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生一个宝宝》全文阅读

作者:浅笑苒苒  偷生一个宝宝最新章节  偷生一个宝宝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偷生一个宝宝最新章节完结感言(12-03-18)      番外之说好的船戏呢(12-03-18)      番外之爆笑前男友前女友回忆录(12-03-18)     

完结感言



每次点完结标签都很舍不得,因为这代表着故事里的人物都将停留在记忆中。()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在我这五本书里,我最喜欢的女主就是曲茉桐,她有一种让人见而忘忧的本领,她是我所有女主当中最笨的,她最大的优点是,顺时而变,懂得知足,从不为难自己去追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大概也是我所向往的境界,随遇而安,淡然安定。
在这本书写的完的时候,我疯狂的喜欢上了沈二少,我对他的喜欢甚至超过了司俊以,因为他就像他的名字一样,2并乐着。
人生总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我们付出很多,以为自己在追逐的就是更美好的,却不知道,简单的乐就在身边,并不需要追赶。
我想做个简单乐的人,写简单乐的故事,给你们看。我知道我还有很多缺点,我会继续努力,不断前进,写出更好的作品。
谢谢大家的支持!苒苒90度鞠躬!谢谢你们陪我走到了现在,祝福大家都能跟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跟小2货沈焰一样,每天都能幸福乐!
下面是苒苒已经完结的两本书,欢迎阅读
苒苒的完结文一:
书名:《撒旦老公十恶不赦》
简介:新婚之夜,他找乞丐代替他行使新郎的权利,将她折磨到天亮;新婚第二天,他坦承告诉她,娶她只是为了复仇,把她当女佣一样支使;新婚第三个月,他害死她的父亲,害她哥哥入狱,害她流产,霸占她的家业,并且带她去全然陌生的地方囚禁她……老公十恶不赦,残忍至极!她侥幸逃脱,三年后,换了另一个身份归来,却好像已经忘了前尘往事,是真的忘了,还是复仇的伪装?
试阅:
盛夏。晴朗微风。人潮涌动。
A市最豪华的皇冠假日酒店正在举行一场奢华无度的盛大婚礼。
新郎是耀星电子的总裁北堂耀,新娘是华晨地产的千金唐嫣然。
婚礼策划公司按照唐嫣然的意思,把酒店附属的欧式古堡装扮成了教堂的模样,清雅的百合和粉色气球搭建的七道花门排列在从主楼到古堡的路上。
现在时间是上午十点零八分,还有十分钟婚礼就要举行了。
一切准备就绪,可是女主角唐嫣然却在新娘休息室惶惶不安,她一会儿揪着裙角紧张的发抖,一会儿抓住伴娘叶歆茹,口干舌燥的说:“茹茹,我好害怕。”
“怕什么?”叶歆茹秀眉一挑,“北堂耀无父无母,你嫁过去不会受公公挑剔婆婆虐待;要说家庭暴力吧,就更不可能了,就你家北堂耀对你那惟命是从的样,你有什么好怕的!”
“我不是害怕这些。”
“那你害怕什么?新婚之夜?”叶歆茹坏笑,“你怕你这个古董女会吓坏他?”
“什么话呀!”唐嫣然嗔道,“我怎么会担心这种事!我担心的是他要是有一天不爱我了怎么办!”
“爱情总会变的,你担心又有什么用……”叶歆茹不知不觉说出这句话,马上就觉得不妥,她怎么能在别人的婚礼上大谈爱情易变呢!于是立刻换了张灿烂无比的笑脸,夸张的说:“怎么可能!你家北堂耀爱你爱得死去活来的,他才舍不得不要你呢!”
