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世家》全文阅读

作者:蝶之灵  医生世家最新章节  医生世家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医生世家最新章节大结局(12-04-17)      Chapter75(12-04-13)      Chapter74(12-04-12)     

大结局


    安家祖宅内,邵荣刚刚送走大舅舅安扬,小舅舅安洛又敲开了自己的房门。都市小说www.9pwx.com

    邵荣看着面色冷淡的小舅舅,半晌不知该说些什么。

    安扬给人的感觉很温柔,像是三月的暖风,而安洛给人的感觉却非常冰冷,面无表情的脸加上冷冰冰的眼神,如同一台移动的空调。

    邵荣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他,“舅舅 ,你找我?”

    安洛并没有说话,拿了一杯水和一粒药片走到床边,放在床头。

    邵荣疑惑地问:“这是什么?”

    “拿一片安眠药给你,不想吃就放着吧。”

    安洛转身要走,邵荣却突然说:“舅舅,你想拿到那份证据,是因为担心他会有危险?”

    安洛的脸色僵了一下,片刻后,才低声说:“那份证据对安扬并不能构成多大的威胁,多年前他出车祸之后,医院已经宣布他死亡,在法律上来讲安扬是个死人,他现在回国也不是以安扬的身份。”安洛顿了顿,“我只是,不想让那份证据落在别人的手里。”

    邵荣想了想说:“那我把证据给你,你让我回去见我爸爸,好吗?”

    安洛皱眉,“你居然还想回到邵长庚身边?”

    邵荣点头,“嗯。”

    安洛沉默了片刻,问道:“你……喜欢他?”

    邵荣没有过多的犹豫,认真地点点头说:“嗯,我喜欢他。”

    其实说出这句话并不难,只是以前的自己考虑的东西实在太多,多年的父子关系,周围人的眼光,年龄的差距,给两人之间造成了太多的阻碍。可是,内心深处最直接的感受却无法违背,喜欢就是喜欢,对他的感情,到了如今已经没有再犹豫的必要了。

    “你们说过,在我知道真相之后如果还想回去,你们都不会阻止。”邵荣看着安洛,轻声说道,“他现在一定很难过,我想回到他的身边陪着他。”

    “……”安洛沉默。

    “邵安国已经去世了,我亲生父亲也去世了很多年,我们活着的这些人,没必要一直陷在过去的阴影里面。舅舅你说对吗?”

    看着邵荣眼里真诚的期盼,安洛却不知该给出怎样的答复。

    多可笑,他跟安扬两个人痛苦了这么多年,却没有邵荣这个孩子想得通透。

    或许也正是因为邵荣的单纯和直率,他才能把一件事情考虑得这么简单。

    没错,逝者已矣,死去的人已经成了定局,活着的人没必要陷在过去的阴影里,这个简单的道理谁都懂,可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像邵荣这样豁达?

    安扬做不到,安洛也做不到。

    单纯认真一根筋的邵荣,却能轻易的做到。

    知道真相之后,他虽然会讨厌邵安国,可他却从来没有想要去报复,更没有让这种憎恨的情绪影响到他心底温暖的那一面。

    邵安国出事了,他首先想到的也不是报了仇的痛,反而是担心他喜欢的人,担心邵长庚会不会因此而难过。

    在黑与白交界的地方,面临选择的时刻,邵荣会出于单纯的个性,直观地选择更偏向于阳光的那一面白色。

    因为他的心里,还有很多很多美好的东西,是比复仇更加重要的存在。

    看着邵荣期待的目光,安洛突然间觉得心底一阵苦涩。

    邵荣的性格其实很像苏子航,这种人习惯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他们恩怨分明,却心地善良。安扬当初被苏子航所吸引,或许也是因为他身上有那种让人觉得温暖的东西。

    而从小就在黑道世家长大的自己,却从来都学不会如何给人温暖。

    他跟安扬是同一类人,骨子里的冷酷,深沉的心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残忍,这些都是充满荆棘的环境所造就的个性。在那个世界里,你不拿起枪,你就会成为别人枪下的亡魂。

    可是,在黑暗中待久的人,总是会渴望阳光和温暖,所以安扬深爱上苏子航,而对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自己毫不动心……其实过了这么多年,安洛早就能理解了。

    见安洛的脸色突然间变得落寞,邵荣忍不住担心地问道:“舅舅?”

    安洛回过神来,看了邵荣一眼,说:“好吧,我接受你的建议。你把那份证据给我,我来毁掉它,邵安国死了,这件事也没有再追究下去的必要。”

    听到这个承诺,邵荣眼中马上浮起一丝喜悦的神色,“那我明天就去把那些东西找来给你。”

    安洛点点头,“可以。”顿了顿,“不过,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你这一生,都不许去邵安国的墓前。”

    邵荣沉默了一下,点点头,“好。”

    或许这是安扬和安洛的底线。身为苏子航的儿子,邵荣当然也不会去邵安国的墓前给他祭拜。

    “早点睡吧。”安洛留下这句话,便转身走出门去。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邵荣这才坐起身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水的温度刚好,不冷不热,显然是专门兑过的。邵荣掰了半片安眠药就着水吞下去,躺回床上闭上眼睛,片刻后,终于进入了梦乡。

    而此时,以为邵荣出事了的邵长庚却脸色阴沉,踩了油门疯狂地往安家祖宅的方向飙车,银色的捷豹如同敏捷的豹子一般飞地在高速公路上奔驰。

    还好是深夜,路上的车辆并不多,邵长庚一路开过来畅通无阻,很就到达了安家祖宅的门前。

    和记忆中一样的别墅,独特的造型是身为建筑师的安菲的妈妈亲自设计的。此时,整栋别墅的灯都关了,两层的楼房一片漆黑,只有两旁昏暗的灯光依稀映衬出这栋别墅造型独特的轮廓。

