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阅读

作者:安知晓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最新章节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最新章节891大结局(12-01-20)      890叶非墨和墨小白裸奔(12-01-20)      889墨晔和十一(12-01-20)     

891大结局



“打麻将是吧,玩钱的话就俗了,这样吧,谁输了,脱光衣服裸-奔怎么样?”叶非墨木然地提出比赛条件。大文学
裸奔?
墨家两小白很诧异,都呆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一想到小表哥的麻将技术,两人击手,欢呼一声,同意了麻将规则。
墨遥唇角笑意更冷。
于是,就这么上场了。
墨晨,墨小白对面,墨遥和叶非墨对面,卡卡当叶非墨军师,无双三家观战,开局。
第一局。
叶非墨打牌的速度很慢,手中有四张废牌,据他观察,墨遥要碰其中一张,墨小白要吃其中一张,叶非墨本想给小白吃的。他对看墨遥裸奔比看他有兴趣,叶非墨出牌慢,墨小白又是一个急脾气的,直嚷嚷着小老头,叶非墨面无表情地笑,这可是高难度的动作,看得墨小白发毛。
于是,墨遥碰了,又出了一张牌,墨晨摸牌,出牌,又轮到叶非墨,他摸牌一看,唇角又是一勾,出牌,墨晨碰了,墨晨除了一张,叶非墨摸牌,果断暗杠。
墨小白哭了,叶非墨连罚了他两张牌,竟然还能暗杠,这还有天理吗?
据说,菜鸟都是好运气的。
墨小白平衡了。
这一局玩的不是台湾麻将,而是一人炮手的麻将,一局下来,一位赢家,一位炮手,三家输一,炮手要被罚。所以打法比台湾麻将要保守得多,就是情愿你自摸也不会出牌让你糊了。
各自都打了几张废牌,墨小白一张牌都吃不到,他开始意识到事态严重了,哭丧着脸问叶非墨,“小表哥,你不是不打牌的吗?”
“谁告诉你的?”
“大家都说。”
叶非墨冷冷一哼,“你被大家骗了。”
墨小白表示他很伤心,“小表哥,给张牌吃吧,我好可怜。”
他从头到尾竟然吃不到他小表哥一张牌,这也太令人伤心了,太过分了,太狡猾了,墨小白哭丧了,墨晨可怜地看着他,给予精神上的同情。
低估谁也不要低估叶非墨啊。
那不是寻死吗?
于是,墨小白开始伸小脚丫,叶非墨冷眉一挑,哼,和莫小白打牌,真是有损他的风度,这一点和墨遥的有辱智商有异曲同工之妙。
“墨小白,你踢的是我的脚。”叶非墨冷冷地提醒他,墨小白咬着唇,墨无双摸着墨小白的脸,“活脱脱的傲娇白痴受啊。”
墨小白怒,转头瞪无双,叶非墨和墨遥双双偏头,速地把墨小白的牌看个精光,等墨小白回头摸牌,尚不知发生什么事时,那两人已经气定闲情地坐正,一脸正人君子。
墨晨,“……”
墨小白,我精神上同情你。
呜呜,两只狐狸,一只比一只狠啊。
第一局,叶非墨赢了,他果断地笑了,墨小白出了一张七万,他糊了,卡卡拍拍手,“来,小白裸奔吧!”
墨小白蹦起来,哇哇大叫,揪着他的领口仿佛被即将被强(奸)两家妇女,双眸无辜含泪,肩膀一颤一颤的,把一名受逼迫的两家妇女形象演绎得很到位,可这样无辜的形象似乎没能唤起恶霸公子的良知,叶非墨翘着腿,气定闲情地看着他,打了一个响指,示意他可以开始脱了。
一贯站在统一战线的卡卡鼓掌,拿出他那支第一恐怖组织出产,比世界上任何一台摄像机都高端的手机对着墨小白,也打了一个响謓!baby。”
墨遥的冷笑转而戏谑,玩味地看着他,无双对他们的恶趣味也非常的感兴趣,看弟弟的裸(体)啊,她还是很有兴致的。
虽然他没什么好看的。
“你们都是坏人!”墨小白的兰花指颤抖地指着他们,那表情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叶非墨很配合情景,“墨小白,赶紧给爷点,裸奔回来还有下一场。”
“你等着,我会报复的。”
“十个你上,我也照样轮你。”叶非墨藐视他。
墨小白怒,一跺脚,“脱就脱!”