唐嫣然总算稍稍安下心来。
说起来她和北堂耀也算是闪婚,认识一个月,恋爱半个月,一星期前北堂耀和她求婚,她几乎是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因为她知道,错过北堂耀,她会后悔一辈子。
唐嫣然第一次和北堂耀见面是在哥哥的归国欢迎派对上,当时她刚刚大学毕业,正赋闲在家等待出国。她对那些纨绔贵族富二代一点好感都没有,所以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舞,坐在角落的沙发里咬着吸管喝可乐。然后北堂耀走过来,他把手伸向她,微笑着说:“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北堂耀高大的身影遮挡了几乎所有的光线,唐嫣然看不见他的样子,可却没来由的心慌意乱,她有一瞬间的恍神,然后呆呆的说:“可以。”
唐嫣然把手放到北堂耀的手上,跟着他来到舞池。舞池里人很多,她看到哥哥正跟宁家千金舞得暧昧,宁夕芸的整个身子都贴在了唐巍然的身上,不知哥哥和她说了什么笑话,她的肩膀一直都抖个不停。
唐巍然很就看见了她,很惊讶的问:“嫣然,你不是不跳舞的吗?”又看看她身边的他,更是惊讶:“北堂耀!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刚刚。”他礼貌的笑,清朗若星。
“回来了也不通知我,走走走,我们好好聊聊。”
唐巍然欣喜若狂,毫不留情的推开宁夕芸,拉着北堂耀去了楼上的书房。
唐嫣然好笑的看着宁夕芸气急败坏的跺脚,哥哥这个表现虽然不够绅士,倒也十分正常。从她能记事的时候起哥哥就不停换女朋友,那简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留身,女人于他而言不过是无聊时的消遣工具。
哥哥很正常,奇怪的是北堂耀,他居然没有松开她的手,唐巍然拖着他,他拖着她,三个人一起去了楼上的书房。
更奇怪的,她居然没有挣脱,就那样心甘情愿的被他牵着,痴痴傻傻的跟着他走。
后来唐嫣然无数次的回想起他们最初的相遇,无数次恍恍然的想: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命中注定遇见北堂耀,命中注定为他心动,命中注定被他诱惑被他伤害……
在书房里,唐巍然回身发现唐嫣然,眼睛瞪得比灯泡还大,“嫣然,你跟上来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跟上来干什么。”唐嫣然轻轻把手从北堂耀手心里抽出来,大喇喇的坐在了沙发上,她表面上一脸不屑,天知道她心跳得有多。
唐巍然作势赶她:“我跟我朋友叙旧,你凑什么热闹,出去。”
“我很困,要睡会。”唐嫣然冲哥哥甜甜一笑,然后脑袋一歪,耍赖的装睡。
苒苒的完结文二:
书名:《总裁的野蛮小前妻》
简介:“记住,我们之间只是交易……”他的声音冰凉冷漠。()18岁少女颜初夏与总裁签订契约,契约声明,她卖艺不卖身,但却在一次酒醉中迷失了自己。一场放纵后,她怀了雇主的孩子……总裁大人听说后只是冷笑:“想怀我的孩子,简直做梦!”狠心如他,更亲手设计杀死了这个孩子……
试阅:
简介:“记住,我们之间只是交易……”他的声音冰凉冷漠。18岁少女颜初夏与总裁签订契约,契约声明,她卖艺不卖身,但却在一次酒醉中迷失了自己。一场放纵后,她怀了雇主的孩子……总裁大人听说后只是冷笑:“想怀我的孩子,简直做梦!”狠心如他,更亲手设计杀死了这个孩子……
试阅:
“颜小姐,这里就是总裁的家,你每天下午一点钟进去打扫,然后做好晚饭放在桌上,虽然总裁不大可能每晚都回去吃饭,但是必须要准备,否则总裁会不高兴的;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五点之前一定要出来,总裁不喜欢家里有外人。全本”
望着眼前泼墨画一般青灰相间的别墅,颜初夏张着嘴巴猛点头,“高秘书,我明白了,我保证做好工作。”这可是月收入两千的工作啊,她不做好她就是白痴!
高秘书满意的把钥匙交到颜初夏手里,“那就拜托你了。”然后开车离开。
颜初夏看着她的车开远,赶忙将背包卸下来,轻轻放在地上,从里面报出一个熟睡的婴儿。全本
“乐乐真乖,姐姐马上就要发工资了,发了工资就给乐乐买奶粉,让乐乐每顿都能吃上饱饭!”