    邵长庚把车子停下,走到门前按响了门铃。

    刚才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太匆忙,邵长庚穿的衣服并不厚,只有一件薄薄的毛衣外面套着黑色外套,此时正是温度最低的冬日凌晨,天空中又飘起了大雪,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双手很就冻到发红。

    邵长庚从来都不怕冷,并不觉得这样寒冷的温度有多么难熬。

    令他难熬的,只是对邵荣的担心。

    邵荣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这让他心急如焚。

    邵荣的胆子从小就不大,如果真被太子绑架了,他现在一定又冷又怕,想到小家伙缩在墙角里发抖的画面,邵长庚就觉得胸口闷得发疼。

    小荣别怕,爸爸很就来接你……

    一边在心底安慰着自己,一边继续按门铃,安家祖宅的门铃按了很久一直没人应,可手机导航上邵荣的位置却始终在原地停留不动。

    难道他出事了?

    这样的猜测让邵长庚的脊背出了层冷汗,终于忍无可忍,一脚踹开了安家的大门。

    就在此时,楼上第一间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安洛一脸阴沉地走了出来,顺手开了客厅的大灯。

    “……”两人的目光一对,空气里瞬间一阵电光石火。

    邵长庚看着安洛,冷冷地道:“安洛,邵荣是不是被你带来这里了?你想做什么?”

    安洛慢慢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打了个呵欠,面无表情地看着邵长庚。

    邵长庚冷静地问:“邵荣呢?”

    安洛沉默半晌,才开口说:“明天我就出国了,想带邵荣一起走。毕竟他是我们安家的后代,带他去继承家业也是应该的,不是吗?”

    “不行。”邵长庚毫不犹豫地拒绝,“我不会让你带走他。”

    “理由?”

    “我想把他留在身边。因为我爱他,这个理由够不够?”

    安洛看着邵长庚,沉默良久后,才低声道:“你倒是很直接。”

    邵长庚目光坦然地直视安洛,“事到如今,也不必再拐弯抹角,我跟邵荣早已不是父子关系,他现在是我的恋人,你想在我眼皮底下带走他,我只告诉你三个字——不可能。”

    “……”对上态度强硬的邵长庚,安洛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仔细算来,他跟邵长庚算是第三次谈判,第一次是邵荣六岁那年为了他的领养权,第二次是一年前为了那个保险箱,这一次,却是为了邵荣的去留。

    每一次遇到邵荣的事情,邵长庚的态度都非常坚决,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显然,他把邵荣看得非常重要。他曾经说过,邵荣是他的底线。

    尴尬的沉默持续了良久,楼上另一间卧室的门突然开了,安洛抬头看了楼上一眼,邵长庚顺着他的目光抬头往楼上看去,只见安扬面无表情地站在卧室的门口。

    邵长庚笑了笑:“安扬……好久不见。”

    “的确是好久不见。”安扬一边往楼下走,一边问道,“对于我没死这件事,你似乎并不惊讶?”

    邵长庚点点头,语气平静地说:“安菲的保险箱在我的手上,我看过她留下的日记,早已猜到你是太子。”

    安扬惊讶道:“我们找人翻遍了那栋别墅都没找到那个保险箱,原来是邵荣把东西留给你了?”

    “并不是他留给我,是我自己找到的。”邵长庚顿了顿,“小荣把箱子埋在树林里,还在树上做好了标记,那种标记是他小时候很喜欢画的符号,我一找就找到了。”

    “……你们倒是心有灵犀。”安扬沉默片刻,“所以,你现在大半夜跑来安家,是来跟我要人的吗?”

    邵长庚皱眉,“我不会让你带走邵荣。”

    “理由是你爱他?”安扬的目光直直盯着邵长庚,“别忘了,他可是你的养子。”

    “那又如何?” 邵长庚微微笑了笑,“我喜欢他,跟他的身份无关。我不介意他是谁的基因组成的试管婴儿,也不介意他是我亲手养大的孩子。我只知道,他是我最疼爱的小荣。”

    安扬和安洛对视一眼,无言以对。

    是的,不介意。

    邵长庚就是有这样潇洒的气魄,两句不介意,轻描淡写就把别人看来无法跨越的巨大障碍给一次性掠过了。

    他不介意邵荣的身世背景,不介意邵家和苏家各种难解的恩怨情仇,他喜欢邵荣,跟邵荣的背景无关。他对邵荣的喜欢,也不会因为邵荣复杂的背景而受到丝毫的影响。

    他单纯喜欢邵荣这个人。不管邵荣的出生是为了什么,不管邵荣的身体里流的是谁的血,他只需要确定,邵荣是他邵长庚最疼爱的宝贝。

    何其相似的话,在不久之前,邵荣也刚刚跟安洛说过。

    ——不介意。

    他们两个当事人都不介意,其他人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止?

    邵长庚看着安洛,一字一句地说:“安洛,当初我从安家把他带走的时候,你问过我一句话。你说,万一邵荣不是我亲生的,我带他回去照顾,会不会很亏?”

