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全文阅读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最新章节  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我的傻姑娘(婚后宠文)最新章节离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琐男事件(12-06-21)     

暖箱里的小宝贝


    骆赏儿看着她们,嘴角轻轻扯动,说:“让你们当孩子们的干妈好不好?”

    于莹一听就激动了,说:“好啊好啊好啊好啊!”一连说了好几个。

    韩澈灵机一动,忽然说:“那不就这样吧,四个孩子,咱们几个正好一个人一个。”

    其他两个女孩子都雀跃着纷纷表示赞同:正好以后免得自己生受那个苦了。

    骆赏儿凶巴巴地瞪视着她们:让你们给孩子当干妈,不是让你们瓜分我的宝贝娃!

    还没等她说话,文泽就不高兴地开口了,他淡淡地说:“想要,自己生去。”

    谁也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几个大姑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骆赏儿扭头看着文泽,问:“孩子呢?我能不能看看?”

    文泽笑笑,说:“还在监护室,现在的情况都还不错。”

    “我想看……”

    他轻轻地拨弄着她额角的发丝,脸伏下来,低低地看着她,神色明明温柔得不像话,样子却装着故意有些苦恼地说:“不好看,一个个都皱皱的、丑丑的,也不知道是像谁。”

    骆赏儿这回可真不乐意了,她吃力地抬头撞了一下文泽,恶狠狠地说:“你才丑!”

    力道很轻,并不疼,但文泽还是吓了一跳,他立刻就皱着眉头说:“胡闹!万一刀口裂开怎么办?”声音不大,但隐隐透着责备的意味。

    骆赏儿的表情果然就是微微吃痛的样子,可还是嘴巴倔强地说:“谁叫你说我的宝宝们丑了?”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涟漪说:“赏儿啊,你真的是个妈妈了,都开始护短了。”

    “她那是护犊……”韩澈伸伸舌头。

    “喂!”骆赏儿叫道。

    这回连长辈们都忍不住开怀笑起来。

    文泽见骆赏儿真的没什么事,这才放心地也跟着微笑了。

    人们都离开以后,文泽扶起骆赏儿,喂她吃小米粥。

    他均匀地舀了一勺浓稠适度还冒着热气的粥,骆赏儿立刻就闻到了小米香喷喷的味道,肚子一下子就觉得饿极了。

    她把脑袋凑过去,把脸埋在粥袅袅的热气里,一脸沉醉的样子晃了晃头,说:“嗯……好香!好香!”

    文泽的眸光流转,里面盈盈地盛满了笑意,他说:“小馋虫,等一下。”

    然后他把那勺粥放在自己的唇边,徐徐地吹着,又用自己的上唇挨近试了下,才送到骆赏儿的嘴边说:“好了。”

    骆赏儿万分享受地吃下去,说:“一直这么吃下去,那得多久才能吃完啊。”

    文泽继续手里的工作,说:“过一会儿就不会那么热,不需要吹了。”说完,又把一勺粥送进骆赏儿的嘴里。

    “什么时候能见到宝宝啊?”骆赏儿问。

    “刀口还疼不疼?”文泽却这样问。

    “疼。”骆赏儿说:“不过,已经比上一次醒来的时候轻许多了。”

    文泽喂完最后一口粥,说:“我带你去看孩子。”

    “真的?”骆赏儿激动地说:“真的能看到么?”

    文泽给她擦擦嘴角,说:“当然,医生说你排气后就可以适当地下地走动了。”

    排气……

    一说到这个,骆赏儿就要郁闷,她在那么多人面前……

    啊啊啊啊啊!!!捂脸!不要活了。

    文泽没理会她的别扭,把骆赏儿膝盖上的被子轻轻掀开,继续说:“不过要慢慢来。你得先答应我,不能激动,也不要急燥,我扶着你慢慢走过去。”

    ……

    哪知道,在病房里还说得好好的骆赏儿,在四个婴儿小小的暖箱前面却忽然哭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她几乎泣不成声。