颜初夏抱着婴儿,拿着钥匙开了门,将孩子放在了那家的沙发上,又跑到外面把背包拿进来。
那个背包里所装的就是她的全部家当了——
一罐奶粉,尽管她已经狠心每顿都只舀半勺冲给乐乐喝,也已经见底了。
一个皱皱的kitty钱包,里面还有79元,已经不够买一罐奶粉了。
一个破旧的手机,是交警队的叔叔从爸爸衣服里拿出来给她的,交给她的时候上面还沾着血,背部有条深深的裂痕,但好歹还能用。全本
一张全家福照片,是她十岁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照的,那时候还没乐乐,他们一家人都笑得好甜。
一个信封,那是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S律系,她心仪已久的地方,现在看来,也是可望而不可及。
爸爸妈妈出车祸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月了,那个时候乐乐才一个月,现在都三个月大了。这两个月这么难熬,幸好乐乐什么都不知道,还是每天开心的吃开心的睡。
初夏只有看到乐乐那童真的笑脸,才有活下去的动力。
爸妈不在了又怎样?她还有乐乐,她要爸妈在天堂看见她和乐乐活得好。
房子被房东收走了又怎么样?房租她交不起,那就不续租了,反正没有爸妈那个房子也不叫家。
不能上学又怎样?只是暂时的,她已经办了休学,今年她要努力挣钱,等明年乐乐大一些,她就把乐乐送去好的托儿所,照样上学。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没有落脚的地方又怎样?她带着乐乐去找一家网呆呆就好了,那里面又温暖又有空着的沙发,乐乐晚上可以睡得很好,而她,腿脚勤点帮老板干点活,连钱都不用给。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没有什么是她颜初夏克服不了的!
初夏捏捏拳头,轻轻喊了声“加油”,然后挽起袖子开始干活!
这个别墅可真大啊!初夏用了两个小时才擦完了所有的地,又花了一个小时才把卧室的床单被套洗了一遍,看了看表,已经四点了,她这才想起忘了做饭。
正要出门,睡在沙发上的乐乐醒了,哇哇的哭起来。
初夏抱着乐乐哄了一会,乐乐还是哭,初夏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于是索性抱上他去买菜。
她没有想到她抱着乐乐从傅家出来的样子会被记者拍到。
初夏一边买菜一边诅咒那个素未谋面的总裁:不经常回来吃饭干嘛每天晚上都要人做饭!真是变态!
六点的时候,初夏才做好了饭,清淡的三菜一汤,她估摸着应该够那个变态总裁一个人吃了,于是挎上背包,绑上抱乐乐的绑带,准备去找间网蹭一晚。全本
谁知她的手刚放上门把手,就听见外面钥匙转动的声音。
初夏吓了一跳,想起高秘书说不能让总裁看见家里有人,赶紧抱着乐乐闪进了离客厅最近的杂物间。全本
“乐乐,你要乖,千万不要哭,你要是哭,姐姐就惨了。”初夏轻轻对乐乐说,生怕他会哭出来,生怕自己会丢掉这份工作。
乐乐仿佛听懂了她的话,睁着水亮亮的大眼睛,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初夏看乐乐这么懂事,突然就很难过。她抱得乐乐更紧了。
外面客厅的脚步声一直没有停,灯也没有灭,初夏不敢出去,唯一庆幸的是,刚刚临走之前刚给乐乐喂过奶,还好没饿着乐乐。全本
初夏抱着乐乐做到杂物间的旧沙发上,沙发很软,不一会儿她就累得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乐乐也睡熟了,均匀的气息暖暖的扑在她脸上,让她感觉好温暖。
她把乐乐放在沙发上,然后把外套脱下该在他身上,然后拉开窗帘一看,天已经亮了,那个总裁应该也已经上班去了。
一晚上都相安无事,她和乐乐过关了!