于是他很壮士割腕地开始脱了上衣,岛上热,没穿多少,一脱就没了,接着脱了沙滩裤,仅剩一条小内裤就要跑,叶非墨敲了敲桌面,“裸()奔。”
他重重的咬了裸字,墨无双拍桌大笑,别看叶非墨平常话最少,可他的恶趣味的确令人不敢恭维的,卡卡已笑得不行了。
墨小白也是有骨气的人,小白报仇,十年不晚,他哗啦的脱了内裤。
“咦,小白,长得不错啊,好粉嫩。”无双色迷迷地发表意见。
卡卡,“好小啊。”
叶非墨接口,“大了也小。”
卡卡表示同意,墨小白怒,赤条条的插腰,模样很威武,小小白软趴趴低垂着,主人却很耀武扬威,“你们的很大吗?很大吗?脱了比一比?”
“不比也知道你的最小。”墨遥瞥了一眼,疑似嫌弃,墨晨捂脸,这些人太邪恶了。
墨小白怒,他一贯不敢反抗墨遥的,可一质疑他的尺寸就开始威武了,嗷嗷大叫,“呸,你们不知道什么叫浓缩就是精华吗?”
卡卡的手机开门啪啪的按,叶非墨凑过去,“像素不错,放大拍。大文学”
“好!”
众人默,好恶趣味啊。
墨小白伤心了,扭头一溜烟跑了。
暗自握拳,下一次,他肯定要赢。
所谓的裸奔就是从别墅奔到海边,又跑回来,不算很远,可是,在海边正说悄悄话的墨晔和十一看见墨小白(赤)条条地来,都瞪圆了眼睛。
墨小白,“呜呜,大伯帮帮忙啦,他们欺负人。”
墨晔,“谁欺负你了?”
“哥哥和小表哥。”
十一瞅着他,墨小白扭一扭小蛮腰,害羞地捂着主要部位又扭头跑回去,中途遇上叶薇和墨玦,叶薇吹了声口哨,“哈,墨小白,你出息了。”
“哇……你们都是坏人。”墨小白又傲娇了,再次扭头就跑,墨玦脸上肌肉扭曲,这儿子生来搞笑的是吧?靠。
回到原地,墨小白哼了哼,捡起沙滩裤穿起来,也不穿上衣了,连内裤都不穿了,叶非墨道:“小白,你觉悟太高了。”
他已经有了下一回还是他(裸)奔的觉悟?不容易啊,所以连衣服都不穿了。
闻声而来的几位大人都看他们玩儿,叶薇和墨玦把墨无双踢走,一左一右在墨小白后面当军师,叶三少,安雅,容颜和楚离直接到叶非墨后面,十一在墨晨后面,墨晔在墨遥后面。
墨晔开始觉得,生双胞胎太吃亏了。
墨小白有爹娘助阵,开始威武了,谁不知道他爹地打麻将从来不输的,那叫高手,他摩拳擦掌要报仇,叶非墨凉凉往后一瞄,墨小白的底气就开始不足了,人家军师四位啊,个个都不好惹的,数量上就绝对性压倒了。
呜呜……
墨晨囧,说可怜,他更可怜好吧,他和老大只有一位军师。
于是,第二局开始。
有了军师助阵就是不一样,叶薇让他打什么他就打什么,看着儿子一脸迷茫的表情,叶薇叹气,“乖,虽然我知道你很笨,没想到你会这么笨。”
“妈咪……”
……
第二局,四人打和了。
这就是军师级水平啊。
第三局,又打和了。
墨小白咬唇,“爹地,报仇。”
墨玦摸摸他的头,墨小白被感动了,暴力爹地难得有同情心呢,妈咪肯定是没同情心的。
第四局,坐在墨小白手下的墨遥当了炮手,把牌打给叶非墨,又是叶非墨赢了,墨大摸摸鼻子,十一笑倒在墨晨身上。
叶三少和楚离击掌,搞定!
安雅和容颜暗忖,你们两高兴屁啊,从头到尾非墨都没他们一句,他们也没说一句,怎么成了他们的光彩了。而且比较窘的是,第二和第三局,叶非墨是听了他们的话打成和局的,第四局他开始觉得身后的智囊团不靠谱,卡卡表示的确不靠谱。
于是叶非墨决定单干,于是又糊了。
所以安雅在想,你们应该羞愧,不是击掌吧?叶三少和楚离一向脸皮厚,自然没有羞愧的意思。
墨遥也是爽人,几秒钟就脱了衣服,卡卡没浪费一分一秒,啪啪地拍,十一囧,这回墨小白乐了,指着墨遥的小兄弟,“哈哈,哥哥也小,还要笑我的小。”
墨遥慢条斯理转过身,森森地看着他,墨小白吓得往叶薇怀里躲,众大人哈哈大笑,墨遥扭头(裸)奔去。
楚离好奇地问儿子,“卡卡,你拍下做什么?”
