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逃妻:新娘不是我》全文阅读

作者:鱼歌  总裁逃妻:新娘不是我最新章节  总裁逃妻:新娘不是我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总裁逃妻:新娘不是我最新章节第212章大结局(二)(12-04-02)      第211章大结局(一)(12-04-02)      第210章生孩子(二)(12-04-02)     

第212章大结局(二)



第212章 大结局(二)
“不知道思宇今天乖不乖,有没有赖床。”
他还是摇摇头,“傻瓜,今天是周六,她不用上学。”
“是哦,呵呵。老公,儿子有多重啊?可不可爱?”
“四斤三两,很丑。”
她苦着脸,“啊?怎么会丑?”像谁也不会丑啊,难道他怀疑这孩子不是他的不成。
“医生说不足月,所以皱得很,再养些天就好了。”
“哦,你不喜欢儿子吗?”她怀孕的时候他多在乎啊,一下班回来就要贴着肚皮讲话,说以后教他练拳什么的。
“当然喜欢了,可我更爱你。”
咳咳,好肉麻,不过,他说的,她已经听习惯了,再肉麻的话,她都听过。
“老公,去吃你的饭吧。”她看到桌上的饭菜,热气都快没有了,他还不去吃,难道光看着她,他就会饱吗?
陈高宇微笑着摇摇头,“不饿。”但看着夏洛皱起的眉头,他立马说,“我先去吃法,一会儿陪你说话。”
“嗯。”
他便乖乖去吃饭,夏洛抬头看着保温箱,还是只能看到儿子的小手,可能是她的幻觉吧,她觉得儿子的手比昨天的,要张开了些。
正看着,保温箱里却传来了哇哇的哭声,声音慢慢地由小到大,她看过去,只见儿子的小手在小幅度地摆着,也不知道他想干嘛。
陈高宇这才吃了几口饭,一听到儿子哭声,就马上叫护士,要他弄,他肯定是搞不定的。
按了铃,护士很快就进来了:“是饿了,陈太太现在应该还没有『奶』水,要冲点『奶』粉,你们『奶』粉带了吗?”
“带了,在那边。”陈高宇一指,也不知道去拿,喂『奶』这事,他还没有入门。
护士走到门口,往外面叫,“阿嫂,阿嫂,要泡『奶』粉了。”
很快,进来一个月嫂,熟练地泡了『奶』粉,多少粉多少水比例都知道,她小心地抱起孩子,熟练轻柔地给孩子换了『尿』片,又喂了『奶』,孩子又安静地睡着了。
贵宾病房真好啊,月嫂都有现成的,陈高宇开始琢磨着,应该找两个专门的月嫂,一个照顾夏洛的,一个照顾孩子的,夏洛身体不是很好,一定要趁这次坐月子把身体调养好才行。
不久,夏洛的情况稳定了,血压一直都非常正常,陈高宇更是松了一口气,开始着手去照看儿子,很小很小啊,皱巴巴的小脸像是小老头一样,小的比他的手掌还要小,月嫂来喂『奶』换『尿』片呢,他也只是看着,碰都不敢碰。
林裴裴送了鲫鱼汤来,思宇也一起来,“妈妈。”
“乖乖,昨晚有没有闹啊?”
“没有,我跟阿七一起睡的,可乖了,我最会照顾弟弟。”
夏洛笑着,“裴裴姐,多谢你了,阿七呢?”
“咱俩还谁跟谁,谢什么谢啊,阿七有保姆带着,没事,来,喝点鲫鱼汤吧,催『奶』的。”
一旁的陈高宇很高兴地接过来,“催『奶』的?那好,老婆,你得多喝点。”儿子都还没喝上母『奶』,多可怜啊。
思宇蹦着跳着要看***,“爸爸爸爸,抱我起来,我要看看弟弟。”
陈高宇只好放*潢色小说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下保温杯,抱起思宇,思宇一看,可怜巴巴地说:“弟弟好可怜啊,这么小,跟营养不良似的。”
“嗯,弟弟没思宇好看。”
晕死了,这个男人竟然只记着儿子多丑多丑,还是女儿来得懂事。
林裴裴问,“夏洛,你们想好什么名字没?”
“还没呢,他爹都嫌他丑。”
陈高宇连忙说:“我可什么都没嫌,咱们的儿子俊着呢,只不过我还没有发现而已,”他说得极其自信,“名字么,我得好好想想,得取一个有意义的,还得有霸气的。”
安静了一会儿,他忽然说:“陈家洛!”
多好啊,思宇的名字,认识他们的人一听,就知道是什么含义,那么儿子的名字,也得连着夏洛的名字一下。
夏洛一阵鄙视,“陈高宇,你还想你儿子叫金庸为干爹?”
陈高宇抱着思宇,“呵呵,我开开玩笑而已嘛。”
这时,睡在保温箱里的小家伙打了一个哈欠,思宇连忙说:“啊,爸爸快看,弟弟听到我们说话了。”
陈高宇看去,林裴裴也赶紧过去看,唉呦,好可爱的小家伙啊,打个哈欠,手脚都跟着一块儿使力,小小的嘴巴长得很大,小舌头还一吐一吐的,眼睛却没有睁开来,完全不理会正看着他的三个人。
这可着急了夏洛,她挥着手,“给我看看,给我看看。”没人理她,竟然没人理她,“唉呦,好痛!”
陈高宇一听,这可怎么得了,连忙转过来,焦急地问:“老婆老婆,要不要打止痛针啊?”他知道夏洛最怕疼啊,更何况是刀疤疼。
夏洛摇摇头,笑笑说:“我不喊痛你们都不理我,我也要看儿子啊。”
林裴裴提议,“把床摇起来一点就好了。”
“不好,你得躺着,小心伤口再流血。”他严肃地说。
他这一说,她也不敢了,昨天半夜痛得厉害,流了好多血,是他给她换纸片,好在血很快就止住了,并没有什么大碍。
陈高宇抱着思宇,看着夏洛一本正经地说:“多大个人了,还玩这种把戏,儿子又不是不让你看,过几天你能坐能走了,不一样可以看吗?伤口还没长好,若是再流血怎么办?你知道签病危通知单,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么。”
林裴裴转着眼珠子,看着这对夫妻,一句也没说。思宇也愣愣地看着他,还没见过爸爸这么严肃过。
夏洛眨了眨眼睛,乖乖地躺好,陈高宇的凶猛霸道,她可是最清楚的。
气氛一度紧张起来。
这时,陈高宇忽然说:“排气之后只吃了半碗小混沌,快喝点鲫鱼汤,趁热。”
林裴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还拿了吸管,可以躺着喝。”
夏洛童靴羞『射』得啊,吭都不敢吭一声。
思宇小声地说:“弟弟又睡着了,爸爸,快看。”
陈高宇又转去看儿子,看着看着,也不觉得那么丑了,小猫一样小小一只,还挺可爱啊。

Snap Time:2017-07-24 06:47:18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