初夏心里很高兴,突然冒出一个很大胆的想法:如果一直住在这间杂物间行不行呢?这里虽然地方小,但是总比烟雾缭绕的网要好多了。
她想,反正变态总裁每天在家也只呆几个小时,只要这几个小时内她和乐乐悄无声息的呆在这间杂物间,那她也算是有个落脚的地方了!
敢想敢做的初夏于是真的留了下来,并且很幸运的在这间别墅和总裁大人一连相安无事了七天。
只是她不知道,每天她抱着乐乐出去买菜都被人偷拍留了影。
直到第八天的清晨。
乐乐好像是头天晚上没吃饱,很早就醒了,一直在哭。初夏抱着他走来走去,慢慢哄着他,可是他还是哭。初夏没办法了,只好放下乐乐,将奶粉倒进奶瓶,蹑手蹑脚的去厨房冲奶粉。
初夏一边在厨房烧水,一边祈祷变态总裁不要这么早醒过来。谁知她水还没烧开。已经有脚步逼了过来。
初夏一惊,本能的想逃走,可是这是二楼,厨房另一边连的是阳台,开阔宽敞,根本没地方可躲。
一大早在自家厨房看见一个陌生女人,傅彦均也吓了一跳。
他看了一晚上的财务报表,终于看完了,本来想到厨房来冲杯咖啡,却没想到在厨房看见一个睡眼朦胧的少女,傅彦均真怀疑自己见鬼了。
傅彦均只愣了一瞬,便厉声道:“你是谁?”
初夏慌张的把奶瓶藏在身体后面。
傅彦均已经看见了她的动作,但是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于是往前逼近:“你是谁?你为什么在我家里,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拿出来!”
初夏一步步后退,傅彦均一步步紧逼,直到把她逼到阳台的角落,傅彦均终于抓住她。全本
他俯身贴向她,伸手去够她手上的东西,她拼命挣扎,头摇来摇去,换一个角度看,他们好像在激吻!
在楼下偷拍的记者镜头里,他们激吻的样子是那么逼真那么动情!他已经兴奋的给总编打电话,“总编,今早的报纸还没印,我有大特稿,我守了一个礼拜终于守到大新闻了!您一定要等我照片!是恒均集团总裁傅彦均的八卦!这可是他第一个八卦新闻!大独家!”
楼上的人却浑然不觉,还是你争我夺十分激烈,初夏的头还是左移右移,傅彦均的头压得更低,于是镜头更香艳……
直到傅彦均失去耐性,一声怒吼:“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新来的女佣是不是!”
初夏赶紧点头,希望傅彦均能放她一马。全本
谁知傅彦均火气更大,拖着她的手往门口大踏步走去,一边走一边隐忍着怒气说:“你给我出去!赶紧给我滚!居然这么胆大敢在我家留宿!我一定要投诉你!”
初夏使劲挣扎,试图求饶,“傅总裁,我知道我对不起您,我知道我错了,但是请您先听我解释好不好?”
傅彦均几乎是怒吼:“有什么可解释的!我长着眼睛看得见!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非法入侵民居!我可以报警抓你!”
初夏眼看就要被他推出门外,赶紧扒着门说:“我还有……”她想说她还有东西没拿,还有乐乐没抱走。
谁知傅彦均已经没有耐心听了,他将她拎出门,然后“砰”的一声被关在门外。
初夏刚想敲门,门开了,傅彦均伸手,“钥匙呢?”
“什么钥匙?”
“我家门钥匙!”
初夏犹豫了一下,腾出一只手来,从兜里掏出一个钥匙给他:“给你。”
傅彦均很嫌弃的两根手指钳起那根钥匙,然后“砰”一声更狠的关了门。
傅彦均几个小时后开车去上班,来到公司心情更不好,因为看见办公桌上《苹果日报》的头版全是他,都是他和那个女佣!
还有好几张照片上,那个小女佣居然抱着孩子从他家走出来!
打开电脑,网上铺天盖地也都是他和那个女佣的新闻!