卡卡的笑容有楚离几分狡诈,“过十几年的,肯定值钱。”
楚离欣慰地摸摸儿子的头,“有前途。”
“多谢爹地夸奖。”
容颜扭头不看这对父子,真丢人,十一、墨晔,叶薇和墨玦直接无语,叶薇一拳送墨小白,“你怎么就没这种觉悟呢?”
“妈咪,我是第一个输的嘛,对哦,对哦,风水轮流转,轮也要轮到小表哥,我把手机准备好。”墨小白机灵地设定了手机门,这几个小孩子用的都是同一款手机,全都有捆绑功能和警告功能,以防万一,所以^H小说其他功能自然也一样。
叶薇表示,她欣慰了,这孩子急智和反应是最好的。
叶非墨挑眉,看卡卡,“你觉得我们两谁会(裸)奔?”
“这么没形象的事,我可不要做。”
“我也觉得。”叶非墨点头,“你晚上才向我表白,为了证明你的真心,要是万一失手了,你裸。”
安雅和容颜笑得不行了。
该怎么说叶非墨呢,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贫道。
卡卡很淡定,“非墨,你确定我们现在要搞内战?”
“嗯,先联合抗外。”
“乖!”
几个大男人对调教出各种类型的儿子纷纷表示无语哽咽中,墨玦倒是没感觉,因为墨小白正好符合他的期待值,他也没调教他什么。大文学
这些孩子是自然熟的,和他没一毛钱关系。
他一回来,也学墨小白穿沙滩裤就可以,叶非墨淡定的想,果然是觉悟高的家伙,他这一回来,把叶宁远和许诺也招来了。
墨晨哇哇叫,“啊,不行,大表哥,你不能再给叶非墨当军师了,那我们不是输定了。”
叶宁远就看架势就知道他们玩什么,一看自家小弟身后那么多军师,叶宁远想了想,小夫妻两果断选择刚输掉的墨遥。
墨遥对叶宁远的智商表示无疑问,但对于玩麻将的技术很有疑问,叶宁远问,“想看谁(裸)奔?”
“叶非墨,卡卡!”
“真没礼貌,要叫卡卡哥哥,小表哥。”卡卡捏着嗓子说,墨遥一脸帝王气派,叶宁远看,看架势,已有两人裸(奔)了,他小弟引起公愤了。
“乖,麻将这东西也考智商。”叶宁远笑道,许诺暗忖,真厚脸皮,这是夸他聪明吗?的确,这里测智商高下的确是他强。
可据研究调查表明,某国的高考状元对社会的贡献值明显小于期待值,换句话说,高智商什么都不是,她保持观望,她对麻将不太精通。
叶非墨对上叶宁远,很显然毫无惧义。
新的一局开始了。
墨晔直接让位给叶宁远,他跑去和十一一起指导墨晨,这一局打得特别的漫长。最后三轮摸牌,已到最关键之处了,谁都听牌了,稍有不慎就会被人糊了,几名大人都不由得紧张了,这时候谁都比较紧张,宁愿打平安牌也不打生张牌。
叶非墨摸了一牌,小鸟。
生张,没人打过,他目光冷静地扫过众位大人小孩,众位大人小孩也都瞪着眼睛看他,叶三少想,他儿子成了合围对象了。
叶非墨哼了哼,也不怕生张,打了出去,没人喊糊,墨小白摸牌,打了一张平安牌,叶宁远想了想,也打了平安牌,墨晔自然也打平安牌,众人只想着赶紧过了这一句,越是到最后,也是紧张,叶非墨也摸了一张平安牌,松了口气,打出去,嗯,这回好了,没他的牌了。
轮到墨晨的时候,他哭泣了。
他手中没有平安牌了。他面前只有五张牌,除了小鸟,都是生牌,墨晔想了想,还是打了小鸟,叶非墨刚打过,这张牌应该安全。
卡卡欢呼,叶非墨慢条斯理地翻牌,胡了。
墨晔,“靠,你不是刚打出去吗?”
