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全文阅读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最新章节  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最新章节离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琐男事件(12-06-21)     

四毛诞生历险记


    下午,B超的单子一出来,医生们就针对骆赏儿的情况召开了一次手术方案会议。

    “文泽,手术是可以进行的吧?”骆赏儿的手指尖颤抖着缓缓地在彩超照片上游移着,那上面是她和他的宝贝们,即将出世的宝贝们。

    “赏儿,坚强一点儿。”文泽也在看着那张刚刚拿到手上的照片,眸光专注,如许温柔。

    医生已经告知他们了,骆赏儿的肚子里是三个男宝宝,一个女宝宝。

    最小的女宝宝是状况最危险的,医生说她的发育比其他三个胎儿都略微迟缓,一旦提早出生可能还不具备自主呼吸能力,后果不可预知。

    比较乐观的是,四个宝宝都还没有因为急性羊水过多出现什么可怕的突发状况。

    专家进行了四次紧急会诊,院方做出的决定是:希望骆赏儿和文泽能够尽量配合短期药物治疗,在以母婴整体平安健康为重中之重的前提下,院方会时刻观察女宝宝的发育状况,近期适时准备实施剖腹产手术,让孩子们提早出生。

    医生说,要多让骆赏儿尽量吃低盐的饮食,同时嘱咐文泽督促她口服利尿的药物,用浓稠适度的小米汤送下。

    骆赏儿却开始彻底拒绝任何含有盐份的食物,她每天几乎不喝什么东西,却总是一趟一趟去厕所。

    现在的她自己起身已经十分困难,只能靠文泽搀扶。

    每次文泽听到她想去卫生间的要求总是欲言又止,但是最后又都无言地依着她扶她起身如厕。

    骆赏儿往往一蹲就是十几分钟,即使她根本排不出尿来。

    骆秉恒最担心的状况还是发生了,这种时候他不敢给女儿压力,只能无声地叹气,在骆赏儿不在的时候,他和文泽说:“文泽,爸爸求你,如果实在不行,就放弃孩子吧。”

    文泽不语,却是重重地点了头。

    文妈妈见了,总是拉着姚安然出去,背着他们两个偷偷地抹眼泪。

    文泽看了看腕上的手表,骆赏儿已经进去二十分钟了。

    文泽站在门口,终于不忍,他敲敲盥洗室的门,说:“赏儿,你不要这样……”

    “我想上厕所。”里面的人简短地回应道。

    文泽的眼睛酸涩得厉害,他说:“好几天了,你都没怎么喝水,你这样会渴坏身子的!”

    “我不渴。”厕所里的人倔强地固执道。

    “赏儿!”文泽隔着门板说:“你说过你要坚强的,你怎么能这样糟蹋自己!你这样,孩子们就会好吗?”

    一阵静默。

    就在文泽以为骆赏儿不会回答什么的时候,卫浴里忽然传来骆赏儿低低的呜咽声,他把耳朵伏在门上面,才能勉强听得见她的声音,她说:“可是,我好想要他们……”

    文泽笔直地站在门口,许久。

    他知道这几天里她内心的煎熬和痛苦,她苦苦地哀求、苦苦地捱过没有滋味的每一餐,她不肯喝水,只有在他严肃又难过的目光里才偶尔听话地抿上一小口,润一润已经沙哑的嗓子。

    文泽知道她这样完全是过激的反应,她的情绪根本就不对劲儿。

    可是面对这样执拗顽固的她,这样奋力和自己较劲的她,他却一点儿也没办法责备她的不乖……

    是的,他的赏儿,不乖。

    他看到她皲裂的唇,像干涸的河床。在阳光并不怎么强烈的初冬午后,她唇上干裂的伤口像一把带着腥的刀子不断地锯扯着他已经疼得支离破碎的心脏。

    刚刚,他盯着她苍白没有血色的双唇,心里堵得厉害。

    他一低头就衔住了她的唇,她触感不再像以前那样柔软娇嫩的唇瓣让他的唇微微颤动,已经干燥、起皮的双唇无法感知他细腻且温情的亲吻,他带着心疼濡湿她的唇——

    赏儿,你怎么会这么不听话。

    他闭着眼睛,她也是。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词——相濡以沫。

    文泽定了定神,里面的哭声断断续续,他的手搭在门把手上,轻轻地说:“赏儿,我进去了。”

