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

作者:蝴蝶蓝  网游之近战法师最新章节  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网游之近战法师最新章节番外(二)(14-08-02)      番外(一)(14-08-02)      第一百二十回(14-08-02)     

番外(二)


    没人打扰的夫夫生活很自在,但是所谓的没人打扰也不过是相对而言,平静的生活中总有琐事到来,这天就从福州传来了一封信给贾珠,正巧贾珠这天在家学给孩子们上课,信就到了萧泽的手里。

    纵然是十分亲密的爱人,但是信件是非常私密的,爱人也无权拆看,萧泽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但是这封信,信上的名字实在是太让萧泽坐立不安了。

    郭师云,这个家伙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信放在桌子上,萧泽围着桌子来回转悠,背着手,一圈又一圈,皱着眉头盯着信上郭师云的名字,旁边还有贾珠的名字,不由撇撇嘴,儒将儒将,贾珠最崇拜的对象,这手字写得还挺漂亮。

    于是,为了放弃这种疯狂的想要拆信的念头,萧泽提起笔,在纸上开始练字,龙飞凤舞的写自己和贾珠的名字,写好了好多张,大大小小什么样子的都有,萧泽把纸铺开,背着手绕着桌案走了一圈,然后满意的点点头。

    自己这手字写得也不赖嘛,正这个时候,贾珠回来了。

    “你的信。”萧泽非常想知道郭师云没事联系贾珠干什么,虽然他不能私自拆信,但是贾珠很多时候看了信,都会和他聊一聊信里面的事。

    这次,贾珠听了也便拆开来看,先是一愣,然后全神贯注,最后不由还笑了出声。

    萧泽看着贾珠脸色不同的变化,心里面更加酸溜溜的,咳嗽了一声。

    “咳咳,怎么,什么事这么好笑?”

    “是郭大将军女儿郭姑娘,她打小就喜欢打打杀杀的,郭大将军也拿她没办法,后来郭大将军去了福州,这次可把妻眷都带上了,郭姑娘在那边迷上了海战,也磨着郭大将军上船,据说倒真是将门虎女。”贾珠徐徐说道。

    萧泽听了脸色一沉:“好端端的,和你说她女儿做什么?”

    不能怪萧泽想歪了,在他心里贾珠可是这世上最好的,被人觊觎也是正常的,而郭师云没事也不可能在心里面大段大段的说他女儿的事,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听我说完,你还记得我那弟弟贾琮吗?他在戍边的时候已经升上了副统领的位子,后来换防,他对海战也很有兴趣,家里给他走了人情正好去了福州,也不知道是什么缘分,竟然和郭姑娘成了冤家,最开始是互相看不顺眼,现在倒是分不开了,郭大将军写信给我就是想让我从中说和说和,毕竟郭姑娘那性子,还有他们两个这未婚先有了私情,要是传到家里面,只怕又是一场风波。”中间详细的事短短一封信自然不可能全部提及,虽然郭姑娘这种做法很惊世骇俗,但是已经明白什么是情滋味的贾珠,并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

    换了从前,任谁跟他说他会喜欢上一个男人,他都会对这个人嗤之以鼻。贾琮和郭姑娘,只是对彼此有了情意,看郭大将军的信所说,是清清白白的纯真感情,并没有那种越过的举动,对于这种感情,贾珠其实在心里为他们高兴。

    夫妻举案齐眉纵然是种幸福,但是仅仅是彼此尊重总是少了些什么,有多少人一辈子都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情,也有不少人,已经有了家室才发现自己爱上了别人,到头来又只能扼腕叹息罢了,不然也是既伤害了发妻,也无法给爱人幸福。

    贾珠觉得自己实在幸运,也非常希望能让彼此有情的贾琮和郭姑娘喜结连理。

    而此时萧泽听明白了经过,一颗心顿时放下了,脸上又有了笑容,而且是非常灿烂的笑容:“如果郭师云的女儿真和你弟弟成了,那你可就矮了他一辈。”

    “郭大将军本来就是我的长辈,这有什么可笑的?”贾珠不解,看向萧泽,然后忽然恍然大悟,不由一瞪眼摇头:“你怎么这么多年,还是吃郭大将军的醋?”

