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全文阅读

作者:歆月  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最新章节  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最新章节第35章孩子保不住(12-04-07)      第34章害怕再失去你(12-04-06)      第33章用婚姻将她绑住(12-04-05)     

第28章喜欢了你十年



第28章:喜欢了你十年
幸好在蓝玉凤搬到小岛后,安安并没有住在绝杀,甚至没有住到自己家,而是住在酒店。
其实有脑袋的人都知道原因,不管是绝杀还是家里,肯定都是蓝玉凤的记忆,而千姿又不准安安到岛上见人,很自然的,他就只有避开了。
安安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冲到岛上杀了那个女人,所以自从凤离开后,他便一直住在酒店。
每天他都不停的工作,试图用工作让自己忘掉对妻子的思念。
凤走后,大家还会轮流到酒店里陪他,尽可能的让安安放心,但是时间一久,安安就烦了,也知道大家的用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意,所以说什么也不让人再靠近他。
绝杀的事,更是一手交给了龙,而他,则需要混日子,只希望混日子的时候,能听到妻儿的好消息。
这天,千姿警惕的换装,这几天日子刚刚好,她都算过了,为免被安认出来,她果断的换颜,并打入内部,成了酒店的服务员。
这几天,她都在观察安安的作息,她不会要他接受她的感情,但是要让他明白,她是真的爱他,她没有害他妻子,也没有害任何人。
这天晚上十点多,终于见到安安回来了,这是千姿观察一周的结果,每天安安最早回来的时间也是十点钟后。
知道安安回到房间后,千姿换下工作服,她决定正儿八经的会见安安。
像是算好了时间一样,安安刚从浴室出来敲门声就响起了。
“谁?”
安安愣了下,虽然很疑『惑』,但还是走到门边。
“有事吗?”
打开门,看到门外的千姿,笔挺的站着,双眼无惧的看着自己,他的脸就沉下来了。
虽然他早从妻子的电话里得知这女人离开了,但是并不知道这女人回到纽约了。
“有。”
千姿看着那张冷漠的脸,心狠狠的抽了下,但是她不放弃。
“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有……”
“你不是很关心你的妻子吗?难道连她的病情也不想知道。”
千姿气结,虽然早知道他不会见她,但她就是气,她以为他会厚着脸皮缠着他不放吗?如果真要那样,早些年她就做了。
“我说过,如果我妻子有任何意外,你一样不会有好日子过。”
安安拉开门让阮千姿进了屋,孤男寡女,这个时间,虽然总觉得有些不对,但这女人够聪明,竟然知道拿凤来压他,那他就要听听她到底要说什么。
“你那天为什么救我?”
千姿站在房子中间,直直的看着安安问。
“不管是谁我都会救的,至于救的是谁并没有特别的意义,当然了,如果我一早就知道你是伤害风的人,我铁定会让你生死不能。”
安安不客气道,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正人君子,相反的,他一直认为有仇必报。
“我说过,我没有伤害她,事实上,如果不是我,她早就死在研究所里。”
千姿两手紧攥成拳,这是她唯一,一而再,再而三解释的事,她从来没想过要害人,尤其是与他温怀安有关系的人。
“一直以来,这也是你的一面之词。”
安安冷笑。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这是我最后一次解释,我并没有加害你的妻子,相反的,在知道她被困研究所的时候,我第一时间赶去救她的。”
“哼……”
安安只是冷哼。
“我承认我一直与研究所有合作关系,最初的目的只是想多了解一些你,因为七年前,你一手毁掉了研究所,我想知道为什么,所以我与他们合作,帮他们找回资料,而他们给我钱,我需要钱来完成我的目标。”
千姿说得很困难,几次都停下来看安安,安安只是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她。
“在你七年前毁掉研究所之后,他们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建造了地下研究所,不但如此,地下研究所还有一种毁灭的系统,如果确定研究所再次受到威胁,所有的出口都会被***,不但如此,还会同时释放毒气,在那种情况下,任何人都很难活着离开的,我想,蓝玉凤那天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她杀了汤姆森与安娜,而且还『射』杀了保全人员,所以她被困是再正常不过的,当时被困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韩瑞斯,他当时就死在里面。”
这是千姿这大半年来,解释的最为详尽的一次。
“你当时在研究所?”
安安的语气和缓了些,但是表情未变。
“我在前往研究所的途中,在蓝玉凤前往研究所的时候,汤姆森博士就打电话要我过去,说要对某些程序进行修改,我到那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当时我并没有想太多,我只知道蓝玉凤是你的妻子,我想救她……”
