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真给力》全文阅读

作者:千岛女妖  王妃真给力最新章节  王妃真给力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王妃真给力最新章节第四百零六章称心姻缘(大结局)(13-02-23)      第四百零五章再穿嫁衣做新娘(13-02-23)      第四百零四章重新开始(13-02-23)     

第四百零六章称心姻缘(大结局)


    第四百零六章   称心姻缘(大结局)

    江欣怡一坐进那八个人抬的轿子,喜娘就招呼着起轿。在一片唢呐声里迎亲的队伍往瑀王府走。

    上一次坐花轿的时候,紧张的连新郎有没有跟来迎亲都没在意。

    今天,他应该来了吧?江欣怡想着,偷偷的掀开盖头,又把轿帘掀开一点缝隙往外看,妈呀,咋这么多人呢?还有,这马上穿着大红袍的就是他吧?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他可是当过很多次新郎的人了,应该没有自己这么激动吧?

    江欣怡忽然觉得自己很吃亏,看着轿子前马上那魁梧的后背想着。

    沉浸在喜悦里的文瑀鑫忍不住回头往轿子里看,就发现那轿帘忽然动了一下,呵呵,原来她也在看自己?文瑀鑫觉得这迎亲的队伍走路速度也太慢了,可是干着急也没用啊,总不能催人家走快点吧,那样不把围观的人笑坏才怪!忍着吧,都等了这么久,还在乎这点时候?他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迎亲的队伍终于到了瑀王府,在喜娘的指挥下,文瑀鑫下马牵了从轿子里出来后,手上就分别握住的红绸缎,在一片炮竹声里走进瑀王府。

    此时的一对新人,文瑀鑫很想丢了手里的红绸子,直接牵住那只小手,紧紧的拉着不放手。而江欣怡呢,想叫他把自己抱进去,人家现代的都是这样啊。

    府门口到正堂的一段路,文瑀鑫觉得太长了些。+激情小说 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到了喜堂之后,拜了天地,拜了高堂,也就是西太后,夫妻对拜,程序一点都没『乱』的进了洞房。

    进了洞房以后,文瑀鑫就把手上的绸带丢在一旁,上前握住了江欣怡的手很温柔的喊叫了一声“欣怡,娘子。”

    “王爷,您该先去招待客人了。”一旁的刘钧提醒着。

    “知道了,不用你提醒。”文瑀鑫有些恼火的说。

    噗,盖头下的江欣怡忍不住笑了起来。

    “快去吧,省得给人家笑话。”江欣怡小声的说。

    “嗯,为夫很快就回来的,你要等着啊,千万不要像上次那样自己先睡了。”文瑀鑫很温柔的说。

    盖头下的人点点头。

    “饿了就先吃点东西,盖头不要拿下来,要等为夫来掀。”文瑀鑫不放心的叮嘱着。

    “知道了,你好啰嗦啊。”江欣怡说着,就用手挠了文瑀鑫的手心一下。

    呵呵。文瑀鑫被江欣怡挠得心里都痒痒的,看看身旁的喜娘和刘钧又不能做别的,没办法,他拉起江欣怡的手,低头在她手背上吻了一下。

    这才跟刘钧往外走,“这里没有你的事了,在门口候着吧,王妃没叫的话,不许进来。”文瑀鑫临走前没忘记帮江欣怡清场,对那喜娘说。

    他知道,今天这个新娘子是不会老老实实的坐在新房里等自己的。他不想让她不开心,所以,就连她拒绝要添新丫头服侍都依了。

    小萍小慧都身怀有孕,江欣怡也不肯答应让她们来服侍。王府里那些女人离开时,她们身边的丫头婆子,文瑀鑫也都叫她们各自带走了。所以,王府里现在只剩下一些打杂的婆子,『妇』人。

    安鹏飞想让蓉儿燕子她们来,江欣怡也没同意,就这样,此时的新娘子,瑀王妃身边连一个丫头都没有。

    文瑀鑫想过了,她喜欢怎样就怎么样,等她以后觉得不方便的时候,自己再帮她找几个丫头来也不晚。

    喜娘应声跟着文瑀鑫他们一起走了出去。

    江欣怡听见关门声,松了一口气,把盖头掀开,却没有拿下来。

    嗯,这家伙越来越懂事了,居然想的这么周到,她眼睛被桌上的东西吸引着。

    只见那桌子上,没有像上次那样只有糕饼和酒壶。这一次,上面居然摆放着几个还冒着热气的菜,江欣怡一看就知道是自己逍遥楼的厨子做的。

    这下子,江欣怡更加开心了,要知道她就早上吃了点粥而已啊。

    要让自己饿到晚上,那该多难受?唉,新郎还是那个,可是自己现在的待遇,跟上次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江欣怡无限感慨的坐在桌边,扯了一只鸭腿,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不错,不错,江欣怡知道这鸭子也是自己逍遥楼那里养的。

