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临天下:王妃13岁》全文阅读

作者:一世风流  凤临天下:王妃13岁最新章节  凤临天下:王妃13岁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凤临天下:王妃13岁最新章节第21章所谓密道(12-04-02)      第20章处死玄玄(12-04-02)      第19章男人本色(12-04-02)     

第21章所谓密道



第21章 所谓密道
独孤夜却凭借他出『色』的机关学和方位学,已经追到了轩辕玄身后,上一层的地方。
“这地方好奇怪,还准备的有吃的。”
轩辕玉抱着个青瓜,一边嘎嘣嘎嘣的啃着,一边道。
“这里应该是皇族避难的地方。”独孤夜淡淡的道。
有照明的又有果腹的,在看这密道的方位和构造的大局。
应该是漠河皇室为防万一,为自己留的一条生道,所以没有任何的机关,只有繁复的道路,和充满了生机。
轩辕玉听言喔了一声,狡兔三窟嘛,她明白,她明白。
边明白边一巴掌对着身边墙壁上一凹出来的没油的灯打去,一边道:“夜夜,你看这个挺好看。”
“别『乱』动。”独孤夜顿时脸『色』一沉冷喝的。
轩辕玉不由一愣,立刻乖巧的缩回手,看看周围,没异动。
却不想就在她一巴掌打下的瞬间,轩辕玄正一步要踏入那黑漆漆的通道,就听见头顶上一声轰响,那通道上的石门砰的一下就朝下落来。
轩辕玄大惊,好在平日训练有素,纵然大的动作做不到,面对突发事情的机灵劲,还是有。
当下就地一滚,朝后就倒。
“砰。”石门砸地,溅起灰尘无数。
轩辕玄被溅了个灰头土脸,脸『色』苍白。
回头看看离自己脚只有一步远砸下的石门,轩辕玄砰砰砰犹如一只小老鼠就朝前爬去。
差点,差点他的嫩命就送到这里了。
一通狂(色色小说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爬,进入柔和通道,半响后轩辕玄才平静下来。
咬牙切齿的坐起,看了看那已经看不见的黑『色』石门,无师自通的朝它竖起了中指。
王八蛋,差点压死他,什么破地方。
现在他怎么办?看好的路不能走了,只能走另一条,可这一条好远啊,轩辕玄悲催了。
而就在轩辕玄悲催的时候,独孤夜看着周围没动静,伸手扳过那油灯柄,冷冷的道:“别『乱』动。”
轩辕玉立刻乖巧的狂点头。
玉石,黑石门开启,独孤夜朝正确方向去了,而轩辕玄朝另一个方向去了。
人说山中无岁月,同理密道中也无岁月。
轩辕玄在反复的勘察当中,日子已经快速的过去了两天,到第三天了。
而独孤夜按照正确的方向出去,却根本没找到轩辕玄,不得不反过头来,继续回密道里找寻。
“哥哥在那个方向。”轩辕玉神『色』也不轻松了,哥哥被判斩立决,这日子就快到了,可她还没找到他。
“别慌。”独孤夜不会安慰人,只淡淡的扔下一句,速度越发的快了。
而此时,因为两天都没找到人,又没听说有任何如轩辕玄这般的小孩出没其他地方。
漠河太后和一众官员开始谨慎了。
居然会无缘无故的消失,这绝对不是这轩辕玄会妖术,一定是有人暗中救走了。
暗中有人去救他,又不是长公主和男人婆的人。
那这轩辕玄背后……漠河太后等人开始怀疑那皇钟事件可能不是单纯的酒醉事件,而是有组织有阴谋的策划。
于是,男人婆和红衣女人也不得幸免,在第三日上被提审与漠河皇宫大殿。
一殿文武群臣罗列,漠河太后高高的坐于龙椅之旁。
漠河皇帝这个时候不在这里,那就她统领一切。
气氛森严,静寂无声。
“说,在说一遍你们怎么遇到那孩子的。”漠河太后无上威严。
下方跪在金銮殿上的男人婆和红衣女人对视一眼,没有办法,只好又开始述说。
这轩辕玄是怎么消失的,她们很清楚。