    “我现在的答案,依然和当初一样。”

    “我把他带回身边,照顾了他十多年。我从来都不觉得亏,反而觉得庆幸。”

    看着邵长庚坦然的目光,听着他平静的声音,仿佛爱上邵荣这件事,对他来说没有丝毫难以启齿的尴尬。

    而是理所当然,光明正大。

    安扬的心中微微有一丝震动。

    他似乎有些明白邵荣为什么那么紧张邵长庚了。

    这样温暖的包容,这样坦然的爱护,这个强势的男人在对待邵荣的事情上,难得的展现出了他温柔的那一面,也难怪邵荣会对他死心塌地。

    安扬微微笑了笑,问:“你认为,在他知道所有的真相之后,他还会选择留在你身边,而不会跟我出国?”

    “……”邵长庚沉默。

    “怎么,没信心?”

    邵长庚笑了笑说:“他并不会因此而迁怒我的。邵荣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他的个性如何我很清楚。请你让他自由的做出选择,如果他跟你们走,我也不会阻止。”

    安扬和安洛对视一眼。

    见邵长庚自信满满面带微笑说出这番话,显然,他跟邵荣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心有灵犀的默契,已经没有任何人插足和破坏的余地了。

    安扬和安洛差点翻了地皮都没找到的保险箱,却被邵长庚轻而易举的找到了。邵荣随便画的符号,别人会轻易忽略,在他的眼里了却成了最明显的线索。

    邵荣在知道真相之后虽然厌恶邵安国,却没有让这种负面情绪迁怒到邵长庚,对于邵长庚的感情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这也是因为邵荣本性的单纯和率真所致。

    邵荣是邵长庚亲手养大的孩子……

    这么多年,亲自给他穿衣,喂他吃饭,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成长,从一个小小的孩子长成如今身材修长的少年……

    这个世上又有谁,会比邵长庚更了解邵荣?

    邵荣会选谁,答案已经没有猜测的必要了。

    沉默良久之后,安扬才终于轻轻笑了笑,“邵长庚,当初在英国期间你给安菲帮了不少忙,后来又领养小荣,悉心照顾他这么多年,说实话,我并不讨厌你。”微微一顿,安扬低声说道,“既然你父亲已经去世了,我们两家的恩怨,就到此为止吧。”

    虽然谈不上讨厌,却也没办法喜欢,可至少,那些仇恨随着邵安国的死,已经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的必要了。何况,邵荣那么喜欢邵长庚,安扬也没有心情再去拆散他们。

    “这样最好。”邵长庚点了点头,“那么,我可以上楼带走他了吗?”

    见安扬微笑不语,邵长庚也回以他一个微笑。

    “多谢。”

    一笑泯恩仇,心里轻松的却不止邵长庚一人。

    邵长庚刚要上楼去接邵荣,楼上卧室的门却突然被推开。

    邵荣穿着睡衣踩着拖鞋,一路狂奔下来,在安扬和安洛惊讶的目光中直接扑到了邵长庚的怀里。

    “爸爸你怎么来这儿了?!我还以为我是做梦才听见你的声音!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他们有没把你怎么样?”

    邵荣还以为邵长庚是被两个舅舅改变了主意突然绑来的,担心他出事,伸手在他身上到处摸摸看,来检查有没有严重的伤口。

    确认没发现明显的外伤之后,邵荣才担心地问:“你没事吧?”

    “……”邵长庚被突然扑到怀里的小荣吓了一跳。

    被当成“坏人”的安扬和安洛对视一眼,也颇有默契地保持沉默。

    “怎么不说话?”邵荣疑惑地看向邵长庚。

    对上他满是担心的目光,邵长庚心里一软,伸手摸摸他的头,柔声说:“放心,我没事。”

    邵荣这才松了口气,回头问安洛:“舅舅,不是答应我不追究了吗?”

    “……”

    没人追究,是你这帅气的老爸半夜三更踢了我家的门!

    安洛看了邵荣一眼,懒得说话。

    倒是安扬忍不住微笑了一下,说:“行了,大半夜把人吵醒,看见邵荣没事,你可以放心了。”

    邵荣回头疑惑地看向邵长庚,邵长庚给了微微笑了笑。

    “我先休息了。”安扬转身上楼,走到一半又回头说,“小荣,明天下午五点的飞机,四点之前我会给你电话,到时候给我个决定。”

    邵荣愣愣地点头:“哦……”

    安扬转身上楼了,安洛沉着脸冷冷看了两人一眼,也跟着转身上楼去睡觉。

    客厅里只剩下两人,邵荣这才疑惑地问道:“对了,你怎么突然来这里了?”

    邵长庚低声说:“你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就找来这里。”

    邵荣忙说:“我没事的,倒是你……手机怎么一直没人接呢?”

    邵长庚解释道:“我去接你的时候,机场附近突然出了交通意外,我跟着救护车回医院,急着进手术室把手机落在车里,所以没听到你的电话。”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没事。”邵长庚顿了顿,又说,“小荣,跟我回去好吗?”

    邵荣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嗯,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拿行李,马上就好。”

    邵荣回头去卧室迅速的换好衣服,提了行李箱跑下楼来,见邵长庚还站在原地默默的等待。

    安家的客厅里亮着灯,客厅的门依旧敞开着,邵长庚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高大的身材在灯光的投射下显得有些疲惫。

    门外的冷风夹杂着大雪飘进客厅里,让他的头发上落了一层雪花,或许是出来得匆忙,他穿的衣服很少,黑色大衣被冷风吹得扬起衣摆,握在身侧的手都冻得发红了。

    他总是这样静静的等待着。

    小时候在校门口等自己放学,高考那年在考场外等自己考完试,后来又是等自己回头,等自己给他一个答案……

    以前的自己,一根筋到底,根本不知道拐弯和回头。其实,每一次,只要回头看看,就会发现他一直都在自己的身后,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刚才在楼上听到他跟安扬和安洛的对话,邵荣这才知道,原来他早已得知太子的存在,在自己无忧无虑上高中的那两年,或许他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吧。

    这样的包容和爱护,让邵荣的鼻子突然间一阵*潢色小说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发酸。

    邵荣赶忙朝他走了过去,心疼地握住他的手,帮他在掌心里呵了口热气,轻轻把他僵硬的手指握在手心里搓了搓。等他的手指搓到暖了起来,邵荣这才小声埋怨道:“大半夜穿这么少,也不去车上等。你不冷吗?”

