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魔妃我要了》全文阅读

作者:安知晓  天才魔妃我要了最新章节  天才魔妃我要了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天才魔妃我要了最新章节422大结局三(12-02-15)      421大结局二(12-02-15)      420大结局一[(12-02-15)     

422大结局三



海蓝大惊失色,慌忙扶住他,着急大喊,“无恨,你怎么了?无恨……”
他的脸色苍白至极,仿佛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情绪中,时而狰狞,时而愤怒,时而心疼,她看得心惊胆战,目赤欲裂。
君无恨脑海里一直想起海蓝的声音,她含着泪意的哭声,她在喊他救她,她在说她很痛,可那时候他在做什么?他为什么不去救她?
他该死的去了哪儿?
海蓝,海蓝……
“君无恨,你到底怎么了?”海蓝大急,喊了他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音,她有些慌了手脚,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君无恨的脸上,仍然没有把她唤醒,他好似沉浸的自己的思绪中,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她心中有一种不祥的念头,连连打了他好几次。
一边用力地打他,一边喊着他的名字,总算把君无恨喊醒过来。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遥远,可总算他是听到了,是海蓝在叫他,是海蓝担心的声音,君无恨回过神来,看见她惊慌的神色。
见他的眼睛有了神采,海蓝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刚才的模样吓死人了。
“无恨,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了?”她慌张地擦去他唇角的鲜血,心疼得不行,是不是他的力量不足,双修法术的力量对他造成反噬呢?
海蓝想着各种可能性,可君无恨却沉默不语,只是沉痛地看着她,海蓝抿唇,也愣愣地看着他,“你到底怎么了?君无恨,你别吓我。”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君无恨心疼得大吼,目光狰狞,嗜血,他扣住海蓝的肩膀,有心疼,也有愤怒。
他竟然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让她受伤,他该死,他真的该死。
“海蓝,海蓝,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你说清楚点。”海蓝茫然不解,他说话说得一半一半的,谁知道他在说什么。
“里亚欺负过你,是不是?你在喊我救命,是不是?为什么被伤害了,你没有告诉我?”君无恨沉痛地说道,他真的好心痛。
神界的女子最重名节,海蓝和他两情相悦,他情动之时也想要她,魔界的人总是我行我素,可她却总是有顾忌,虽然说神魔结合的阴影很重,她无法忽略。可更多是她很重视自己的名节,她不是那种可以让人随意轻薄的女子,更不是随便的女子。
里亚竟敢那般对她,他真该死,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他一点苗头都不知道,海蓝从来不说,他也没看出来。
君无恨自责,愧疚,怜惜,心疼,怨自己不够关心她,竟然不知道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你说什么?”海蓝的声音有些颤抖,握着他肩膀的手慢慢地松开了,看着君无恨的脸色,她心中了然,突然明白为什么他会激动成这样子。
君无恨怜惜地看着她,海蓝苦笑,“你看见了?”
定然是里亚想要破坏他们的修炼,故意让君无恨看见那一幅画面,以君无恨的性子是不可能无动于衷,里亚最主要的目的是破坏他们。
她知道。
可此时,她也觉得有几分难堪,在地狱深渊的时候,她想起了这件事,说实话,对她的打击并不是很大。在地狱深渊中,这样的伤害显得微不足道,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没多久她就放下了。
她日日夜夜受折磨,都是因为君无恨,不再是里亚,可那样的画面被君无恨看见,她心中是难堪的,这对君无恨来说,也是一种羞辱。
于她,更甚。
君无恨突然抱住她,“你这个傻瓜,都在想什么,海蓝,我好心痛,为什么当时我不在你身边,为什么我没来得及救你。”
他深深地抱着她,怕一松开,她就会躲得远远的。
“无恨,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也忘记了。”海蓝苦笑说道:“里亚取走了我的记忆,我忘记这一段,等我在地狱深渊才想起来。五百年,那么长的岁月,我早就忘记这件事了,它对我的伤害远远不如你对霓裳一个笑容,一个吻。就像刀子在手臂上轻轻一划和在心上重重一刺,这件事对我来说,根本微不足道,我不说,是因为没什么好说的,你很在意吗?”