    她看看桌上的酒壶,琢磨着该不该喝几口,上次呢是怕自己喝的『迷』『迷』糊糊的被他给那个了。这次?哦,貌似自己要喝几口壮壮胆子,而且,现在好像才下午,离天黑还早呢,等他应付完外面的客人,说不定自己早就醒酒了。

    想到这里,江欣怡放心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起来,等下酒壶里留点跟他和交杯酒的份就行了。

    交杯酒?嘿嘿,一想到这三个字,江欣怡不由得脸红了。

    吃的也差不多了,江欣怡用帕子擦擦嘴,这才开始打量起自己的新房来,什么都是新的。而且房间的格局也跟上次不一样,等等,这格局?居然是文瑀鑫的屋子!江欣怡看出来了。

    外间跟卧室之间是粉红『色』的纱帘,上面绣着一朵朵小花。江欣怡走过去,放下纱帘,窗口吹进来的风,吹动着纱帘,纱帘在飘动,那上面的小花就跟着飞舞,好看极了。

    床?江欣怡走到那个大床边,同样是粉『色』的床幔,上面绣着喜鹊登梅。床上的被子是大红的缎子,绣的富贵牡丹。

    一个长长的双人枕头,上面绣的鸳鸯戏水。这些,都是出自于小萍和小慧的手,怀着身孕在半个月内赶出来,江欣怡知道有多辛苦,她感激的坐在床沿,又看着床上洒落的莲子,花生红枣,今天不困也不累,她没有急着把这些东西都弄掉。

    早生贵子,自己跟他能有宝宝么?那些女人都没有怀上过,兴许是他的身体有不妥吧!虽然不能自己生宝宝,可是还有小槐呢,没关系。

    再说了,这也不见得是件坏事,万一自己什么时候忽然消失,回到现代,就会少些撕心裂肺的疼痛。

    而且,江欣怡也没觉得自己现在有资格当一个母亲,根本就没有准备好啊!那么今晚也不用避孕了,话说,她还真的没有想到过怎么避孕。

    在她的潜在意识里,他根本就是个不能让女人怀孕的人。

    江欣怡看看这孤单的新房,不由得想起,如果自己还在现代,做了新娘子的话,那么同学朋友什么的,一定都在自己身边,一定很热闹呢。

    嗯,不想那么多了,还是收拾一下自己吧,江欣怡预感,今天的新郎一定不会等到晚上才回来。

    她慢慢的脱掉外面宽大的喜袍,然后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的自己。

    她里面穿的,是自己设计,让小萍给缝制的旗袍,玫瑰红,下摆上绣的荷花,无袖,小立领,斜襟的,长到小腿、高开叉。

    原本,她很想缝制一套婚纱的,可是,白『色』在这个年代,显得不吉利,她才决定穿旗袍的。

    江欣怡把盖头完全掀了下来,又检查了一下,自己指挥小萍帮忙梳的发髻,类似于现代的新娘盘的那种发型,上面戴了几只珠花,连金步摇都没有『插』,看着典雅无比。

    自己这样的装扮,他不会生气吧?江欣怡有点小担心。

    她用手指触『摸』着眉心处的那朵桃花,想着过了今晚它就不复存在了,忽然觉得有些舍不得。正想着呢,就听见门外传来新郎的声音,“王爷,这么早就来了?是不放心新娘子么?谢谢王爷打赏,祝王爷与王妃百年好合,早生麟儿。”喜娘讨好的说。

    江欣怡赶紧拿起盖头走到床边坐好,盖上盖头,想着他看见现在的自己会怎样,这么早回来的话,是看看自己再出去么?江欣怡在盖头下猜测着。

    门开了,又关上了,随即,江欣怡就看见人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可是,却没有说话,也没有给自己掀盖头,难道是给自己的旗袍吓坏了?江欣怡盯着盖头下看见的那双靴子想着。