    邵长庚说:“没关系。”

    邵荣看了他一眼,“还说没关系?这么吹冷风很容易感冒的。”

    听着他心疼的声音,邵长庚忍不住微微一笑,反握住邵荣的手指,“知道了,走吧。”

    其实一点都不冷,尤其是看着邵荣这家伙居然这么的担心自己,还用手搓手的笨办法来给自己取暖的时候……

    虽然寒冬深夜里正下着大雪,可邵长庚的心底却温暖如春。

    把邵荣的行李箱放在后备车厢里,打开副驾车门让邵荣上车,邵长庚这才回到驾驶座的位置,再次发动了引擎。

    比起刚才心急如焚的一路狂飙,回去的路上邵长庚的车速却放得很慢,车子开得也很稳,似乎想让那些激烈的情绪慢慢沉淀下来。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邵荣不敢开口跟他说话,毕竟他忙了一整天,听他刚才的说法似乎还是亲自上台做的手术,做完手术之后精神肯定会非常疲惫,此时一定累到了极点。

    外面下着雪,跟他聊天的话,开车分心说不定会出事。

    虽然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可邵荣还是忍住了,乖乖坐在旁边,好让他专心的开车。

    而邵长庚不开口说话的原因,除了真的很累之外,也是突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其实在邵荣发短讯说要回国的那一刻,邵长庚就隐隐猜到了邵荣会给他的答案,刚才邵荣在安家直接扑到怀里,在安家兄弟面前对自己百般袒护,这让邵长庚更加确定了邵荣的心意。

    只是……等待了太久,到了宣布结果的时刻,反而没那么急切了。

    车子终于到了家,两人一起坐电梯上楼,邵长庚打开门之后顺手开灯,邵荣跟着他走进屋里,在门口换鞋的时候,惊讶地发现,鞋柜里属于自己的那双拖鞋居然还在。

    他没有把这些给丢掉吗?

    从小跟着他在这里生活,十多年了,这个屋里的每一件摆设邵荣都非常的清楚和熟悉,这个屋里也留下了很多美好而温暖的回忆。

    当初绝望的离开时,邵荣还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到这里,还记得在桌上放下钥匙时的心痛和不舍,此时重返故居,心中一时间颇为感慨。

    离开了一年多,这里似乎一点也没变,连自己最喜欢穿的鞋子,他都细心地保留着。

    邵荣换了鞋,见邵长庚神色间颇为疲惫,赶忙回头说:“你累了吗?去洗个澡吧,洗完澡早点休息。”

    邵长庚点点头:“好。”

    看他进了浴室,邵荣便走到他的卧室,调好空调的温度,顺便帮他把被子也铺好。

    整理好一切之后,本想回自己的卧室睡,可邵荣却放不下心离开。

    总觉得邵长庚强作镇定的背后,一定压抑着难以开口的痛苦。他的父亲刚刚去世,他还亲自进了手术室上台给亲人做手术,眼睁睁看着父亲离开而无能为力,手术结束后还要应付邵家那些亲人……

    邵荣简直无法想象他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邵荣嘴笨,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只是,他很想在这个时候,静静地陪在邵长庚的身边,给他一点点的安慰和鼓励。

    邵长庚洗完澡出来,发现邵荣还在卧室里没走,呆呆地坐在那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邵长庚走到他旁边坐下,低声问:“不早了,你也去睡吧。”

    邵荣回过神来,说:“我,我卧室的空调好像坏了……”

    “……”虽然知道他在编造借口,邵长庚却不想拆穿,其实心底很希望他能陪着,只是担心他会反感所以没有开口,没想到邵荣这么贴心,主动留了下来。

    邵长庚看了他一眼,柔声说:“那就在这里睡?”

    “嗯!”邵荣点点头,迅速钻进被窝里躺好。

    邵长庚微微笑了笑,掀开被子躺在邵荣的身边,亲了亲邵荣的额头,说:“早点休息。”

    邵长庚伸手关了床头的台灯,屋里突然陷入了黑暗之中,安静的卧室里,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两人都没有睡意,沉默了很久之后,邵长庚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温暖的手轻轻的握住了,耳边也响起邵荣轻柔的声音:“我知道他去世了,你难过的话,就不要再强撑着了……”

    邵长庚突然伸出手臂,把邵荣紧紧抱进了怀里。

    “小荣……”

    他的确已经撑到了极限。

    在手术台亲眼看着父亲的生命体征变成一条直线,手术完成后还要冷静地应付家人,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镇定,到了此刻,在体贴的留下来陪伴的邵荣面前,已经没有伪装的必要了。

    邵长庚深深吸了口气,手臂用力收紧,抱着邵荣让自己的心情慢慢平复。

    还好有他……

    在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还好有他自愿的留在身边。

    这就够了。

    感觉到邵长庚的手臂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用力的收紧,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邵荣能做的也只有乖乖让他抱在怀里,伸出手轻轻的回抱住他。

    “你……你别难过。”邵荣一边轻轻用手拍着邵长庚的背,一边轻声安慰着,“你亲自去手术室救他,已经尽力了……”

    “别难过了……”

    邵荣并不懂怎么安慰人,这样笨拙的安慰或许有些傻气,可对邵长庚来说却是最管用的。

    听着邵荣反复单调的说“别难过了”,邵长庚的心里居然真的好过了很多。

    逝者已矣,难过也于事无补,在父亲临终之前尽力做好了一个儿子能做的一切,其实也没有太多的遗憾了。

    邵长庚的心情很就平静下来,疲惫到极点的他,慢慢的在邵荣的安慰声中闭上了眼睛。

    邵荣不知道邵长庚已经累到睡着了,还在那呆呆地说:“别难过了……”

    “……”

    “还有我,我不会离开你的。”

    “……”

    “我会一直陪着你。”

    “……”

    “怎么不说话?呃……睡着了吗?”