“我怎么可能不在意!”君无恨大吼,“你受过这样的伤害,我竟然全然不知,我怎么会不在意,我只恨我没有早一点知道,若是早一点知道,我会更心疼你,更怜惜你,更爱你。”
海蓝乍一听他很在意,心中一疼,略有点失望,可再一听他接下来的话,她又觉得甜蜜,欣慰,一时间什么情绪都有。
君无恨,不愧是君无恨,这是她爱的男人,发生这种事,唯一想到的是心疼她,更爱她,更不是别的什么情绪,她知道,君无恨心中是有些介怀的,可爱她的心更多,她很开心,也很满足。
“我要去杀了里亚,这混蛋!”君无恨愤怒起身,他捧在手心的宝贝竟然被他这样都残忍的对待,他怒不可遏,只想杀死他,为海蓝报仇。
他太过于愤怒,几欲失去了理智,海蓝有些拦不住他。
紫火球外,两边源源输送的力量仿佛断了,那两座链接神魔两界和他们的白色桥梁断了,店长担忧不已,心中暗暗喊糟糕。
里亚唇角逸出得逞的讥笑。
阿宝等人一看,心知不好,三人再一次挥动自己的主兵器攻上去,他们一定要阻止里亚再去干扰海蓝和君无恨,若是再干扰他们,怕是练不成法术,且海蓝和君无恨也会有生命危险。
天地间,再一次风云色变。
彤云密布,暗无天日,狂风大作,草木含悲,每个人心中沉甸甸的,心惊胆战地看着上空的紫色火球。
“无恨,你冷静一点,现在出去是送死,好好静下心来修炼,不然我们都会死的。”海蓝大吼,拼命地阻拦君无恨。
他们不能浪费店长一番苦心。
“你让我怎么冷静……唔……”他狰狞大吼着,海蓝突然绕到他面前,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深深地吻住,这一吻,有她的深情,也有她的释然,也有她的安抚。
这一刻,天地间都静了下来。
紫色的巨大火球内,温情四溢,君无恨心中悲恸,更狠狠地吻住她的唇,心情也慢慢地沉静了下来。
良久,海蓝退开,微微一笑,“无恨,你不想我死,是不是?我们还要永生永世活下来是不是?既然这样,这一次我们修炼一定要成功,不能失败,我没有机会了,就算是为了我,你也要冷静下来,好吗?”
她的声音轻柔到了极点,像是一阵温柔的风,吹过男人暴戾的心,君无恨重重地点头。
“我爱你。”海蓝微笑说道,不再吝啬对他的爱,再一次说出来。
两座白色的桥梁再一次被链接起来,白月花和莲花带着神魔两界的力量,更,更急地涌进紫色的火球中,墨轩等人一阵欢呼,店长的唇角勾起一抹欣慰的微笑。
海蓝,君无恨,好样的。
就该这样。
阿宝、审判者,冥王对里亚的攻击开始转拖延战术,但他们记得教训,再不给里亚休息的时间,总是主动发起攻击,不再让里亚有机会对海蓝和君无恨进行干扰。
这是一场很困难的战争,他们三人的力量也慢慢的在枯竭。
里亚的力量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似的,总是力量满盈,不见疲倦,他们心中诧异,但只能给海蓝和君无恨拖延时间。
“海蓝,加油,一定要加油。”踏月轻轻地喃着。
月神等人脸色复杂地看着里亚和冥王等人作战。
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战事更激烈起来,阿宝的神魔之瞳,冥王和审判者的主兵器又一次轮流释放力量攻击里亚。
里亚已很不耐烦,后退几十米,掌心下,玲珑释放出灵魂解放第二式,创世悲歌的激烈化,金光照亮整个天地,形成无数道光芒朝阿宝、审判者和冥王射去。
“去死吧!”拦他者,死!
阿宝三人也释放自己的力量抵挡,却筋疲力尽的他们却挡不住里亚狂猛的攻击,被玲珑的力量击飞了出去,晴天飞身而去,手中不知从哪儿卷出一条绸缎,卷着阿宝的身子往怀里一带,护着阿宝。
阿宝捂住胸口,脸色苍白得吓人,看模样是受了极重的伤。
审判者和冥王在半空后退滑动十几米才稳住了身影,不悔看着审判者和冥王,唇抿着,心中担忧,目光痴痴地看着他们,却没有走动一步。
踏月看了不悔一眼,飞身到他们身边,想要帮他们治疗。
冥王扣住踏月的手,“踏月,不要浪费你的力量,你的脸色看起来比爹还要差。”
“爹爹……”
审判者看了他们父女一眼,沉默不语。
冥王目光掠过不悔,其实他最好的疗伤药是不悔的微笑,只要她对他笑一笑,他什么痛苦都会消失,男人这种生物,只要有自己女人关爱的目光就能生龙活虎。
阿宝、审判者和冥王的力量都在衰竭了,墨轩等人大急,可又碍于主神们,不能作战,她急得汗水直落,怎么办?怎么办?