    “早产的孩子都需要呼吸支持,赏儿,宝宝们都没事。”文泽有点儿手足无措地搂住她的肩膀,又不敢太用力,心里直怪自己没在房间里和她说明白。

    骆赏儿指着新生儿暖箱和宝宝们身上各种各样的仪器,嗓子眼儿感觉紧绷着,心里也难受得厉害,她呜咽着说:“可是看着都觉得好吓人。”

    “赏儿,宝宝们都很好,连一开始说保不住的女儿现在的各项生命体征都在渐渐好起来,不然我也不敢让你来看,对不对?”文泽一边用另一只手抹去骆赏儿眼角的泪,一边轻声哄慰着骆赏儿,他眼睛里那温柔的神色明明白白地就是没完没了的宠溺和心疼。

    他要转移她的注意力,于是又说:“你看,大宝宝的手指头在动,他醒着。”文泽亲亲骆赏儿的耳畔,笑着往左边一指。

    骆赏儿也看到了,她止住了哭泣,泪盈于睫,呆呆地看着,喃喃着说:“真的,宝宝醒了,他在动……”

    文泽用指拇揩去骆赏儿未干的泪痕,说:“医生说了,早产儿有个‘追赶生长’,他们的生长速度比足月的更。而且,孩子们都打过免疫球蛋白了。放心吧,赏儿,孩子们都会越来越好的。相信我。嗯?”

    “他们都好小……”她窝在他的怀里,眼神痴痴地望着自己的孩子们,他们是她和他的骨肉。

    骆赏儿的手微微向前伸出来,好想摸摸他们的小手,又不知道要怎么做。

    “嗯。一想到再过几年这就是四个活蹦乱跳的淘气家伙,就觉得好奇妙是不是?”文泽看着她的样子,笑说:“想摸摸?”

    “嗯。”骆赏儿点点头,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

    “来。”文泽小心翼翼地扶着她走近些。

    “可以么?”

    “当然。”两个人进来以前都认真地洗手消毒过了,还都戴着专用的一次性帽子。

    骆赏儿的心“砰砰砰”跳得厉害,文泽搀着她在一步步地靠近孩子稚嫩的小身子。

    “宝宝……”骆赏儿喃喃着,忍痛半俯□子,把手伸进大宝宝暖箱圆形的开放口处。

    宝宝浑身的皮肤都是的,骆赏儿轻轻地把孩子的脚丫掂在手里,她真怕自己的力道太大,伤着宝宝嫩嫩的脚趾头。

    真的太小了!那只小小的脚丫放在她的手掌心里显得更加娇小稚嫩。

    大宝宝好像感受到了来自妈妈的温柔触碰,他闭着眼睛扁扁嘴,动了动细细的小胳膊,另一只小腿也蹬了蹬,骆赏儿忍不住笑了,跟文泽说:“他好可爱。”

    文泽也笑了,嘴里却说:“抽抽巴巴的小子。”那俊逸的脸上分明就是无法掩饰的骄傲和自豪。

    骆赏儿挨个儿把孩子的小手都摸了摸,心里满满的,有什么东西像是要溢出来。

    文泽专注地看着身边的人。

    不到一年以前,她刚刚嫁给他,那时候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可爱小丫头,一转眼,她就为他成为了一个妈妈。赏儿看着孩子时,脸上的表情那么温柔,让他整个人都醉着、迷失着。

    你是妈妈,我是爸爸。

    他实在无法表达内心那妙不可言的感动。

    “赏儿,谢谢。”末了,他只这样说。

    骆赏儿逗弄着小女儿的小手指一顿,还来不及说什么,身边的男人就倾身吻过来。

    骆赏儿是面对着女儿侧对着文泽的,第一下他吻在了她的唇角处,接着她闭着眼睛慢慢转过脸来,她捧着他的脸庞,轻柔地吮吻着他的唇,回应了他。

    这个吻渐渐转深。

    许久,两个人才分开。

    “文泽,”骆赏儿闭着眼睛用自己的唇蹭蹭文泽微薄的上唇,问:“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喂孩子?”