    邵荣这才反应过来邵长庚好久没回应了,疑惑地抬头一看,发现他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抱住自己的手臂却依然没有松开。

    邵荣忍不住笑了笑,调整了一下位置,靠在他的怀里,轻轻闭上了眼睛。

    这天晚上,邵荣睡得很好,邵长庚也睡得很好,早晨醒来的时候,对上对方的目光,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

    邵长庚自然地凑过来亲了亲邵荣的额头:“早。”

    邵荣点点头:“这么早就醒了?”

    邵长庚微微笑了笑说:“生物钟。”

    “……我也是。”

    “那就起床吧。”邵长庚捏了捏邵荣的脸,掀开被子起身下床,邵荣见他裸着上身直接在自己的面前穿衣服,完美的身材显露无疑,这个角度甚至能看见他漂亮的腹肌……

    他显然经常锻炼,身材一直保持得很好,外科医生常年站台拿刀,手臂看上去也很结实漂亮,成熟男人性感的魅力,在邵长庚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跟他比起来,邵荣觉得自己有些太瘦了,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果然是连腹肌都没有……

    见他回头,邵荣赶忙脸红地移开了视线。

    邵长庚笑了笑,走过来摸摸邵荣的脸说:“小荣,你在家里自己找书看,或者联系高中的同学出去玩儿,我这几天估计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

    知道他还要回去准备父亲的葬礼,医院那边也一堆事情等着处理,邵荣谅解地点点头说:“没关系,你去忙你的。”

    邵长庚点点头,“嗯。我要出门了,冰箱里有吃的,饿了就自己做。”

    “知道。”

    邵长庚凑过来亲了一下邵荣的嘴唇,贴着邵荣的唇低声说:“希望我晚上回来的时候,还能看见你在家里。”

    邵荣被他亲得红了脸,在他温柔的注视下愣愣地点了点头。

    邵长庚开车来到邵家的时候,邵昌平一家人正在吃早饭。邵辰看见邵长庚就跟他打招呼:“二叔吃早饭了吗?”

    邵长庚说:“没有。”

    “过来吃吧,包子还是热的。”

    “嗯。”邵长庚走到餐厅跟大哥一家人一起吃早餐,早餐过后,邵辰帮妈妈收拾碗筷,邵长庚便开口说:“大哥,我有些事想跟你商量。”

    “到书房吧。”

    兄弟两人在书房面对面坐下,邵昌平开口道:“是关于父亲葬礼的事吧?”

    “嗯,我想把葬礼办得低调一些,你的意思呢?”

    邵昌平点点头说:“我也这么想。葬礼不需要太隆重,就简单一点吧,我们自家人给他找块墓地祭拜一下,再通知他一些老朋友。”顿了顿,“对了,他把遗体捐赠了,就整理一些遗物象征性地放在骨灰盒里,你看如何?”

    “好吧。”邵长庚沉默了片刻,又说,“关于医院交接的问题,父亲生前,我曾经跟他说过,我想把院长的位置交给邵辰。”

    邵昌平微微皱眉,“邵辰还太小了,我怕他担不起这个大任。”

    邵长庚说:“放心,我会在国内继续待上半年,慢慢把医院的事情跟他交代清楚。当年我回国接任院长的时候也是他这样的年纪,我相信,小辰也能做好。”

    邵昌平沉默片刻,“你已经决定离开这里了?”

    邵长庚点了点头,“这里有太多熟悉的亲友,我跟小荣的关系如果被人知道,舆论方面的压力,我怕他承受不住。”微微顿了顿,接着说,“毕竟,我们曾经做了十多年的父子,我不希望任何人,用鄙夷的目光来看他。”

    邵昌平看着弟弟坚决的态度,知道他一旦做出决定就没有更改的可能,也只好轻轻叹了口气,说:“这样也好。到了英国之后,知道你们父子关系的人不多,周围熟人也少,你跟小荣的压力,会相对小一些。”

    邵长庚微笑:“我就是想在那边跟他一起开始新的生活。”

    邵昌平点点头,“医院交接的问题,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你走了之后,我也会盯着邵辰,让他好好的打理医院。”

    “嗯,你让小辰准备一下吧,三天之后的全院年会,我想带着他一起去。”

    “好,没问题。”

    邵荣在下午四点的时候,果然接到了安扬的电话。

    “考虑好了吗?”安扬开门见山的问道,“想不想跟两个舅舅一起出国?”

