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全文阅读

作者:歆月  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最新章节  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最新章节第35章孩子保不住(12-04-07)      第34章害怕再失去你(12-04-06)      第33章用婚姻将她绑住(12-04-05)     

第23章软硬不吃



第23章:软硬不吃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安的思绪,他知道肯定是那些兄弟放心不下,都怪他不好,快要做爸爸的人了,却这么冲动。
用手搓了搓脸,起身开门。
“龙,你不用担心我,我好得很,只是最近睡眠不够,我睡一觉就没事了。”
看到站在门外的龙,安安换上了虚弱的笑。
“睡觉前我们得先讨论一下医生的问题,我问过玛蒂莎了,凤中的是一种新型的神经『性』毒气,她正在做实验,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从不同的渠道找这方面的专家来试试。”
龙提着咖啡壶走到屋内,最近绝杀有些低气压,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就算任务不接,大家本职工作还是要做的。
“解铃还需系铃人,如果真是阮千姿下的毒,她应该有解『药』,我只要让她交出解『药』就可以了。”
安安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品后道。
“但是玛蒂莎与晴儿都觉得不是她,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就没有解『药』,而且我觉得玛蒂莎分析的也有道理,如果她要下毒为何还要救凤?”
龙劝安安,希望他不要耽误了凤的医治时间。
“那是因为……因为他想引起我的注意。”
安安很想忽略听到的话,但是现在,只有这个理由能说得清,那个女人对他有一种变态的爱,她一定是想毁掉凤,以为那样她就能靠近他,她根本是在做梦。
“虽然我不想说,但有时候,你确实有点自大,如果她真的喜欢你,爱你,那更不可能伤害凤,就算再笨的人也知道,伤害你最爱的妻子,无疑是找死,她又怎么会这么做呢?更何况她还是天才。”
龙叹息,不管是多么理智,冷静的人,一旦遇到的事与自己有关,都会失常。
“就是因数她是……”
“算了,我不与你争辩这个问题,你就说你打算怎么做吧?”
龙无奈的打断安安的话,还没见过那个女孩,但他已经开始同情他了,安安的固执也是出了名的,既然他的死脑筋认定了那女孩是凶手,那么除非有他信得过的当事人说出真相,否则她这辈子都会被安安冤枉死。
“去找她,她必须给凤解毒。”
安安毫不犹豫道。
他不能看着老婆孩子受苦,退一万步说,那女人既然能让凤活到现在,她一定有办法治好凤。
“那我陪你一起去。”
龙想到玛蒂莎说安安要杀那个女孩的事,不免有点担心。
“我一个人就够了,你们不用担心我再失常,在她没有解凤身上的毒之前,我是不会杀她的。”
安安笑了,将剩下的咖啡一口饮尽。
本来想休息一天,但是现在,喝完咖啡,他精神很好,趁着那女人没逃之前,将她逮回来比较好。
“安,既然有求于人,语气要诚恳点,还有,你打了她,应该向她道歉。”
安安拿外套的时候,龙提醒道。
不管是谁,做错了事就要道歉,更何况他们现在还有求于她。
将车子停在这栋独门小院前,安安却迟迟没有下车,他知道是自己有求于人,应该理智点,应该卑微点,可就是做不到。
不管别人怎么说,到现在,他都认为是那女人下得手,有时候爱情会让一个人疯狂,在他很小的时候,他便看到了,所以他告诉自己,一切都是这女人的阴谋,但是他决不会让她如愿的。
可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是要怎么让她答应为凤解毒呢?坐在车里,看着那紧闭的门,他竟一点主意都没有。
“小姐,那辆车,在我们门外停了快一小时了,要不要报警?”
三楼,阮千姿坐在窗前,看着停靠在窗外的小车,其实早在半小时前,她就通过高倍望远镜看到里面的人了。
在回来的路上,她就想过这男人肯定会后悔的,她肯定会来求她救那个女人的,不为别的,因为他就是温怀安,还有一个让她嫉妒,让她恨的原因,因为他爱那个笨女人。
救吗?说出去的话收不来,当初她就说了,只要那女人离开这里,她便再也不管了,他们之间也就两清了。
不过,如果他肯道歉,或许她可以考虑,但她心里很清楚,骄傲如他,即使知道真相,即使真的错了,也不会向她道歉的。
只因为她爱他,她很清楚他一切的暴戾从何而来,就是因为她爱他,所以他要狠狠的毁了她。
十年了,她了解他,绝对比他自己还要了解,也正因为如此,她无法恨。
只是他在外面都等了一个小时了,他到底还要等到多久呢?她是不是要趁着他还没有来之前,先逃跑?
