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致命诱惑:无人防守》全文阅读

作者:路人某  美少妇的致命诱惑:无人防守最新章节  美少妇的致命诱惑:无人防守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美少妇的致命诱惑:无人防守最新章节第三十五章关注关心关爱(12-04-09)      第三十四章你会后悔的(12-04-06)      第三十三章吴剑锋我恨你(12-04-05)     

第十七章两个女人的再度交锋



第十七章 两个女人的再度交锋
妙桃吴剑锋认识,他看着她,微微地颔了颔首,算是打了招呼。香炉那边许老倌点燃了鞭炮,一个和尚接过吴剑锋手中的佛香,点燃了,分别给了吴剑锋和王然三支,两人接过佛香,赶紧跪在了弥勒佛脚下的蒲团上,作揖磕头的,也像模像样。王然举着佛香跪在那里,闭了眼,口中念念有词的,却不知她在祈祷着什么。
拜完菩萨,王然从坤包里拿出几张百元大钞来恭恭敬敬地放到了功德箱里,一群和尚尼姑门看得眼都直了!和尚们看着的是王然跪拜间俯身下来的香艳,尼姑们呢,则看着的是她的贵『妇』人的模样!
从庵里出来,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两人开了车,就径直往吴剑锋的外婆家去了。
红『色』的跑车在弯弯曲曲的乡村公路上穿梭着,太阳已经西斜,夕阳斜斜的照『射』在墨绿的大地上,吴剑锋的心情,这时却如那黄灿灿的稻穗一样,沉沉的。
心情沉甸甸的,倒不是因为自己外婆过世了的原因,他所担心的,是两个女人见了面时若有自己无法控制的场面,那该怎么办!
还没到他外婆家门口,远远地就听到“哐哐当当”的锣鼓声和道士门那抑扬顿挫的道场声。转过一个山头,一片村庄就出现在王然的眼前,只见在一个农家小屋的禾场上搭着一个大大的遮阳棚,遮阳棚的四周已经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圈。
“到了。”吴剑锋看着自己外婆的灵堂,心里一阵紧张,脸也不由自主地沉了下来。
“哦……”王然忙就坐直了身子,她摘下太阳镜放到自己的坤包里,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眨眼间,车便到了外婆家隔壁的禾场上。
两人刚刚下了车,吴剑锋的妈妈牵着小宝就走了过来。刚刚转过那山头的时候,许多人便看到了他们。刘诗雨早就跟她婆婆说了的,所以蒋翠英估『摸』着可能是自己儿子回来了。
“妈……”吴剑锋下了车喊了一声妈,蹲下.身来一把抱起自己的儿子,眼睛却在四下了搜寻着自己的老婆。
“剑锋啊,回来啦!”蒋翠英一手拉着自己儿子的手臂,一边睁大着眼睛看着俏生生站在自己儿子身旁的王然,心里不免咯噔了一下。她没料到,自己儿子的老总,居然会是这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女人!
“妈妈,这是我们老总——王总。”吴剑锋忙给他妈妈介绍着王然,完了又说道,“王总,这时我妈妈。”
“阿姨您好!”王然嫣然一笑,脆生生地喊了一句。
“你好你好!”蒋翠英忙堆着笑脸说道。
“妈妈,诗雨呢?”吴剑锋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老婆,他心里一阵忐忑,忙又问道。
“在屋里吧,走,进去先给你外婆磕个头。”蒋翠英说道。
“嗯……”吴剑锋答应着,放下小宝,从车后面捧了一束鲜花递给王然,然后自己拿了一盘鞭炮就准备往里面走去。这时,他的两个年纪相仿的老表跑了过来,锋哥峰哥地喊着,他们围着法拉利前前后后地看着,羡慕得不得了!吴剑锋忙给他们一人递了根香烟,两人欢欢喜喜地接过去,从吴剑锋的手中接过鞭炮,点了烟,就准备去放了。
蒋翠英领着两人往堂屋的灵堂走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王然和吴剑锋的身上,不认识吴剑锋的人们在心里纷纷猜测着这蒋家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亲戚呢,一看就是有钱的主儿!
两人进了堂屋,只见老人家安详地躺在水晶棺了,几个道士穿着长长的黑布衫,围着水晶棺在那里念念有词的做着法事。吴剑锋四下里找寻着刘诗雨的影子,只见自己的老婆身穿一条素净的连衣裙,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堂屋往西边那间房的门口处,正黯然地盯着外婆的遗像发着呆,显得特别的单薄而孤独……
“诗雨。”吴剑锋心里一痛,忙喊着自己的老婆。