“我已经隔了一轮,可以胡了。”叶非墨淡定地回答。
叶三少捂脸,“他自摸的牌打出去了。”
十一道,“非墨,你太狡猾了。”
叶薇和墨玦也没想法了,论阴暗程度,叶宁远都要甘拜下风吧?自摸的牌都打出去故意让人当成平安牌来打,太狡猾了。几场牌下来,他们对叶非墨的了解已很深入了,过去只觉得他木然,孤傲,没想到竟然把叶三少狡猾遗传得青出于蓝。
太狐狸了,太狐狸了。
墨晨哭,十一默默儿子的头,“乖,下次报仇。”
敌人太强了,不是一个水平的,叶非墨一个人单挑所有人啊,那就一个牛,强得没话说。
墨晨也开始学墨小白一样装良家妇女,异常委屈加无辜地脱衣服,看得众人哭笑不得,墨小白深情地喊,“小哥哥,你身材好,不怕,不怕。”
众人默,果然是统一战线的。
卡卡的手机啪啪地拍,墨小白也啪啪地拍,支持是一回事,拍照是一回事,要另外算,墨晨泪了,扭头(裸)奔。
叶非墨和卡卡击掌,耶,胜利!
墨晔凉凉道:“你们两不知什么叫乐极生悲吗?”
卡卡,“没听说过。”
叶非墨,“不认识。”
叶三少和楚离表示非常欣慰,儿子大有长进,这是好事。
墨家两兄弟相视一眼,皆冷冷一笑,叶宁远看这架势,额,好像是引起公愤了,叶非墨和卡卡也真太嚣张了。
墨小白说道:“大表哥,你不是天才吗?为什么也这么菜?”
叶宁远辩驳,“天才一定要打麻将也天才吗?”
“天才应该是全才,不然就不能说天才,大表哥,如果你赢不了小表哥,我就要永远鄙视你。”墨小白握拳,他觉得所有的智囊团都不是很靠谱,所以他把希望都寄托在叶宁远身边。
“墨小白,你看上我们家非墨了?非要看他裸?”叶宁远笑道。
“靠,看上我爹地也不看上他啊,谁看上这么个变态东西?”墨小白嗷嗷叫,在墨小白小小的脑袋中,叶非墨绝对是属于极品变态那一类的。
阴险、狡诈,偏偏还挂着一副木然的嘴脸。
叶非墨凉凉地看着他,墨小白不服气地瞪回去,反正都裸(奔)一次了,多裸几次也没关系,众位大人爆笑,墨玦一拳砸过去,“你在说我变态吗?”
墨小白表示很委屈加无辜,“爹地,我说叶非墨变态。”
其实你也变态啊,为毛不让人说?
“说他变态为什么把我和他连在一起?”墨玦磨牙。
“爹地,世上有比你更变态的人,难道你不该觉得欣慰吗?你终于不是第一了耶。”墨小白严肃地提问,叶薇已经笑得不行了,捧着墨小白亲了好几口。
儿子太可爱,可爱爆了。
看他一本正经说墨玦变态她就乐。
宁愿看上爹地也看不上叶非墨,叶非墨这变态程度得有多高啊。
墨玦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墨小白依然觉得,爹地变态不是第一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为毛要生气咧?墨玦觉得这儿子得要教训了,不然无法无天了。
正在这时候,墨晨跑回来了,嗷嗷叫着套上短裤,于是就有三个裸着上身的小萝卜头和一名小绅士继续打麻将的喜感画面。
墨晨握拳,公然道:“墨小白,老大,你们两机灵点,我们几个打牌就不要糊了,抓小表哥,我一定要轮他一次。”
墨遥和墨小白难得一致点头,作弊做到这程度已是非常的极品了。
叶非墨凉凉地哼了哼,“你们一直就没胡牌过,看你们三人也是被轮的,怎么可能有本事轮别人?”
卡卡说道:“支持小非墨轮你们三人。”
叶宁远第一次发现,这弟弟本质果然还是很……有传统的叶家风格的。
她妈咪的一针见血啊,他爹地的阴险狡诈啊,都遗传了。
墨遥和墨玦很显然是统一战线了。
靠,要是斗不过一孩子,他们的脸往哪儿搁,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必须要重视,十一和叶薇只是摇头笑,墨无双压三毛钱赌叶非墨不会裸()奔。
然后,接下来就是这么一个局面了。
你不得不说,叶非墨是神人,接下来就是墨小白、墨遥、墨晨轮着去裸()奔,按照顺序来的,非常的极品,墨晔、墨玦怒了。
“靠,非墨,你是赌神吧?”墨玦没好气道。
儿子去裸,爹地也是很没面子的。
虽然比较好玩。
“随便打打的。”叶非墨木然挥挥手,那无所谓的姿势感觉就是随便打打的,把众人噎得不轻,随便打就是这局面,认真打是什么局面?他有脸说?
