚至没有在历史上留下一丝足迹的神秘老头,竟然能成让一群曾经叱咤风云、影响了国内几十年政治走向的德高望重的老人们郑重其事地聚集在一起怀念,是何等的荣光!

    是传了出去都几乎让人不敢相信的传奇。

    但传奇就是传奇,或许在共和国的历史上,传奇而无名的人物有很多,当年的一群高参中,唯一人避世而去,且一生沉寂民间,只留下一部《官运》,其余人等,或死或残,一生本领就此失传。说到底,老人们应夏想之约坐在一起,既是怀念容半山的为人和先见之明,也是想知道容半山流落民间,历经风霜,一身绝学是否失传。

    “我要亲自去孔县一趟,替你们去朝圣。”夏想面对老人家殷切的目光,十分坚定地说道,“所以,你们都放宽心,见或见不到容老爷子,我都会给你们带回你们想要的消息。”

    众人一听蛰居京城十余年轻易不动的夏想也被惊动了,竟然要亲自前往孔县一趟,众人皆惊。容老爷子若是还在人世,夏想前去的话,他肯定就不会再避而不见了。众人之中本来也有对容老爷子不以为然者,认为容半山不过是当年的一名高参而已,现在时局不同,时代变化,他也不过是老朽了,哪里还跟得上时代的脚步?值得惊动令无数人仰视也无法企及的夏老爷子?

    夏想却说了一句令在座众人无不动容的话:“十年动乱之后,若是容老爷子及时回京,四大家族就不存在了,即使是古老爷子,也要恭恭敬敬称他一句老人家。而且当年郑公一路坐火机南下,其实是听闻容老爷子在南方一带,郑公亲自前往寻找,结果还是没有找到……”

    饶是众人都是非同一般的人,听了此话,也是面面相觑,一时震惊。容半山究竟有什么本事,他以一介平民之身惊动了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几乎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

    聚会结束之后,晚上,夏想又和古风长谈了一次。对于《官运》一书中记载的事件,夏想还是没有正面回应古风,只说等他从孔县回来,一切就会水落石出。古风无奈,只好同意:“爷爷,您一路小心,我为您准备的欧诺mpv是刚出厂的新款,动力提升了不少,而且用的也是单城牌照。欧诺在单城一带很常见,可以说是大众车系,所以您坐欧诺,不会引人注目。”

    微一停顿,古风再次提议:“爷爷,您真不用我陪您一起去?”

    “不用了,孩子,你应该理解一个世纪老人的独自缅怀凭吊的心思。”

    “可是爷爷,容老爷子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您又何必再白跑一趟?”

    “我就是要亲自到孔县走一趟,亲自爬一爬平丘山。我忽然想起,在孔县还有一些值得怀念的故人和往事。”

    “好吧。”古风只能答应了。

    次日,夏想在司机和秘书的陪同下,乘车南下。中午之前就到达了单城。夏想却没有在最是令他魂牵梦绕的故乡停留片刻,也没有前往单城市委,而是直接乘坐古风已经安排好的欧诺车队,一路向东,直奔孔县而去。

    夏想其实来过孔县,只不过来去匆匆,当时并未留意,更没有特意停留,甚至对平丘山只是听闻其名,然后擦肩而过,却没想到,名不见经传的平丘山,竟然有不世出的高人隐居于此。

    准确地讲,容半山也不是不世出,他不但出世了,还培育出一名名震国内的大人物。在讲究出身、背景的后世,无数人研究大人物的背景,以为他是什么名人之后或是哪个高官的女婿,最后却发现,全然不是,他就是一介平民,稳步高升,最终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他的只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平丘山,而不是什么名山大川。

    他确确实实没有背景,却能官运亨通,世人都不知道原因所在,而现在,夏想却知道了原因,《官运》在手,江山我有。

    夏想虽然已经是满头白发,但气力还足,不须司机和秘书的搀扶,亲自攀登了平丘山。站在山顶之上,俯视一马平川的平原,遥想当年发生在另一个时空的孔县风云,虽然已经事隔多年,虽然和夏想现在时空隔了无法跨越的距离,但依然让人到暮年的他心潮澎湃,仿佛再次置身于风云激荡的青春岁月。

    青春真好,夏想感慨良久,久久不肯离去。其实他来平丘山,既非是为了见上容老爷子一面——他早就知*潢色小说道,容老爷子肯定是见不到了,他只在另一个时空里笑傲风云——也不是为了朝圣,他就是想亲临平丘山,遥想容老爷子当年,谈笑间,和一个年轻人如何在山顶之上遥望山川,手指京城,如何从一个平原小县起步,步步为营,官运亨通,最终直上云天。

    人生不再重来,夏想多想再重走一回人生路,重回热血沸腾的激昂年代,重回曾经叱咤风云的光辉岁月,但一切都不可能了,他只有站立平丘山上,遥望孔县,手拿《官运》,让心思沉入其中,尽可能地和另一个时空重合,他想,也许会能亲眼见到《官运》之中整个故事的开端……

    谁也不敢打扰夏想,任由他一人临风而立,渐渐的,夏想脸上流露出淡笑而欣慰的表情,此时一缕阳光正好落在他的脸上,仿佛时光流转,一瞬间,他脸上的皱纹消失不见,蓦然间神采奕奕,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哦,看到了,看到了,恍惚间,夏想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他看到一个年轻人的身影走进了孔县县委大院,而在大院的门外,一位老者含笑而立,目光追随年轻人的身影,慈祥而安然。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ps:明天中午12点左右,新书《官运》正式上传第一章,新的征途,请兄弟们到时都来捧场,哈哈。

    

Snap Time:2017-02-24 14:37:45  ExecTime: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