    邵荣轻声说:“还是不要了,我对做生意真的没有兴趣……对不起啊,舅舅。”

    安扬微微笑了笑,“不用抱歉,我早就猜到你会留在他身边。”顿了顿,“以后需要帮忙的时候尽管给舅舅电话。”

    “知道了,谢谢舅舅。”邵荣也笑了起来,“我来不及去机场送你们了,祝你们一路平安。”

    “嗯。”安扬沉默片刻,突然低声说,“小荣,或许没有再见的机会了……以后自己保重。”

    邵荣愣了愣,点点头说:“你们也是,保重。”

    挂上电话之后,安扬终于轻轻松了口气。

    其实他对邵荣的感情非常矛盾,一方面是对苏子航儿子的关心,另一方面却是不想面对。可能是容貌太像的缘故,看着这个孩子,难免会想起他的父亲,心里会难受。

    不论如何,邵荣选择留在邵长庚的身边,对三个人来说都是件好事。

    安扬低头看了看表,说:“不用等了,走吧。”

    “好。”安洛点了点头,提起行李箱跟上他的脚步。

    兄弟两人一起过了安检,身影很就消失在人海之中。

    后来邵荣再也没见过他们,只是听说他们在加拿大开了一家公司,生意很红火。国内安家的产业在几年之内全部转移,连安家祖宅也被拆了,改建成了一个小广场。

    关于安家的那些恩怨情仇,在安扬最后的一通电话中,终于完完全全画上了句号。

    下午五点,邵荣突然收到了徐锦年的短信。

    “回来了没?出来一起吃饭?”

    邵荣记得昨天发短信的时候陈琳琳说她们还在考试,于是回短信问:“你们考完试了?”

    徐锦年回道:“嗯,主干课程都考完了。我在一家餐厅订了位置,可别找借口说不来啊!”

    邵荣笑了笑说:“好,我这就过来。”

    整理好衣服出门,邵荣打车前往徐锦年所说的地址,远远就看见一男一女站在餐厅门口,男生身材高大,穿着一件帅气的黑色外套,女生穿了件黑色的大衣,配着及膝的高跟靴子,两人肩并肩站在一起,身高和外貌看上去都非常般配。

    邵荣从出租车下来,朝两人招招手,“锦年,琳琳。”

    徐锦年听到声音赶忙走过来拥抱邵荣,“好久不见。你怎么瘦成这样?我靠,一身的骨头都摸得到,你去英国有没有吃饭啊你!”

    邵荣说:“瘦了好,可以拿自己练习体检。”

    徐锦年一脸心疼,“唉,我就说吧,读什么不好,非要跑到国外去读医科,还没给人看病呢自己先病了。”

    邵荣笑了笑,“没那么夸张吧?”

    陈琳琳开口说:“好了好了,进去聊吧,站在这当门神,会影响人家做生意啊。”

    “对了,赶紧吃饭,饿死我了。”徐锦年忙拉着邵荣进屋,走到订好的位置。

    订的是四人的位,徐锦年和陈琳琳很自然地坐在一排,邵荣坐在他俩对面,看着他们点菜时一边争吵一边颇有默契地眼神交流,心中也大概有了底。

    这两个家伙是在一起了吗?怪不得上次群发短信一下子就穿帮。

    看他们俩像以前一样吵吵闹闹的样子,邵荣也忍不住微笑了起来,两个最好的朋友能够进一步发展,邵荣当然是喜闻乐见。

    点完菜之后,陈琳琳突然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卡和一个盒子。

    “对了邵荣,上次你借我的那些钱,还给你吧。”

    “不急着还的。”

    陈琳琳说:“拿着吧,我妈妈的账户已经解冻了,我现在还顺便做家教,也不缺钱。”

    邵荣笑了笑,从她手里接过卡。

    “还有这个。”陈琳琳把一个盒子推到他面前,“送给你的新年礼物。”

    ——新年?

    对了,昨天是31号,今天就是1月1号,邵荣这才想起来,如今已经是新的一年了。

    “呃,我都忘了今天是新年,没有带礼物给你们……”邵荣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们。

    徐锦年说:“咳咳,我也没带,咱俩互免了吧。”

    陈琳琳微笑着说:“别客气了,拿着吧。”

    邵荣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放着一个非常精致的听诊器。

    “是听诊器?”

    陈琳琳点点头:“嗯,上次医学院的同学团购听诊器,我就打听了一下,顺便给你买了一个。据说这个牌子的听诊器很好用,你应该用得着吧。”

    “谢谢。”邵荣开心地收下了礼物,这个礼物的确是很实用的。

    很,点好的菜就端了上来,三人一起吃了饭,出门的时候,陈琳琳去了洗手间,徐锦年和邵荣一起在门口等,徐锦年突然提议道:“时间还早,要不今晚咱们去唱K?”

    想起当年徐锦年唱歌跑调跑十万八千里的场面,邵荣忍不住笑道:“算了,你们去吧,我还有事要回去。”

    想回去陪邵长庚过这个新年。

    况且,邵荣也不想当电灯泡影响他们约会。

    徐锦年摸了摸鼻子,“你看出来了?”

    “嗯?”

    “咳,我跟琳琳在一起,其实也是不久前刚确定的,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徐锦年顿了顿,压低声音说,“你知道欧阳霖吧?就是那个从来没管过她的爸爸,不久之前也被人……警察整天缠着她查案子,她那段时间精神很差,我就一直陪着她。”

    听他这么一说,邵荣的心情一时有些复杂,沉默了片刻后,才说:“锦年,我真的很高兴看见你们能在一起,以后好好照顾她吧。”

    徐锦年点头:“那是当然。”顿了顿,“对了,你在英国,有没有遇到什么发展对象?”

    别说是发展对象,那个人……或许会是自己的稳定对象了。

    邵荣点头,“嗯,算是有吧。”

    徐锦年八卦道:“什么样的人啊,说来听听?”