    文瑀鑫在前面跟客人喝酒,可是心却早都跑到新房里来了,所以,找个借口就溜了回来。进了屋子看见桌子上的东西,他就笑了。

    隔着纱帘就看见了坐在床上的可人,难得这么老实啊,文瑀鑫来的路上一直在想着看见自己这个新娘时,她在做什么?就是没想到她如此乖巧的坐着等自己。

    可是,当他掀开纱帘走进去的时候,看傻了。她穿的这是什么?绣花鞋上的小腿『裸』『露』着,两边两边还能看见雪白如玉脂的大腿。

    纤细的小腰,高耸的胸部,还有两条完全『裸』『露』的手臂!看到这些,文瑀鑫就觉得自己呼吸开始困难了。他又想起了,在军营里,她跳的那奇怪的舞蹈。

    好在今个有先见之明,早就跟铁心讨教过,所以今天是不会再丢人的流鼻血了。

    这就是她给自己的惊喜么?文瑀鑫稳定了一下自己异常激动的情绪,直接用手慢慢的掀开了盖头。

    “欣怡。”文瑀鑫看着眼前这的人儿,只交出她的名,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这样很难看么?你,不喜欢么?”江欣怡仰头看着面『色』绯红的新郎问着,就站起了身,不喜欢这样仰着跟他说话。

    “为夫喜欢,只是惊喜的不知说什么而已。”文瑀鑫有点慌的解释着。

    “真的?不生气?”江欣怡又问,

    “真的,只是这样的装扮,只许给为夫一个人看啊。”文瑀鑫笑着跟她商量。

    “嗯,知道了,可是,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江欣怡被他盯的不好意思,低下头问。

    “为夫实在是想你呢,真想把那些客人都哄出去。”文瑀鑫伸手把江欣怡搂紧怀里,很温柔的说。

    “好了,现在已经看见我在这里了,赶紧去陪客人好了。”江欣怡很体谅的说。

    “可是,为夫走不出去了。”文瑀鑫在她耳边,喃喃的说。

    “为什么?我又不会跑掉?”江欣怡不解的抬头问。

    文瑀鑫没法回答,只是把搂着她的肩的手,滑到了她的腰部,往自己身边用力一带。

    江欣怡马上就明白了,他不能出去的原因了。

    他***的坚挺已经抵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胡闹啊,先在还是大白天的,你赶紧出去吧。”江欣怡羞涩慌张的说着,就要推开他。

    “欣怡,为夫等不及了,想要你。”文瑀鑫声音有些颤抖的说。

    “等下进来人怎么办?”江欣怡提醒着他。

    “没人敢来的,刘钧他们都在院子外面守着,你不放心的话,为夫这就去闩门。”文瑀鑫说完,迅速的走到外间,真的就把门给落了门闩。

    “咱俩喝酒吧。”江欣怡跟到外间,想拖延时间,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啊,交杯酒都还没喝呢。”文瑀鑫兴奋的走到桌边,给江欣怡和自己都倒上了酒。

    江欣怡端起酒杯,胆怯怯的跟他喝了交杯酒,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拖不到天黑,也赶不走他。

    果然,文瑀鑫放下酒杯,就把江欣怡横着抱了起来,走进了卧室,刚想把人放在床上。江欣怡赶紧喊;“床上有东西。”

    文瑀鑫看看床上那些东西,不情愿的把人放下,***就把床上的东西都划拉到了地上。然后回头,笑着看江欣怡。

    “我没困,出去坐会儿。”江欣怡有些害怕的说着,就想往外间跑。

    “呵呵,欣怡也有害怕的时候啊。”文瑀鑫爽朗的笑着,把人给拽到怀里,抱着放倒在床上。

    『奶』『奶』的,本姑娘这还是第一回,能不怕么?江欣怡在心里嘟囔着,想反抗,身子却被人家给压住了。

    “太早了,我给你讲故事听好不?唔唔。”话还没说完,嘴又被吻住了。

    “不要怕,为夫轻轻的。”文瑀鑫在江欣怡的耳边说完,就顺着她的耳边吻了下去。江欣怡闭着眼睛,不再挣扎,反抗,等着让自己成为女人的那一刻到来。

    文瑀鑫很费劲的才把身下人的旗袍脱下去,不怕她生气的话,早就给撕开了。他觉察到床上人的羞涩,起身把窗子关上,还把窗帘放了下来,回到床上,把窗幔拉严实,这样,床里的光线才暗了些。