不过,若这追查的最后是为了在把轩辕玄抓回来处死的话,那么她们也没有办法的略过些什么了。
至于这略过的后果会怎么样,那就只有等他们皇帝陛下回来,她在去找她申述去了。
皇宫重殿,严肃而巍然。
而此时在密道中转了两天多的轩辕玄,一边嚼着黄瓜,一边看着地图『摸』索着行走。
“我就是……那里……”
“在说……你……”
『摸』索中,头顶上方隐隐约约有声音传来,轩辕玄一愣后顿时大喜,有人,那就是说有出口。
他可以出去了,他终于找对方向了。
当下,轩辕玄把那黄瓜一丢,就朝那斜斜的阶梯爬了上去,那里有个吊着的位置。
越是接近头顶,那声音越是大,几乎都能够听清楚外面的人在说些什么了。
轩辕玄喜不自胜的大叫道:“我在这里,我要出去……”
可惜石壁太厚,他的声音完全传不出去。
轩辕玄这厢发现了人声,靠着轩辕玉感觉而来的独孤夜也快速的接近于这个方向。
“就是那边,我感觉的到,就是那边。”
轩辕玉扑至一门前,小手抓着上面的铜环就是两扯,一边大声道。
同一刻,就在轩辕玉拉扯那铜环的当口,那金銮殿上正在厉声喝问的漠河太后只觉得坐下椅子微微一动,紧接着……“太后,我们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我……啊……”
大殿上正跪着申述的红衣女人,申述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那端端正正一身威严坐于其上的太后,身下那玉石大椅一翻。
太后瞬间就不见了影子,不由声音嘎然而止,犹如被刀切断。
大殿群臣同一刻目定口呆。
太后消失了,玉石椅子会翻转,这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大殿上所有的人都愣住还没反应过来的当口,那玉石大椅又是一翻,恢复了原来的位置。
而其上端坐的太后已经不见了踪影。
取而代之的则是满头雾水莫名其妙看着他们的轩辕玄。
怔住,所有人都怔住,这个,玩变身?
相对于漠河金銮殿上群臣的愣怔,轩辕玄也傻愣愣的看着他们,怎么突然间那吊着的位置一变,他就翻这里来了?
这,这,要砍头的钦犯,现在坐在太后玉椅上,面对满殿虎视眈眈的群臣,什么叫羊入虎口,什么叫自己找死,这就是。
两两对持,静寂,无声的静寂。
所有人这一刻都被这陡然的转换震撼住了,默默无声。
大殿外夏风吹拂,洋洋洒洒,飞扬一片。
就在这夏风吹拂中,愣怔住的所有漠河群臣和轩辕玄同时反映过来了。
“抓住他,快抓住他……”
“太后,太后在什么地方去了……““快救太后,快抓住这小子……“群臣纷『乱』,张牙舞爪的朝着轩辕玄就扑了上去,那一个个面『色』迥异,狰狞如虎。
而跪在大殿上的男人婆和红衣女人,此时也回过神来,连忙跟着也跳了起来,朝着轩辕玄就扑去。
不过能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保护住这小子,她们实在是没有一点把握。
而坐在玉椅上的轩辕玄,见此不由双眼一闭,双手捂住小脸,完了,千方百计的逃脱没逃掉。
反而莫名其妙落入虎口,他完蛋了。
这是谁跟他开的玩笑,老天,你太戏弄人了。
大殿纷『乱』,人人跃起。
而就在大殿如此之『乱』的当口,那密道里扯了两把铜环的轩辕玉,在独孤夜微冷的目光中快速的反应过来。
连忙谄笑着再度扯了两下铜环,把那位置归位。
然后满脸无辜的摊开手朝独孤夜,示意她把它们重新归于原位了,她真不是故意的。
独孤夜见此不由微叹,这个小机灵。
然而就在她回扯的当口,那大殿上本来马上就要被漠河群臣抓住的轩辕玄,那坐着的玉石椅子又一翻。
噗通,瞬息间一个空『荡』『荡』的玉石椅子出现在扑上来的群臣面前,上面的轩辕玄,不知所踪。
鸦雀无声,众臣围着玉石大椅沉默。