    萧泽一把把贾珠抱在怀里:“你太好了,我怕别人抢走你。”

    “你,哎!我打算亲自去福州一次,和琮儿要通通气,郭大将军这么多年也是封疆大吏,在朝中出尽了风头,郭姑娘的事想要瞒着又怎么可能瞒得住,人多口杂,还要完全之法才是。”

    自打经历了胡夫人那件事,贾家的这些孩子们再结亲,贾母那眼睛可是雪亮着呢,虽然说成亲是父母之命,但是如今胡夫人对贾母也是轻易不违背,贾母那关过不去,就算郭姑娘嫁进来,也是要吃苦头。

    去福州?萧泽是真不想让贾珠去,但是贾珠心意已决,他也没办法,最后收拾行李,和贾珠一道去了福州。

    如今因为海运的盛行和沿航线港口的建设,很多民间都有了自己的小型海船,可以给准备走海路的行人乘坐,因为海域都设有朝廷的海军,因此非常安全,这些海军也训练有素,并没有之前那种“海军才是最大的海寇”的老百姓们的担惊受怕。

    又又安全,还新鲜,慢慢的,更多的人都愿意尝试这种出行方式,沿海经过的那星市也越来越繁华,有些原本就是小渔村,现在也修建了城墙成为了繁华的城镇。

    贾珠他们这回,就是先从金陵走河路,然后再接上海路,坐海船赶往福州。

    往福州的海船很多,因为那里现在非常的热闹,有去探亲的,有去做生意弄些西洋玩意回来投机的,还有甚至去观赏奇怪的人的。

    “你们是第一次去福州吧?上个月我一个老乡去福州,回来简直成了我们左邻右舍的说书先生,说福州那儿好多洋人长得奇怪极了,有红头发的,绿眼睛的,很多很多,正好我一个表哥就在福州,我们也好多年没见了,这次去探亲,顺便也看看这洋人到底长得多奇怪。”

    贾珠他们这趟选择的是最宽敞的海船,贾珠因为管理过海运,知道海上风浪不定,小船不太稳定,还是大些的船比较安全。

    船很宽敞,船老板很会做生意,把船舱弄的干干净净的,以萧泽的挑剔也觉得不错,贾珠更是趴在栏杆上感慨海运发展的迅速,最初提出这个构想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想过能到今天这个地步。

    而和贾珠聊天的中年孩子也是金陵人,人不亲乡音还亲,贾珠虽然常住厩,但是这几年都在金陵,本地话也说得很好,两个人聊着聊着,就聊得天南地北的,很意。

    于是,干巴巴插不上话的萧泽又郁闷了,愤恨的瞪着海面,早知道就不听贾珠的,把这船包下好了,省着出来这么多碍眼的人。

    等到终于到了福州,萧泽迫不及待的把贾珠给拉走,贾珠看着萧泽又吃醋了,不由笑出声:“你最近也没去山西,怎么掉进醋缸子里了?”

    萧泽一撇嘴:“什么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是被骗得泪汪汪,你可得小心。”

    贾珠一笑没说话,任由萧泽吃醋,然后直奔施韶宽那边。

    如今施韶宽已经不是小小的福州府的知府,而是整个福建省的布政使,掌管一整的政务,府邸依然在福州,布政使的衙门谁不知道,稍稍一打听就知道了。

    沿路福州的繁华比上次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前听那船上老乡说起福州的长得奇怪的洋人,贾珠还道只有在港口才能看到,没想到连大街上都能看到不少,萧泽和贾珠之前就知道他们的模样,因此并不惊讶于这些。

    不过,贾珠和萧泽不惊讶,路上不少刚刚到这边的外乡人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有些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洋女人露在外面的白花花的一半胸脯,有面薄的年轻人脸一红,低着头没看路都撞到人家店铺的圆柱上了,还有那浪荡子眼睛一亮,歪歪斜斜的上去想要揩油。

    贾珠和萧泽很淡定,两个人都不喜欢女人,因此眼神反而是最自在轻松的,那女人恼火的躲过了一个揩油的人,然后看到贾珠和萧泽,眼前一亮,眼神落在了贾珠的身上。

    “你好。”这女人中文说的怪怪的,但是还算不错,对贾珠伸出了手。

    贾珠只是见过这些洋人还真没打过交道,见女人对他伸出了手,不由一愣,而此时萧泽已经满脸不悦的伸出手和那个女人握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抽了回来,右手拉住贾珠的左手,然后对着女人一抬下巴。

    女人一脸可惜的看着贾珠和萧泽,摇了摇头,走了。

    “这些洋人的礼节好奇怪。”贾珠这才明白过来。

    萧泽咬牙切齿的看贾珠,这只到处惹来烂桃花的猪!

    “愣着干什么,马上就到施兄那里了,托施兄做个中间人,晚上咱们几个一起和郭大将军、琮儿吃饭。”

    这只迟钝的桃花猪!萧泽觉得,自己真的要被醋给淹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甜多了该腻了,用酸的调节一下,嗯,四处吃醋的美好生活是很不错滴,顺便把郭大将军对夫夫的看法也能带出来,就不用单独写他的番外了~~

Snap Time:2017-04-25 01:11:00  ExecTime: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