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全文阅读

作者:歆月  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最新章节  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一夜孽情:吻别豪门老公最新章节第35章孩子保不住(12-04-07)      第34章害怕再失去你(12-04-06)      第33章用婚姻将她绑住(12-04-05)     

第31章瞒不住了



第31章:瞒不住了
他记得好像有段时间没失眠了,自从凤中毒后,他每天晚上都会从梦魇中惊醒,现在才发现,好像自己最近都是一觉到天亮,即使偶尔有梦,也是激情缠绵的春梦,真的很不对劲。
“好,安,你要是不舒服,多休息,如果公司里的事确实忙不过来,我们可以帮忙。”
耗子与杰克拽着虎,生怕这个说话没遮拦的家伙『露』了口风。
“好啊,那今天你们就代替我上班吧,我觉得有些累,像再睡会。”
安安也不追问,只是往后一倒,真的躺下去了。
“老大,你每天晚上都睡得……”
“好,好,那你多休息,公司的事,我们大伙帮你搞定。”
杰克捂着虎的嘴,强行将他往外带。
看着众人离去,听着他们用脚将门带上的声音,安安坐了起来,看来自己最近似乎沾惹上了什么,那些家伙到底搞什么?
躺在床上,手枕在脑后,安安开始回想,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闭上眼,努力的想要抓住些什么,可就是抓不住,不但如此,越想头越痛,就像醉酒后的疼痛。
看来今天真的不用去上班了,这个样子,只怕去了也没效率,『揉』了『揉』头,安安决定再睡一觉,坐起身,愣了下,而后站到床上,手伸到了水晶灯上。
原来在水晶灯上,有个小小的监控,看来这就是原因,安安冷着脸,决定回绝杀去弄个明白,他不喜欢被这种暧昧不明,更不希望兄弟们欺骗他。
紧接着,他又在房间其他隐蔽的角落,发现了另外几个监控装置,最让他不敢置信,不能接受的是,枕上竟然有长头发,从头发的长度来看,肯定是女人的,他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不管是谁,他都要找出真相,不管是谁,敢玩他,就要有下地狱的准备。
安安比虎他们还要早一步回到绝杀,而目前在绝杀的,除了几个女人就只有龙了,至于那些徒弟们,都上班去了。
“安,你今天不上班吗?”
看到安出现,龙有些意外,同时心中也有些不安。
“龙,你呢?为何不上班?”
安安坐下,看着假装忙碌的龙,其他人肯定都还没回来,只是今天并非周末,又没什么大事,为什么大家都这么齐。
“武馆里没什么事,而且今天天气不错,打算与静出去给孩子买点东西。”
龙为安安泡了杯咖啡,看他那睡眠不足的样子,可以肯定,最近睡得很糟糕。
“龙,今天早上你有没有去我那?”
安安不想兜圈子,直接问道。
“去了,但是没什么事。”
龙知道安安肯定知道了什么,但是这件事关系重大,他并不想说。
“你确定吗?龙,我们是兄弟,认识十几年了,如果有什么关系到我的事,你不会瞒我吧。”
安安一句肯定的话,让龙知道完蛋了,那些个混小子,叫他们别找安,偏不听,这下如果真的让安知道,那天下就再难太平了。
“得看什么事,如果有必要的话,那也是善意的隐瞒。”
龙坐下,如果安真要查,肯定能查到,但现在人都走了,他觉得没那个必要了。
“如果我坚持要知道呢?”
安安沉着脸,他还以为他们是无话不谈的兄弟,他以为大家是一条心的,但是现在,很显然,大家都在瞒着一件与他有关的事。
“安,现在凤身体里的毒好的差不多了,而且就快生了,这个时候就算天大的事,也比不上他们母子重要吧。”
龙劝着安安,希望他放弃追问。
“这是你们装的?”
安安将拆下来的几个隐蔽监控放在茶几上,冷眼问龙。
“我们只是想确定不会有人伤害你,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看到拆下来的监控,龙知道瞒不住了,不由苦笑。
当初他们之所以跟进,是怕阮千姿对安安不利,却忽略了一点,以安的精明,他们是不可瞒得了他,本来早上他们是打算今天早上拆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的,但是与阮千姿说话的时候错过了时间。
还以为安安对那里很放心,不会注意到,唉,百密一疏,早知道,就算冒险也应该拆了。
“你们什么时候装的?”
“只是昨天,但是我可以保证没什么事发生,所以,计划中,是等你上班后拆掉的,没想到被你发现了。”
龙尴尬道,他在心里盘算着,这个时候,阮千姿应该上飞机了吧,只是不知道安安知道真相后,会不会找人麻烦?
“这几天晚上,谁在我房间里?”
安安咬着牙问,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睡得那么死,可是事实证明,晚上,在他的房间里真的发生过事情,否则枕上女人的长发如何解释?
而且他可以肯定,自己被人玩得很彻底,否则他的黑眼圈,他的疲惫又如何解释?
“安,其实……”
“别跟我说其实只是我做了一些梦,我的房间里,我的床上,枕头上,有了足够的证据,你不说也行,我会自己去查的,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她的。”