不过好在这回已经有了第一次的打击,所以这一回反应的特别快,立刻就醒悟了过来,顿时大殿一片混『乱』。
群臣都冲上了平日他们一辈子也别想上的龙台,围绕着龙椅和玉石大椅团团转。
“这里有密道,快,快,挖开……”
“快救太后,通知御林军警戒……”
“快,封锁皇宫,只准进不准出……”
瞬息之间,漠河群臣把着太后陷落的事情,当成了『奸』细入侵,有损漠河的头等大事。
立时,漠河皇宫兵马森严,京城四门封锁。
要开始捉拿『奸』细和严阵以待了。
不说漠河金銮殿上的纷『乱』,就说轩辕玄又一个咕咚落下来,这次没那什么位置挡着,砰的一声落到了地面。
“哎哟。”
“哎哟。”
两声呼痛声齐齐响起响彻密道里,轩辕玄一愣,这里不是只有他一个,怎么还有人喊疼。
同时屁股下面软软的,不似坚硬的地板。
当下不由边『揉』着头,边朝身下看去。
这一眼看过去,轩辕玄顿时无言,只见他的屁股下,漠河太后正眼睛发白,口吐白沫,本来要撑起来的身形。
被他这下坠之力一压,重新瘫软在地上,呻『吟』不断。
轩辕玄短暂的无言后,猛的一下跳了起来,头也不回的朝着另一条通道就跑。
这个漠河太后要杀他呢,他可不要跟她在一起,会掉脑袋的。
“你给我回来,你怎么知道……这密道的,给我……回来……咳咳……”漠河太后边口吐白沫,边朝着轩辕玄的身影气急败坏断断续续的喊道。
这轩辕玄怎么会知道她漠河皇室逃身用的密道?
难道暗中要对付他们皇室的人,已经连这么秘密的东西都已经探查到了?
那要是他们发动叛变,或者兵临城下的时候,那……漠河太后惊恐了,一时间也来不及照顾自己腰酸腿痛的老胳膊老腿,站起来,朝着轩辕玄跑掉的方向就颤颤巍巍的追了过去。
密道秘密,四个人穿梭其间。
而这个时候的皇宫却是风生水起,纷纷『乱』『乱』。
如此的纷『乱』和瞬间的戒备森严,如临大敌,立刻也惊动了准备看好戏隐藏在一旁的摩羯和云召。
捕风捉影的听到事情的发生经过之后,摩羯和云召顿时觉得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了。
『揉』着眉心,摩羯无语道:“他怎么跑到那个方向去了?”
“会有问题?”云召听摩羯这么一说,立刻追问道,看好戏归看好戏,可不能让轩辕玄有任何的损伤。
否则,欧阳于飞的皮还没被剥,恐怕他就要亡命天涯了。
摩羯点着眉心:“他完全走了相反的方向,居然会出现在金銮殿上,这小子是怎么看地图的,居然如此的差,连路都辨别不了。”
摩羯摇头,这不应该是轩辕玄会犯的错误啊。
不过摇头归摇头,摩羯快速道:“按他现在走的这个方向,那他紧接着会去的地方应该就是箭楼了。
只有那里才是另一个出口。”
说到这,摩羯眉头一皱:“箭楼平日就是放哨站岗的地方,是个不好下的地方,而现在皇宫戒备成这个样子……”
接下来的话,摩羯没有说,只是转身就朝箭楼的方向行了去。
那里不是个好地方,轩辕玄会有危险。
而云召见摩羯的动作,就明白了一切,当下快速的跟上。
阳光闪烁,琉璃瓦五光十『色』。
密道里箭楼离金銮殿的距离就已经很近了。
轩辕玄为防止那要他小命的漠河太后追上他,那是一双小腿跑的犹如风火轮,蹭蹭蹭蹭就冲了过去。
不大一会功夫就靠近了箭楼这方的出口。
而紧随其后的漠河太后,缓过气来后,速度也快,紧追轩辕玄不丢,两人几乎只隔了一条通道。
至于在他们身后的独孤夜和轩辕玉,那速度就更加的快了。
这方只有这一条道路,那独孤夜脚不沾地,三方的距离越来越接近,几乎首尾相顾了。
密道中的三方人马,在密道中激烈的追逐。
密道外的漠河皇宫也热闹的不止一点半点。
“不要慌,都给我镇定,来人啊,封锁箭楼,你们跟本相走。”

Snap Time:2017-03-30 16:56:00  ExecTime: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