    文泽小心翼翼地环住她的腰,摇摇头说:“现在恐怕还不行,孩子们都是早产儿,必须得呆在暖箱里,他们都不会吸吮,也特别容易呛奶,所以虽然说对于新生儿还是母乳喂养更好些,可是还是要等等。”

    骆赏儿心疼地点了点头,说:“好,可是我现在胸口胀得挺难受的。”

    “我们回病房吧,蒋医生安排了一位专业按摩师给我们,回了病房我叫她过来。”文泽说。

    “好,”骆赏儿恋恋不舍地回头看着孩子们,声音柔柔地说:“宝宝们,爸爸妈妈要走喽。”一定、一定要健健康康地离开暖箱喔,那时候就有妈妈香甜的奶水喝,有爸爸好听的歌声给你们听了。

    走到电梯旁边,文泽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接起来,说:“嗯,什么事?”

    电话那边貌似传来一声抱怨,文泽笑笑,说:“等着,就要回去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他继续搀扶着骆赏儿,一边等电梯一边说:“李悦阳他们,说是到了病房扑了个空没见着嫂子,是不是被我战略转移了。”

    骆赏儿看看自己胖胖的模样,有些不安地说:“其实我现在这样挺不想见客人的。”

    文泽看看她,特别认真地说:“现在这样怎么了?你这样挺好的,看起来特别有母性光辉,好看。”

    没想到病房里不只李悦阳和**来了,居然史兰可也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看她了。

    骆赏儿好久不见她,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忙说:“可可姐,真的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了。”

    史兰可笑着送上一捧花,被文泽接了过去,她说:“恭喜二位了,这么就当爹当妈了。”

    骆赏儿冲她友好地点点头,说:“谢谢可可姐。”

    李悦阳大笑着接话说:“我们在半路上碰到她的,我就想说可可怎么还有空来这里?应该在狼华忙得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所以直接穿开裆裤了吧?”

    史兰可举起手来不客气地给了他一记暴栗,疼得李悦阳哇哇直叫。

    文泽嘲笑他:“让你贫,活该。”

    **笑看着他们,帮着文泽小心地避让着人把骆赏儿扶上床躺下。

    文泽状似漫不经意地问了史兰可一句:“北面的紫域开发案怎么样了?”

    史兰可挺惊讶的,不过还是马上就回答道:“顺利进行着。不过你手里什么资料都没有,怎么会留心那边的状况?”

    文泽给他们一人一个苹果,说:“看到新闻了,说你要在那边拓展在业界的影响力。”

    “嗯,是有这么回事。”

    “很好,放手去做吧。”

    “你什么时候回来?”史兰可问。

    文泽回头看看骆赏儿,脸上绽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说:“等赏儿和孩子们出院吧。”

    史兰可不置可否,“咔嚓”啃了一口手里的苹果,心里却怨念到死,心想:你想累死我么?

    “谢谢了,这段时间麻烦你了。”文泽却这样说。

    “还好啦。”史兰可晃晃手里的苹果说:“不过别以为这样就算可以了,我的绩效工资、我的时间补偿费、我的丰功伟绩,奖励、补偿你一样都别想少我的!”

    “没问题。”文泽独独给骆赏儿削着苹果,一圈一圈的果皮下来,没有一处是断的,他削苹果的样子还是那样好看。

    削好了,他又用勺子刮成泥状去喂她。

    骆赏儿吓了一跳,也不用这么细腻吧?

    **却笑,说:“嫂子啊,文哥为了你可是变得越来越龟毛了。”

    “嗯?”骆赏儿不解。

    “上次有一个叫什么朱什么宇的人,人家好好地在市三院工作着,好歹还是个主任级别的。文泽一个投诉过去,这下可好,一下子调到附院去了,一辈子都甭想出息了,现在在附院每天闲得要自杀了。”**一笑,说:“嫂子,哥以前可是从来不玩儿阴的。”他都是来硬的。

    骆赏儿心里明白,**说的是那个在医院里态度恶劣的医生。

    她不由地看向眼前的文泽,他却不许她说话,速速地送进来一勺子苹果酱一样的东西。

    呃,吃着口感好奇怪。

    骆赏儿囧囧有神地想:我又不是婴儿。

    ……

    作者有话要说:3日继续,╭╮

    还有,我是亲妈,尊的OO

    嗷嗷嗷!

    

Snap Time:2017-04-29 07:53:38  ExecTime:0.026