傅彦均真恨那个记者,居然把他和女佣在阳台争斗的场景拍成激吻的样子,还说他金屋藏娇,还说那孩子是他私生子!
更恨那个小女佣!她不但自己偷偷摸摸住他家!居然还带了个孩子!
不对,早上他赶那个小女佣走的时候她并没有带走照片上那个孩子,而且望着他的眼神是那么言又止,那个孩子一定还在他家!小女佣一定也还在他家附近!
傅彦均肺都气炸了,他拿起车钥匙,准备开车回家把那个孩子交给那个小女佣,可是刚到停车场,手机就响了。全本全本
“姑姑,什么事?”
“爷爷病危,你来仁爱医院!”
姑姑的语气很急促,傅彦均一下子就慌了,连忙说:“我马上就到。全本”
到了仁爱医院内科手术室,姑姑,大妈,傅彦恒,还有爷爷的贴身保镖穆叔叔都在。
傅彦均直接奔到姑姑傅意珊面前,焦急的问:“姑姑,爷爷怎么了?”
“早上吃饭吃的好好的,忽然就咳嗽起来,然后咳着咳着咳出一口血来,紧接着人就晕了,然后就叫救护车了。”姑姑一边说一边哭,“医生说你爷爷是肺癌,三个月前就查出来了,但是他让医生瞒着我们,现在已经是晚期了。”
“怎么会呢,爷爷身体一直很好的。”
“还不是有人老气他。”大妈贺美玉阴阳怪气的说,“为人子孙,也不知道尽孝,每天就知道在公司争权夺利。”
傅彦均知道大妈是在说他,也不说话,谁知贺美玉还在说。
“恒均是你爷爷的公司,你抢得去吗?李律师早告诉我了,你爷爷留给你的股份只有百分之二十五,只有百分之二十五啊,我们彦恒是长子嫡孙,你猜猜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你爷爷给他留了多少?”
贺美玉得意的声音极为刺耳,傅彦均不想理她,只是盯着手术中的那盏灯。
傅意珊却看不下去了,她冷笑道:“嫂嫂,爸爸还没走呢,你就这么急着分他的家产?你那宝贝儿子彦恒倒是知道尽孝,每天就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干,知道的说是他孝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傅家大闲人呢。”
“你!”贺美玉被堵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先走了出来,看见他们一家都在,于是说:“请各位来我办公室谈一谈。”
傅家的人在医生办公室站了一排,只听医生叹了一口气,说:“傅老先生已经是肺癌末期了,恐怕最多只有六个月了,如果他心情开朗,或许能延长到一年。”
傅彦均只觉得好像一个锤子朝自己头顶砸过来,千斤压顶,千斤压顶,眼前姑姑正拉着医生的手哭着说:“医生,你用最好的药,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你一定要救我爸爸。全本”可是他却什么感觉都没有。
他像被人掏空了。脑海里一幕一幕全是爷爷和他在一起的片段,爷爷虽然不是很喜欢他,但是对他也还算和蔼。他永远都记得十岁那年爸爸去世,爷爷抱着他抱了一整夜。
一直到姑姑拉他,说要去看爷爷,他才反应过来。全本像是重新活过来,轻轻呼出一口气。脚步沉重的跟了过去。
爷爷已经醒过来了,看见他们都在,很豁达的笑了。
“我这一辈子也算是足本了,有儿有女,还有两个乖孙,只可惜,我见不到我的曾孙了。”傅爷爷叹了口气,遗憾的说,“如果我能够在有生之年抱上曾孙,那真是死而无憾了。”
贺美玉连忙讨好的说:“爸爸,彦恒已经有女朋友了,我让他们赶紧结婚,您一定能抱上曾孙的。全本”
“只怕是来不及了……”
爷爷的贴身保镖穆忠突然站了出来,手里拿了份报纸递给傅爷爷,“老爷,你的心愿也许已经达成了。”
所有人都探头看那张报纸,傅彦均也看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是《苹果日报》,头版硕大的照片是他和那个小女佣“激吻”的场景,底下一排是那个小女佣穿不同衣服抱着孩子从他家出来的照片。
“彦均,这是真的吗?”爷爷颤抖着手招他过去,“彦均,你告诉爷爷,这是不是真的?”