太打击人了。
这牌打到最后,大人都毛了,连叶宁远这么淡定的脾气都觉得太诡异了,叶非墨绝对是神了。
“不打了,太坑爹了。”叶薇帅气一把一拍桌子。
墨玦大赞她英明,于是众人笑眯眯地散伙了。
那裸()奔三人组无比幽怨地看着叶非墨,叶非墨环胸,一脸木然,各种冷艳,一副欠扁的模样,众人都恨得咬牙。
海边,叶非墨和卡卡面对面地站着,卡卡捧着叶非墨的脸,疑似在亲吻,背后围观的众人惊呆了,哇靠,太劲爆了,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墨小白蹦跶去告状,引来一批大人躲在背后猥琐地围观,从他们这个角度看,卡卡那表情是温柔得不得了,且是含笑脉脉,叶非墨背对着他们看不清楚表情。
程安雅脸颊一扭曲,容颜唇角一颤,叶三少和楚离相视一眼,一阵恶寒。
好像真是亲吻耶……
“莫非海蓝没了,卡卡真的就退而求其次?”
容颜,“我觉得安雅有再生一个女儿的必要及需要。”
程安雅被雷了。
叶宁远抿唇,“怎么看非墨也是腹黑攻吧。”
楚离,“胡说,我们家卡卡哪里像受?”
“攻受是对比而言的,和我们家非墨一对比,很显然就受了,谁搞的定非墨?”
楚离泪了,儿子你要争气啊,绝对不能被压倒。
墨晔说,“这一代男孩太多,从小又亲密,果然是个问题。”
墨玦想到自己的小白和那两兄弟,泪了。
价值观差不多,世界观差不多,兴致爱好也差不多,且个个又绝顶聪明,和同龄孩子不是一个水平的,碰出火花太正常了。
海边,卡卡捧着叶非墨的脸,笑道,“你别再动啊,我都取不出了。”
“疼。”
“谁让你耍赖?”卡卡说道,他比叶非墨略高出一点,为了帮他取出隐形眼睛,不得比偏头着,又看非墨可怜兮兮的,不禁笑起来。
这是第一恐怖组织一款透视隐形眼镜,和他们比赛第四局的时候,叶非墨有严重的危机感,于是让卡卡把这副隐形眼睛给他戴上,他可以看见对手所有的牌。
稳赢不输。
“要是被墨家兄弟知道,你就死定了。”
这手段都能想得出,也只有叶非墨能办到,太狡猾了。
“你不说,谁知道?赶紧的,别磨蹭,疼死我了。”这眼镜比较特殊,要别人帮忙取下,取下来的时候叶非墨因刺激眼睛微红。
卡卡帮他吹了吹,收起眼镜,“还行吧?”
“没事。”
两人一向勾肩搭背,转头见不远处一大堆人,叶非墨和卡卡第一想到的是,坏了,他们被识破了,可是看各家大人纷纷扭曲地看着他们,那表情好像有点……暧昧到变态。
两人齐齐打了一个寒颤?
一头雾水,谁告诉他们怎么一回事?