安安将从枕上找到的长发捏在手中,怒道。
“这是……你在床上找到的?”
龙知道彻底的完了,再也瞒不住了,就算他不说,只要安安拿去做鉴定,一样能知道答案。
“告诉我,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安安脸『色』铁青,看龙的表情他几乎可以猜测到,但是他要知道那个人是谁?到底是谁不怕死,敢惹上他。
“安,除了凤之外,你对别的女人有没有……”
“没有,我爱的人只有我妻子一个。”
不等龙说完,安安即冷道。
“那么你就当什么都不曾有过吧,事实上,她也没做什么,不如……”
“到底是谁?”
安安一再打断龙的话,不管是谁,他都要知道。
“安,有些事并不一定要……”
“是她对不对?她对我下『药』了?”
安安怒站起,从他那***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已经猜到是谁了。
“你对她有感觉吗?”
龙看着怒火冲天的安安,试图安抚。
“感觉,有——我想杀了她。”
安安紧握的双拳,青筋突起,显然这会正在天人交战,如果不是极好的自制力,这会只怕已经冲出去了。
“她只是太爱你,而且……”
“龙,你别告诉我,你站在她那边,爱怎么了?爱不是伤害的借口,她对凤做的那些就够她死千回百回了,现在竟然……”
“安,我们理智一点,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你不能将凤中毒的责任推到她身上,况且她救了你的妻儿,你能不能客观一点。”
龙上前扣着安安,生怕他失去理智。
“我要看监控的带子。”
安安深呼吸,再深呼吸,杀人要给人一个杀人的理由,他要看看那个卑鄙的女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她并没有做什么,安,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曾发生不行吗?”
龙无奈的叹息,他当时就应该毁掉,可是虎他们非要他留着,唉。
“安,你怎么了?一大早的,你怎么就同龙吵架?”
就在龙劝安安的时候,小兔与小猪,希曼几人像是约好似的,竟然都出来了。
“小兔,你们是不是也知道?告诉我,那女人对我做了什么?”
看到几位女同胞,安安立即追问他们。
“谁对你做了什么?”
小猪等人一头雾水,到现在还没见过安安发这么大的火,看他那表情,好像吃了十吨炸『药』似的。
“没什么,阮千姿已经走了,而且她以后都不会再回来了,安,你就不能当做什么都不曾发生吗?”
龙头痛道。
本来这件事,他们就没有告诉这些女同胞,怕她们同情阮千姿,现在说穿了,估计她们也会怪他们惹事吧。
“阮小姐,她做了什么?”
几个女人异口同声的问。
“你们不知道?”
安安微愕,同时心也沉到了谷底,看来这次绝杀真的会分裂了,以往不管有什么事,大家都是一起商量的,可是这次,龙他们竟然瞒下了。
“我们应该知道什么?”
玛蒂莎不在,小兔代其她人,一并问道。
“小兔,你们别往心里去,我们只是觉得你们同是女人,担心……”
“我们是女人怎么了?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个女人都明显的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而且她们很显然被排斥在外了。
就在小猪几人追问龙的时候,虎他们也终于回来了,看着厅里紧张的气氛,从外面回来的众人皆停住了脚步,尴尬的望着龙与安安。
“白少堂,你去哪了?”
空气好像有些稀薄,大家甚至都不敢呼吸,沉寂了十几秒后,小兔对着白少堂大声道。
“我们……我们去中国城吃早餐了。”
虎怔了下,笑着上前搂住了老婆。
“大家是不是觉得累了,想要休息?是不是觉得我们的力量其实很渺小,我们之前的目标在现在看来,是不是很幼稚?”
看着所有人都到齐了,安安反而平静了下来。
有多长时间了,大家懒散了多久了,以前,大家还没有结婚的时候,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情况,可是现在,感觉好像大家的心已经不在这了。
“安,你们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说出这种话。”
希曼很紧张,在这里,她一直有家一样的感觉,一直觉得大家就是亲人,可是现在,看上去,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大家都坐下吧,这两年发生了太多的事,似乎已经有些失控了。”
龙看着沉默的众人,示意大家都坐下,看得出来,每个人心里都有话,只是却没人说出来,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婚姻关系的出现,大家都有些不同了,但有一点永远不会变,那就是他们的目标,他们的理想。

Snap Time:2018-05-26 00:53:31  ExecTime: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