    邵荣忙说:“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跟你说,我先回家了拜拜。”

    看着邵荣逃一样跑去打车,徐锦年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害羞什么啊……

    邵荣到家时发现时间还早,于是去附近的超市里买了一些菜放进冰箱里,刚才陈琳琳给他送了新年礼物,这突然提醒了邵荣。他也给邵长庚准备了一份礼物,只是这两天各种突发状况层出不穷,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今天正好是新年,就当作新年礼物把手表送给他吧。

    想到这里,邵荣便给邵长庚发了条短信:“晚上回来吗?”

    邵长庚回复说:“可能要晚一点,你饿的话先自己吃饭。”

    邵荣已经吃过了,不过邵长庚还没吃饭,晚上回来的话估计会很饿……邵荣于是又跑去厨房炒了两个邵长庚平常最爱吃的菜,顺手做好了米饭。

    准备好一切之后,邵荣就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他回家。

    直到九点多的时候,门外才响起钥匙转动的声音,邵荣赶忙站起来走到门口,微笑着说:“你回来啦。”顺手接过他脱下来的大衣,见上面落了一层雪,邵荣一边拍掉雪花,一边问道,“外面又下雪了吗?”

    邵长庚没有说话,深沉的目光一直盯着邵荣看。

    邵荣把大衣挂在旁边的衣架上,紧张地问:“看,看什么?”

    邵长庚突然把邵荣拉进怀里,俯身吻住。

    “唔……”

    浓烈的吻让邵荣一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脑袋里晕晕的,只感觉到他的舌头在口腔里热情的舔吻,脊背窜起的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邵荣涨红了脸。

    被吻得差点窒息,邵荣用力推开他,轻轻喘息着问:“你……你怎么了?”

    邵长庚微微笑了笑,说:“我很高兴你在家等我,没有扔下我跟你舅舅出国。”

    “……”

    还以为他又受了什么打击,没想到只是这个理由。

    邵荣小声说:“我怎么可能扔下你跟他们走,不是说了会留在你身边吗?”

    “什么?”邵长庚凑过来,“没听到,再说一遍?”

    ——这人厚脸皮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邵荣红着脸转移话题,“你吃饭了吗?”

    “没。”

    “那我去厨房热东西吃。”邵荣转身走进了厨房,手脚麻利地热好了饭菜端出来。

    晚上吃饭的时间太早,过了几个小时,邵荣也有点饿了,干脆拿了两个碗出来,陪他一起吃饭,当是夜宵。

    吃完饭后,邵长庚去浴室里洗澡,邵荣则回到卧室,打开箱子找到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竖起耳朵听着浴室里的动静,等邵长庚就洗完澡走了出来,邵荣便拿着盒子走到他的卧室里。

    邵长庚正坐在床头擦头发,睡衣的衣领处露出健康的蜜色胸膛。

    邵荣垂下头走到他面前,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邵长庚停下动作,把毛巾搭在旁边的椅背上,“什么事?”

    “你不是说,下回见面的时候,关于我们之间关系的定位,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吗?”

    “嗯。”邵长庚点点头,“你想好答案了?”

    邵荣点点:“想好了。”

    看着他紧张地垂着头的样子,邵长庚心里一软,柔声说:“没关系,不管是什么答案,都说出来吧。”

    邵荣吞了吞口水,“我……我……”

    “?”突然变成复读机的邵荣,让邵长庚有些疑惑,这孩子怎么今天吞吞吐吐的,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我……”

    “你什么?”邵长庚终于忍无可忍,打断了邵荣牌复读机。

    邵荣突然鼓足勇气说:“我喜欢你。”

    “……”没想到他是来表白的!

    邵长庚的心脏像是突然间停止了跳动,刚才还因为他紧张的复读而想要逗弄他的心情瞬间烟消云散,换上了高兴到无法形容的激动。

    邵荣终于憋出“我喜欢你”四个字,脸已经红到像是要滴出血来,加上邵长庚关键时刻居然没反应,邵荣只好硬着头皮,把握在手里握出汗水的盒子递到他的面前。

    “这个……是我英国给你买的礼物,送给你。新年乐。”

    “……”不仅表白,居然还有定情信物?

    邵长庚的心情,简直像是被五百万彩票砸中之后,又被一千万的彩票给砸了一次。

    “送给我的?”邵长庚不可置信地看着邵荣,尽量维持着平静的语气,从他手里接过了盒子。

    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块非常时尚的男式手表,银色的表链配着黑底的表盘,简单而大气。

    这块表他曾经在杂志上看见过,是今年新出的款式,售价非常高,邵荣买这块表一定花了不少钱,更重要的是,这块表很适合自己,显然是邵荣精心挑选的。

    邵荣低着头说:“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看你的表已经旧了,就买了一块新的给你。你……喜欢吗?”

    “当然喜欢。”邵长庚马上把手腕上的旧表摘了下来,低声说,“来,帮我戴上。”

    邵荣很高兴他能喜欢这件礼物,赶忙伸出手,仔细地给他戴好了手表。

    这块表很配他,戴在他的手上看上去很气派,嗯,自己果然没有选错。

    邵荣满意地看着这块手表,突然听他在耳边低声说:“小荣。”

    “嗯?”

