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求你饶了我!》全文阅读

作者:端木吟吟  总裁,求你饶了我!最新章节  总裁,求你饶了我!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总裁,求你饶了我!最新章节求你帮我(12-11-18)      大结局(12-08-10)      345惩罚的吻(12-08-09)     

334病情的真相


    “喂……”她,懒懒的,带点迷糊的嗓音,却从那端传了过来。

    显然是刚刚从梦中被扰醒。

    没有那份对他的冷漠和疏离,倒像个梦中的孩子一样,带点撒娇。

    陆宴松下意识握紧了手机。

    竟然贪恋这样的感觉,不忍出声打扰。

    好一会儿,没有听到这边传来声音,晚晴迷迷糊糊的又‘喂’了一声。

    “恶作剧吗?那我挂了……”

    她正要挂断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却让她所有的睡意都没了。

    “是我。”

    两个字,隔着电波,传过来。

    一时间,仿佛穿透了她的耳膜,直震到她心头。

    如果不是心痛的感觉,太过真实,晚晴真的会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抱着被子,坐起身来。

    “这么晚……有事吗?”下意识握紧了手机,语气,微冷。

    脑海里,回荡的还是白天,他未婚妻说过的那些话。

    以及……

    那个,刺目的戒指。

    “你得的什么病,让其他男人不敢要你?”陆宴松的语气,也跟着变得冰冷。

    果然……

    清醒过来的他们,中间隔着一道跨越不过的隔阂。

    “你就是为了问这个?”晚晴幽幽一笑,在暗夜里,听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凄凉。

    她将自己抱紧,蜷缩成一团,才轻轻开口:“都已经是过去了,这些一点都不重要……”

    她想……

    将来的一天,她总是可以找到一个,丝毫不在意她过去的男人……

    每个人都会得到该有的爱,她也不会例外的……

    “到底是什么病?”

    陆宴松追问。

    他发现,自己该死的讨厌她这样的语气。

    “你和你未婚妻,下个月结婚?”

    没有回答陆宴松的话,晚晴反问。

    似乎是没料到她会这样问,陆宴松怔了一瞬。

    一会儿后,才问:“谁和你说的?”

    “这也不重要。”

    陆宴松冷哼一声,“如果是真的,是不是你打算再次祝福我?”

    晚晴的呼吸,变得沉重了些。

    侧目,看了眼黑重的窗外,却是幽幽一笑,“结婚……本来就是个值得祝福的事……”

    陆宴松的呼吸,也渗入了雪花一样。

    嗓音,一时寒冷得刺骨。

    “是要结婚。到时候,不会忘记你的请柬。”

    “好啊……”晚晴抿唇,笑出了眼泪,“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不等陆宴松再开口,她断然的挂了电话。

    心里仿佛被拉开了一道伤口,血淋淋的。

    垂目,看了眼安静的手机,她深吸口气,将眼泪吞回去,将电板掰了下来。

    又将SIM卡,直接取下来。

    迟疑了下,扔进了垃圾桶。

    再躺回床上,一夜,未眠……

    …………………………………分割线…………………………………

    陆圣维的生日宴会,晚晴必须得出现。

    自那晚换了手机号码以后,和陆宴松再也没有任何联系。

    今晚,却是避不开要见面。

    没有任何意外,他还是挽着未婚妻出现。

    必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陆叔叔,生日乐。”晚晴将礼物送到陆圣维手里,尽量平静的样子。

    陆宴松和未婚妻,就在不远的位置。

    女方一直在逗弄着陆宴松,可他的情绪似乎差得要命,全程都是面无表情。

    好像谁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还是女儿比较贴心。天晴这才刚送过,晚晴又来了。”

    陆圣维高兴得合不拢嘴。

    陆夫人笑着同晚晴说:“天晴刚回去了,孩子还小,妈妈一出来,孩子就哭得厉害。改天,我们再一起去看看宝宝。”

    “好啊。正好买了好些宝贝的东西,想改天给她送过去。对了,妈,陆叔叔,我现在应该走了。”

    “既然来了,怎么不多留一会儿?”

    陆圣维挽留晚晴。

    一边的陆宴松……

    直立的身子,明明僵了一瞬。

    “时间要来不及了,我凌晨1点到机场。”

    晚晴低头看了眼时间。

    其实,现在才8点多而已。

    她也并不着急,只是,不想留在这儿罢了……

    “这么晚,你要飞哪里吗?”晴母问女儿,“怎么之前也没有听你提起来过。”

    “妈,您还记得小时候住我们隔壁,后来跟着他妈妈搬到法国的萧明吗?”

    “当然记得,那小伙子,当时可帅了。我记得,他对你尤其的好。他妈妈还打趣,说萧明小时候就非说要娶你。只是,都走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提起他?”

    “我们一直都有保持联系。现在他从巴黎回来了,我答应了去给他接机。”

    “原来是这样。改天他方便的话,我们一起吃顿便饭。既然是接朋友,那你早些到,也是应该的。”

    晴母拍拍女儿的手。

    晚晴点头,和两位长辈道别,“陆叔叔,妈,那我先走了。今晚玩得开心。”

    “你也是,注意安全!”陆圣维叮嘱晚晴。

    晚晴笑着挥挥手,走出宴会厅。

    从始至终……

    她一眼,都不曾看过陆宴松。

    只仿佛,那是一缕空气。

    所以……

    她自然没有发现,他离开后,陆宴松的脸色,沉得像冰块一样。

    ……………………

    陆宴松的视线,从门口抽了回来、

    而后,朝晴母走过去。

    “阿姨,我有些话想要问你。”陆宴松径自和晴母开口。

    陆圣维奇怪的望着儿子。

    陆宴松的未婚妻,也一样狐疑。

    “需要换个地方说话?”晴母只是淡然的问。

    陆宴松略略点头。

    “阿松,我陪你一块儿去。”他未婚妻要过来。

    陆宴松回头望着她,“我和阿姨又很重要的话要说,希望你不要来打扰。”

    对方脸色微微变了一瞬。

    下一秒,又像没事人一样,耸耸肩,“好啊。那你们聊,我边喝酒,边等你。”

    …………

    晴母和陆宴松并肩往宴会厅后面的花园走。

    周围,很安静。

    没有了宴会厅里的那些浮华和璀璨。

    “这个女孩还不错。或许,是个值得你珍惜的女孩。”

    晴母率先开口,声音轻缓。

    陆宴松显然完全没有兴趣将注意力落在这个话题上,只是看定晴母,沉沉的开口:“阿姨,我想问问你,晚晴生过什么病?”

    “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

    “那天,无意间听别人提起过她的过去,所以想问问。”

    陆宴松只是轻描淡写的描绘那天的事。

    “是肾有问题。”晴母叹口气,心底更多的是自责和愧疚,“听阿笙说,是因为当年我留下他们,晚晴为了供天晴上学,还要养家,太辛苦劳累出来的。这些事,也都全怨我……”

    …………………………分割线………………………………

    【第2更,后面还有更新。】

    ……

    

Snap Time:2017-05-25 14:43:41  ExecTime: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