里亚突然纵起,脚踏玲珑,朝紫色的火球飞奔而来,不悔目光一凝,冥王第一个飞身到她身边,审判者紧随其后,不悔和店长在守护着海蓝和君无恨。
里亚若要攻击海蓝和君无恨,一定会伤到不悔。
“就凭你们这副身子能挡得住我吗?”里亚大笑,释放玲珑的禁忌力量,白光大盛,锐利射来,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向他们扑过来。
几人共同抵挡,有少许力量还是射进紫色的火球,众人大惊,纷纷去阻拦。
正在最危急的时候,紫色的火球骤然爆炸开来,无数的黑色光芒从火球中破体而出,紫色的光芒慢慢地黯淡,黑色的光芒大盛,四面八方地射出来。
众人飞闪开,海蓝和君无恨从紫色火球中跳出。
“诛神剑!”
“轩辕剑!”
两声沉喝,诛神剑和轩辕剑已在他们手中,众人的心都提到嗓门口,海蓝和君无恨相视一眼,心中默念咒语,诛神剑和轩辕剑周身蒙上一层淡淡的黑色光芒。两人飞身而去,挥动宝剑向里亚直直刺过去,他们的身影几乎和两把主兵器融为一体。
“神魔合体,击!”
他们的身影交缠中向里亚飞过去,里亚身上也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芒,玲珑释放出强大的力量,挡住他们的主兵器。
神魔合体?
哼,即使是这样的招数,他们也赢不了他,里亚心中冷笑,释放出玲珑最强大的力量,灵魂解放第二式,三人的身影被黑金三道光线完全覆盖,他们都看不见他们的身影,所有的一切都被覆盖了。
阿宝,审判者等人心中担忧,紧紧地看着战斗圈中作战的他们,心中不停地祈祷他们能赢,点赢吧,赢了这一场决战,赢了和平。
这是一场神魔史上最激烈的决战,力量震得天崩地裂,无数火焰从地上迸发出来,主神们心中也涌起一种复杂的恐惧。
他们希望里亚赢,又希望里亚输。
终于,火焰散去,他们的身影飞出,众人只见里亚的半空滑动,倒退好几步,猛然吐出一股鲜血,海蓝和君无恨的身影也疯狂后退近百米才稳住。
海蓝也吐出一股鲜血。
众人大惊失色。
这是一种无法以言语来表达的震撼,里亚终于受伤了,阿宝、审判者、冥王三大强者联合在一起都打不赢的里亚,终于受伤了。
这打破了一种信念,他不是打不死的。
他也会受伤,他也会死亡。
海蓝和君无恨也能赢。
如果说,刚刚一片黯淡中看不见一丝光明,魔界的人都以为,他们会输,他们会战败,魔界从此会消失,此一刻,他们突然看见了一道曙光。
胜利的曙光。
君无恨扶着海蓝,心中大急,“你怎么样?”
海蓝脸色惨白,摇了摇头,“没事,别担心,我撑得住。”
“哈哈,你们以为这样就能赢吗?”里亚直起身子,擦去唇角的鲜血,金光在他身上流动,他的伤势完全恢复,众人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里亚一恢复,离开朝君无恨和海蓝发起猛烈的攻击,君无恨松开海蓝,率先迎敌,两个男人在半空中打得难解难分。
“诛神剑,灵魂解放!”因为神魔合体修炼成功,诛神剑的灵魂解放力量也达到了巅峰,暂时挡住了里亚,海蓝略一平复心中的疼痛,飞身而起,身子在半空翻转,轩辕剑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她和君无恨再一次合体,双双向里亚攻击。
“哈哈,没用的,没用,你们输定了。”里亚大笑。
沉甸甸的天空,仿佛承载了无数的沉重,正向他们压迫过来,阿宝大急,“为什么海蓝会受伤?”
海蓝的力量比君无恨强,她怎么会受伤。
不悔神色略一黯淡,店长说道:“海蓝魂魄不足,他们再努力,也只能发挥神魔合体八成的力量。”
众人心中也沉重起来。
“神魔合体,击!”又是一招神魔合体,里亚同样以灵魂解放第二式来抵挡,又是一阵地动山摇,天崩地裂,他们分开的时候,里亚又一次受伤,而海蓝伤得更重,若不是君无恨扶着她,她的身子几乎要飞出去,轩辕剑无力地垂落在地上。
“海蓝!”君无恨悲恸大吼。
众人着急,却不知道如何帮他们。
踏月说道:“我们把自己剩下的力量都传给他们吧。”
审判者,冥王等人点头,阿宝,踏月、审判者,冥王都释放自己的力量,几人的力量化成不同颜色的光线,注入到海蓝和君无恨身上。
“哥哥,帮我。”不悔说道,店长看了她一眼,目光伤痛,“不悔……”
“帮我吧。”
“你不后悔?”