“为什么?”
安安打断了千姿的话。
“因为我喜欢你,从十年前开始,可能你已经不记得了,十年前,在中国,我妈妈是阮如梦,与你妈妈算是好朋友,那年我在宴会上第一次见你,那天妈咪忙着应酬,将我一人丢在厅里,是你……”
安安的眉头皱了起来,很显然,他是想到了。
“所以,你又与他们做了一笔交易。”
安安将前后一连贯,似乎明白了,但是男人死要面子,对于过去的事,他不会再道歉的。
“是,因为我想接近你,我想听到你感激的话,即使我没有把握,我也去做了,所幸她的求生意志非常强,否则,你也见不到活着的她。”
千姿苦笑,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如果她够狠,够坏,当时就应该让那个女人死去。
“那现在呢,我妻子是不是会平安?”
“我不敢保证,我虽然学医,但是我并不太擅长解毒,而且她是孕『妇』,毒素可能会侵害到胎儿,在胎儿没有出生之前,我都不敢保证。”
千姿拒实以告,她还以为这次会被轰出去,没想到温怀安竟如此平静,看来这半年,他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只是为什么?
为什么做错事的人,连一句道歉都不说?
“好吧,看在你诚心诚意的救人份上,我收回我之前的话,如果没别的事,你可以离开了。”
阮千姿一直看着安安,但安安却并没有看着她,反而转动着手中的酒杯,就在千姿以为他要一直这样沉默时,终于听到了他赦免的话。
“我……我喜欢你,喜欢了你十年。”
听着明显的驱客令,千姿咬着唇,又手绞在一起,从来没有向人表白过,真的有些说不出口,可是如果就这样走了,那那么辛苦辗转回来又是为了什么,在心中挣扎了半天后,千姿红着脸,像蚊子似的道。
“那是你的事,我并没有要求你喜欢我,而且你的喜欢,对我来说,已经造成了伤害。”
安安虽然说的有些严重,但是语气并不是很冷,很显然,他也不想千姿太难堪。
“我知道,我只是想问你,如果十年前,我就一直在你身边,那么……”
“我不回答如果的话,请你离开,我要休息了。”
安安站起身,不再理会站在那里的千姿,而是走进了里面的套间。
“谢谢,我明白了。”
千姿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十年了,他竟然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
看着那冷落的背影,她的心好痛,她有些站不住,她不想走,舍不得走,她的要求并不多,只希望他能抱抱她,只希望他有一句安慰的话,可为什么,他如此的冷漠?
千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她没有换回工作服,就像一个游魂一样在街上游『荡』。
冬日的纽约很冷,冷得千姿失去了知沉,倒下去的时候,她在想,十年的爱恋,十年的守候,她放不开,也不愿放开。
虽然知道安安不可能给她好脸『色』,但是她想要一点回报,那怕只是一个微笑,既然他如此绝情,那么,她就要自己争取。
当千姿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房子有些陌生,但是站在面前的人却有点熟悉,那是绝杀的成员,而且不止一人。
“阮小姐,你终于醒了。”
说话的是杰克,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守人酒店外,以确保安安的安全,非常时期,安安警惕『性』低,他们不希望他有任何意外。
“谢谢,你们不用再盯着,我会离开纽约,以后都不会再回来。”
看到绝杀的人,千姿很自然的想到,自己被人监视了。
“阮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们并没有监视你。”
虎凝着眉道。
虽然这发安与她的个人恩怨他们不方便『插』手,但是她还有他们这些人的秘密,这个时候,既然人在这,当然还是确定一下好。
这半年来,他们可是很担心,到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亲人,要知道他们的身份若泄『露』出去,最先被波及的肯定是他们的亲人。
“你们不用看着我,虽然我知道你们的底细,但那是因为他,爱乌及屋而已,虽然他讨厌我,但是我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我不会出卖你们的信息的,虽然我有些任『性』,但是我还分得清善恶的。”
千姿站起身,一阵晕眩,感觉身体好像比平时重很多,就连站起来都觉得吃力。
“阮小姐,你需要休息。”
见阮千姿倔强的往外走,杰克等人在后面道。
“不必了,我是学医的,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我说过的话,一定会算数,所以,你们不用担心,要做什么,应该做什么,你们还继续,就当从来没有我这个人出现就是了。”
千姿苦笑,在发现‘绝杀’的秘密后,她多么期望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可是自从安安与蓝玉凤结婚后,她就知道她再也没有机会了。

Snap Time:2018-05-26 00:57:51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