    “怎么办,我没有准备新年礼物给你。”

    他的唇几乎贴到了耳朵。

    响在耳边的声音带着性感的沙哑,每说出一个字,都有一阵热气暖暖的拂在耳畔。

    邵荣被他温热的气息弄得一阵紧张,赶忙往后缩了缩脖子,说:“没关系,你以前送过我那么多礼物,今年不送也没事的。”

    “可是,我想送。”

    “?”邵荣疑惑地看着他。

    “不如,我把自己送给你吧。”

    “……”邵荣的脸猛然一红,“你,你在说什么……”

    “你刚刚都跟我告白了,我还没有表示的话,岂不是不太负责?”邵长庚微微笑着,伸出手把邵荣搂进怀里,接着一个翻身,轻轻把他按到床上。

    邵荣慌乱地挣扎起来,“……我困了,想,想回去睡了。”

    “别想。”邵长庚压住他的身体,把他的双手按在两侧,十指紧扣。膝盖也趁机挤入他双-腿之间,让邵荣根本无处可逃。

    终于明白了他“把自己送给你”的意思,邵荣僵硬地别过头去,却被邵长庚捏住下巴转过头来,俯身吻住。

    “唔……唔……”

    这样完全被他压倒在床上的姿势,让邵荣的心情非常紧张。

    温柔的吻让后背窜起一阵阵强烈的电流,邵荣拼命控制着心跳,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被他舔-吻的口腔里,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被他一边吻一边剥光了。

    直到亲吻结束的时候,双-腿接触到他温热的皮肤,看着他敞开的睡衣露出的蜜色胸膛,邵荣的脸猛然一红,想要起身,却被他再次压了回去。

    “送出去的礼物可没道理退。”邵长庚微笑,“你还是收下吧。”

    “……”有,有这样强迫人收礼物的吗?

    邵荣红着脸挣扎,却连最后一条内-裤都被他给脱掉了。

    敏感的器官被他直接握在了手心里,邵荣紧张地绷紧身体。

    邵长庚知道邵荣在这种事上非常生涩,忍耐着体内的冲动,耐心地用手抚摸着他生涩的欲-望中心,技巧地套-弄让他渐渐的有了感觉。

    陌生的-感让邵荣很就泄了出来,张开嘴喘着气来调整呼吸。

    邵长庚亲了亲他的额头,从床头柜里拿出润-滑液,轻轻涂在邵荣的身后。

    冰凉的液体让邵荣的身体猛然一僵……

    上次生日时被强迫的记忆并不美好,这样被他压制的姿势,让邵荣不由得联想起那个噩梦一样的夜晚,身体被强行进入,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实在太可怕了……

    此时只是进入了一根手指,可异物入侵的感觉还是让邵荣变了脸色。

    邵长庚停下了动作,一看邵荣的表情就知道他又想起了那个不愉的晚上,忍不住一阵心疼,把邵荣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身上,凑到耳边柔声说:“别怕,不会弄疼你的。”

    “……嗯。”这样姿势的转变让邵荣的感觉好了许多,坐在他的身上,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邵荣慢慢的也不觉得怕了。

    这个人是自己喜欢的人,两个人彼此相爱,做这样的事理所应当,没什么好怕的。

    这样一想,心里突然变得坦然起来,邵荣伸出手轻轻抱住邵长庚的肩膀,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前,轻声说:“没关系,继……继续吧。”

    邵长庚一边温柔地吻着他,一边耐心用手指扩张着。

    “疼吗?”邵长庚低声问。

    “嗯……不疼。”

    扩张到差不多的时候,邵长庚这才用手拖住邵荣的双臀,腰部一挺,自下而上的猛然进入。

    “唔……”跟手指相比粗了太多的硬物突然进入体内,让邵荣疼得皱紧了眉头。

    邵长庚柔声安慰着他:“乖,忍一忍就不痛了。”

    一边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一边调整位置开始慢慢地律动,在深入某个位置时,见邵荣的身体突然一阵痉挛,脸上也迅速涌起了红潮,邵长庚微微笑了笑,开始加速度,一次次的刺激那个敏感的部位。

    那是靠近前列腺的位置,摩擦会让人体产生-感,邵长庚对人体的结构了如指掌,当然知道怎样才会让邵荣得到最大的享受。

    “……唔……不,不要了……唔嗯……唔……轻点……啊……”

    邵荣被体内强烈的感弄得呻-吟连连,到了后来,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在他记忆里,做这种事只会很疼,完全没想过会有这样强烈的-感……

    这样强烈的-感,几乎像是汹涌的潮水,从脚底到头顶完全将人淹没,让他的大脑里只剩一片空白。

    疼痛夹杂着感,如同身处地狱和天堂之间。

    邵长庚的动作越来越疯狂,邵荣也顾不得害羞,只管抱紧他的肩膀拼命的喘气,发泄过一次的也终于再次苏醒……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邵荣收到的这份“新年礼物”以及收礼物的整个过程,深刻到足以让他终生难忘。

    这个新年,两人终于互通了心意,在被他拥抱的那一刻,邵荣也终于清楚地认识到,从这一年开始,两人不再是父子,而是变成了最亲密的恋人。

    从此以后,换了一种身份陪在他的身边,改变的东西太多太多,唯一不变的,却是跟以前一样,对彼此的关心和牵挂。

    梦里,似乎又回到了很久之前,父子两人就这样在一张大床上相拥而眠,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射进屋里的时候,邵荣睁开眼,看见的总是爸爸近在眼前的脸。

    他会带着微笑,轻轻抚摸自己的头发,温柔地问:“睡得好吗?”

    或许以后的每一个日子,都会这样,互相陪伴着,一起走过。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完结了!撒花!

    父子两个互相体贴互相安慰真的很温暖啊有木有!邵爹这样送礼物真是太不要脸了……

    和谐原因,正文只有肉渣渣,请期待后面的番外吧>_<

    

Snap Time:2017-10-19 00:57:28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