“是!”
店长点点头,携不悔踏上更高的上空,他们把力量都给了君无恨和海蓝,他们的力量的确恢复,并且强大,可若要完全打败里亚,还必须要神魔合体巅峰的力量。
冥王见店长带不悔上了高空,心中大急,可他正在把力量输给君无恨,无法抽出,否则力量会反噬自己。
不悔深知,今天就是她魂飞魄散的日子。
她眷恋地看了踏月一眼,微微一笑,踏月,你已经长大了,娘不用在担心你,有哥哥照顾你,娘很放心。
店长似是看出她心中所想,“我会照顾好踏月。”
“嗯!”不悔点点头,目光一移,落在冥王身上,她眸中瞬间充满了眼泪,此刻,不悔心中不得不承认,她依然爱着冥王。
即使他曾经那么伤害过她,既然她伤心绝望过,也万念俱灰过,可她心中还是有他。
爱过,痛过,恨过,却从不悔。
正如她的名字。
她爱冥王,九死不悔。
不悔唇角扬起温柔的笑,冥王一时看得痴了,不悔笑了,不悔对他笑了。
她最遗憾的是,从未听冥王说过一声爱她,也遗憾这孩子不能生出来。
这么长的岁月中,他对她,哪怕是一刻,总是有过心动的吧。
小白,永别了。
永别了。
店长念头咒语,不悔胸前的聚魂石脱离她的身子,冥王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大骇,悲痛地吼着不悔的名字,“不悔……”
男人的声音如负伤的野兽,声音震动云霄,聚魂石碎裂,一道白光划过半空,海蓝目瞪口呆,“不悔……不要,不悔……”
噗!
冥王强硬撤了力量,力量反噬,差点把他的身体击碎,他跄踉起身,不顾一切地奔到不悔身边,审判者同样也撤了力量,呆呆地站住,看着冥王慌乱地把不悔拥入怀中。
墨轩和问天、踏月也同时奔到不悔身边,个个流下眼泪。
“海蓝,吸收你的魂魄。”店长沉声道:“别辜负了不悔的牺牲。”
海蓝大痛,声音都被哽在咽喉中,她没办法,只能吸收自己的魂魄,那道白光从她眉心隐入身体中。
君无恨和海蓝起身,海蓝双眸悲痛到嗜血,她知道,不悔真的毁了,心中伤痛都化成力量,她大吼一声,“轩辕!”
落的地上的轩辕飞身而起,君无恨和海蓝握着自己的主兵器,再一次神魔合体,他们相视一眼,飞身而起,身体在半空中不停地交缠,旋转,黑色的光芒舞动成一个球体。
天地间所有的力量仿佛都凝聚在他们身上,那么强大,光是看着就令人觉得震撼。
“神魔合体,击!”两人大吼一声,合二为一,化成一道黑色的光芒,锐利笔直地射向里亚的眉心。
里亚冷笑,玲珑释放灵魂解放第二式抵御。
那道黑色的光芒,锐利地穿透里亚的防御,从他的眉心穿透而过,里亚身子一震,仿佛被石化了般,穿透而过的黑色光芒化成两道人影。
海蓝和君无恨安然无恙。
万籁俱静。
里亚身上的金色盔甲碎裂,化成点滴光芒消失,玲珑也落在地上,孤零零地躺着。
“不可能,我怎么会输。”
“不可能……”
他喃喃自语,踉跄一步,主神们大惊,只见里亚的身子化成点点白光,消失在天地间,一根头发都没剩下。
魂飞魄散。
神界的人呆住了,魔界一片欢呼。
“赢了,赢了,魔祖万岁,魔后万岁!”