墨小白见他家小表哥眼睛红红的,哇哇大叫,“啊啊啊,小表哥,你是被压的吧,你是被压的吧,啊啊啊啊,我突然平衡了。噢噢噢哈哈哈哈,世界太美妙了……”
墨小白赤着膀子叉腰笑得一颤一颤的,把各家大人也笑得一抖一抖的,集体很和谐。
叶薇有一脚踩扁他的冲动。
叶非墨和卡卡仍然一头雾水。
沙特,利雅得。
白夜在DLK展览馆欣赏这一次的画展,其中有一副画就是叶宁远作品,他唇角扬起,这孩子天赋真好,全天赋啊,作品都能在DLK展览。
一名美丽动人的女子前来搭讪,目光露出仰慕,白夜抱歉地扬了扬手上的戒指,那是一枚简单的白金戒指,明白地表示自己已婚身份。
那女子失望而归。
白夜轻笑,继续赏画。
这枚戒指是他和苏曼所认定的婚戒,多年来没人脱下,女人见了也识趣,挡了不少桃花运。
身为一名三十多岁的成熟男性,白夜无疑是魅力无边的,俊逸温柔的轮廓,温文儒雅的气质,总是透出几分潇洒,那岁月沉淀下来的睿智和内敛在他身上显露无疑,举手投足都是成熟男性的魅力。
这样的男人,不管在哪儿都是备受瞩目的。
今天苏曼不在利雅得,他去临城办事,已经七天了,明天才归,白夜一人从展览馆出来,开车去酒吧,苏曼不在的日子,过得很慢。
利雅得的生活比欧洲要无趣得多,娱乐甚少,苏曼也并无什么特殊爱好,喜欢摆弄花花草草和设计武器,两人一年有一半时间在利雅得,一半时间周游世界,日子过得轻松。
苏曼不在利雅得的日子,白夜时而也去寻乐子,所谓的寻乐子就是和几个朋友约了一起喝酒,或是去钓鱼,打高尔夫球,或是听音乐会。
车子听在一家透着古典风情的酒吧前,白夜悠然走近。
利雅得也有不少出名的gay酒吧,若真想寻乐子可以去那种酒吧,白夜也曾去过,但他一进去便受不少干扰,他不喜欢,后来索性都去普通的酒吧。
这一家有古典特色的酒吧就很符合他的品味。
今夜的酒吧人满为患,酒吧内音乐悠扬,极具格调,并无什么热歌劲舞,倒是有不少年轻女子具在一起喝酒,具酒保说,那是一群大学生庆祝毕业。
白夜一笑,抿了一口红酒,庆祝毕业啊,这对他来说是新鲜事,因为他并不知道什么叫毕业,他们那结束学业叫出山。
两名年轻的黑发女子拿着酒杯过来,一左一右坐在白夜旁边,女子刚要开口,白襛y。”
那两女子笑容一僵,白夜想,今晚莫约又是无趣的一晚,趁着她们还在发愣间,白夜潇洒除了酒吧,驾车回家。
刚到家,黛娜抿唇笑,“主人回来了。”
白夜一愣,转而狂喜,以最的速度出现在苏曼面前,他不是明天才回来么?
苏曼刚到家,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正擦着他那头长长的头发,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白夜的唇已在他白皙的脖颈间啃咬了,复而亲上他的耳垂。
“喝酒了?”
“嗯,喝了点。”白夜笑道,给予苏曼一记温柔绵长的吻。
一吻毕,白夜心满意足地接过干毛巾给他擦头发,这是他最享受的乐趣,他极爱苏曼这头柔顺的长发,苏曼享受他的服侍。
“不是说明天回来吗?”
“嗯,提前完成了。”苏曼说道,打死也不说是他想念某人,急急忙忙地回来,人累得半死。
他不说,白夜自也知道,忍不住又多亲了几口,两人之间的默契已达到心灵相通的地步,苏曼靠着他,难得的温顺,白夜心里美滋滋的,正想擦干他的头发,然后用身体好好倾诉一下离别之情,可谁知道,擦干头发才知道,靠着他只是因为苏曼太累,睡着了。
白夜怜爱一笑,吻了吻他的唇,抱起苏曼放到床上,帮他调整好睡姿,电脑还开着,这一次他去参加一个病毒研讨会,顺便给某医院听过一些病毒原体。
匆忙赶回,很多报告还没整理好。
白夜坐到电脑前,帮他写报告,整理报告,忙了大半夜,最后存档关机,洗了澡,换上睡衣上床,轻轻地把他拥在怀里。
明天苏曼都是他的了,今天就暂时放过,那些报告可不能碍事,他乐滋滋地抱着苏曼,有他在身边,难眠的白夜总是很容易就有一夜好梦。
第二天早上,苏曼刚一醒就看见白夜亮晶晶的眼,那眸中闪着一团火,见他醒来就扑过来,吻住他唇,睡袍早就被他轻易拉开,双手不停地点火,直接伸到下面,抓住他的要害。
“一大早又发情。”苏曼脸颊微微浮起薄红,倒也没拒绝,伸手也扒了白夜身上的睡袍,也尽量取悦着眼前的爱人。
“我想你。”男人一大早就容易冲动,根本无需挑逗,空气便火辣辣地攀升,两人十指紧扣,那对白金戒指在晨光中发出耀眼的光芒……
*
亿万到这里真的彻底结束了哦,不会再写番外了。礼拜五开非墨的新文,哈哈,我们礼拜五见哦,看看几位姐妹和我不见不散哦,礼拜五中午11点,准时滴,2万字哦。

Snap Time:2017-06-28 08:15:31  ExecTime: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