    他迅速的脱掉自己身上的一切,回头把江欣怡脚上的绣花鞋也脱了下来,然后慢慢的从她的小腿吻了上去。

    嗯,身下的人,娇喘着。原来新婚的第一次也没有传说的那么吓人啊,江欣怡有点放心了,伸出双手环住了身上魁梧的腰身,主动的吻上他的唇。

    文瑀鑫见她放松了下来,贪婪的抚『摸』着她的身子,还有那两处很久很久以前就想触『摸』的浑圆。

    他再也克制不住浑身的焰火了,开始想尝试的进入,可是刚一接触到,就如火山爆发一般,用力的进入她的身体。

    啊,江欣怡没有丝毫防备的,疼的叫了起来,又怕外面的人听见,咬住了他的胳膊,承受着他的一切。

    床幔上的喜鹊伴随这床的晃动,一次次的展翅高飞,新房里,只听见文瑀鑫的喘息声。

    过了许久,随着文瑀鑫的一声吼,床幔上的的喜鹊不动了。

    床上,闭着眼睛流出眼泪的江欣怡忽然感觉到有东西滴在自己脸上,睁开眼睛,借着光线一看,却是身上的人也在哭。

    晕死,是我很疼呢,你哭的什么?江欣怡真的想问问。

    “对不起,对不起欣怡,为夫不好,弄疼你了。”文瑀鑫心疼,又歉意的说着。

    江欣怡想发火,事前他明明有说轻轻的,这就叫轻轻的?可是看见他的样子,江欣怡没忍心责怪他。

    本来么,一个曾经有三妻四妾的男人,为了自己禁欲如此长久,哪里能控制得了?

    江欣怡没说话,伸手抹去他的眼泪,然后搂住颈,文瑀鑫就躺在了她的身边,也伸出双手紧紧的搂住她。

    “欣怡,你真的是我的人了,心也是我的,人也是我的。”文瑀鑫还是觉得是在做梦一样,问。

    “嗯,你也是我私有财产了,以前的事就算了,以后敢出去偷腥的话,我会准备一把剪刀的。”江欣怡闭着眼睛,用手指戳着文瑀鑫的胸口说。

    “嘿嘿,知道了。新婚之夜不要说剪刀什么的,不好。”文瑀鑫让她给逗笑了。

    “你,你又要干嘛?”江欣怡害怕的问,因为紧贴的身体,已经感触到,他的某点又膨胀了。

    “先前是为夫自私,让你受了苦,现在,为夫要让你知道做女人的快乐。”文瑀鑫说完,又……

    “不要。”江欣怡先是反抗,这样痛苦的事,连着来两次,她可不干。

    可是,没过一会儿,她就发觉这次真的不同,也不痛,他这次没骗人哦……

    一个月后,铁心坏笑着走出了瑀王府,身后的屋子里是两个人的对峙。

    “你耍诈,你不是不能生孩子么?”连续呕吐几天,没有食欲,没有精神的江欣怡,听完铁心的诊断后,掐着腰质问。

    “为夫是男人,当然不能生孩子。”文瑀鑫憨笑着回答,满脸的幸福。

    “可是,她们怎么都没怀上,我怎么就中招了?”江欣怡老觉得自己被欺骗了,生气的问。

    “好了,不要发火动了胎气,为夫跟你说实话。”文瑀鑫走过来,很温柔的说。

    “说啊?怎么回事?”江欣怡问。

    “我不想和不喜欢的女人生孩子,不想让我的孩子活在阴谋里。所以,她们房间里的板里都镶着麝香呢。”文瑀鑫很认真的告诉她。

    “啊?想不到你这么阴险。”江欣怡明白了。

    “再阴险的人遇见娘子你,也是手下败将啊,小槐,快进来,你娘要给你生个弟弟了。”文瑀鑫笑着说完,看见小槐在门口探头,就招呼。

    “谁说我生男的?我偏偏要生女儿。”江欣怡不服气的喊到。

    “好好好,咱先生女儿,下次生儿子。”文瑀鑫赶紧来哄她。

    “没有下次,哼。”江欣怡丢下一句话,领着小槐走了出去。留下,文瑀鑫跟出门口哈哈哈大笑。

    “老天,感谢你赐给我这样一个宝贝。”文瑀鑫对着天空作揖,感激的说……

    

Snap Time:2017-10-17 19:39:25  ExecTime:1.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