    门被打开,骆赏儿抬头,立在那里的男子是她现在唯一的依赖。

    他穿着白色的V领薄毛衫,里面那件蓝条格子的衬衫领子翻立得那样好看。

    她始终记得文泽戴上她送他的那条白色围巾的样子,她觉得白色是最适合她的文泽的。

    看起来,很干净、很透彻。

    那时候的她觉得,白色让文泽看起来好温暖。

    可是现在的文泽,他那么瘦,新买不久的白毛衫罩在他的身上松松垮垮,衬得文泽更加清瘦、疲惫。

    他的脸色很憔悴,很忧伤。

    她好像好久都没有这样好好地看过他了,这段日子里,她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

    她忘记了,假装很坚强的他看了,会更痛。

    “文泽……”骆赏儿仰着泪痕未干的脸,她想说对不起的,可是声音哽咽了,她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文泽看着她,目光里盈满了某种坚定,他说:“赏儿,我们不要等了,手术吧。”

    一语毕,她在他眼中的神色蓦地变得模糊起来。

    数秒,他透过讨厌的雾气看到,她终于点了点头。

    ……

    专家再一次进行了讨论严密的会诊,发现女孩儿的状况依旧不是很好。

    可是现在的状况已经进退维谷,再拖下去,母婴的安全就都没了保障。

    一直主要负责骆赏儿的医师蒋安果断地做出了决定,下午就进行剖腹产手术。

    蒋安告诉文泽要做好放弃女婴的心理准备,其他三个胎儿的死亡几率也很大。

    文泽一脸凝重地应允了。

    下午14时35分,骆赏儿被推进了手术室。

    进手术室前,家人们都围在了她的身边给她打气。

    最后,文泽握住骆赏儿的手,他说:“什么都不要怕,我在外面等着你。”

    他的样子那么温和,语气也很随性,就像她只是出个门逛个街,一会儿就回来一样。

    可是只有文泽自己清楚,他的脚抖得厉害,只有紧紧地贴靠在她躺着的手术床沿上才能勉强抑制自己的声音沉稳一些。

    她含着泪水告诉他:“我不怕。”

    文泽在手术室外面一圈一圈地走着,文妈妈、骆秉恒和姚安然都焦急地看着手术室外的指示灯,万分焦急地等待着。

    文泽一次次地回忆着手术同意书上的内容,可是他发现自己的脑袋里,除了当时颤抖着签字的手什么也想不起来。

    签字的时候,他的手指尖沁凉,他试着用左手稳卓里居然全是人!!!

    文妈妈、骆秉恒、姚安然、韩澈、涟漪、于莹都来了,所有的人都坐在她的病床周围看着她。文泽大概是太困了,疲惫到极点,他就那样趴在她身前睡着了。

    骆赏儿的脸倏地一下子了个透——

    就在刚刚,她还大着胆子舒舒服服地放了好几个!

    天呐!

    真!丢!人!

    “我……你们、”骆赏儿拽着被子往脸上盖,“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啦?”

    文泽被她这么一动给弄醒了,狐疑地看着四周。

    文妈妈笑着把骆赏儿的被子轻轻拉低,她说:“赏儿,你饿坏了吧?刚刚看你排气了,排气后就可以进食了。”

    是啊是啊,在这么多人面前“排气”……

    文泽终于明白,忍俊不禁地看着她。

    屋子里里好热闹,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说着。

    骆秉恒的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了,一会搓着手,一会又去捂脸,他眉飞色舞地笑看着骆赏儿说:“女儿啊,爸爸当外公啦!”

    骆赏儿笑笑,拉过爸爸的手,说:“你的小外孙们好不好?”

    “好、好!可好了!”骆秉恒已经笑不拢嘴了。

    姚安然欣慰地看看骆赏儿,柔声问:“赏儿啊,你要吃点儿什么?刚刚我和你婆婆买了份小米粥给你备着,要不要扶你起来喝一些?”

    她摇摇头:“还不饿,搁着吧。”

    韩澈挤过来,兴奋滴说:“妞儿,你行啊!一下子就收获了四个娃,怎么样,讲一下产后感言?”

    涟漪嘟嘟嘴,说:“你都不告诉我们,喔,后来她们俩都知道了,就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算了、算了,不和你计较,”她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说:“恭喜你,当妈妈啦!”

    于莹抱着臂,捏捏骆赏儿的脸蛋儿,说:“没想到,居然会肥成这样,我得考虑考虑以后倒底该不该要个孩子……”

    ……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6月2日晚更新

    

Snap Time:2017-10-20 15:13:26  ExecTime: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