傅彦均走到床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忍心说出那个“不”字,他怕爷爷失望,于是不说话,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爷爷却当他是默认了,高兴得直喊:“我终于有曾孙了,我终于有曾孙了,老天爷真是对我不薄啊!”
“阿忠,我要给李律师打电话,我要修改遗嘱,我要把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给彦均,给我的曾孙。”
穆叔叔赶紧把手机递给傅爷爷,傅爷爷于是和李律师约好,过几天等他出院了,李律师就带着修改好的遗嘱去傅家让他签。
贺美玉和傅彦恒傻眼了。傅意珊也在震惊。傅彦均却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彦均,你,你回去,带孩子和孙媳妇来给我看看。”傅爷爷简直迫不及待了。
傅彦均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傅彦均开着车,他没有想到爷爷居然会因为一个孩子多给他一倍的股份,有了这百分之五十,他就能掌管恒均集团,恒均集团就不会被傅彦恒那个败家子败掉,那么,也是值得他撒这个谎。全本
他做了决定,又想起家里有个婴儿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吃东西没人管,也不知道喉咙有没有哭哑,他心里担心,于是油门一踩到底,飞车赶回了家。
谁知等他回到家,却发现屋外并没有徘徊的小女佣,他拿出钥匙开了门,却发现小女佣正坐在沙发上给照片上的小婴儿喂奶!
他真是火大!他不是没收了她的钥匙吗!她怎么还可以进来!
那个小女佣看见他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试图解释:“你怎么这么就回来了,我准备给孩子喂完奶就离开的,你别生气,我马上就走。全本”她说着就要去杂物间拿背包。
傅彦均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平静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初夏顿住脚,莫名其妙,“啊?”
“你坐下,我要和你谈一些事情。”
初夏虽然不知道总裁大人到底想干嘛,但还是乖乖在乐乐身边坐下,“我叫颜初夏。”
“家住哪?家里还有什么人?”
“家不在本市,家里没有人了,现在就只有我和乐乐了。全本”
“乐乐?”傅彦均指着沙发上的小家伙,问,“就是他吗?是男孩?”
初夏慌忙点头:“恩恩。”
傅彦均打量了初夏几眼,冷笑说:“现在的女生真是放荡,小小年纪就未婚先孕。”
“我不是……”
“对,你不是,你不是未婚先孕,你是未婚先生子。”
傅彦均的刻薄让初夏红了眼眶,她正要分辨,傅彦均忽然说:“我要你带着你儿子嫁给我。”
初夏吓了一跳,惊讶的“啊”了一声。
“你不是没地方住吗?你的孩子也没有爸爸,我给你们地方住,做他爸爸,颜小姐,你应该很高兴。”
初夏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傅彦均把乐乐当成她的儿子,这她不介意,她曾经想过,如果她当乐乐的妈妈,乐乐就不会知道爸妈车祸的事情,那么受到的伤害也会小一点。
可是傅彦均怎么会要和她结婚?还要受委屈的当乐乐的爸爸?傅家有权有势,又怎么会接受她这种平民儿媳呢?
不过这一切对于她来说,还真是合算啊,嫁入豪门,给乐乐找了个有钱爸爸,以后乐乐每顿都可以吃饱饭了,也不用跟着自己到处流离失所,会有自己舒舒服服的婴儿床。她想想就要流口水。
初夏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所以她警觉的问:“为什么?”
傅彦均从公事包里拿出报纸砸到初夏面前,“我爷爷得了绝症,他最多还能活一年,我不想让他失望。”
初夏捡起报纸看了一会,忽然抬起头来狡黠一笑:“这是你们傅家的事,与我何干呢?”

Snap Time:2017-10-24 10:26:01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