……
半空中,不悔的身子软得如棉花,唇角溢出鲜血,冥王双眸滴出血来,心魂俱碎,他紧紧地抱着不悔,“不悔,不悔,不悔……”
他的心裂成碎片,他的世界全然坍塌,这是第二次,他有这样伤心欲绝的经历。
第一次是她死在他怀里,第二次,又是如此。
“小白,不哭……”不悔伸手,想去擦他脸上的血痕,他哭得她伤心难过,冥王抓着她的手,紧紧地贴在脸颊上。
不悔轻轻一笑,“小白,让我亲一亲你吧。”
不悔吃力地靠在他胸前,吻了吻他的唇,墨轩哭倒在问天怀里。
“不悔,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你死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冥王的眼泪混着血液,狰狞了他俊美的脸庞。
不悔轻轻地笑着,“你终于肯喊我的名字了,我最爱你喊着不悔了,真好听。小白,我知道你很爱嫣然,我死后,你就用我复活她吧,我祝福你和她永生永世永结同心。我只希望,你曾记得,不悔曾经爱过你,不要忘记曾有一名女子如此爱过你,我要走了,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不悔,不要说话,我会救你,不会死……”
“你爱过我吗?”不悔抓住他慌乱的手,目光期盼地看着他,冥王心中大痛,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清晰地认识到,他爱怀中的女人,深爱,深爱着怀中的女人,或许,从前世到今生,爱了十万年啊。他伤得她多深,临死前,竟还问他,爱不爱她,傻不悔。
他哽咽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不悔眼中的亮光黯淡了,“没关系……”
她手一软,从冥王怀中滑落。
“不悔……”
“娘……”
墨轩,问天和踏月悲痛大喊,冥王脑海一片空白,怀中的不悔化成点点白光,风一过,消失在天地之间,冥王双手一抱,落了空……
冥王仰头,绝望的表情令人不忍去看,“不悔!”
神魔大战,魔界赢了。
三界恢复了平静,通过这一场战争,神界主神都觉得疲倦不堪,不理世事,共同推选金日当了创世神,掌管神界。
金日和君无恨都取消了神魔不可相恋的禁忌规定,神界和魔界的穿界门终年敞开,神魔两界也开始交好,不再相互仇视。
虽然这不是一朝一日之功,可他们都在努力了。
冥王回了冥界,终日在忘忧天堂中足不出户,不悔的死对他的刺激太大了,他差一点失去了理智,随不悔而去,后来店长不知和他说了什么,他才勉强打起精神。
踏月见他情绪低落,留在冥界陪伴他,知道店长忍不住,跑去冥界要人。
这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原貌,
三界恢复平静后,霓裳无处可去,又不想去流亡界,她想回神界,金日拒绝了她,不管奥斯如何求他,金日也不肯让她回到神界。
霓裳很不甘心,便去魔界寻君无恨,魔界也拒绝了她。
她无处可去,只能在三界外永世漂泊,阿宝坏心地囚了她,丢到地狱深渊中,让她在地狱深渊中,永生永世看着君无恨和海蓝甜甜蜜蜜。
这一日,海蓝回了神界去看问天,他和墨轩都还没从不悔的死亡中走出来,心情低落,她经常去陪他,为他解闷,新婚燕尔,冷落了君无恨,对这一点,君无恨咬牙切齿。
她要回到魔界时,遇上阿宝,他正和晴天闹变扭,甩头回魔界,说起这对冤家,海蓝又好气又好笑,天地间怕只有晴天才克得住阿宝。
“走五十步笑百步,话说,海蓝,你再冷落君无恨,小心他红杏出墙。”
“你会不会用成语啊。”
“切,知道意思就好。”
两人笑闹着,海蓝追着阿宝回魔界,白月花树林中,一道人影在她面前掠过,居高临下地站在白月树上,漫天花舞,那男子绝色倾城,赛过世间所有颜色。
“喂,你是谁?来我魔界做什么?”
海蓝一笑,“问别人名字前先报上自己的名字是礼貌,你不懂吗?”
“我叫君无恨。”
“海蓝!”
两人相视一笑,这就是他们当初相遇的地方,也是他们当初相遇的对白,君无恨从树上掠下,环住她的身子,深深地吻上她的唇。
他遇上她之前,世界只有一片黑色,她遇上他之前,世界只有一片白色。
当他们相遇,他们的世界开始五彩缤纷。
十生十世,爱你不悔。
*
《天才魔妃我要了》正文到此就结束了哦,我写了一篇最纯洁的文,从头到尾竟然没有一张肉肉,我忏悔,真的忏悔哦。
希望这个结局,你们还能满意。
不悔和冥王,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觉得可惜,但这就是他们的结局了,最起码,在魔妃里,这就是他们的结局了。
多谢你们,又陪着我走过了四个月的时间,让我又完成了一本书。
真的谢谢你们。
接下来,我会更用心的更《总裁的替身前妻》
天才魔妃我要了九月会交稿子,出两册,一共是70字左右,不会删减情节,而且会多四五张海蓝和无恨前生的番外。晴天和阿宝这对欢喜冤家的番外,还有墨轩和问天的番外。这些番外出版社要求不能贴在网上,只能在实体中看见了,抱歉哦。
正式完结了哦。
如果还想看晓晓的书,我们在《总裁的替身前妻》里不见不散哦。
CAIHONG

Snap Time:2017-08-21 16:23:50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