看着他像温和的天使,其实他的身体里住着恶魔,她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她很清楚,只要自己这一次心软,到最后肯定尸骨无存。
“小姐……”
小莹又开口问。
“你去告诉他,让他离开,否则我们就报警处理。”
点燃了一根烟,千姿决定将一切交给命运,事事算计太累了,十年如一日的盯着一个人太累了,而且今天她的心里已经没有往日的那确定『性』,有的只是那种像要将她压碎的沉重疼痛。
看到前方的门打开,安安僵了一下,而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猛的冲了过去。
“先……你……”
小莹没想到车子里的人会冲进来,更没想到冲过来的人会是安安。
“先生,先生,你不能进去,你……”
小莹惊愕的看着冲进去的安安,根本来不及阻止,也无力阻止。
看着车里的人冲出来,冲进屋,阮千姿并没有动,反而唇角扬起了一抹笑,淡淡的笑很快被吐出的烟圈盖住了。
一切似乎都注定了,逃不掉,躲不开,在安安没有冲上来之前,她问自己,后悔吗?
答案是没有,与其那样在暗中看着他一辈子,不如彻底的毁了自己,然后下辈子一切再重新来过。
“你料定我会来?”
当安安找到楼上,见阮千姿正悠闲的吐着烟圈,心头那把无名火一下子烧了起来。
“你走吧,我不是神仙,我救不了她。”
阮千姿头都没转,只是注视着窗外冷冷道。
“是谁说她救了我妻子?”
不知为何,听到他这句话,安安并没有生气的那么愤怒,似乎心中已经料到她会这么说。
“我也说过,只要她离开这里,死活便与我无干,***是贵人多忘事还是非要找我这个小女子的麻烦。”
放开心中的顾虑,阮千姿发现再面对他时,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
“你没得选择,跟我走。”
安安不再与他费唇舌,他相信只要将人带走,就一定有办法让她动手的。
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都必须救活凤。
“我这人不喜欢说第二遍,小莹报警。”
阮千姿的眼始终没有看安安,虽然屈服于命运了,但她还有她的尊严,她不是他豢养的宠物,更不是他的奴隶,他打了,骂了,她可以不计较,但是他们之间再也没有瓜葛了,她不欠他的了。
“跟我走,否则我杀了她。”
安安的枪指着小莹的脑袋冷道。
“你高兴就好。”
还是那副不见波澜的冷漠,没有转首,没有温度,就好像发生天大的事都与她无关似的。
“阮千姿,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安安知道这女人没心没肝,但是没想到她竟然冷血如此,不再多说,一掌打晕了小莹,上前再一掌劈手中叼着烟的女人,往肩上一扛就下楼了。
将人放在车上,安安猛踩油门,冲回了绝杀。
“安安,你……”
回来的时候,阮千姿还没醒,到是厅里的众里见安安就那么扛着人进来,都显得很惊愕。
安安没理会他们,直接将人带到了病房。
看着沙发上的阮千姿缓缓醒来,安安的眼里也有了希望,不知道为何,他心里就是觉得这女人能救凤,即使之前的行为有可能已经让大家唾弃他,但他并不在乎。
至少到现在为止,没有人敢进来问。
“温怀安,你别太过分,惹上你算我倒霉,但是我们已经两不相欠了。”
阮千姿挣扎着坐起,一手抚着颈后,一手按着胸,她的伤还没有好,她甚至感觉到伤口在痛,但是这个男人已经发疯了。打,她不是他的对手,喊救命,她不用去想,也知道这肯定是到了他的地盘。
“阮千姿,只要你救了我妻子,我们之间就一笔勾销。”
安安站在隔离罩前,看着里面睡容安详的凤,心里就越急。
他知道人死之前有一种回光返照,同刚回来想比,凤似乎好了些,但这种好却又让他担心。
“笑话,他是你的妻子,与我没关系,而且请容我提醒你,我不欠你的了,你虽然救了我一命,但是我也救了她,我们之间两清了。”
阮千姿冷笑,她是爱他,但是当自己喜欢的男人以命令的语气,要她救情敌,除非那个是傻子,否则谁会做这种蠢事。
“是吗?我救了你,你现在活蹦『乱』跳的,只要你也让凤同你一般活蹦『乱』跳,我保证一笔勾销。”
安安双眉紧锁。
既然她说还债,那么他们就算的清清楚楚。
“荒唐,你可知道我救她的时候,她只有一口气,现在,她能活着同你说话,我已经尽力了,你大可以全世界找人,我相信有很多权威人士,你为什么不去找他们。”
冷千姿冷哼,不否认,他是救了她,但那也是因为她愿意让他救,而且就算他不救,她也死不了,所以,怎么算,他们之间都清了。
“阮千姿,你不要以为软硬不吃我就拿你没办法,如果凤活不了,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如果你要试试,尽管坐在哪说风凉话。”
安安恨恨道,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坏到极点。

Snap Time:2018-08-17 02:30:35  ExecTime:0.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