刘诗雨默默地抬起头来,鲜艳的双唇紧紧地咬合在一起,她哀怨的眼神越过吴剑锋,直直地往他旁边的王然看过去!其实,就在吴剑锋和王然转过外婆家对面的那座山的时候,刘诗雨就发现了他们——自收到吴剑锋说道了县城的那个电话起,她就一直都在禾场前面的稻田边转悠着,在她的心底,她还是很想看到自己的老公的。
然而,眼看着那辆熟悉的跑车由远而近地来了,那坐在自己老公身旁的王然也清清楚楚地出现在自己的视野,如一把远远投掷过来的利剑一般,一下子就狠狠地刺中了她的心脏!她感觉一阵晕眩,差点就跌坐在地上!她真的不敢想象,王然居然会跑到自己的家里来!
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就如做错了事情见不得人的是她自己一般,她好想找个地方躲了起来!然而,这等热闹的场面,哪里还有可以让她躲藏的地方!
进了屋,挨着外婆的灵柩前站着。躲避,不是个办法,再怎么说,人家是来给外婆吊孝的,更何况,家丑不可外扬,她不能够掰开自己的伤口让别人去看!
王然在进门的一刹那就看到了刘诗雨的,女人若想要找一样东西,她准能在第一时间就能发现。看着刘诗雨那哀怨的眼神,她的心里也是一阵怜惜,一阵心虚,她甚至后悔自己真不该一时冲动要跟着吴剑锋到他家里来。女人最懂女人心,她知道刘诗雨的哀伤,绝对不是因为她那外婆过世的缘故的。
满怀内疚地,她对刘诗雨笑了笑。刘诗雨看着她,条件反『射』似地潸然一笑,相对王然来说,作为女主人的她,该有的礼节,她是不会失礼的。
王然把鲜花递给吴剑锋,吴剑锋接了仔仔细细地摆放在他外婆的遗像旁,这时外面的鞭炮响了起来,吴剑锋的一个表弟已经跪在了他外婆的灵柩前,吴剑锋赶紧普通一声跪了下来,王然也忙跟着跪在他的身旁。两人有板有眼地叩了三个头,那默契的样子让刘诗雨看得一阵心酸,眼泪悄无声息地就滑落在她的脸庞!
磕完头,吴剑锋的舅舅忙就要吴剑锋带王然往里屋坐。
几个人进了里屋,帮忙的就搬了椅子过来,王然紧挨着吴剑锋坐了下来。吴剑锋抬头寻找着自己的老婆,却见刘诗雨一转身,黯然地往外面去了。
“舅舅,这是我们的王总。”吴剑锋忙又做着介绍,“这是我大舅舅。”完了他又说道。
“王总好王总好,这么远麻烦你来了真是太客气了!”吴剑锋的舅舅忙哈了哈腰说道。
王然虽然听不太明白他舅舅的方言,但基本的意思她还是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的。“我听剑锋说他外婆过世了,正好我也要到长沙来办点事,所以我们就一起过来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请您节哀。”王然忙说道。
“王总太客气了,我们剑锋在您那里请您多关照啊!”吴剑锋的舅舅听王然说得字正腔圆的,他看着王然跟吴剑锋坐在一起的表情,心里也子犯着嘀咕呢,心想剑锋这小子跟这女的关系肯定不一般了。
“哦,剑锋很不错呢,很有能力的。”王然这才可听明白了他舅舅说的话,她眼神温柔地看了看吴剑锋,忙就夸奖着他,说完想着自己刚才说吴剑锋很有能力什么的,不禁自己脸就有些红了。吴剑锋办其他事情的能力怎么样她不敢确定,但在床上,他的能力确实是非常了得的。
吴剑锋的舅舅陪王然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就忙他的去了,这时,眼看着帮忙的在摆桌子准备要吃晚饭了,王然悄悄地拉了拉吴剑锋说:“咱去把礼给写了吧。”
“妈妈,礼房设在哪里呢?”吴剑锋忙就问着他妈妈。
“哦,礼房在东边。”蒋翠英说着,忙起了身,带着吴剑锋和王然就往东边的那间房里去了。
礼房先生正坐在那里跟几个人打着扑克呢,蒋翠英就让他停了一会儿。众人收了牌,几乎所有的眼睛都盯在了王然的身上。有两个认识吴剑锋的人就一脸羡慕地问着吴剑锋说这是谁谁谁,吴剑锋忙做着介绍。王然听着他们的对话,知道是在说她自己了,禁不住就俏脸微红,她从她那精致的LV包里取了两千崭新的红票票出来,礼房忙问怎么写。
“王然,三横王,自然的然。”吴剑锋忙说道。
“哦,王然,俩千!”礼房大声的唱了一句,拿着笔,就在礼薄上写了下来。
“两千!”那几个打牌的人忍不住就低低地议论着,蒋翠英在一旁看了,老脸上止不住地也『露』出了喜悦的神态。两千元钱对于乡下来说,这可是个大礼了!
写了礼,小宝就缠着吴剑锋要去看他开来的车,小家伙子在深圳的那些日子坐惯了他爸爸开的车,现在对于汽车,他可是有着特别的喜欢的。吴剑锋没法,只得抱了他往门外走去,王然也紧跟在他的后面走了出去。
王然的跑车边围满了看稀奇的人,对于这么高端的跑车,说实话,若不是王然开过来,他们恐怕是一辈子也别想见着的。吴剑锋抱了小宝,就向那边走过去。王然呢,她四下了搜索着刘诗雨的身影,只见刘诗雨一个人呆呆的站在禾场前面的田坎上,她犹豫了一下就向刘诗雨走了过去。

Snap Time:2017-11-18 16:35:18  ExecTime: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